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意君难著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摘要

卿意君难著
文薄骨生香绘瞄瞄九季
1
骆长风看着限前一脸满足啃着包子的少女,还有点不敢相信这一次任务就这么容易地完成了,顺利得都像是在做梦。
骆长风把手里的另一个包子递给她,那少女毫不犹豫地接过来就吃,看的骆长风都想好心提醒她:喂,我是劫走你的贼啊,你就不怕食物里下毒啊?
俨然,那少女被家里人保护得太好,天真烂漫,不谙世事。
三天前,骆长风接到一桩生意,对方要求把顾家小姐顾卿卿给劫到京城来,报酬是白银三千两。
他还想顾卿卿是何等人也,是武功高强还是拥有倾国倾城之貌,能让买家出那么大手笔,结果在看

卿意君难著

文薄骨生香绘瞄瞄九季

1

骆长风看着限前一脸满足啃着包子的少女,还有点不敢相信这一次任务就这么容易地完成了,顺利得都像是在做梦。

骆长风把手里的另一个包子递给她,那少女毫不犹豫地接过来就吃,看的骆长风都想好心提醒她:喂,我是劫走你的贼啊,你就不怕食物里下毒啊?

俨然,那少女被家里人保护得太好,天真烂漫,不谙世事。

三天前,骆长风接到一桩生意,对方要求把顾家小姐顾卿卿给劫到京城来,报酬是白银三千两。

他还想顾卿卿是何等人也,是武功高强还是拥有倾国倾城之貌,能让买家出那么大手笔,结果在看到顾卿卿人时,之前所有猜测都被现实无情地摧毁。

劫持顾卿卿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骆长风根据线索找到了顾卿卿的闺房。

他在屋顶掀开几块瓦片,用绳子飞身而下,身体平行落在顾卿卿上空。借着月光,骆长风看清楚了顾卿卿的模样,评价了三个字:嗯路人!

就在他满脑子想着顾卿卿肯定有其他方面的过人之处时,顾卿卿突然睁开了眼睛

骆长风一下怔住,不是被顾卿卿醒来惊吓住,而是顾卿卿拥有着一双无与伦比美丽的眸子。

那双眸子清澈见底,倒映着他戴黑布的脸,那双眸子的主人带着几分试探地开口,少女清脆的声音响起:“你,是不是大侠?”

正常人看见他不是应该吓得大叫吗?果然这个顾卿卿即不一般!

后来,骆长风才明白,什么处变不惊临危不乱,她这分明就是傻!

反正眼下不能承认自己是贼,骆长风习惯性潇洒地一甩刘海,双手环胸道:“没错,我就是江湖上人们敬畏的‘来去长风’,简称‘人来风’。”

那双眸子里顿时掀起滔天璀璨星河之光,看的骆长风心下一悸。

“大侠,你带我走吧!”

咦?这跟剧情发展的不一样啊!还没等骆长风反应过来,顾卿卿已经四仰八叉地趴在他身上。

少女柔软的身体与馨香让他第一时间跳脚:“男女授受不亲啊!”

顾卿卿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你不瘦啊,你看你肚子上的肉。”

骆长风差点一口气没背过去,好,等这一笔生意过去了,他一定把八块腹肌倒三角给练出来!

2

去往京城的路大概要花一个半月的时间,但是还没到半个月,骆长风口袋里的钱就已花得一干二净。

“你不吃吗?”顾卿卿目光诚挚地看着骆长风,嘴巴里塞着一个包子,手里递给骆长风一个包子。

骆长风看着顾卿卿手里的包子咽了一口唾沫,定下心来:“我不吃。”

看着顾卿卿丝毫不再跟他客气一下就把手伸回去开始吃包子,骆长风摸着肚皮自我安慰道:“我闻闻就能饱。”

“咕噜”一声肚子对他的胡说八道发出抗议,骆长风有些尴尬。

顾卿卿正好解决完最后一个包子,听到这个声音,小脸一红,蹭到骆长风身边,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了一句话:“你是个好人。”自己饿还把东西留给她。

好人吗?骆长风欲哭无泪,他只是怕交 货那天,顾卿卿饿得不成样子,买家秀卖家秀差别太大生意做不成了。

“走吧。”

“我我还没吃饱”

“”

骆长风将钱袋倒过来给顾卿卿看,在她茫然的双眼下抖了抖,他陈述了一个事实:“我们没钱了!”

