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长来了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镇长来了王镇长是从县里下来的,过了这个年,他就能回到城里坐上局长的位子。 离春节还有几天时间,镇领导要下村慰问贫困群众,分配给王镇长的是一个很远很偏的山村,叫马尾屯。一大早,王镇长就和办公室小王出发了,走着走着,前面就没了路,两人只好下车步行。刚好这会儿王镇长接到老婆打来的电话,说女儿从学校回来,非要来看望老爸。王镇长很高兴,当即叫小王马上掉头回去,开车去接女儿。 小王临走时给他指了路,“王镇长,顺着这条小路一直往前走,20分钟就到马尾屯了,村干部应该都在那里等着您。” 王镇长就夹着包,一个人在

镇长来了

王镇长是从县里下来的,过了这个年,他就能回到城里坐上局长的位子。

离春节还有几天时间,镇领导要下村慰问贫困群众,分配给王镇长的是一个很远很偏的山村,叫马尾屯。一大早,王镇长就和办公室小王出发了,走着走着,前面就没了路,两人只好下车步行。刚好这会儿王镇长接到老婆打来的电话,说女儿从学校回来,非要来看望老爸。王镇长很高兴,当即叫小王马上掉头回去,开车去接女儿。

小王临走时给他指了路,“王镇长,顺着这条小路一直往前走,20分钟就到马尾屯了,村干部应该都在那里等着您。”

王镇长就夹着包,一个人在荒山野岭的小路上走了起来,深一脚,浅一脚,直走得额头冒了汗,这才看见前面出现了一个小村屯。走进村子,却没看见一个村干部的身影。本来昨天就通知他们了,说要来这里慰问,哪知道这帮懒家伙居然还没来。

村子静悄悄的,村民大概都躲在屋内烤火。王镇长站了好一会儿,也没个人来招呼他,不禁有点尴尬。后来,还是有条狗吠了几下,这才把人给引出来。有个老汉瞧见他,就问他找谁。

王镇长忙说:“你们村的干部呢?还没来吗?我是镇长,今天来你们村慰问的。”

老汉吃了一惊,“您是镇长?哎呀,快请进屋里坐!真是的,让您在外面站了这么久。”王镇长客气两句,就跟他进了一间破破烂烂的房子。

老汉端来一张小板凳,使劲擦了又擦,放到火塘边请他坐。然后,老汉跑出去四处叫喊:“大伙儿快来哟,镇长来我们村看大家了!”不一会儿,屋里就挤满了村民,王镇长笑着和他们一一打招呼。那老汉乐得合不拢嘴,大声说:“大伙都别光顾说话了,帮忙做饭招待咱们镇长吧。”说着,挽起裤腿就去拿墙上的渔网,看样子要下塘捉鱼去。

王镇长忙起身说:“别麻烦,别麻烦,我还是回去再吃吧。”

老汉不干,一抹兴奋得红彤彤的鼻子,“不行不行,进门就是客,哪有让客人回去吃饭的道理。镇长呀,我们这个村也有100多年了,您可是第一个到我们村的镇长,以前来过最大的官就是一个副镇长,这顿饭说什么也得在这里吃。”

王镇长一看,盛情难却,也只好由他了。又和村民聊了一会儿,村干部们还没来到,王镇长真生气了,拿出手机想打个电话问是咋回事,却发现一点信号都没有。

一个婆娘说:“镇长,信号到不了我们这地方的,要打手机,得走到五里外那个山坳去打。”王镇长只好作罢,不高兴地责怪说:“这几个村干部咋搞的,难道把这事都忘了!”那个婆娘一听,自告奋勇要亲自去叫村干部,也不等王镇长说话,一溜烟跑出去了。

烤着火,聊着天,村民们很快就弄好一桌酒菜,只见桌上又是鸡又是鱼的,十分丰盛。王镇长觉得肚子已经在咕咕叫了,也不再推辞了,坐上去就吃。

正吃着,那个去叫人的婆娘回来了,却还是她一个人。她抹了把汗说:“镇长,我到了村委会,支书和主任他们都在,刚好一桌人在打牌呢。我说镇长来了,叫你们快去呢,可他们都不相信。主任说镇长今天回城里了,你想骗我们吗?我再说,他们就一个也不理了,还烦我在一旁妨碍他们打牌,硬是把我推了出来,唉!”

王镇长一听,脸色顿时铁青,“他们不来就不来,别理他们了,你们村的领导班子看来得整顿整顿了!”心下怒火冲天:妈的,这几个王八蛋,到底是什么意思,把老子一个人晾在这里,存心要看老子笑话咋的?回去不好好整一下你们才怪!

他心下有气,加上菜都是村民自产的,味道好极了,不知不觉就喝下了两碗米酒,脸也红了,脖子也粗了。放下筷子,他问老汉:“你们这个屯有几户人呀?”

老汉说:“不多,才13户人家,年轻人多在外面打工。”

王镇长摸摸他的包,里面装着15个红包,每个有200块的慰问金。他想:一户一个红包,还多余两个,我也别问哪家是贫困户了,一家派一个吧!

于是,他让老汉把人都叫齐了,挨个儿给他们发红包,又说了些话,看看差不多了,就告辞返程。村民们把他送出老远,这才依依不舍回去。

王镇长带着几分醉意,在小路上快步走了一会儿,突然看见前面走过来几个人,定睛一瞧,正是那几个村干部。

村干部们猛地看见他,怔了一怔,喊着叫着扑了上来:“王镇长,可找到您了!”

王镇长肚子里直冒火,板着脸严肃地说:“你们还来干什么?继续打你们的牌吧!”一闻他们个个都是一身酒味,就更火了,“刚喝过了吧?带着满嘴酒气慰问群众,亏你们还敢来!”

等他发完火,村主任老周赔着笑说:“嘿嘿,群众太热情了,再说又都是乡里乡亲的,推辞不掉,就喝了点儿。”

王镇长瞪他一眼,挥挥手说:“走吧走吧,还来干什么?我都慰问完了,红包也发下去了。你们几个臭小子想让我出洋相是吧?告诉你们,我今天也没饿肚子,也有酒喝!”

哪知村干部们听罢都是吃了一惊,老周结结巴巴地问:“镇长,您您真的真的把红包发了?”

王镇长一抖手中的包:“那还有假,十三户人家个个有份,还剩下两个。“

“哎呀!”老周直跺脚,“镇长,您去的不是马尾屯呀,那叫牛头屯。我们天一亮就来了,一直等不到你们,才想到你们可能走错路了。”说着,一指后面一条更小的岔道,说马尾屯应该是从这里走。

王镇长一愣,这才知道原来是自己走错路了。看看那条小道,杂草丛生,几乎就看不出来是条路,难怪自己会走错。他一挥手说:“错了就错了吧,不管马尾屯还是牛头屯,我看都一样,反正红包发下去就行了。”

可几个村干部却面面相觑,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王镇长皱皱眉头说:“怎么啦?明年再来马尾屯也一样嘛。”

老周脸上笑得比哭还难看,说道:“镇长,牛头屯不是咱们镇的啊,不单不是咱们镇的,还不是一个县的呢。”说着作了个手势,说从这里往右是咱们县,往左就是邻县的地盘了。

这下王镇长当真傻眼了,愣了半晌,他猛地喊了一句:“红包!”掉头就往回跑。跑了几步,他又停下来了:还嫌这个笑话闹得不够大吗?罢了罢了,就当替那位镇长哥们儿积一次德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