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李儿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摘要

从前有个妇女,她有个独生女儿。这孩子七岁左右时,每天上学都路过一个果园。园子里有棵野李树,枝头上挂满了诱人、熟透的果子。每天清晨,这女孩都会摘下一颗,放进口袋,带到学校去吃,人们因此叫她布拉李儿。可是,这果园属于一个巫婆。一天,巫婆发现小姑娘路过时摘了一颗李子。布拉李儿采摘时那天真样儿,根本不像是知道采摘路边的果子是错的。这可把巫婆气坏了。于是,她第二天就藏在篱笆后面。当布拉李儿经过那儿伸手去采摘时,她一下就跳了出来,抓住这孩子的手臂。  “好啊!你个小毛贼!”她高声叫道,“我终于抓着你啦!这下

  从前有个妇女,她有个独生女儿。这孩子七岁左右时,每天上学都路过一个果园。园子里有棵野李树,枝头上挂满了诱人、熟透的果子。每天清晨,这女孩都会摘下一颗,放进口袋,带到学校去吃,人们因此叫她布拉李儿。可是,这果园属于一个巫婆。一天,巫婆发现小姑娘路过时摘了一颗李子。布拉李儿采摘时那天真样儿,根本不像是知道采摘路边的果子是错的。这可把巫婆气坏了。于是,她第二天就藏在篱笆后面。当布拉李儿经过那儿伸手去采摘时,她一下就跳了出来,抓住这孩子的手臂。

  “好啊!你个小毛贼!”她高声叫道,“我终于抓着你啦!这下你得为自己的不轨行为付出代价。”

  可怜的孩子吓了个半死,她祈求老婆婆原谅她,向她保证自己不知道这样做是错的,答应今后不再干这种事。巫婆不但毫无同情心,反而还把布拉李儿拉进屋里关起来,直到她后来报仇的那一刻。

  随着时间的推移,布拉李儿长大成了一个漂亮的姑娘。然而,她的美丽和善良不但没能软化巫婆的心,反倒招来了她的仇恨和嫉妒。

  一天,她把布拉李儿叫到跟前,命令道:“提着这篮子,去井里打水。给我提满一篮,否则我就杀了你!”

  姑娘提着篮子出去了,一遍又一遍地把篮子放进井里,可全是白费力气。每次提起篮子,水都漏掉了。最后,她绝望地放弃了,靠着井边痛哭起来。这时,传来了叫她名字的声音:“布拉李儿,你干吗哭啊?”

  她转过身去,见一个英俊少年友善地望着她,看样子也为她的处境难过。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问道。

  “我是这巫婆的儿子,”他回答道,“我叫本施贝尔。我知道她一心想害死你,但我向你保证,她那恶毒的计划不会得逞。如果我让这篮子装满水,你愿意亲亲我吗?”

  “不,”布拉李儿回答道,“我才不亲你,因为你是巫婆的儿子。”

  “那好吧,”小伙子伤心地回答道,“把篮子给我,我替你装满。”他把篮子往井里一放,水居然留在篮子里了。紧接着,女孩提着满满一篮子水返回屋里。巫婆一看,脸气得煞白,高喊道:“准是本施贝尔帮了你。”布拉李儿低头不答。

  巫婆气冲冲地说道:“那好,咱们走着瞧,看谁厉害。”

  第二天,她把姑娘叫到跟前,对她说道:“给你这袋麦子。我要出去一会儿。等我回来时,我可希望你已经把它做成了面包,否则我就杀了你。”说完,她就走出了屋子,顺手把门关上,还加了锁。

  可怜的布拉李儿不知道怎么办是好。就在巫婆离开的那一小会儿,让她一人磨完面粉、揉好面团、再烤出面包,那是不可能的呀!开始,她还是勇敢地干起活来,当她发现这活儿没法完成,她扑到一把椅子上,大哭起来。这时,旁边传来本施贝尔的声音:“布拉李儿,布拉李儿,别哭得那样伤心。如果你亲亲我,我就会做好面包,你不就没事了!”一听这话,她从绝望中惊醒过来。

  “我才不亲巫婆的儿子。”布拉李儿回答道。

  可本施贝尔还是从她那儿接过麦子,磨了面粉、揉好面团、再烤成面包。等巫婆回来时,面包已在炉里烤好了。

  她转身面朝姑娘,声音里带着愤怒,叫嚷道:“准是本施贝尔来这儿帮了你!”布拉李儿低头不答。

  “咱们走着瞧,看谁厉害。”巫婆说道,双眼里透着愤怒。

  第三天,她把姑娘叫到跟前,说道:“去我姐姐家,她住在群山的那一头。她会给你个匣子,你必须把它给带回来。”她这样说着,可心里明白姐姐是个比她更为残酷、恶毒的巫婆,不但不会让她回来,反而会把她关起来饿死。布拉李儿没想那么多,高高兴兴地出了门。在路上,她碰上了本施贝尔。

  “你去哪儿,布拉李儿?”他问道。

  “我去女主人的姐姐那儿,得去取个匣子回来。”

  “噢,可怜啊,可怜的姑娘,”本施贝尔说道,“你这是直接去送死。亲亲我,让我救你。”

  可布拉李儿依旧回答道:“我才不亲巫婆的儿子!”

