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盗就要一首诗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强盗就要一首诗一月前,在朝被贬的太学博士李涉,致仕归里,决定从此隐姓埋名,悠游林泉。这天,他带着家眷,乘舟顺流而下。穿九江,途经百里望天湖时,天正下着星星细雨,李涉一时被那水雾迷蒙、亦真亦幻的望天湖景致深深吸引。李涉站在船头,对身边的管家说:“李大,快,将船靠岸,我们就在这里宿一夜,暂时不走了。” “好啊。”李大答应着,就吩咐船家,把船靠在一个叫江山村的地方,找了户人家,住了下来。 吃罢晚饭,李涉正欲去湖边踏月,大门突然“哐”一声被撞开,一伙强盗破门而入。李大一见,慌忙上前护住李涉:“此乃李大人

强盗就要一首诗

一月前,在朝被贬的太学博士李涉,致仕归里,决定从此隐姓埋名,悠游林泉。这天,他带着家眷,乘舟顺流而下。穿九江,途经百里望天湖时,天正下着星星细雨,李涉一时被那水雾迷蒙、亦真亦幻的望天湖景致深深吸引。李涉站在船头,对身边的管家说:“李大,快,将船靠岸,我们就在这里宿一夜,暂时不走了。”

“好啊。”李大答应着,就吩咐船家,把船靠在一个叫江山村的地方,找了户人家,住了下来。

吃罢晚饭,李涉正欲去湖边踏月,大门突然“哐”一声被撞开,一伙强盗破门而入。李大一见,慌忙上前护住李涉:“此乃李大人也,不得无礼!”

这时,从这伙人中走出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看样子是个领头的。他上下打量了李涉一番,然后冷笑道:“李大人?看来,今天我们的运气来了。兄弟们,上!”

“慢!”李涉上前深施一礼,对汉子道,“不知好汉是哪路朋友,能否报上姓名?”

“怎么?说出来还怕你不成?”汉子陰冷地道。这汉子正是望天湖里活动着的一支水盗的头领闻家龙。这百里望天湖景致虽美,可这浩瀚的湖面上,却不见一只渔船。这支水盗不仅独占了整个望天湖的渔业,还打劫过往船只,特别是官船,几乎无一幸免。

明白原委后,李涉便指着旁边两口大木箱子道:“原来如此。那就不劳兄弟动手,箱笼什物尽管取去,但不可伤我家人。”

闻家龙没见过这么好说话的大人,愣了一下,向兄弟们一使眼色,十几个水盗就挥着长刀、铁锤,很快砸开了两只大木箱子。闻家龙上前一看,除了一些书籍和纸笔外,里面什么也没有。闻家龙回头又审视着李涉,他不信一个朝廷官员,就没点值钱的宝贝?让兄弟们继续搜,结果还是一无所获!他心里有些纳闷:难道这是个清官?

见闻家龙纳闷,李大赶紧上前,把李涉这次遭贬之事细说了一遍没等李大说完,李涉打断道:“废话少说。速速把我们那二十两碎银取出来,送给他们。”李大很不情愿地从身上的裤腰带里,取出一个布袋,递给闻家龙。

闻家龙刚要伸手接过,突然回转身,直视着李涉说:“李大人,这几两碎银子,就想打发我们走?”

李涉一笑,坦然道:“说来惭愧,当了几十年的官,也就这点家当。好汉若嫌少,剩下的只有身家性命了。”

“不,你身上有值钱的东西。”闻家龙望着李涉,瞪着血红的眼睛说,“就看大人愿不愿赠送与我了!”

李涉疑惑地问:“不知好汉看中我身上什么值钱的东西?”

“诗!”闻家龙望着李涉说,“就是大人给我写一首诗!”

李涉做梦也没想到,一个强盗竟要他写诗!

闻家龙说,他在望天湖里做了二十多年强盗,提起他来,就是一个恶贯满盈、无恶不作的大坏人。他是个大坏人不假,可这些话传到他自己耳朵里,听起来还是很不舒服。他听说,这些文人,别看他们手无缚鸡之力,往往他们说谁好,谁就好;说谁坏,谁就是个大坏人!李涉不是个大诗人吗?要是他写首赞美自己的诗,在百里望天湖里传开来,他就是做尽了坏事,传开的,还是个好名声!

