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送压寨夫人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赠送压寨夫人天气好的时候,华生常上山采药,他熟悉这周围的山就像是熟悉自己的胳肢窝。这天,他算准了时间到小子山去采一种特殊的药材。来到山谷中时,却发现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倒在地上,嘴吐白沫,脸色青白。看来他是远方人,不知道小子山的厉害,中了山谷中的瘴气。 华生为那人把了把脉,发现他中毒不深,还有得救。他马上在附近采了几种草药,合在一起放到嘴里嚼烂。敷在了那人的膻中穴,这样能阻止毒气蔓延到心脏。然后,华生站在稍高处“哟呵呵——”地喊起来,附近有打柴的村民,听到吆喝都赶来了。扯了几根藤蔓,他们用担柴的扁

赠送压寨夫人

天气好的时候,华生常上山采药,他熟悉这周围的山就像是熟悉自己的胳肢窝。这天,他算准了时间到小子山去采一种特殊的药材。来到山谷中时,却发现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倒在地上,嘴吐白沫,脸色青白。看来他是远方人,不知道小子山的厉害,中了山谷中的瘴气。

华生为那人把了把脉,发现他中毒不深,还有得救。他马上在附近采了几种草药,合在一起放到嘴里嚼烂。敷在了那人的膻中穴,这样能阻止毒气蔓延到心脏。然后,华生站在稍高处“哟呵呵——”地喊起来,附近有打柴的村民,听到吆喝都赶来了。扯了几根藤蔓,他们用担柴的扁担扎成副简单的担架把那人抬下山,抬到了华生的家里。

经过几天的细心调理,那人终于清醒过来。他说他叫周大林,是邻县一个村庄的猎户,因为追一只白狼,误入小子山。当他闻到毒气知道不好时,已经手脚无力,一会儿就栽倒在地。

周大林感激地对华生说:“兄弟,这救命之恩,我定会报答!”华生说:“说什么报答,能把你救活,我就很高兴了!这也多亏了你自己的体质好,身体不好的人早就熬不过了!”周大林坐起身来,下了床就想走,可是腿软软的,走出屋子就摔倒了,华生赶紧扶起他:“周大哥,你刚恢复,还要调理几天才能行动。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有我一口吃的,就绝少不了你的!”周大林笑笑:“没想到,我就变得像小孩一样要人照顾了!这么多天没回去,我只是怕家里人担心。”周大林从腰里摸出一个竹筒,交给华生,叫华生放到平地上用火点燃,这火炮一飞上天,家里人就知道周大林平安了。

以后的几天,周大林闲着没事,就帮华生分捡药材。华生跟他说,世上的很多草啊、花啊都可以入药。更难得的是动物身上的药,比如麝香,比如虎骨。华生叹叹气,可惜,这些东西太难得!如果有的话,治疗山里人的风湿骨痛、跌打损伤是最有效的。周大林说:“下次,我打一头老虎来给你!”华生赶紧摇手,说打老虎太危险,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过了十天,周大林跟华生依依不舍地分别了,在这十天,他们俩已经亲如兄弟。

隔那么十天半个月,周大林就要带一些猎物,外加一壶好酒到华生这儿来。两人煮肉烫酒,往往喝个酩酊大醉。

这天,周大林又乐滋滋地来了,他肩上扛着只老虎,老远就喊:“华生兄弟,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可屋里没人应,周大林进去查看,华生的药锄在家,不会是去采药了,他那出诊的箱子也在家,那就不是去看病了。那他到底到哪去了?周大林等了又等,不见华生回来,他干脆自己煮了一锅虎肉,喝起酒来。喝了几杯后,就倒在床上睡了。

等他听到华生的脚步进屋时,屋里已经变昏暗了。周大林一跃而起,把老虎指给华生看,可华生闷闷地坐下。周大林拍拍华生的肩膀:“兄弟,你今天不对劲啊?”

坐了一会儿,华生告诉周大林一件事。原来华生有一个心上人,去年张府叫他去为张小姐看病,张小姐得的是一种罕见的疾病,华生费尽心血,为张小姐针灸、药敷,一个月后,他治好了张小姐的病。可从此后,华生的心病却落下了,他每日里都想着那张小姐,张小姐也对华生有意,在华生走时,她送给华生一根碧玉簪子。华生大着胆到张府提亲,张家老爷看在他曾给小姐医好病的分上,倒也没怎么样他,只是说:“聘金要六百两银子,有聘金就可以商量,没有就不行!”

