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蛊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清末民初,直隶河间县的沙窝镇上有一户姓王的人家,家境殷实,在乡下有几百亩田产,在县里还有两家商号,是有名的富户。王家的当家人名叫王崇勋,是个心地善良的人,经常做些修桥补路接济穷人的好事。
王崇勋时常骑着毛驴到县城里照看生意,或到各处田地看庄稼。那头毛驴跟他走得熟了,就认得了路,只要王崇勋带着它走到哪条路,那头毛驴就知道他要去哪里了,不用再赶。王崇勋有时喝了酒,在驴背上睡着了,毛驴也能带着他回家。王崇勋知道它有了灵性,更喜欢它了,到哪里都带着它。
这天,王崇勋又骑着毛驴到各庄村去看田。有块田在洼地

清末民初,直隶河间县的沙窝镇上有一户姓王的人家,家境殷实,在乡下有几百亩田产,在县里还有两家商号,是有名的富户。王家的当家人名叫王崇勋,是个心地善良的人,经常做些修桥补路接济穷人的好事。

王崇勋时常骑着毛驴到县城里照看生意,或到各处田地看庄稼。那头毛驴跟他走得熟了,就认得了路,只要王崇勋带着它走到哪条路,那头毛驴就知道他要去哪里了,不用再赶。王崇勋有时喝了酒,在驴背上睡着了,毛驴也能带着他回家。王崇勋知道它有了灵性,更喜欢它了,到哪里都带着它。

这天,王崇勋又骑着毛驴到各庄村去看田。有块田在洼地,离官道很远,只有一条羊肠小道通向此处,两旁都是别人家的田。他怕骑着毛驴踩到别人家的庄稼,就把毛驴拴在路边的树上,自己走进去看田。等他看完田出来的时候,发现毛驴不见了,地上有一片驴脚印,一看就是那毛驴不肯离去,被人强行拖走的。王崇勋即刻派家人到各村去找,但没有找到,最后他只好报了官。

几天过去了,还是没有驴的消息。

王崇勋丢了毛驴,跟丢了魂儿似的。情急之下,他写了一则告示贴到县城的城门口,谁要是帮他找回毛驴,他愿出二十两白银酬谢,这可是买五头毛驴的价钱呀。告示贴出了两天,就有一个汉子牵着头毛驴找上门来了。王崇勋仔细一看,这头毛驴并不是他丢的那头,就对那汉子说这头不是,他不要。那汉子忽然跪倒在地,连连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说:“请老爷救救小人吧!”王崇勋忙扶起了他,细问端详。这汉子说他看到王老爷的寻驴启示后,一时财迷心窍,才想到了买头驴子来冒充。为了买到这头驴子,他卖了家里所有的东西,要是王老爷不肯收下这头驴子,他就只有寻根绳子上吊了。说着,他眼圈儿一红,竟流下泪来。王崇勋最看不得男人流眼泪,就让管家拿出了二十两银子,买下了这头毛驴。

谁承想,王崇勋花二十两银子买了一头毛驴的消息竟不胫而走。第二天,就有很多人牵着毛驴来到王家,怕他不肯收,都齐齐地跪在门前。王崇勋善心大发,明明知道这些驴不该收,但还是收下了。

王家的管家是个很细心的人,他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就劝王崇勋先不要收驴子了,他想办法探听到底细再做定夺,但王崇勋却说这些驴子都是村民们念着他的好才收来的,他哪能冷了人家的一片好心呢?管家建议他把收购驴子的价格降到正常水平。王崇勋觉得这个说法有道理,听从了他的建议。但送驴子的人还是源源不断。

王家的驴子越来越多了,纵使他家大业大,也有些吃不消了。但王崇勋这人就是死脑筋,认准了不能让乡亲们吃亏,这可急坏了管家。那管家跟着王家多少年了,处处为王家着想,他觉得这事有蹊跷,派出人去悄悄打听。派出去的人很快就回来了,告诉他说,这些事儿都是城东的霍家暗中指使的。

那霍家也是河间县有名的大户人家,在县城里开着许多买卖,专门低价收购土特产品,再高价销到北平、天津。偏偏王家的铺子也做这些生意,王崇勋又是个善心人,不肯把收购价压那么低,霍家找他商量过,想一起压低价格,被王崇勋断然拒绝了,霍家就想挤垮他,独占这些生意。霍家正没主意,偏巧王崇勋贴出了高价寻驴的告示,霍家趁机鼓动乡亲们到王家去送驴,想把王家整垮。

管家把这个信儿告诉王崇勋,王崇勋一时愣住了。要是真让霍家得逞了,那全县的老百姓就都要倒霉了。他转动眼珠儿想了想,很快拿定主意,忙让管家又写了几张告示,说王家已经没有钱再收驴子了,请乡亲们不要再给王家送驴。

