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斗蛇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清末民初,社会动荡,民不聊生。舒州万佛镇虽地处山里,却是通往鄂豫皖三省的交通咽喉,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因此,倒也繁华热闹。镇东有个上善堂,占据了万佛镇的大半,掌柜王厚德经营酿酒和药堂,却在这乱世中独树一帜,生意竟然出奇的红火,惹起了不少人眼红。这天,上善堂门前来了一个耍蛇的小矮人,别看他人高不过四尺,却玩着一条丈余长的白蟒蛇,吸引了众多行人驻足观看。王厚德把眼角一瞟,便递给他一块大洋,玩蛇人诡异地笑了笑,点头道谢后走了。随后,王厚德儿子王小宝便跟了过来:“爹,刚才那玩蛇人来者不善,您怎么好坏不

清末民初,社会动荡,民不聊生。舒州万佛镇虽地处山里,却是通往鄂豫皖三省的交通咽喉,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因此,倒也繁华热闹。镇东有个上善堂,占据了万佛镇的大半,掌柜王厚德经营酿酒和药堂,却在这乱世中独树一帜,生意竟然出奇的红火,惹起了不少人眼红。

这天,上善堂门前来了一个耍蛇的小矮人,别看他人高不过四尺,却玩着一条丈余长的白蟒蛇,吸引了众多行人驻足观看。王厚德把眼角一瞟,便递给他一块大洋,玩蛇人诡异地笑了笑,点头道谢后走了。随后,王厚德儿子王小宝便跟了过来:“爹,刚才那玩蛇人来者不善,您怎么好坏不分,却赏他一块大洋?咱们家今晚可要多提防才是。”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无论如何都要以善为本。”王厚德教训儿子一顿后,又自顾儿忙自己的事去了。

王小宝二十多岁,他最担心的是父亲那菩萨心肠,行善他不反对,可总不能好坏不分呀,这小人难防,但你不得不防。傍晚后,王小宝关了店门,便安排一班人马值班,他让人把大门用粗铁棍拦住,后门紧锁后还派了两个大汉守着,就是那一丈余高的院墙下也每隔一段距离安排一个家丁看守,以防不测。

小宝的担心没错。那玩蛇小矮人确实来者不善,身边的白蟒蛇更是热带丛林中的异物,别看它温顺可爱,一旦惹怒了它,会将你一口毙命,它甚至可以将数岁的小孩一口吞下。白蟒蛇身体冰凉,那鳞甲更是光滑如玻璃一般,无论行走在任何物体上,都是悄无声息的。白蟒蛇还有一个天性,也是它的特异功能,一旦闻了某人某物的气息,它会在千万人之中准确无误地找到你,一丝一毫也不差。这小矮人是来取王厚德的性命的,下午,王厚德给了他一枚大洋,那上面的气息足以让白蟒蛇分辨出他了。

当日午夜,小矮人来到上善堂附近,“嘘”地一声,悄悄地放出了白蟒蛇。那家伙听出主人一声令下,无声无息地顺着墙角走了一段路后,找到一个下水道洞口,一下子钻了进去,然后,顺着下水道直接进入上善堂的内部。

第二天清晨,小宝早早地起了床,在上善堂四周搜寻了一番后,确认昨晚没有发生意外,这才打开大门,来到了美酒坊。王小宝家的酒坊酿造的美酒飘香方圆数百里,喝过的人赞不绝口,都说,真不愧为神仙赏赐的好酒。

据传,小宝的太奶奶是个寡妇,家里穷的叮当响,丈夫死后,丢下了一个破落的酒坊和一个三岁的孩子,那就是王小宝的爷爷。太奶奶便继承丈夫的职业,开始酿酒卖酒。尽管生意惨淡,太奶奶却非常有爱心,大凡从她门口路过的乞丐和特别困难穷困潦倒的人,都曾受到她的资助。

一天,一个瘸腿断胳膊的乞丐路过太奶奶的店门口,四下张望了半天。太奶奶见他那多天未吃的样子,便将他让到桌上,炒了几个菜,盛了一大碗米饭给他吃。哪知道,那腐腿乞丐却跷起了二郎腿,优哉游哉地让她送壶酒来。如果换作别人,早把他给轰走了。可太奶奶就是大善人一个,她二话未说,便跑到后堂打了一壶酒来。

乞丐这才放下二郎腿,细细地品着。突然,他“噗”地一下喷出喝下肚的酒来,说:“什么破酒,也太难下咽了,还不如你那井里的水有味道!”

