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腾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倒腾徐琴相救清朝咸丰年间,关东有个大药商叫朱清吾,不仅身材高大魁梧,医道也很是出名,在各地开有十多家分号药铺,不到四十岁就成了富甲一方的财东家。这天傍晚,朱清吾押运着从河南安国采购回来的药材,刚到了松花江边,就见从上游漂下来的冰凌子里有一个黄不拉焦的脑袋在水里忽上忽下地窜动,眼见着出水面的时候少,进水里的时候多,朱清吾再也按捺不住了,把白铜水烟袋往伙计的手里一塞,几下脱了羊羔皮袄,就要下江救人。伙计一见急了:“东家,你虎啊,这江下去了能不能上得来呀。再说了,这是开江的水,后果你比我明白,即使不被

倒腾

徐琴

相救

清朝咸丰年间,关东有个大药商叫朱清吾,不仅身材高大魁梧,医道也很是出名,在各地开有十多家分号药铺,不到四十岁就成了富甲一方的财东家。这天傍晚,朱清吾押运着从河南安国采购回来的药材,刚到了松花江边,就见从上游漂下来的冰凌子里有一个黄不拉焦的脑袋在水里忽上忽下地窜动,眼见着出水面的时候少,进水里的时候多,朱清吾再也按捺不住了,把白铜水烟袋往伙计的手里一塞,几下脱了羊羔皮袄,就要下江救人。伙计一见急了:“东家,你虎啊,这江下去了能不能上得来呀。再说了,这是开江的水,后果你比我明白,即使不被水拔得抽筋丢命,恐怕后半辈子也得落下个残疾。”朱清吾停了一下,但还是从腰上拿出了那瓶焐得热乎乎的二锅头,咚咚灌了两口,把麻花辫子好好盘了盘,一个猛子扎进了江水里。

过了好一会,朱清吾总算上来了,脸冻得像个紫茄子,手里拖着个像死了一般的人,刚出水,就一个趔趄栽倒在岸上,上下牙齿撞击的“得得”直响。伙计早就准备好了两件羊皮大氅,把两个人像捆药材一样一围,上了绳索,放到了车上。一顿鞭子,把个马车赶得飞快,不一会,就到了大车店,把俩人放到了滋啦烙人的炕头上,每人都给从头到脚捂上了两床大棉被,还嫌不够,冲着掌柜的大喊:“快点往灶坑里加柴禾,炕席糊了算我的!”

直到半夜时分,被窝里才传出了微弱的哼唧声,伙计把早已准备好的姜汤水递上,俩人趁热喝了,又被伙计把头摁回了被窝继续发汗。

第二天天刚亮,伙计爬起来一看,吓得“嗷”地叫了一声。这一喊,把朱清吾也从被窝里喊了出来,顺着伙计的目光一看,连他也愣了:昨天冒死救起的这个人黄头发,高鼻梁,一双瓦蓝瓦蓝的鹰眼正死呆呆地看着伙计,原来是一个外国人!朱清吾一下泄了气,又躺回了被窝。

到了吃早饭的时候,朱清吾捅了捅外国人,比划了一个吃饭的动作,没想到这个外国人说了一句纯正的“谢谢”,把个朱清吾和伙计又吓了一跳。通过交谈,朱清吾得知,这个能说一口流利汉语的人叫查理,英国人,是个来吉林传教的教堂神父,昨天为了少走一段路,想从还封冻着的松花江上穿过,没想到春天的冰面内里已经疏松,咔吧一声开裂,掉进了水里。查理说:“我都准备好r要见上帝,没想到遇到了朱先生。”伙计说:“那朱先生就是你的上帝。”查理摇了摇头,三个人一顿大笑。

交往

大约过了半个月,这天,朱清吾正在柜上盘点账目,忽然拨打算盘的手被轻轻地摁住了,抬头一看,原来是查理站在了面前,手里还拎着几个锦缎包装的盒子。朱清吾赶紧把查理让进了客厅,一阵不胜感激救命之恩的寒暄过后,查理打开了带来的锦缎盒子。说道:“朱先生,您是这个世界上给予我第二次生命的人,这个恩情我永远也忘不了。今天,我给您带来了你们中国人最喜欢的东西——福寿膏,以表寸心,还望笑纳。”

朱清吾拿起一块,掰开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说道:“真是上等的烟土,想必是从你们大英帝国运来的吧?”

