拿锄头的尸体

拿锄头的尸体 在小乡村教学的李老师,每天放学以后都要翻过三座山,走上十来里的山路才能到家,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也把那条路来来回回的走了八千多遍。 这也许是一个很普通的晚上,只不过...
阅读全文

过阴

★ 过陰 我是1945年生的人属鸡,老家是河南农村,小时候过过陰,后来又有一些很怪的事情发生。一、过陰我大约十岁时,有次得了病,整日在床 上躺着昏昏沉沉,有一天,突然觉得好了,一下...
阅读全文

战刀与锄头

一块好铁落到了陈铁匠的手里,却让他犯了难。到底是打一把锋利的兵器还是打几个锄头?两个徒弟都来出主意,当然是兵器了,不然就会浪费了这块铁。  其实陈铁匠何尝不想打件兵器,这可是难得一...
阅读全文

白头翁

从前,有一对夫妻,丈夫叫果善,妻子叫培香。俩人自从生活在一起,别样都还顺心,只是十多年了,身边还没有个儿女。为这,夫妻俩盼啊想啊!盼得果善的头发都花白了,想得培香那光生生的脸蛋上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