太奶奶认为今天这乞丐遇到什么难事了,有气没出处,何不成人之美,就让他出出气吧,便说:“我这就去井里给你取。”

那乞丐却叫住了她,吩咐她道:“慢着,你去给我炒个鸡杂当下酒菜。” 太奶奶还是依了他,去厨房炒鸡杂去了。这时,只见腐腿乞丐脱下一只破鞋,“嗖”地一下,扔到了远处的井里。—会儿工夫,太奶奶端菜过来了,乞丐说:“去,到井里打壶酒来让我尝尝。” 太奶奶依着他到井里打了壶水。哪知道,那叫花子却喝得津津有味,正在小宝太奶奶疑惑不解的时候,他让她也坐下来喝一盅,太奶奶好奇地喝了一口,呀,真是奇了怪了,那井里的水呀满嘴飘香,回味无穷。

这时,乞丐站了起来,拍拍肚皮说:“酒足饭饱,老夫走了喽!”一眨眼工夫,便到了对面的山岗。从那倒骑毛驴的背影里,太奶奶看出,此人原来是八仙之一的张果老。

对于酒坊的这个传说,那可能是太奶奶遮人耳目而已,其实,小宝家有一套独特的不外传的酿酒技术才是美酒飘香的关键。王家做生意实实在在,窖藏之酒不到十年决不提前拿出来销售,因此,他们家的美酒一直口感极佳,非常珍贵,也让无数同行眼红。

就在小矮人放蛇的第三天,上善堂的粥棚旁突然爬着一个伤痕累累的外地人,有人拉起一看,正是那个耍蛇的小矮人。

施粥的家丁一边送了碗粥让他吃,一边将此事报告给了王掌柜。王厚德赶紧让人把他送到药堂,让郎中给他清洗伤口,敷药疗伤。伤筋断骨一百天,经过上善堂药堂的精心治疗,小矮人的伤终于痊愈了,他准备离开回老家。王厚德拿出十块大洋,又包了一大包干粮给他路上吃。“啪”,小矮人突然跪倒在地,磕头就像鸡啄米似的:“恩公,我要走了,你为什么一句话都不问我?真是天下少有的大善人!”

原来,小矮人这个江湖玩蛇人从广东一路玩过来,挣不了多少银子。一天,在万佛镇旁的一家酒坊玩蛇时,竟被人家请去当作上宾,好酒好菜招待后,还奉上一百块大洋给他。无功不受禄,小矮人迷惑了,那酒坊掌柜告诉他,离此地不足十里,有个万佛镇,镇上有家上善堂,掌柜叫王厚德,跟他有杀父之仇,可又奈何不了他,今见你那白蟒蛇不同寻常,一定是个异物高手,想借它之口除掉仇家,事成之后再付一百大洋酬劳。小矮人心里“咯噔”了一下,但看在这么多银子的份上,还是答应了。他想,反正都不认识,就让那尤物悄悄地潜入,不知不觉地除掉人家后,拿了钱远走高飞得了。

可当他到上善堂打探时,王掌柜竞给了他一块大洋,便有些不忍。晚上在客栈他特地让跑堂的打来当地有名的上善坊好酒,觉得那酒口感极佳,好极了,便多喝了一杯,有些晕乎乎飘飘然的感觉。酒壮英雄胆,他再也没有考虑太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便带着白蟒蛇来到上善堂旁实施了原定的计划。