本以为会看见顾卿卿一脸震惊的模样,毕竟顾卿卿是梅山县首富之女,娇生惯养,怎么能过没钱的日子,谁料顾卿卿抬头看向他:“我想吃包子。”

她是真傻还是假傻啊!骆长风额头青筋暴跳:“我们没钱了!没钱就不能买包子吃!懂不懂啊大小姐!”

“哦。”顾卿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可是,钱叉是什么呢?”少女独有的清脆声音响起,带着三分天真,七分迷惘。

“噗!”骆长风一口老血吐出。

将钱功能的万能性告诉顾卿卿后,骆长风继续平复自己的那颗小心脏,这世间还有人不知道钱为何物,真是不可思议!

看着顾卿卿认真思考的模样,骆长风终于有点“孺子可教”的成就感,摸了摸她的头道:“以后饿了就忍着,实在饿得不行了就喝两口水,记住,我们没钱了!现在趁你肚子里还有东西可消化,我们得赶紧赶路,快走吧!”

刚走了两步,骆长风发现后面的人并没有跟上来,回头一看,发现顾卿卿眼神有些闪躲地对他说:“我我想小解。”

骆长风眼神微眯地看着顾卿卿,三秒后指了一个方向,顾卿卿连忙奔进小树林。这家伙,撒谎都撒得那么业余,骆长风轻轻一跃,跟了上去,他得保证他的饭票不能丢!

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顾卿卿才从小树林里走出来,手里攥着东西,走到靠在大树下等她的骆长风,有些紧张道:“我捡到了这个。”

顾卿卿即小手摊开,掌心里躺着两颗水晶。

骆长风连忙吐掉口中的狗尾巴草,把顾卿卿手里的东西拿起来对着陽光看了看,惊叹道:“你从哪儿捡到这么好的东西?”

顾卿卿涨红了脸,随手指了一下小树林,头低下去:“刚才在小树林里看见的。”

“这可是水晶啊,在哪儿?带我去,我看还有没有了!”

顾卿卿连忙拉住骆长风,着急道:“没有了没有了,我看了好几遍,没有了!”

“真的?”

顾卿卿心虚地垂下眼睑:“没有了。”

骆长风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复杂之意闪过,像是有些遗憾地叹了一口气:“这样啊。”

顾卿卿连忙点点头,小心翼翼地问他:“这个可以换来钱吗?”爹爹说过,这是个宝贝,不能让外人知道,可是,骆长风是好人,她相信他。

骆长风“嗯”了一声:”这个值好多钱,够我们吃香的喝辣的十几天了。”

看着骆长风展开的俊颜,顾卿卿也心情大好地跟着傻笑起来:“长风好看。”

骆长风一怔,这个傻瓜,被人卖了还给别人数钱,不过他内心表示,很受用!

3

生平头一次,骆长风因为“饭票”过上了吃香的喝辣的日子。

摘星楼里。

骆长风看着对面吃着包子的少女,再看看周围人投来的异样目光,皱起了眉头,敲了敲桌子:“顾卿卿好歹你也是梅山县首富的女儿,为什么对包子那么情有独钟啊!”

顾卿卿即意犹未尽地“吧唧”一下嘴巴,天真无邪道:“因为我从来没有吃过包子啊,我感觉包子比燕子口水要好吃。”

“燕子口水?”骆长风狐疑,难道有钱人家已经吃到了这种境界吗,正常的食物已经满足不了了吗?

“对呀,口水。”顾卿卿眨巴眨巴眼睛,视线落在了骆长风手里刚点的燕窝上。

骆长风一个激灵,将口里的燕窝如数喷出。顾卿卿一个侧身,完美躲过。

骆长风气得跳脚:“你不要那么简单粗暴直截了当!”他只想享受一下饕餮盛宴,为什么要说得那么恶心。

顾卿卿无辜道:“我说的是事实,要不,请你吃包子?”“走开!”骆长风没好气道,包子他吃了那么多年早就吃腻了,他宁愿喝燕子口水尝尝鲜。

就在这拌嘴的工夫里,骆长风的钱袋被人顺走了。到了付账的时候,骆长风摸遍全身才发现钱袋不见了。

“怎么办,怎么办!”骆长风拉过顾卿卿着急道。

“你不是大侠吗?为什么有小偷近身都没有感觉?”