李涉恍然大悟,摇头道:“你这主意虽好,可我的名声,不就从此坏了?不划算,不划算。”

“你不写?”闻家龙一个手势,他十几个兄弟,就从里面把李涉的家人悉数抓了出来,雪白的大刀就架在他们脖子上,“看来,李大人是不想管你的家人了?”

李大吓得在一边浑身发抖。李涉看看闻家龙,又看看自己的家人,长叹了一口气:“罢罢,我李涉半生的清白之名,就要毁在这望天湖里了。李大,给我准备笔墨纸砚。”

李涉来到桌前,稍稍沉吟,就提笔一挥而就:

望天湖中遇强梁,

过往诸君莫惊惶。

此人本是虬髯客,

不好金银好文章。

闻家龙见了李涉写的诗,高兴不已,立即命兄弟们将诗收好,今晚就回去背熟,明天分头行动,装扮成望天湖的各路渔民,四处传唱。兄弟们得到命令后,纷纷收起长刀,回去背诗了。

随后,闻家龙走过来,捋起自己的衣袖,从腕上摘下一只金镯,递给李涉说:“这只金镯子,最少也值个几百两银子,就送给你,算是酬金。”说完,掉头要走。

“等等。”李涉突然喊住了闻家龙,上前说道,“好汉这样做,就不地道了。我写给你的诗,一旦传开了,哪还有我李涉安生的地方?与其这样,我不如把我后半生交给好汉,在望天湖边住下来,再也不走了。”

闻家龙一听,高兴得不得了,上前握着李涉的手,激动地说:“这样最好。李大人只管在这儿住下来,你的吃喝住,我一并包了。以后,说不定还要你给我写诗哩!”

李涉说:“好!我写,你买,我们公平交易。”

“一言为定!”闻家龙激动地说。

转眼三个月过去,李涉写给闻家龙的诗,在望天湖一带渐渐传唱开了。

这天,闻家龙又带来一些珠宝,请李涉再为他写一首诗,让望天湖的百姓把他的好名声传得更远!

李涉二话没说就收下珠宝,一边的李大已备好纸笔,又一首龙飞凤舞的诗瞬间写成。闻家龙欣喜地接过,拜别而去。

又一年过去了。这天,李涉正清理家中账本,忽然发现闻家龙有三个月没来索诗了,难道这个强盗现在不需要诗了?正想着,李大在外面高兴地叫道:“大人,闻大爷来了。”

李涉忙迎了上去,见到闻家龙就很不客气地说道:“你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来,我家里正等着要用钱哩!”

闻家龙问:“大人家里的钱,用完了?”

李涉说:“下个月,老母八十大寿,我做儿子的,总得给她热闹热闹。你看看,这三个月你不来,家里都快把家底吃空了,哪还有钱为老母做寿?”说着,李涉就让李大去铺纸,来到桌前,提笔就把自己早就想好的一首诗,写在纸上。转过身,就伸出手,对闻家龙说:“快把酬金给我!”

此时,闻家龙面露难色,说这段时间,他和兄弟们的“生意”不是很好,除去平时日常开销,没有多少积余。他这次前来讨诗,其实身上没带一分钱。

李涉一听,脸色一变,气愤地把刚写好的诗稿揉成一团说:“我们是公平交易,一手交诗,一手交钱。既然你没有钱,还跑来找我干什么?”

“大人”

“你别说了。没钱,你休想让我给你写诗!”李涉斩钉截铁地说。

闻家龙恼了,他瞪着血红的眼睛,盯着李涉问:“大人,看来你是一点情面也不给了?”