哪知道,这上善堂不仅人善,而且还是江湖高手,不但可以将自己家的危险轻易化解,甚至连神秘莫测的白蟒蛇也被他弄得不知去向,看来,是真的遇到了高手。第二天,当小矮人看到王厚德无事似的在善药房走动时,吓得他赶紧撒开脚丫便跑,想尽快脱离这个是非之地。殊不知,在上善堂下拐小树林里遭遇了一伙强人,不仅搜走他身上所有的银两,而且,还将他打成重伤,他以为自己作恶,让上善堂的人给打了。可后来,他从一个歹徒脸上的小黑痣看出,此人正是当初让他害死上善堂掌柜的酒坊主人牛凤山。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同样是卖酒的,他竞争不过人家,便想借自己之手除掉生意对手。小矮人意识到自己大错特错,便冒死爬向上善堂,想告诉他有生意对手要置他于死地。偏这上善堂就像未发生任何事情一样,对他一如既往地行善,更让他感激不尽的是,小矮人在临走前,上善堂掌柜竟然又是送钱又是送干粮,他便将事情全部和盘托出。

小宝大吃一惊,自己到底还是没防住。父亲也没有小矮人想象的那样神奇,这白蟒蛇一定还藏在上善堂里,可能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有这么个神秘莫测的家伙在家里,犹如一枚定时炸弹悬在空中,随时都会将上善堂炸得粉碎的。可就在他准备让小矮人设法收回白蟒蛇时,王厚德却阻止了儿子:“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一如既往地做你自己的事,上善无敌!”

小宝将信将疑,上善堂走到今天,确实得到了善缘的不少帮助,可他不解的是,今天侥幸躲过了小混混,明天要是来了帮大土匪怎么办?

这天,小宝正在上善堂跟一个神秘客商议重要事宜,突然,善药房一个郎中慌慌张张地跑来报告:“少掌柜,今天善药房来了位女患者,我掀开衣服一查验,身上有不少溃疡,跟麻风病十分相似,便赶紧开了副药,让她回去治疗。可那女患者说啥也不走,我便去找送她来的家人,但左找右寻就是找不到他的身影。看来,这家长是有备而来,知道女儿患了麻风病,故意把她扔给我们善药房。可他哪知道,这是个不治之症,可害苦了我们。今天一旦赶不走她,为了我们上善堂的名誉,还得留下她,那样传出去,以后谁还敢上我们家打酒买药?你看这事如何处理才好?”

真是岂有此理。小宝问郎中:“那病人家属什么时候走的?”郎中告诉他,那人骑了头小白马,从上首方向过来的,估计现在没走多远。小宝二话未说,骑上一头枣红马便追了过去。大约追了十多里地,隐隐约约看见了那头小白马,便挥鞭打马向前冲去,偏他追得急,那小白马也跑得快。就这样,两匹马不知不觉跑出了二十多里地,来到一个叫小涧冲的大山沟,那里峰奇沟险奇洞密布,陰森可怕。小宝正要勒住马停下来时,突然,脚下一绊,连人带马便翻下了路边。

小宝知道遇到了强人,赶紧从地上跃了起来,掉头便朝冲口跑去,可早有几个蒙面大汉把他按住,像老鹰抓小鸡似地把他提起,放到一头牛背上,一路颠簸地向冲里走去。小宝在牛背上大叫,喊声在山谷中回荡,把那些人惹毛了,个个都脱下了头套,直吓得小宝晕了过去。

那班人中没有一个好脸,个个都溃烂得不成脸形,有的还露出了森森白骨,雪白的牙齿来。那些人哈哈大笑:“现在乖了吧。我们在这山沟里难得见到一个正常人,你长得又这么帅,等会儿送给大王做女婿,你们马上就成亲拜堂了,她可是个漂亮的黄花闺女呀。”

