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丧鼓”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民国时期,一天中午,“牛怕事”正在家睡午觉,忽然被一阵鼓声惊醒了。细细一听,那鼓声非常怪异,像是有人在敲“丧鼓”。在他家乡,“丧鼓”是一种民间丧乐,只有家里死了人,给亡人守夜时才敲这种鼓。鼓点的节奏两轻一重,编的鼓词大多是亡人的身世,曲调凄怆,催人泪下。
“牛怕事”的神经立马绷紧了,他天生胆小,活到四十老几了,最怕出事,所以混了个“牛怕事”的外号。他坐在床上寻思,这两天村里没死人啊,大白天的,咋有人敲“丧鼓”呢?他再也睡不着了,爬起床想到外面去瞧个明白。
在门前不远处的一棵大槐树下,一个年龄约六

民国时期,一天中午,“牛怕事”正在家睡午觉,忽然被一阵鼓声惊醒了。细细一听,那鼓声非常怪异,像是有人在敲“丧鼓”。在他家乡,“丧鼓”是一种民间丧乐,只有家里死了人,给亡人守夜时才敲这种鼓。鼓点的节奏两轻一重,编的鼓词大多是亡人的身世,曲调凄怆,催人泪下。

“牛怕事”的神经立马绷紧了,他天生胆小,活到四十老几了,最怕出事,所以混了个“牛怕事”的外号。他坐在床上寻思,这两天村里没死人啊,大白天的,咋有人敲“丧鼓”呢?他再也睡不着了,爬起床想到外面去瞧个明白。

在门前不远处的一棵大槐树下,一个年龄约六十开外的老汉前面支着一面小鼓,手里两支小棒熟练地上下挥舞着,摇头晃脑敲一阵唱一阵。“牛怕事”走近一瞧,敲鼓的老汉是个瞎子,嘴唱的是“丧鼓”调儿,但编的鼓词却跟亡人无关。

“想起假秤砣,眼泪流成河。三个猪贩黑良心,换砣来害我。想起那一天,猪贩来见我,花言巧语把我骗,轻信他的言……”

“牛怕事”蹲在旁边听了会儿,基本搞清瞎子所唱鼓词的内容:瞎子卖猪,被猪贩子给坑了,用假秤砣讹了他。

这事儿奇了。瞎子被猪贩子给讹诈了,冤有头债有主,去找猪贩子论理不就得了,为啥跑到这里来敲吓人的“丧鼓”?

“老哥,歇会儿,莫乱敲乱唱的,别惹出事来。”“牛怕事”对瞎子说。瞎子敲了半天,听见有人搭话了,就停了下来。这时陆陆续续围过来几个人,大伙也奇怪,围着瞎子想探个究竟。

瞎子是清水湾人,家中三口人。老伴儿也有残疾,不瞎,就是一只手不利落,不能抓握东西。所以,很多复杂的农活干不了,只能种点菜卖,再就是每年养两头猪。他呢,眼睛看不见,就以敲“丧鼓”为业,他的鼓敲得不错,特别是鼓词儿编得好,村里村外的乡亲,家里有白事了都请他。每年靠亡人吃饭,勉强能养活自己。也不知两口子是谁没有生育能力,活到四十老几了也无儿无女。十几年前,才抱养了一个女儿,现如今都念大学出阁了。

那天早晨,老伴儿到镇上卖菜去了,瞎子坐门口想鼓词儿。这当口,有三个猪贩子从门口经过,问瞎子有没有肥猪卖。瞎子家圈里正好有头猪,肥得拖着屁股吃食。老伴儿这阵子正寻买主,要将肥猪卖了,因为寻不着好价钱,所以成批的猪贩子来瞧过,但都没谈拢。

猪贩子随口一问,瞎子随口一答:“肥猪倒是有,不知您收啥价?”