“你”李涉见闻家龙瞪着自己,想了想,无奈地说,“那这样吧,我就相信你一回,先把诗给你。但你必须在一月内,把酬金送来。”说着,把手中的纸团,递了过去。

闻家龙接过纸团,红着脸,低头悻悻地离开了。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一个月就到了。

这天黄昏,闻家龙又来到李涉的住处,突然发现李涉的家门紧锁,里面一个人也没有。闻家龙赶紧向邻居打听,原来,李涉遭贬后,不久朝廷查明了真相,得知他是被奸臣所害,便有意召他回朝。接着,朝廷又得知李涉落居望天湖后,在两年时间里,用他写的诗竟然收服了望天湖一伙水盗!皇帝老儿一高兴,三天前,派人用八抬大轿,接李涉回朝做官去了。

这时,一个老者跑过来,说:“是闻大爷来了。李大人临走时,给您留了一封信,让我务必在今天等着您,一定要把这封信当面交给您!”

闻家龙拆开信一看,又是一首诗:

暮雨潇潇江山村,

绿林豪客夜知闻。

今日不用瞒名姓,

世上如今都识君。

李涉还在信中告诉闻家龙,两年来,之所以愿意给强盗写诗,是因为他坚信一个爱诗又注重名声的强盗,应该不会坏到哪里去,便想用诗来感化,让闻家龙明白做一个声名远播的好人,远比做一个强盗更快乐!

闻家龙看罢诗文后,心里窃笑不已,这李涉真是迂腐得可爱!原来,两年前,闻家龙带着兄弟们去抢劫李涉时,竟然发现世上真有穷得只有诗书的清官,像这样凤毛麟角的好人,不去做官实在太可惜了!于是,他心生一念,决定要帮他官复原职,便借请他写诗为名,一边让兄弟们四处传播,一边也收起手脚,不再打家劫舍,目的就是要把李涉用诗收服他们的名声,传播开去,让朝廷重新起用他。如今,目的达到,终于可以放开手脚,重操旧业了。

闻家龙回到水盗们的居所,对闲了两年的兄弟们大声宣布:“兄弟们,李大人已经回朝廷做官去了。这两年,兄弟们陪着我受了苦,从今天开始,我们还是和两年前一样,想干嘛就干嘛!”

兄弟们一听,欣喜不已。闻家龙接着说:“今天晚上,有一只装棉纱的船,要从望天湖里过。兄弟们,今天我们就做下这单生意!”然后,他就把晚上的抢劫计划,作了详细安排。

是夜,闻家龙带着兄弟们,守候在望天湖一处水湾里。半夜,淡淡的月光下,有一只大船装满了货物,正向他们驶来。等那只大船靠近他们候着的水湾时,闻家龙突然一声令下,十几只小船像燕子一样飞过去,很快就把大船团团围住了。

船老板听到动静,忙从舱里出来。一抬头,见是闻家龙,便抱拳在胸:“闻大爷,原来是你呀,久仰久仰!”

闻家龙一见,忙让兄弟们停下来,看着船老板问:“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闻大爷,你当然不认识我,可我早就知道你。”船老板走到船前,笑着说,“说实话,过去,我们就怕走望天湖。自打听了李大人写的那些诗,我们才知道闻大爷原来是像虬髯客那样行侠仗义的人!你看看,现在连走夜路,我们都敢从望天湖里过了!”说着,船老板就让船家把船靠过去,执意要请闻家龙上来喝两口。这一喝,闻家龙就喝了个人事不省。

第二天,闻家龙醒来,听兄弟们说起昨晚的事,说什么也不相信:“我怎么会看到钱,不去抢呢!”

兄弟们说:“你不仅不让我们去抢,还骂了我们”

“我骂什么?”闻家龙问。

兄弟们说:“你骂我们糊涂,做强盗的日子,还能长久吗?你让我们都去买回渔网,从今天起,在望天湖里做个安分守己的渔民,娶房媳妇,好好过日子。”

闻家龙不知自己是否说过这些话,但看到兄弟们已经把渔网都买回来了,晾晒在各自的船头上。闻家龙知道,兄弟们也过烦了这种水盗的日子了,便叹息道:“好聚好散,不管怎样,大家以后还是兄弟。你们各自做你们的渔民去吧。”

从此以后,望天湖的水盗消失了,但有一支很讲情义的渔业队,在望天湖里一边捕鱼,一边给过往船只义务提供帮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