  “尽管如此,我还是会救你的!”本施贝尔说道,“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带上这油壶、面包、绳子,还有扫把。你一到那巫婆住的地方,用壶里的油涂抹门的合叶,把面包扔给那只迎接你的大猛犬。躲过狗后,你会在院里见到一个悲惨的妇女,在用辫子挂着桶从井里徒劳取水,你必须把绳子给她。进了厨房,你会看一个更惨的妇女,试图用舌头清扫壁炉,你得把扫把给她。你会看到那匣子就放在橱柜顶上,快速取下,赶紧离开屋子。如果你按我说的去做,你就死不了。”

  布拉李儿仔细听过他的交代,就按此去做了。她到了那地方,给门上的每个合叶抹了油,朝狗扔了面包,把绳子和扫把分别递给井边和厨房的两个妇女,从橱柜顶上抓起那匣子,撒腿就往屋外冲。就在她跑开时,巫婆听见了她的声响,直奔到窗边,朝厨房的妇女喊道:“打死那小偷,叫你呢!”

  然而那妇女回答道:“我才不呢,因为她给了我扫把,可你却逼着我用舌头清扫壁炉。”

  然后,巫婆又气冲冲地朝井边的妇女喊道:“抓住那姑娘,我叫你呢,把她扔进井里淹死!”

  然而那妇女回答道:“我才不淹死她呢,因为她给了我绳子,可你却逼着我用辫子挂桶取水。”

  然后,巫婆又高声叫那只狗咬住姑娘不放,可狗却回答道:“我才不咬住她呢,因为她给过我面包,可你却让我忍饥挨饿。”

  那巫婆气得差点没噎着,高喊道:“门,快把她关起来,别让她逃出去!”

  然而那门回答道:“我才不呢,因为她给我的每个合叶抹了油,可你却让它们变粗、生锈!”

  于是,布拉李儿把匣子夹在腋下逃脱了,回到女主人家中。见这比以前更加漂亮的姑娘就站在自己面前时,她那又惊又气的样子可想而知。她双眼凶相毕露,用愤愤的口吻问道:“你遇到本施贝尔啦?”可布拉李儿低头不答。

  “咱们走着瞧,”巫婆说道,“看谁是最后的赢家。听着,鸡棚里有三只公鸡,一黄、一黑、一白。任何一只在夜里啼叫时,你必须说出是哪一只叫的。要是出错,那就认倒霉吧。我会一口就把你吞掉。”

  好在本施贝尔就住在她隔壁房间里。半夜,布拉李儿听到了一声啼叫。

  “是哪一只叫的?”巫婆叫道。

  接着,布拉李儿战战兢兢地敲着墙壁,轻声问道:“本施贝尔,本施贝尔,是哪一只叫的?”

  “如果我告诉你,你能亲亲我吗?”他透过墙壁轻声问道。

  可她却回绝道:“不。”

  接着,他轻声回答说:“尽管如此,我还是会告诉你。是那只黄的。”

  巫婆注意到了布拉李儿迟迟不答,就来到了她的门口,生气地喊道:“立刻回答,否则我杀了你。”

  于是,布拉李儿回答道:“是那只黄的。”

  巫婆气得直咬牙跺脚。

  不一会儿,另一只公鸡叫了一声。“快告诉我是哪一只叫的,”巫婆叫道。经本施贝尔提示,布拉李儿答道:“是那只黑的。”

  几分钟后,又听到鸡鸣声,随即传来巫婆的喝令声:“这又是哪一只?”

  布拉李儿又一次祈求本施贝尔帮帮她。可他这回犹豫起来,因为他希望布拉李儿能忘掉他是巫婆的儿子,从而会答应亲亲他。正当他犹豫时,却听到了姑娘痛苦的哀求声:“本施贝尔,本施贝尔,救救我吧!巫婆过来了,就在跟前,都听她牙磨得咯咯响啦!”

  本施贝尔一跃而起,打开门,朝巫婆扑去,使劲把她往后一拉,巫婆打了个踉跄,头朝下栽倒在楼梯角,摔死了。

  布拉李儿终于被本施贝尔的善良和仁慈打动,成了他的妻子,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