告示贴出去以后,还真没人给王家送驴了。

王崇勋又派人到临县的牲口市场上扫听,看这些驴能卖多少钱。他要尽快卖掉驴回本儿,不然自家店铺没了周转资金,经营起来就困难了。

但王家收来的驴却开始莫名其妙地死亡。管家赶紧跑到县城,请来著名的兽医林巧手。林巧手看了驴子的症状,又开了药。但驴吃下药,还是不见效,仍是不肯吃食,没过两天就死了。林巧手对王崇勋说:“这些驴子没得病,而是中了蛊,赶紧埋掉吧。”

王崇勋暗暗吃惊。他也听人说过,世间有些神奇的人,会些魔法,能给人下蛊,被下了蛊的人不得病,却会非常痛苦地死去。林巧手说他家的驴子让人下了蛊,越想越有道理。那些驴子都没有得病的症状,却不吃不喝,慢慢死去。他一时无计可施,只能眼看着驴子一头接一头地倒下。他让管家带着人把那些死驴都埋了,省得再祸害人。

晚上,王崇勋正在屋里唉声叹气,忽然,管家带进一个人来。王崇勋一看,是第一个来卖驴的汉子。那汉子给他行了一礼,然后告诉他,他家的驴并不是中了蛊,而是被霍家做了手脚。原来,他们送来的那些驴子,都是先从霍家低价买过来的。后来他听一个在霍家做活的伙计说,霍家也不知道从哪儿听说来的,给驴子闻黄鼠狼的屁,驴子就再也不吃东西了。霍家让伙计们逮来了很多黄鼠狼,拎着在驴子们鼻子底下转来转去,看到驴子不肯吃东西了才拉出来卖。汉子觉得霍家太缺德了,而王老爷对人又这么好,他才特意跑过来说一声。

王崇勋欲哭无泪。霍家为了整垮他,竟想出这么缺德的主意,现今连林巧手都没办法治好这些驴子,他还能怎么办呢?难不成眼见着偌大的家业败在自己手里吗?他看汉子还站在一旁,忙让管家去给他取几两银子,表示谢意。汉子却摆手,说道:“我从您手里拿了银子,心生愧意。现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大老爷成全。”王崇勋忙道:“你快说吧。”那汉子说,他想跟王大老爷讨一块死驴肉,回家给孩子们炖着吃。王崇勋应了,让下人们赶紧到地里去,把那些死驴都挖出来,索性都分给乡亲们吧。那些驴都是刚死的,且又是饿死的,无病无灾,炖着吃了绝对没有问题。管家应了一声,带着人下去了。

乡下人穷,日子过得苦,连口粮都难以保证,哪里还吃得上肉呢?一听说王家要分肉,就都围过来。王家的管家心眼儿多,只抬几头驴子来分,余下的就先藏起来了。王家的伙计们也有几个月没吃到肉了,也想借着这个机会解解馋。管家指挥着手下人把那几头驴子都分给了村里人,然后就带着手架锅烧柴,炖上驴肉。

村里人都知道这些驴子是被黄鼠狼的屁熏死的,炖肉的时候特别小心,尽可能地多找些佐料去味儿,特别是当地产的红枣和黄根,更是多放一些。过了一个多时辰,家家户户炖着的驴肉都熟了,香味儿飘出来,整个沙窝镇都被这香味儿笼罩了。微风一吹,这香气飘出了很远,连县城里都闻到了,很多人都馋得直吞口水,纷纷跑到街上,一边抽着鼻子,一边询问这香味儿是从哪边来的。

还真有馋主儿,一直顺着香味儿找下来,结果就找到了沙窝镇,寻到了王家,非要花高价买驴肉吃。王管家一看这生财的道儿,赶紧报给了王崇勋。王崇勋眼珠儿一转,即刻有了主意,做起了炖驴肉的生意,后来看到有些性急的食客买到驴肉就想吃,但只吃驴肉又咸,他就白送两个火烧。食客为了方便,就掰开火烧,把驴肉塞到里面,夹着吃,又省事又香甜。他就把这招儿学来了,专门做驴肉火烧,一时客似云来。王家更加兴盛了。

后来人们知道了霍家做的卑鄙事情,都不敢再跟他家来往,更不敢再跟他家做生意,霍家的生意逐渐衰败了。

后来,王家的驴肉火烧不仅做到了县里,还做到了天津、北京,很有名气。就是现在,在北京城的大街小巷还有很多驴肉火烧店,都打着河间驴肉的旗号。人们一提到河间,就先会想到河间的驴肉,只是他们不知道,其中还有这么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