小宝心里一颤,这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我成亲?想想那些狰狞恐怖的面孔,小宝害怕极了!小宝在牛背上煎熬着,好长好长时间才被人抬下,扔到一个山大王面前。几个人正七嘴八舌地表功时,那大王却厉声地喝住了众人,他们赶紧给小宝松绑。

那大王上前说道:“恩公之子,让你受惊了。”随后,吩咐众人赶紧送小宝出山,并一再嘱咐,千万不要接触小宝,离他远远的。他还嘱咐小宝要善待他女儿,他们家只有女儿这条根了。

回到上善堂,小宝迫不及待地找到父亲,向他说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王厚德听说小宝追到小涧冲,大吃一惊,责怪他道:“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这么莽撞呢?多亏了那山大王识得你,要不然你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其实,他们都是些麻风病患者,官府为了不让麻风病患者感染到别人,又能让他们平安地安度余生,便将当地所有麻风病人遣送到小涧冲,那地方唤作麻风沟。政府号召当地富豪巨商送吃送药,使他们生活无忧地老死在冲里,免得外出传染给别人。王厚德就是捐款捐物最多的富商,因此,那山大王知恩图报,便将小宝放了出来。

“据说山大王一家十五口早年全染上了麻风病,仅一个小女儿寄养在外人家里,没想到现在也被感染上了,真是天大的不幸。山大王想上善堂这么个心善的人家,一定会救她于水火之中,便偷偷地派人送了过来。”

“这不是害人吗?爹,你别再对他们仁慈了,别怕,如果他们真的不顾一切地跑过来,我自有办法。”王小宝不满父亲的言行,随即说出来自己的想法。

“不,他们这是对我们的信任,也是他们目前唯一的希望。如果像你说的那样做,我们将失信于人,那以后上善堂还有立足之地吗?”王厚德随即果断地吩咐,将二号酒窖里的酒缸移到一边,用砖砌一间小屋,再在里面铺上生石灰,将那女孩安排在里面。同时,安排专人送吃送喝,让上善堂里最好的郎中给她配药制药。

王厚德清楚,这酒是灭菌消毒的好东西,把病人置身于这么多酒缸的酒窖内,会对病人有极大的好处;再辅以生石灰做底,一定能消灭内部病菌,阻止外部病菌的侵入,同时,抓紧研究治愈麻风病的药物。如果能将这个麻风病人治好,损失几十缸酒又算什么。这样做的好处是最起码病人的病情不会继续恶化,从而稳住山大王可能发生过激的行为。

王厚德的办法还真绝妙。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花子的病情没有恶化。这天,负责替花子送饭的雇工突然辞职,因为那是个秘密的活计,王厚德只好让自己知根知底的人去办,可他怎么也找不到最合适的人选。这时,一个叫陈友的家丁,原来在他家负责看家护院的,跑来主动要求承担此事,王厚德看看他为人倒也老实,便答应了。

这晚,小宝正在被窝里睡得香,突然,“啪”的一声,一个家丁急匆匆地撞开了房门:“少,少爷,大事不好了,上善堂四面都是土匪,他们个个举着火把,有人还爬梯子上了院墙。要是让他们同时把火把扔进院子里,上善堂顷刻间便将化为灰烬。”

小宝赶紧让他集合家丁,操起家伙,准备对院墙的土匪进行射击,决不留情。可当小宝带领众家丁来到院子里,只见上善堂四面八方都有人手持火把站在院墙头上。只听见那伙人叫嚣着:“我们是小涧冲的,快让王厚德老家伙滚出来给个说法,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这时,一只火把“嗖”地飞向一跺草堆,“轰”地一下,干草烈火,霎时映红了半边天。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砰”的一声响,那丢火把的便一头栽下了院墙。随即,只听见外面一声大叫:“弟兄们,毁了这人面兽心的上善堂。”

就在几十只火把正准备投入上善堂时,突然,一个洪亮的声音喝住了众人:“慢,要杀要剐朝我来。”王厚德赶了过来。

山大王来到王厚德面前,向他一拱手:“王掌柜,多有得罪。我们决不是恩将仇报的小人。最近,听说你在半年前就将我小女活活饿死,也太不人道了。今晚是来找你讨个说法的。”