骆长风尴尬地咳嗽一声:“贼嘛,有高级低级之分,刚才我们遇见的就是盗贼之王——盗跖,其实我是有感觉的,但是我怕我戳穿他,他在盗贼界地位不保,你不知道,这年头行业竞争压力大啊,找一份工作有多难”

“哦,没钱是吧。”

骆长风满意地点点头,孺子可教等等!这声音不对!

小二拍拍手,顿时出来三个大汉:“这人吃霸王餐,给我打!”

三个大汉一下围住骆长风,开始围攻。

骆长风之所以叫“人来风”是因为他速度快,而不是战斗力强,所以面对三个壮汉的围攻,他是节节败退。

电光火石间,骆长风四下寻找着顾卿卿的身影,他得保证她没有事,只看见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她一身青裳背对着所有人蹲在那里。

“别打了,我有钱!”一道清脆的女声急匆匆响起,三个大汉住手,看向那青裳少女。

只见那少女指尖有一个晶莹剔透的东西,小二拿过来一看,却是贵重的水晶。

“这些够了吗?”

“够够够,小姐你还需要点什么?”小二的态度顿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顾卿卿即拨开三个壮汉,看见被打伤的骆长风,心疼不已。

扶着一瘸一拐的骆长风,顾卿卿他们走出摘星楼。日暮将近,夕陽拉长了他俩的身影。

骆长风低着头看她:“你那日不是说没有水晶了吗?”

顾卿卿结结巴巴道:“对不起我我我觉得好看,偷偷藏了一个,你骂我吧”

看她张皇失措的样子,骆长风嗤笑了一声。

两人拔到一个小溪边坐下,顾卿卿小心翼翼地清理着骆长风额头嘴角的伤。

洁白的手腕与青色的衣裳形成鲜明的对比,在骆长风眼前晃来晃去,看得骆长风心烦意乱。

骆长风一下抓住顾卿卿的皓腕:“我不是大侠,你为何不走?”

顾卿卿看着他,那双无与伦比的眸子里盛满了温 柔,使她平淡无奋的脸蛋都变得生动起来。

顾卿卿抬头看着天空,已经有星星出来:“我自出生就有一种病,因为我的病,我爹不许我见任何人,把我关在一个小房子里,就连伺候我的丫头婆子也是每天匆匆一面。所以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孤独地成长。那时我就在想,如果能有一个大侠,突然有一天出现在我面前,能够带我离开,我一定要跟那个大侠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那天晚上,我许下了这个愿望,当我再睁开眼睛时,我就看见了你。”所有的奋不顾身,所有的不顾一切因为看见了你,才有相信一切的勇气。

那天晚上满天星星,不知道是顾卿卿眼里装满了天际,还是这天际都倒映在了顾卿卿的眼里,有星星从顾卿卿的眼角陨落,亮晶晶地滑落在地,落地成晶。

因为那双眸子,骆长风怦然心动。

4

其实,骆长风那天跟着顾9即9即进去小树林时就发现了她的这个秘密。他站在树枝上看见树下的女子小声哭泣,突然就解开了困惑,为什么雇主指名道姓要顾卿卿。

顾卿卿落泪成晶,这就好比点石戍金,足以让世人疯狂。他也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顾家要把这么一个女儿自小守护得如此严密,因为对于他们来说,顾卿卿既是福又是祸,稍有不慎,世人便会为了抢夺顾卿卿而引发家族大乱。

可是他知道,他也从未想过说破或者顾卿卿对他说出这个秘密,因为她与他本就站在对立面,时候一到,他与她便再无瓜葛。但是那一夜 她在他面前落泪,把这一秘密告诉他,他突然有些心疼眼前的女孩,因为这一双眼,未来,还不知道会有什么等着她。

骆长风再也不着急赶路了,反而带着顾卿卿沿着去往京城的路上看风景。她说过,她想跟着大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这是糖人,你尝尝。”骆长风将按照顾卿卿模样做出来的糖人递给她,顾卿卿惊奇地看着这迷你版的她,再看看骆长风手里跟他样子一模一样的糖人,突然抬起手来,笑眯眯道:“我想跟你换。”

骆长风怔了一下:“我都咬了一口了。”

迷你糖人骆长风头顶着一小排牙印,显得更加滑稽可爱,顾卿卿从他手里拿过糖人,把她的糖人塞给他,爱不释手道:“我不吃”

“不吃不就化了吗?”