查理说:“是,也只有像您这样的成功人士,才配享受这样上好的东西。”朱清吾喊来了伙计,拿来了两套烟具,邀请查理一同吸食,查理坚决地摆手拒绝,朱清吾看了查理一眼,只得自己吸了几口二

看着朱清吾吸食鸦片,查理的脸上现出了按捺不住的兴奋,竖起了大拇指夸道:“朱先生不愧是富甲一方的绅士,连吸烟都这样优雅。”朱清吾淡淡地笑了笑:“哪里哪里,一点小小的爱好,让查理先生破费。”查理说道:“朱先生,向上帝祈祷之余,我还兼任大英帝国江城吉林烟土公司销售总代理,希望与先生有着更好的合作。”

不久,查理又给朱清吾送来了几盒烟土。这次,查理临走时,朱清吾也让伙计拿了个锦盒给他,查理打开一看,见里面是一些用蜜蜡包裹着的药丸。查理问道:“朱先生,这药有什么功效?”朱清吾笑了笑:“我们中国有句话叫天机不可泄漏。晚间用温水冲服,保证您和夫人能度过一个今生最难忘的良宵!”

果然,第二天查理就让人送来了一个单子,一下要了很大的一批货并预付了定金,朱清吾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反目

一连三个多月,朱清吾也没有看到查理,货倒是定了不少,按期有教堂的中国差人前来提货。后来朱清吾也不结算差价,查理用烟土抵顶蜜丸的货款,来了个货换货,两头乐。

这天,朱清吾正在躺椅上闭目养神,没想到查理来了。这次手上没再拎着烟土,而是一个非常精致的自鸣钟。查理把这架钟摆上了八仙桌,拧了几下发条,拨到了整点,随着一阵音乐声响起,一群西方美女造型的小人从里面出来跳舞,把个朱清吾看得出了神,连说真是没见过的好东西。

见朱清吾高兴,查理不失时机地说道:“朱先生,这样好的礼品和这样好的心情,您难道不想庆祝一下么?”朱清吾愣了一下,问道:“查理先生的意思是……”查理忙说道:“按你们中国人的习惯,高兴时吸上几口烟泡,岂不更妙?”朱清吾说道:“查理先生有所不知,我吸大烟虽已上瘾,但此乃恶习,已戒了。”

“戒了?”查理一听,手中的茶杯“啪”地掉在了地上:不相信地又问了一句:“朱先生真的戒了?你用什么方法戒的?难道就不痛苦吗?”

朱清吾笑了:“查理先生,别忘了我是中医世家。自你们大英帝国的鸦片进入大清国时起,我就开始研究用中药进行戒除,现在终于成功了,许多人服且了我研制的中药,都已成功戒掉r大烟,身体恢复得很好,难道你没看出我的身体没有什么变化吗?”

查理仔细一看,见朱清吾果然体壮如牛,声若洪钟,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一点没有“大烟鬼”的形销骨立的猥琐神态。

查理陰沉着脸,不陰不陽地说:“朱先生,你自己戒除烟瘾也就罢了,何必把戒药送给其他人,而且还是免费的,你这不是明摆着断我财路吗?”

朱清吾把黄铜水烟袋往茶几上“咚”地一暾,愤怒地说道:“查理先生,大烟的害处不用我多说,你们英国人打的什么主意,难道中国人一点都不知道吗?”

查理愤愤地站起身,恶狠狠地说了句:“朱先生,你会后悔的!”

当夜,儿条黑影窜进了朱清吾的宅子,堵死了所有的房门,一把大火,把朱清吾全家老少全部烧死。

……半年后,查理回到英国,一下船,就被警察拘留了,罪名是涉嫌贩卖毒品。原来,查理见朱清吾送的药丸对壮陽有奇效,就借着回国运送烟土的机会,把这些药丸高价卖给了上流的贵族,供他们婬乐。没想到久用成瘾,痛苦不堪,这些人把查理告上了法庭,一化验,药丸里面含有大烟成分,而且还是正宗的英国货。

查理被判了绞刑。行刑那天,法官问他有什么话要说,查理面向东方,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