听说有肥猪,猪贩子没说价钱,想先要看猪。到圈里瞧过后,猪贩子说:“我出一角钱。”这个价钱,让瞎子喜出望外。最近正闹猪瘟,猪肉价大跌,一角钱是瞎子听到的最好的价钱了,那一头二百斤猪就能卖上三十银元了。机会难得,可猪却没法卖。咋啦?老伴儿不在家,他一个瞎子看不见秤,咋卖呢?尽管猪贩子赌咒发誓说不会讹他,瞎子也听得心里发痒,但还是急得摇头说:“现在卖不成,你们下午来吧。放心,我老伴儿回来,一定把猪卖给你们。”

猪贩子说,他们这次收猪是要贩到外地的,一车猪收齐了就不走回路了。

瞎子正急得不行时,邻居家媳妇过来借东西。猪贩子马上出主意说:“大爷,您可以让邻居帮您看秤啊。”瞎子一寻思在理,邻居家跟自己相邻十几年,知根知底,两家关系一直不错。于是就唤邻居家媳妇帮个忙,过秤时盯着点。

不到十分钟,瞎子家的猪就被从栏里揪出来秤过并装上了车。一百八十二斤,二十六个大银元。邻居媳妇尽职尽责看秤验钱,等瞎子把银元牢牢揣怀里了才走人。

一头猪,卖了个好价钱,瞎子心里高兴得像吃了蜜,只盼老伴儿早些回来,分享喜悦。

不一会儿,老伴儿回来了。瞎子听到脚步声,老远就直嚷嚷:“猪卖了。”

老伴儿吓了一跳,问咋卖的?瞎子笑眯眯地说:“好价钱,一斤一角钱,请邻居家媳妇盯的秤。”

老伴儿坐屋床上喘匀了气儿后,问瞎子要猪钱。一数钱,掐指头一算,不对呀,这头肥猪被村里一个猪贩子秤过了,二百一十二斤,因价钱没谈拢,才没成交。于是忙问卖猪时秤多重,瞎子告诉了重量。老伴儿一寻思,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个瞎子哟,是真瞎啊,人家黑你三十多斤秤呢……我的娘啊,你不喂猪,不知道心里疼啊……我每天半夜都睡不踏实,生怕咱家猪患感冒死了……操了多少心啊!”

老伴儿一闹,瞎子也慌了,忙唤邻居家媳妇来问,人家说把秤看得真真切切,的确是没问题啊。

为这事,婆娘将瞎子骂了三天三夜,哭闹了几个晚上。那天黄昏,一时想不开,还差点跳了家门口的塘子寻短见。

瞎子呢,也内疚得几天没吃没喝。虽说只赔了六七个银元,但对这个贫困家庭来说,已算是巨大损失了。

瞎子在痛苦中四处投诉,人家一听屁大点事,又提供不出任何证据,都爱莫能助。

那天,瞎子起了个大早,背着“丧鼓”出门了。他根据邻居家媳妇提供的猪贩子的外貌特征,找人画了像,又结合猪贩子的口音特点,锁定了猪贩子所在的乡镇。然后,将自己的遭遇编成“丧鼓”词,踏上了寻找奸商的道路。

从清水湾出发,瞎子边走边唱,寻了十几个村子。路上,热心的乡亲们听了他的遭遇,根据他提供的相关细节和画像,不断帮他修正着寻找方向。瞎子奔波了二十几里山路,来到了牛家村。

“牛怕事”听完瞎子的诉说,热血冲顶。自己活四十老几了,被人坑被人骗被人讹诈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对此他总是打落牙往肚子里吞,心里忍出个血包,也不敢找别人麻烦。没别的,他怕闹出事。为啥怕呢?闹出点事,自己又没后台,也没钱摆平。可这个老瞎子为三十多斤猪,劳苦奔波寻奸商,太了不起了,活得有血性!

“老哥,你做得对。这事儿,我帮你。”“牛怕事”拍着排骨胸说。低头瞧瞧瞎子压在鼓架下的画像,这狠话刚出口,脸又吓白了。咋啦?这画像瞧着眼熟,像是村里的猪贩子牛二火。这牛二火性子火爆,两句话不对茬就爱动拳头,是个惹不起的刺儿头。

“牛怕事”连忙扔下瞎子,溜了。走半道上,听瞎子又唱上了:瞎子真倒霉,吃了猪贩亏,千瓢万瓢成了灰,顿足把胸捶……

“牛怕事”听得字字钻心,觉得这瞎子实在太可怜了。自己怕事,不敢明着帮,但是可以暗中帮啊。他又折了回来,走到瞎子身边,四处瞧瞧,凑到瞎子耳边说:“老哥,我寻思你要找的人,可能在村西头。你到那里的一间烂牛棚前去敲鼓……记住,千万别对人说,是我让你去的啊。”

