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游街

  • A+
所属分类:国外故事
摘要

[中国]
从前在扎喜林地方,有一个国王,他的名字叫索那奴布;他有一个皇后,叫卓马汉则。他们土地很多,牛羊骡马成群。国王对皇后十分宠 爱,对人民十分残暴。
王宫里有一个喇嘛经师,皇后特别喜欢他。那个喇嘛叫格西翁多。格西翁多天天向国王和皇后讲经传法,因此国王和皇后不分昼夜念经拜佛,对于国家大事和人民生活,根本不加过问。
一天,大臣郎杰向国王说:“大王天天念经求法,究竟有什么好处?现在老百姓生活困苦,饥寒交 迫,疾病不断,大王应当想点法子去救救他们。这才是应做的事情啊!”
格西

[中国]

从前在扎喜林地方,有一个国王,他的名字叫索那奴布;他有一个皇后,叫卓马汉则。他们土地很多,牛羊骡马成群。国王对皇后十分宠 爱,对人民十分残暴。

王宫里有一个喇嘛经师,皇后特别喜欢他。那个喇嘛叫格西翁多。格西翁多天天向国王和皇后讲经传法,因此国王和皇后不分昼夜念经拜佛,对于国家大事和人民生活,根本不加过问。

一天,大臣郎杰向国王说:“大王天天念经求法,究竟有什么好处?现在老百姓生活困苦,饥寒交 迫,疾病不断,大王应当想点法子去救救他们。这才是应做的事情啊!”

格西翁多说:“百姓受苦受难,乃前世注定,我们不必为之悲伤。要是我们不念经求法的话,日后必然掉进地狱,去受牛马之苦。我们只要虔诚信佛,就能走进极乐世界。”

有一天,国王和皇后在王宫附近走过,那时正是严冬天气,北风凛冽,大雪飘飘,泼水成冰,国王和皇后哪里受得住这般苦楚,赶紧回到王宫围住火炉取暖。

国王问郎杰说:“我们王宫后面有一个湖,在这样冷的天气里,能有人在湖中心里住一夜 吗?”

郎杰答道:“我想大王如果稍许拿出一点赏钱,一定有人能在那里度夜的。”

国王说:“如果真有人在湖里住一夜 ,冻不死,我就赏他五百银元。”

这件事情一传开,立刻有许多人报名,最后决定让五十个人去。国王惟恐弄虚作假,派了五个卫兵去看守,五十个人在湖心待着的时候,国王的宫殿里闪出了一线灯光,五十个人当作一团 熊熊烈火,手舞足蹈,忘记了寒冷,湖中一片欢乐气氛,结果都没有冻死。

第二天,东方刚刚鱼肚白,五十个人都去王宫领赏钱。郎杰非常兴奋地将这五十个人战胜寒冷的经过,说给国王听。并请求国王快拿出五百银元分给他们。

国王十分惊讶。昨天晚上在王宫里,身穿羔裘,围着火炉,还冷得不行。

他们在水里面反倒不冷,太奇怪了。五十个穷人一致回答:“我们在湖里的时候,国王的灯光照在我们身上,我们当作一团 烈火,就不感到冷了。”

格西翁多插嘴说:“借了大王的灯光,当然就不冷了。你们偷去大王灯光才挽救了小命,这有什么了不起!”

国王觉着说得有理,便一个银元也没有给他们,反而把他们怒斥一顿,赶到宫殿外面去了。

郎杰十分不平,他回到家中,总想让国王拿出五百银元分给五十个穷人。

他左思右想,最后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让茶夫找了三根长长的竹竿,用一条细绳拦腰一捆,三根竹竿在地上支起来,然后在竹竿顶端放上一个铜锅,铜锅里盛上冷水,在竹竿下面燃上一盏小小的油灯,郎杰便酣然入睡了。

国王有要事必须和郎杰商量,一清早便打发人去传他进宫。郎杰在被窝里说:“现在茶还没烧开,等茶烧好后,我就起床 ,喝完茶,去见大王。”

说完,一合眼又呼呼地睡了。

快中午了,国王等了半天,还不见郎杰的影子,又派一个人看郎杰那儿发生了什么事,郎杰又照样说了一遍,把来人打发走了。

眼看日落西山,已是黄昏时分。国王等了一整天,十分焦急,还不见郎杰,又气又闷,只好亲自登门问罪去了。

国王来了。郎杰连看也不看,假装睡着。国王站在郎杰面前,大喊:“喂!郎杰!喂!郎杰!”

郎杰睁开睡眼,若无其事地说:“现在水还没煮开,等水开后,我就起床 ,喝了茶去见大王。”

国王火气冲天,大声喝道:“咋搞的?从早晨就煮茶,整整一天过去了,还没有煮开,真是岂有此理!茶在哪里,让我看看!”

郎杰用手指着三根竹竿说:“茶在那儿。”

国王说:“火在哪里呢?”

郎杰又用手一指竹竿下面的小油灯,说:“火在那儿。”

国王“噗哧”一声笑了,说道:“你真是一个大笨蛋,锅高高在上,火离得那样远,莫说煮沸,连烧热都是不可能的呀!”

