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别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摘要

吻别
姚舒骅
我是市医院的一名脑科医生,开刀对我来说虽然不能称做是庖丁解牛,但是对人体内的各个脏器也是耳濡目染。可能是这个职业的特殊性,经常面对出问题的人体器官组织,对于人,我也经常冷眼相待,可能是我比别人更洞穿人类身体和脑子里的东西了吧。
今天照例是我值班,我特意去28床绕了一圈。28床是个新来的老太,所以要特别留意她一下。她脑血管有个瘤子,这个年纪又没有办法开刀,耗着,可能是唯一的治疗手段。由于肿瘤压迫视神经,她的两个眼睛已经没有了光感。
来到28床的病房,一个白发老头坐在床边剥着一个桔子,

吻别

姚舒骅

我是市医院的一名脑科医生,开刀对我来说虽然不能称做是庖丁解牛,但是对人体内的各个脏器也是耳濡目染。可能是这个职业的特殊性,经常面对出问题的人体器官组织,对于人,我也经常冷眼相待,可能是我比别人更洞穿人类身体和脑子里的东西了吧。

今天照例是我值班,我特意去28床绕了一圈。28床是个新来的老太,所以要特别留意她一下。她脑血管有个瘤子,这个年纪又没有办法开刀,耗着,可能是唯一的治疗手段。由于肿瘤压迫视神经,她的两个眼睛已经没有了光感。

来到28床的病房,一个白发老头坐在床边剥着一个桔子,一片一片地喂着。两人无言。

“已经9点了,探视时间已经到了。不要影响她休息了,你早点回去吧。”

“好的,我马上就走。”老头收拾收拾东西,起身在老太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下,离开了病房。

“还挺浪漫。”这个时候我嘴角带着一丝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的微笑。

此后听值班同事说,每天晚上总能见到这个老头在陪着他的妻子,直到上去劝说后才吻了他妻子的额头离去。

“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只会影响病人的休息么?”我是医生,当然只考虑医学上的事。

又是一个我的值班日。风雨交加。我刚走出办公室,看见老头像个落汤鸡似地走进病房。

“这样的天,你还要来?”我叫住他。

“是啊,好大的雨。”文不对题。

他就这样拖着一身水走进了病房。

快9点,巡视结束。我想我几乎是特地去看那个老头的。

他在。他还是坐在床边,默默看着他的妻子,没什么言语。他看见我,不好意思地打了个招呼,起身在他妻子额头一吻,走出了病房。

“你这样天天来不累么?”我忍不住了。

“呵呵,没办法啊。”

直到那天,我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28床老太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生命对她来说已经是倒计时了。早上走进办公室,忽然听见两个同事攀谈:“你知不知道,28床老太的老伴昨天晚上死了。”

“怎么会?”

“他昨天来医院的路上被车撞了,送过来的时候已经不行了。”

虽然和那老头无亲无故,但还是震惊了一下,第一反应居然是对老头的责备。叫你不要来了,你还不听……

几天后,老太已经是弥留之际了。

晚上,我值班。巡视结束,我又来到28床,我站在老太的床沿,思忖着老头居然在老太之前走了,世间真是有许多不可预知的事。突然,老太嘴唇微微动了:

“你怎么好几……天没来……了?”

我一惊,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你知……道么,这两……天没你的晚……安吻,我……睡不……着啊,这么多……年,你天……天晚上……吻我入……睡的。”

原来老人每天如此风雨无阻是为了这个!原来他的“没办法”是这个原因!我为自己的狭隘而感到惭愧。

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俯下身子,在她的额头上深深地一吻……

她笑着合上了双眼。

心灵札记

在印象中,接吻是西方人的事,中国人少有在公开场所接吻的。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爱是跨越国界、跨越种族。文中的老人,甚至要老伴吻后才能睡下。他们的吻没有丝毫矫情,没有丝毫做作,浑然忘我,只有绵绵的爱意。

曾经看过一个著名的汉墓陶俑,是两个接吻的人。在跨越千年后,他们仍然相拥在一起,永远不放弃,让人顿觉感情升华,而本文也达到同样的效果。(张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