顾卿卿抬头,发现骆长风已把她的糖人吃了一半,顿时气鼓鼓道:“你为什么吃我!”这下轮到骆长风迷茫了:“因为你好吃啊怎么了,不能吃吗?”

顾卿卿脸一红,没了话语,将手里的糖人握紧,骆长风走到她跟前,捏着她的下巴,不以为然地将她手里的他模样的糖人塞进顾卿卿嘴巴:“你尝尝,很好吃的。”

“晤。”顾卿卿欲哭无泪。

麦芽糖人口香甜,顾卿卿还有点惋惜没有留下什么纪念时,骆长风不知从哪儿叉变出两个糖人,也是按照他们的模样做的,他把两个都给了她。

顾卿卿眼前一亮,拿过糖人。

看着她爱不释手的模样,骆长风轻笑出声:”笨蛋。”

顾卿卿小小翼翼地把糖人包好。

接下来几天,骆长风带顾卿卿尝遍了各地美食,玩遍各地。走走玩玩,直到看到一块“京城”的地牌,骆长风心情复杂地看了一眼顾卿卿。

“我们快要到京城了。”

“京城?好玩吗?”顾卿卿显然不知道骆长风真正的目的,还以为是骆长风带她游历大江 南北的一个地方。

“好玩,这是最好玩的地方。卿卿,你想待在这里吗?”

”那你会在这里吗?”顾卿卿反问,骆长风一时语塞。

5

是夜,两道黑影落在了顾卿卿与骆长风所在的客栈院子里。

“你都到京城了,还磨蹭什么,还不把人交 给主子。”

骆长风侧耳听到轻微而急促的呼吸声,扭头对着那两人道:“再给我一天时间,明天晚上我会把顾卿卿交 上去的,事成之后,三干两白银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对方不屑地嗤笑一声:“放心,少不了你的钱,你赶快把人带上来就行。”两个黑影迅速在黑夜中消失。

骆长风快速走到拐角处,那里已空无一人,地面上,有什么熠熠发光。

骆长风捡起来,却是一颗颗豆大的水晶,他紧握于手。第二天。骆长风一打开门,就看见一张笑容灿烂的脸,骆长风微微一愣,显然是没想到她还在这里:“你”

”今天你打算带我去哪里玩?”顾卿卿一把打断他的话,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

骆长风沉吟片刻后道:“你等等我。”

房门关上,顾卿卿的笑容凝在了嘴角,而房屋里面,骆长风心乱如麻。

帝都的大街上,车水马龙,摩肩接踵。

顾卿卿惊讶地看着穿过街道的胡 商骆驼,稀奇不已。

“叫花鸡是叫花子吃的鸡吗?”顾卿卿扯住骆长风的袖子,抬头看着他。

“不是,马上你就知道了。”骆长风反手牵住她,拉她进了醉仙楼。

小二端上来一块泥土,用小锤子一敲,露出里面翠绿的荷叶,扒开后,诱人的烤鸡味儿飘散出来。

骆长风看着顾卿卿迟迟没有动筷,疑惑道:“怎么,不合你胃口?”

顾卿卿摇了摇头:“我最喜欢的还是包子。”

骆长风怔了一下,随后笑道:“包子有什么好吃的,不就是白面菜馅?”

顾卿卿不语,随后扯出一抹笑,美丽的眸子里清澈碍倒映出骆长风的影子,两人各怀心事,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

到了快结账的时候,骆长风发现自己没带钱袋,让顾卿卿在这里等他拿钱回来。

“你快点回来。”骆长风下楼时,顾卿卿喊住了他,“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的,你不来,我不走。”

骆长风微微失神,看着那一双顾盼生辉的眼,点点头离开了。

他已结过账了,昨天晚上也是他故意让顾9即9即听到那段对话的,为的就是让顾9即卿明白,他并不是什么大侠,只是一个为钱的小人,让她赶紧离开。

出了醉仙楼,骆长风拐进一个隐蔽的巷口,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见醉仙楼二楼窗边的顾卿卿。

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就这样,从中午到下午,到夕陽西下,她一直坐在那里。

骆长风就站在那里,看着她坐了一下午。最后客栈打烊,她被赶了出来,也依旧站在客栈门口,哪儿也不去。

骆长风忍无可忍地冲了上去。

“你是傻子吗?如果我不回来你就站在这里一直不走吗?!”