瞎子一听,千恩万谢,收起鼓架,摸到了村西头,一个半大孩子帮他找到了那间烂牛棚。瞎子重新支起“丧鼓”,又开唱了。

牛棚对面,就是牛二火家。这天正好有一群贩猪的朋友在家里打牌,正赌得兴起,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鼓声。牛二火伸头向窗外一看,原来是个瞎子对着他家敲丧鼓。他忙唤媳妇,让她出去瞧瞧是咋回事。媳妇出去后,牛二火又摸了俩牌,连放了两炮。不一会儿,媳妇慌慌张张回来了,说那瞎子卖猪被人讹了秤,寻仇来了,还将讹他的猪贩画了像。

“那画像,好像是你……”媳妇说。

牛二火一听那个气啊,他一拍桌子,对哥几个说:“走,看我把那瞎子扔河里去。”

一伙人摩拳擦掌出了门,牛二火将瞎子一打量,觉得眼熟,这才想起,不久前是到瞎子家收过猪。不过,那次不是自己收猪,是给一个叫大刘的猪贩打下手。跑到鼓架前一看,地上果然铺着自己的画像。他愣愣地站在那儿,本来生那瞎子的气,一寻思又恨上了大刘。大刘用磁铁放秤砣下搞鬼,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搞得太顺利就搞上了瘾。这次倒好,瞎子没记住大刘,倒记住自己了。

“我说,瞎爷,你搞清楚,讹你秤的不是我,我那天是帮工的。”牛二火对瞎子说。

瞎子一听这声音耳熟,便停下鼓:“好啊,我寻了十几个村子,总算寻到你了。”

牛二火一听差点晕倒,这么说,自己的丑样在十几个村子都展览过了。这么一寻思,牛二火跳起来嚷嚷道:“瞎子,你连讹你的人都没搞清楚,就找我麻烦……我要去告你。”

几个猪贩子见牛二火气糊涂了,忙将他拉开,问瞎子损失多少钱。瞎子说被讹了三十多斤猪,七块银元。猪贩子们一听,肚子都笑疼了,对瞎子说:“没事了没事了,大爷,你继续唱,唱好听点,我们打完牌,给你钱就是了。”

猪贩子们急着打牌,把牛二火扯进了屋,都想,多亏没动手,如果把瞎子打坏了,讹的那点钱连给瞎子看病都不够。

瞎子见寻到了主儿,也不急着敲鼓了,从怀里掏出一个冷馒头啃了几下,觉得累得慌,一倒头就歪鼓边睡着了。

牛二火一伙人进屋后又搓了几圈,其中有个猪贩子口袋里的钱输光了,便不玩了。几个猪贩子一盘账,所有的钱都被牛二火赢了。牛二火到门外瞧了瞧,见瞎子在啃冷馒头,便走上前去说:“得,我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来,给你七块银元,回家去吧。你这是何苦哟,一把年纪,为这点钱跑十里八村的……”

瞎子没接钱,冷冷地说:“你刚才说,不是你讹了我,是哪个?”

牛二火笑道:“管他哪个,赔你钱不就得了,你还打听个球?就是打听到,你能把人家怎么样?”

瞎子认真地说:“我这次来,不只是为了钱,是我心中一口气不顺。你的钱我不要,你告诉我,讹我秤的是哪个?”

牛二火愣了,心想,这人不光眼睛瞎了,脑子还有点傻。想了想说:“行。明早,你去寻大刘吧。往西走三里地有个岔道口,大刘在那儿卖猪肉。”

瞎子歪着头说:“你不蒙我?”

牛二火不耐烦地说:“我蒙你干啥?你一个瞎子,就是找到大刘,还能把他杀啦?”

瞎子见牛二火说得恳切,不像是在蒙自己,就收了鼓,决定第二天一早去寻那个叫大刘的人。

第二天天刚放亮,瞎子就从一个草垛空里爬出来,到岔道口去寻人了。走半道上,碰上了“牛怕事”。“牛怕事”昨天一直暗中跟着瞎子,瞎子在牛二火门前一敲鼓,他就紧张得尿急。他一个劲念叨:“出事了出事了,这回真出事了!”他认定,牛二火一听到丧鼓,一定会怒火中烧,跑出来将瞎子揍一顿。如果真是这样,自己不但没帮到瞎子不说,还害了人家。但是,事情却完全不是他想象的样子。牛二火不仅认栽,还低声下气供出了同伙。

