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烧锅

一  过了山海关,就到了肥得流油的关东了。张望朝和吴瑞坤望着山海关城门楼子上那书写着“天下第一关”的巨大匾额喘息了好一阵,忽地蹦着欢呼起来。  他们离开山东瓦戈庄已经整整一个半月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