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陈断案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老陈断案乡长挨揍了,打人的是李大灰! 这事儿传到派出所,大伙很吃了一惊。原因是,李大灰是个老实人,又懦弱得出名,不要说打乡长,就是一般的小孩子,撵着屁股哄他骂他,他顶多也就是吹吹胡子瞪瞪眼,万万不敢抬一下手指头的。 所长老陈感到事情蹊跷,连忙跑到乡长家里,明着是看望领导,并请求指示,实际上是想探个究竟。 乡长半躺在床上,瞄见老陈来了,忙闭上眼睛,吧唧一声歪下头去。老陈不敢大意,仔细看了看乡长的青眼窝,惊道:“哎呀,乡长,这是咋了?”乡长没说话,旁边的秘书却生气了:“老陈,治安啥时候才会好?你手腕

老陈断案

乡长挨揍了,打人的是李大灰!

这事儿传到派出所,大伙很吃了一惊。原因是,李大灰是个老实人,又懦弱得出名,不要说打乡长,就是一般的小孩子,撵着屁股哄他骂他,他顶多也就是吹吹胡子瞪瞪眼,万万不敢抬一下手指头的。

所长老陈感到事情蹊跷,连忙跑到乡长家里,明着是看望领导,并请求指示,实际上是想探个究竟。

乡长半躺在床上,瞄见老陈来了,忙闭上眼睛,吧唧一声歪下头去。老陈不敢大意,仔细看了看乡长的青眼窝,惊道:“哎呀,乡长,这是咋了?”乡长没说话,旁边的秘书却生气了:“老陈,治安啥时候才会好?你手腕就不会硬一点?”看势头不太对,老陈尴尬地笑道:“好好,我这就去抓人!”

老陈带上两个下属,直往李大灰家里奔去。半道上,一个村民拦住他们,说:“我在现场,亲眼见了这事。”

据他说,乡长那时是酒喝高了,晕得像个螃蟹,横着走在街上,耍起“凌波微步”来。也巧,李大灰的老爹眼神不好使,腿脚又不灵便,一个没躲及,二人就撞上了。那老头儿没想到是乡长,大声说:“你这是弄啥?咱到乡里说理去!”乡长不服,喷出几个酒嗝后,抓住老头儿就往地下按。李大灰在不远处瞅见了,吓得脸都白了,飞快地跑到跟前,分开两人,哆嗦着说:“乡长,这是我爹,这是我爹啊。”乡长也不知是咋了,绕过李大灰,又一次抱住了老头儿,还是往下压。老头儿听说他是乡长,便不敢再用力,生生地被弄得躬着腰,难受地喘不过气来。李大灰苦苦劝了一会儿,见老爹痛苦成那样子,乡长仍是不放手,就好像迷了,大叫一声“冲啊”,一拳打在乡长眼眶上,之后背起老爹便逃走了。

听了这些,老陈犯起愁来。他料想这村民所说一定属实,可问题是如果按良心办事,乡长那边怎么交代呢?如果凭空冤枉了李大灰,那也说不过去不是?

到了李大灰家,老陈先是见到了那老头儿,问道:“你儿子是大灰?”老头儿抬起头,慌道:“大灰没打人,是我干的。”那时,李大灰躲在屋里,浑身抖得喳喳响。

老陈觉察到了,不忍再吓唬他,就朝着屋里和蔼地笑道:“不抓你大灰,只是问问情况。”李大灰这才慢腾腾地低着头出来了。他不太会说话,用了很长时间,才讲清了事情的起因和经过,果然与那村民的话一致。李大灰说:“我这是啥罪,得住几年啊?”见他这副实在样儿,老陈笑道:“住啥?没事!”

又闲坐了一会儿,老陈他们就空着两手回来了。乡长很不满意,问道:“跑了?既然没跑,咋不抓?”

老陈说:“还要请乡长定夺。情况是这样的,李大灰不服,正在家磨刀要拼命。你想啊乡长,他这罪又不是很重,也住不了几天的,出来以后老拿刀找你,那咋办?他穷成那样,咱和他结怨划不来啊。不过,还是你决定,真要抓他也不难。”

乡长有点惊:“他在磨刀?他是个傻蛋,是不是?”老陈点点头,说:“我们会尽力保护乡长的,可关键是不知他哪一会儿弄事,万一……”

乡长是个聪明人,不等老陈说完,就连忙起身穿上鞋:“现在咱就去找他。哦,带些礼物吧,不能跟傻蛋怄气,我也是喝多了嘛。”

很快,几个人又一次来到了李大灰家。李大灰的老爹先是一惊,继而笑着唤道:“大灰,大灰。”李大灰正在灶房里做饭,不知是啥事,提着菜刀就蹿了出来,见是乡长,竟吓得愣在那里了。

乡长盯着他手里的菜刀,连忙往老陈身后一闪,笑道:“大灰,那事全怪我了,咱以后就算是弟兄了。”李大灰这才明白过来,感动得两眼潮湿,哽咽道:“乡长!”

从此,李大灰算是成了名人,毕竟他是揍过乡长的第一人。乡长呢,自然也成了名人,成了感动乡里的亮点人物,都说他知错能改,是个不欺弱小的好干部。只有老陈还是那样,默默无闻地工作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