顾卿卿看着他,眼睛里生出光芒:“大侠是说话算话的,长风不会抛下我的!”

骆长风攥紧拳头:“我不是什么大侠,你赶紧离开吧,回到顾家,安安静静地当你的大小姐。”

“你是!”顾卿卿笃定道,“长风是个好人,在卿卿眼里就是大侠,救卿卿出鸟笼的大侠,长风最后还是来拔卿卿了,不是吗?”

骆长风限神复杂地看着顾卿卿:“他们要你的眼睛,你还不走吗?”

顾卿卿摇摇头:“我走了,就会拖累长风的,他们要我的眼睛,拿去便是,这双眼睛对我来说,不是恩赐,是折磨。”折磨了她十六年,与世隔绝,孤独地承受一切。

“没了眼睛你会瞎的。”

顾卿卿看着他,眼里亮晶晶的:“那长风,如果卿卿瞎了,你愿意做卿卿的眼睛吗?”

骆长风怔住,随后摇摇头:“不,不会。”他抚摸上顾卿9即的双眸,温 柔道,“我不会让卿卿瞎的。”

6

“就是这双眼睛可以落泪成晶吗?”

顾卿卿幽幽地睁开眼睛,看见一双黑靴出现在眼前,那黑靴主人蹲了下来,钳制住顾卿卿的下巴,迫使顾卿赡看向他。

“果然是很美的眸子。”说完,胡 椒粉就喷在了顾卿卿的双眼里。

“啊!”顾卿卿惨叫一声,捂着双眼在地上痛苦地扭成一团 。

大滴的泪水落在地上,化成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晶。

“你别碰她!”骆长风大叫一声,却被两人给按住。

有人走上前来对那黑靴说道:“主人,万万不可这样,这双眼睛要是这样被弄瞎了,得不偿失,而且水晶的形状也不好看,最好的法子,是不借助任何外力,让这女娃娃自己哭出来。”

“你们快放开她。”

那黑靴主人沉思了一会儿走向骆长风:“如此也好,反正人都在我们手上了,不着急,现在,我们该好好找这小子算账,居然敢违约,带着这女娃娃跑了。”

骆长风与顾卿卿本意是逃回梅山县的,可是谁知道一开始的雇主叉雇人来抓他们。

“江湖规矩,违约者砍去一手一脚,说吧,你要留下哪只手哪只脚。”

“不要!”顾卿卿大叫,”放他走,你们要的是我的眼睛,我会哭很多很多的水晶给你,只要你放过他,不然,我现在就戳瞎我的眼睛,让你们什么也得不到!”

那“黑靴”玩味地看了一眼顾卿卿,再看了一眼骆长风:“好。不过,你现在必须给我哭出一碗水晶来。”

“咣当”一声,一个瓷碗放在了顾卿卿跟前,顾卿卿红肿着眼,看着骆长风:“上天赐给我一双漂亮的眼睛,可世人希望的却是我哭,而不是笑。骆长风,你不用愧疚,这对我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那日的话是玩笑话,你不必为我负责做我的眼睛,只求以后若是有缘再见,你能唤我一声,这样即使我看不见你,也知道你在哪里。”

话说得越多,泪流得就越多,豆大的泪水幻化戍颗颗晶莹饱满的“泪滴形状”的水晶。

“你是大侠吗?你能带我走吗?”

“我想吃包子,可钱又是什么?”