一夜醒来,“牛怕事”长胆了,这世道也许真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自己忍着掖着活了这么多年,真是太窝囊了。于是,他决定跟瞎子同行,去找那个大刘,自己跟这个猪贩也有一笔账要算。那是一年前,大刘收了他四头猪,讹他二十块银元,可事后自己连屁都不敢放,心想吃亏是福,这恶人迟早会碰上更恶的人来治。

这次,“牛怕事”盼来了一个比自己厉害的老瞎子,出气的日子终于来了。

来到岔道口,大刘果然在那里卖猪肉。这厮今天高兴,一场猪瘟让他发了笔小财。猪价猛跌,上案的猪肉价却坚挺,一分也不让。低价收猪,高价卖肉,一头猪一进一出,利润胜过一亩地的好收成。

大刘一边卖肉,一边哼小曲儿。正哼着,隔壁凉棚里忽然一阵丧鼓声:

一劝猪贩子,不要把民坑,公平交易讲良心,大家都欢迎;

二劝猪贩子,少动歪脑筋,价是价来秤是秤,手脚要干净;

三劝猪贩子,收猪讲良心,农户养猪利润轻,好比沙淘金;

……

大刘听着听着,脸就成了猪肝色。瞧明白敲鼓人后,脸又变得白刷刷的。这时,凉棚里走出“牛怕事”,戳着大刘的鼻子说:“姓刘的,认得这瞎子不?你今天不认错赔钱,就唱垮你的肉摊子。”

大刘看一眼“牛不怕”,冷笑起来。贩猪十几年,讹别人的秤成千上万斤,都已成了习惯,尽管人们背后戳他脊梁骨,骂他八辈祖宗,但还没哪个敢跟他面对面叫过板。经商这么多年,鼓了钱包,也厚了脸皮,别说一个瞎子敲鼓,就是当他面挖他家祖坟,他也不会脸红。

“再瞎嚷嚷,影响了老子生意,别怪我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大刘恶狠狠瞪着“牛不怕”,将一把剔骨刀砍在肉案上,刀把儿直晃悠。

“牛怕事”一听,脸上立马吓得没了血色,说话都开始打结巴:“你认不认错不关……关我的事,我是跟瞎子打……打伴的。”回头看瞎子,瞎子鼓点不乱,唱腔不改:

四劝猪贩子,挣钱要本分,半夜敲门心不惊,睡觉也安稳;

五劝猪贩子,不起害人心,离地三尺有神灵,迟早要报应;

……

几个买肉的听瞎子一唱,马上警惕起来。有的翻肉验看肉质,有的拿过卖肉的秤反复检查,有的连大刘找的零钱也要反复验验怕有假……有几个顾客狐疑地瞧瞧卖肉的,干脆不买,转身走了。不一会儿,肉摊前冷冷清清,而瞎子的“丧鼓”前,倒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眼看到了下午,大刘肉案上的猪肉还有半扇没动刀子,猪肉在高温下开始变了颜色,苍蝇乱飞。而瞎子越敲越来劲,越唱越精神。

“瞎大爷,祖爷爷,你别敲啦。”大刘气急败坏地喊道,“给个明白话,你想咋样?”

“牛怕事”再一次站出来,拍着排骨胸说:“认错赔钱!你去年讹我那二十块银元也赔我。”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都指责大刘缺德,连瞎子的钱也敢讹,以后养的儿孙都没屁眼。大刘头痛欲裂,彻底崩溃,扔下几张票子,脚底抹油般溜了。

当天夜里,瞎子被“牛怕事”请到家里留宿。刚要睡,就被人请到了大刘家。原来,大刘回家时,在道上挨了黑砖头,这会儿正在家里养着呢。刚开始,刘家怀疑这事跟瞎子和“牛怕事”有关。后来,发现不是大刘仇家干的,当然也不是瞎子和“牛怕事”干的,原来是大刘的“亲密战友”——一群猪贩子干的。

几个凶手交代说,大刘这次在道上把祸闯大了,一粒屎坏了一锅汤。瞎子十里八乡一唱,乡亲们从此对猪贩恨之入骨。这阵子,猪贩子走到哪儿,人家都像防贼似的防着。现在乡下本来猪就少,收猪困难,大刘一坏事,猪肉生意更不好做了。因此,猪贩子没钱赚,便将所有怒火发泄到大刘身上。

后来,瞎子编的《十劝猪贩子》成了当地广为流传的一段“丧鼓”,从此,再也没有人坑百姓的钱,低价收猪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