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不得的树苗

张大叔承包了一座荒山,每年春天都到山上种树,几年下来,满山皆是绿树。就在隔河相望的对岸,也有一座荒山,每年春天都有几百个干部上山种树,可几年后,山上依旧一片荒凉,看不见绿树的影子。...
阅读全文

牛黄与黄牛

当了九年副乡长的牛旺高三年前自告奋勇给自己加了个官衔——当了几乎在所有的工作中都拖着全乡后腿的牛栏坞村的支部书记,也就是当了那个村的驻村干部。他打着铺盖,吃住都在这个村里,再隔三差...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