郎杰郑重其事地向国王说:“那么,我要问您,穷人在水里的时候,离国王的灯光比这个还远,怎么会热呢?”

国王听了,羞得面红耳赤,觉得理亏,终于拿出了五百个银元送给了穷人。

国王十分丧气地回到王宫,将这事的经过告诉了皇后和格西翁多。皇后和格西翁多怀恨在心,企图密谋将大臣郎杰弄死。

皇后和格西翁多向国王献了一条毒计。要求国王:“让郎杰做一件过去从来没有的。以后也不会再出现的大怪事。这件事情若能做成,可以赦免他今天顶撞大王的罪恶,要是不成,就要以国法严办。”

郎杰回到家里,装了两个月的病,暗中派人从自己住宅到墓地挖了一条暗道。在坑道上面用石板盖上,在坑道里可以人来人往。一切布置停当,郎杰对自己的妻子本吉嘱托道:“你今晚到王宫去,对国王说我死了。并且表示十分悲恸。”

于是,本吉在那天晚上披头散发,眼泪汪汪,哭哭啼啼,煞有其事地向国王报丧。她对国王说:“国王,郎杰不幸病死了,大王您看怎么得了?”

皇后和格西翁多幸灾乐祸,只等着烧郎杰的尸体。过了三天,按照惯例,举行火葬。当柴火燃起的时候,郎杰却顺着坑道安全地回到了家中。

过了三个月。一个晚上,郎杰将头发剃得溜光溜光的,身上的汗毛也刮得干干净净的,悄悄地钻进了国王的宫中。正当国王同皇后在吃饭,郎杰出来了。国王定睛一看,认出了他确是大臣郎杰,便道:“你不是已经死去了吗?今天从哪里来的呀!”

一面说一面看,觉得十分奇怪。

郎杰装做从陰间世界而来,并且编造了一套游历地狱的故事,说得有枝有叶,就像真的似的。这时,喇嘛格西翁多以为郎杰真的是死而复生,就双膝跪地叩起头来,并请求郎杰为他摸顶赐福。国王同皇后也并肩向郎杰三拜九叩,请求他加持。

这时,郎杰成了一个圣灵。男女老幼,不管活佛、喇嘛、尼姑,还是农民、牧民,都成群结队前来朝拜。

一天晚上,郎杰对国王说:“今天从地狱陰曹府来了一个信使,阎王爷 的大少爷要到天堂娶媳妇,邀我去看盛典。”

国王、皇后,还有喇嘛格西翁多等三人拜了再拜,求了再求,一定请郎杰带他们一同去地狱观光。

郎杰答应了。便向国王、皇后、格西翁多说:“要去地狱也可以,但地狱有一些规矩,必须严格遵守:第一,头发、汗毛一律剃光;第二,衣服鞋帽,所有人间穿戴全部脱光;第三,在路上要两眼闭紧,不得睁开随便观看;第四,到达地狱之后,有许多人笑骂,还有许多人吐口水,不得回话和动手。

若是你们能办到,我就写信,叫阎王爷 派三匹马来。”

国王、皇后、喇嘛三人连声保证能遵守这些规矩。于是做好准备,只等阎王的马匹到来。

郎杰偷偷地跑回自己的家里,对妻子本吉说道:“今晚人们都入睡之后,预备三匹驴子,每匹驴子带一个大响铃,牵到国王宫殿里来。”

吩咐毕,郎杰又悄悄地溜到国王面前说:“今晚阎王爷 的大臣牵马前来迎接我们,宫内除国王、皇后、格西翁多三人之外,其他人一律暂时搬到另外地方。”

国王下令一律照办了。

正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阵铃声传到了国王的宫殿。郎杰说:“阎王的信使来了,快快准备。”

于是国王、皇后、格西翁多立刻脱光衣服,一丝不挂,每人骑着一头驴子,两眼闭得紧紧的,围着王宫转了一夜 。

太陽一出,郎杰便派一个人牵着三头驴子到了大街上,三头驴子一头跟着一头,喇嘛领先,国王居中,皇后在后,郎杰自己悄悄地回到家中去了。

驴子在大街游行,响铃“当啷当啷”直响,许多人都出来看热闹。有的人哈哈大笑,有的人说这是妖怪来了,有的人吐口水,有的人骂他们厚颜无耻,这时,他们三个想:大概快到阎王的首府了吧!心中非常兴奋。

一会儿,来了三个兵士,将他们连驴带人一齐牵走,仔细一看,原来是国王、皇后和格西翁多。这时候,他们三个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又气又羞,一阵热,一阵冷,跑回王宫里去了。

第二天,郎杰穿上大臣官服,来到国王面前,说:“您给我的圣谕是:做一件以前没有今后也不会有的大怪事,今天你们三个去地狱就是历史上从来找不到,今后也永远不会再有的事。我的任务已经完成,特此报告。”

国王听了,一句话也回答不出来。

耿予方记录翻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