华生哪来那么多银子啊,就是六十两他也拿不出。平常他给村里人治病,村人都是送几只鸡蛋什么的。华生灰溜溜地从张府出来,绝了那念头。不久后,张小姐被许配给周员外的儿子。华生听说张小姐明天就要出嫁了,他今天一大早就到张府周围守着,希望能再见一眼张小姐,可守了一整天,连面都没见着。

周大林捶着桌子吼道:“那张老头不识抬举,明天我去说亲,看他还敢不准!兄弟,你跟我走,保你明天娶到张小姐!”华生稀里糊涂地就被周大林拽走了。

不知道翻过了几座山头,他们来到了一个湖边,周大林大喊一声:“船来!”一条小船箭似的摇过来。小船载着两人到了对岸,顺着山路上山时,时不时地从路边闪出一个人来,举着刀拦住他们,待看清了后,又赶紧毕恭毕敬地放他们过去。

上了几千级台阶后,他们来到一个大厅,里面点着巨大的火炬。周大林请华生上座,叫人上茶。他对华生说:“兄弟,至今我也不瞒你了,我就是官府口中的周山妖,你后悔救我吗?”华生说:“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我看周大哥是个英雄豪杰!”周大林哈哈大笑:“知我者兄弟也!你放心,明天我把新娘子抢上山来,你按我说的去做,保准张小姐心甘情愿地嫁给你!”

周大林安排华生先去休息,自己跟几个手下商量明天的行动计划。周大林派出了自己最得力的手下,千叮万嘱不能伤人,也不要抢夺财物,抢到新娘子就是大功一件,回来大大有赏。

第二天正午时分,周大林正在房间里跟华生一边喝酒,一边细谈。有人来报,新娘子已经抢回山,安排好了。华生按捺不住,站起来就要冲出房去,周大林把他按着坐下:“兄弟,不要着急,记住按我说的做!”

华生来到关新娘子的房外,从窗户向里看,只见张小姐在里面坐着,吓得发抖。华生悄悄地推门进去,张小姐“啊!”地一声惊叫,站了起来。华生赶紧提醒张小姐别叫,轻轻地关好门后,华生向张小姐解释:“我是前天被他们抓上山的,他们的大王得了急病,找我来治病。病已经治好,本来今天要送我下山,可吃早饭时,我听到他们说今天要抢你上山做压寨夫人,我吓了一大跳,你可不能落入狼窝啊!我便对他们说要留下来喝大王的喜酒,他们也没怀疑。”华生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粉,“等那大王来时,你把这包药粉撒到他的茶里,他喝了后就会昏睡。到时,你偷了他的令牌,我带你一起走!”

周大林进屋去看新娘子,送了一包珠翠,让张小姐挑些戴上。张小姐撒着娇说:“谢谢大王的美意,请大王为奴家选吧!大王选中什么,我就戴什么!”周大林哈哈大笑,低下头去仔细挑选。等他选好发簪,张小姐已经为他沏了一杯茶,周大林端起碗,几口就喝了下去。

张小姐紧张地盯着他,只见周大林好像看不清似的,揉了揉眼睛,身子倒了倒,扑在桌上就睡着了。张小姐赶紧搜了搜他的腰间,把令牌摘了下来,这时华生也到了,两人急急地奔逃。刚出大门,就遇到了大王的师爷,华生说:“大王因感谢我的救命之恩,把此女送给我了,你看令牌!”师爷虽有怀疑,但看那令牌真真切切,只能让他们过去了。后来,他们遇到人就出示令牌,倒也没人再问。刚奔到湖边时,后面的人就追来了,两人又被抓了回去。

大厅里,喽们举着明晃晃的大刀,周大林威严地坐在虎皮椅上。他举着茶碗请华生和张小姐喝茶,说:“这一碗是张小姐刚才给我喝的,你把我看作什么了?随意就能哄得了我?像你这样的小姐,被强盗抢来,必定是害怕。可你太反常了,我趁你不注意,就把茶碗调换了。”周大林发怒把茶碗砸在地上,喽们跟着大喊一声“威!”刀杆子在地上跺得直响。周大林又问华生:“我待你也不薄,为我治病,我封了百两银子给你,你竟然还不满足,为何要拐骗我的压寨夫人?”

华生从头细细地诉说缘由,只见张小姐一边听他说,一边擦着眼泪。华生说完后,“扑通”一声跪下朝周大林磕头:“求大王成全!我的心上人只有一个,寨主却还可以找别的压寨夫人!以后山寨里有什么事,我随叫随到!”周大林肚里暗笑,这华生演戏还演出真情来了!周大林蹙着眉头想了良久,仿佛下定了决心,一巴掌打下去,把茶几都击倒了:“看在你是我救命恩人的分上,我放你一马。这样吧,就由张小姐做主,我们俩之间让她挑一个,如果她挑的是你,就算是我把压寨夫人送给你了!”

大厅里无数双眼睛直盯着张小姐,张小姐红着脸站在那儿不动,周大林说:“张小姐,你再不选,我可要到你那儿去了!”张小姐急慌慌地走向了华生。周大林大笑:“那好!今晚我就为你们主婚,娶不成压寨夫人,当你们的大媒人也是很风光的!”是夜,山寨里热闹非凡,洞房里是说不尽的春光旖旎、浓情蜜意。

第二天,周大林送华生夫妻下山。华生夫妻直接回到了张小姐的娘家,张老爷本来以为女儿凶多吉少,见到女儿安全回家,那份喜悦自是不必言说。因为是华生所救,张老爷很高兴地认下了这个女婿,再次为他们办了场热热闹闹的婚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