“大侠是言出必行的,我相信长风会回来的。”

“上天赐给我一双漂亮的眼睛,可世人希望的却是我哭而不是笑”

骆长风似乎看见那个被困在一小间房子里的顾卿卿,看着窗外春来秋去,孤独地度过漫长的成长岁月。

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顾卿卿时,那双眼里倒映着他,眸子里绽放出奋异的光芒,点亮了整个世界。

7

梅山县第一首富顾家的女儿倒在了顾家大门口,当顾家人发现她时,她已昏死过去。

当世人第一次看见顾家女儿时,是在三个月后,顾家正在为顾卿卿挑选夫婿,顾家开出条件:如果谁能娶顾卿卿;便把这顾家所有财产给女婿,但是顾卿卿有个要求:那个男子必须把他的眼睛换给她。

即便娶顾卿卿的条件如此优渥,但是所有人都被最后一条要求给吓退了,没人想瞎了眼睛守着看不见的财产。即使有几个被猪油蒙了心智的人,在看见那白森森的刀时,也吓得临阵脱逃。

于是消息出来后的半个月,没有一个人敢再去提亲。

隔间里,顾卿卿坐在那里,那一张平白无奇的脸上有着一双死鱼般的眼睛,好像没有任何悲喜,也不能灵活地转动,拿着手里早已化的不成型的糖人出神。

没人知道顾卿卿经历了怎样的折磨,眼睛哭到最后哭不出来了,他们就用辣椒油滴在她眼睛里,到最后眼睛彻底坏死,他们才彻底放弃她,把她丢了回来。

而她之所以以这种方式拒绝婚姻,是因为她的眼睛已瞎,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痛,她相信不会有人平白无故地把眼睛给她,她也不奢求再能看见外面的世界。因为风景再好,没有了那个人,也是孤独的旅行。

“小姐,有人上门提亲,说愿意把眼睛给小姐。”

顾卿卿只是淡然一笑,只当笑谈,之前也是有人这样来,到最后还不是放弃了。

隔间里,进来两三个人。

“那人让我把这个给小姐,他说‘他答应过小姐,不会让小姐瞎掉的,所以,他要来做小姐的眼睛’。”一个盒子递给顾卿卿,她摸索着打开,摸到了里面密密麻麻的水晶。

笑容凝固在嘴角,顾卿卿猛地站起来:“骆长风你”话还没说完,一个男子已把顾卿卿打晕过去。

那男子对着刚才进来的大夫点头:”可以了,帮我跟她换眼睛吧。”

那男子躺在床 上,侧脸看着躺在他身边的顾卿卿,骨节分明的手指摸上她的眼睛,呢喃道:“卿卿,我来了。”

一个多月前,他重新技回了“黑靴”主人,拼尽全力把顾卿卿的泪水技回,为的就是可以重新有理由出现在她眼前,他没有能力去保护她,但是如今却可以用眼睛去弥补她,他心甘情愿。

顾卿卿睁开眼时,被突如其来的光线刺痛的微微合上眼睛,突然她一个激灵坐起,看着自己的手指。

她能看见东西了!

“骆长风!骆长风!”顾卿卿疯了似的叫着骆长风的名字。

丫环走了进来,顾9即卿抓住她问道:“给我换眼睛的那位公子呢?”

那丫环道:“那公子一炷香之前醒来,已经走了,他让奴婢告诉小姐,他不是小姐要拔的大侠,希望小姐能够找到一个真正保护小姐的大侠。”

顾卿卿怔住,视线落在案牍上的那个糖人身上,那两个糖人原本已经化为一体,如今却被人硬生生地分离,剩下顾卿卿卿的那个独自躺在那里。

找到能够保护她的人叉如何,他始终不会成为他,这个笨蛋。

“笨蛋!”顾卿卿声嘶力竭地吼出声,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8

许多年后,顾家大小姐顾卿卿终于嫁人了,梅山县叉开了一家包子铺。那包子铺的店主虽然是个沧桑的瞎子,做出来的包子却极其好吃。

那时已为人妇的顾卿卿在丈夫的陪伴下来到这家颇有名气的包子铺时,店主亲自包了两个馅足个儿大的包子给顾卿卿。

“我家夫人已有身孕,给我便可。”

顾卿卿身旁的舅人接过包子,她看着眼前的瞎子,莫名地生出一种熟悉感,若不是这瞎子太过沧桑,她还以为是那人回来了。

“谢谢。”顾卿卿对着那瞎子点点头,脸上泛着笑容,摸着肚子,在丈夫的陪伴下渐行渐远。

身后,那一头白发的瞎子泪流满面,口中轻喃:“卿卿。”

她终是拔到了她的大侠,能庇佑她一生,换她一世无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