王厚德大吃一惊,但总算舒了一口气。他对山大王说:“请进,咱们这就一起去见见你女儿花子。”说罢,便令家丁打开院门。

几个人七拐八弯,来到上善堂深处。王厚德打开二号酒窖的小门,里面—般奇异的酒香扑鼻而来。王厚德正要进去,山大王却拦住了他,让一个随从看住他,自己带着一个随从进去了。他一脚把那隔离墙踢开了一个大洞,从里面突然跃出一个白生水灵的美少女来。山大王大叫一声:“花子,真的是你?”

花子看着两个狮子脸的怪男人,吓得大叫起来:“你是谁,怎么这么丑陋无比?”她一下子冲出酒窖,就连在酒窖门口蹲着的王厚德也都大吃一惊。站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亭亭玉立,完美健康的漂亮女孩,真的跟一年前送来的那个全身溃烂的麻风女大不一样。

花子告诉大家,她剐来时,有一个女人给她送饭,每日三餐,一顿不落,吃喝服伺得都很周到。后来,换了个男人送饭,有时一天两顿,有时一天一顿,到后来,逐渐变成了三天一顿,甚至更长时间也不送饭来。实在饿得慌,便爬在那小窗口向外望呀望,可都望眼滴穿了,也不见送饭人来。实在饿得支撑不住了,便朝窗口下面看看,只见有口大缸被纸蒙着,便撕开纸想在里面找点吃的。哇!突然,一股浓厚的醇香直扑鼻孔,也不管它是什么东西,便用手捧着喝,那东西实在太好喝了。从此以后,花子只要饿了,便在酒缸里捧酒喝,后来,那缸里的酒捧不到了,便脱下衣服,浸在酒缸中,然后,吸着衣服上的酒充饥,就这样她坚持了两个多月。说起来也真怪了,自打她喝了那酒后,人精神多了,身上的麻风疮口也逐渐好了起来,最后竟然奇迹般地痊愈了。

王厚德见酒缸上果然有个大大的窟窿,便令人撕开那口大缸上面的牛皮纸,只见里面的酒已经快被吸干了,而且还躺着一条浸泡过的大蟒蛇。他让人们把它弄出来一看,原来,那是之前莫名其妙地失踪的小矮人把玩的白蟒蛇。

王厚德兴奋地一把抱住了山大王“兄弟,你们有救了。”这白蟒蛇往酒缸里一泡,便成了奇特的蛇药酒,正是这缸奇特的白蟒蛇药酒治好了花子的麻风病。现在如果依法炮制,一定能治好小涧冲那些麻风病人,救众人于水火之中。他一边让人给那缸里继续添酒,一边派人速去广州找小矮人帮忙,准备弄一批白蟒蛇过来大量炮制药酒。

三个月后,小矮人费尽千辛万苦从广东送来了一条白蟒蛇。他告诉王厚德,这白蟒蛇是从千万条蟒蛇中异化出来的,十分稀少罕见。王厚德的恩情使他终生难忘,便千方百计发动当地三百多名捕蛇人,花了两个多月时间才捉到的。可是,以前那条白蟒蛇为何跑到了大酒缸中?

这小矮人常常带着白蟒蛇一块喝酒,久而久之,白蟒蛇也染上了酒瘾。那天晚上,小矮人在客栈里特地要了壶上好的善酒坊酿造的美酒,那酒味奇香,白蟒蛇也闻到了它的味道。那晚,二号酒窖的酒缸里正好倒入了头酒,白蟒蛇一进入上善堂,便闻到了那酒的奇香,很快便寻味而去,悄悄地溜进了酒窖,一头栽入酒缸,喝得饱饱的,不知不觉中便醉死在酒缸中。半个月后,酒师兑水时,一时疏忽大意,灌满后便盖上牛皮纸。这样,一缸药酒便自然泡好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