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面琵琶重出江湖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玉面琵琶重出江湖八月十五,是飞虎山庄庄主纪全虎的四十大寿。纪全虎跟他的几个拜把子兄弟靠杀人劫货起家,在江湖上算不上什么响当当的人物,充其量只能混得上三流,但近几年不知用什么手段竟然靠上了当朝宰辅秦鼎。有了朝廷这块金字招牌护身,地位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了。照理纪庄主的四十大寿是要热热闹闹地庆贺一下的,但近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却让纪全虎心惊肉跳,忧虑重重。 四月十五,天蝎堡堡主李独行死在堡中的密室,且密室门紧锁。五月十五,白鹤院的院主苑行天死在自家书房。六月十五,飞龙寨的老大祝一狂死在卧室的床上,侍寝的小

玉面琵琶重出江湖

八月十五,是飞虎山庄庄主纪全虎的四十大寿。纪全虎跟他的几个拜把子兄弟靠杀人劫货起家,在江湖上算不上什么响当当的人物,充其量只能混得上三流,但近几年不知用什么手段竟然靠上了当朝宰辅秦鼎。有了朝廷这块金字招牌护身,地位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了。照理纪庄主的四十大寿是要热热闹闹地庆贺一下的,但近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却让纪全虎心惊肉跳,忧虑重重。

四月十五,天蝎堡堡主李独行死在堡中的密室,且密室门紧锁。五月十五,白鹤院的院主苑行天死在自家书房。六月十五,飞龙寨的老大祝一狂死在卧室的床上,侍寝的小妾没有听见任何动静。最为奇怪的是三人死时身上都没有任何伤痕,也没有中毒迹象。四个结拜兄弟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连续死了三个,仇家有什么理由放过最后一个纪全虎呢?而且杀人的日子偏偏选在了四月十五、五月十五、六月十五,这更是令纪全虎心惊胆战。

纪全虎虽然害怕,但这江湖中人的生日礼数还是不能少的,何况据说宰相府的秦二公子也会来捧场,所以一场隆重的寿筵是必不可少的了。为安全起见,他暗中花重金聘请了六扇门的神捕柳无影相助。但那柳无影来无影去无踪,收了聘金后只飞鸽传书说会在寿筵之时暗中保护。

八月十五纪府彩灯高挂,贵客盈门。纪全虎坐在寿堂的正中,看着酒肉正酣的客人们,心里七上八下的。

本来宰相的二公子答应在寿诞之日会到场,不知为何迟迟未到?那个仇家今天会上门吗?柳无影又隐身何处?这时一个素衣的侍女捧着一壶酒站在他身后,殷勤地把他面前的酒杯斟满。纪全虎面带微笑地向宾客们致意,但端起酒杯的手却有些微微发抖。时间在慢慢过去,一切并没有什么异样。一群舞姬的曼妙歌舞博得了宾客们的满堂喝彩,接着是从玉仙楼请来的艺妓蕙娘开始献艺。她是玉仙楼的头牌,容颜姝丽,但只卖艺不卖身,一手琵琶绝艺闻名遐迩。

蕙娘开始轻拢慢捻。刚开始,琵琶声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纪全虎渐渐觉得琴声刺耳起来,那铮铮的琵琶声像一刀刀扎在他耳中,扎得他耳痛。

纪全虎看了看周围,奇怪,每一个人都很快乐,没有谁露出不适的样子,莫非是自己的耳朵有问题?

纪全虎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耳朵,这个动作,蕙娘看见了,她笑了笑。站在纪全虎身后的那个素衣侍女也看见了,她提起了一根筷子,轻轻敲在面前酒杯的杯沿上。“叮——”清脆的一声轻响,在铮铮的琵琶声和满座的笑闹声中几乎听不见,却震得纪全虎耳中一阵回响,琵琶声戛然而止。

一时满座皆惊。蕙娘注视着纪全虎身后站着的那个素衣少女,朱唇轻启,慢慢吐出了三个字:“柳无影。”众人听此话大惊,大名鼎鼎的神捕柳无影竟是一个看似平常的少女。

只见蕙娘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抬起手来,琵琶声如银浆从迸裂的金瓶中倾泻出来,挟着金戈破阵的气势划空而来。柳无影也提起了那根筷子,击节相和。琵琶声越来越激昂,击节之声也越来越急促。满座宾客突然觉得耳中受到两股巨声的冲击,那两种交错撞击的声音刺得人们头痛欲裂。有人捂耳狂叫,有人向大厅外跌跌撞撞地跑。纪全虎也想跑,可是双腿已经瘫软,怎么都无法挪动一步。

“住手,不要伤及无辜!”柳无影叫道。但琵琶声更急,柳无影左手又提起了另一根筷子,快速地敲击酒杯,只听“哗啦”一声,杯子碎了,筷子断成几节,掉落桌上。而琵琶声也停了,弦断了两根。柳无影额上沁出汗珠,自言自语地说:“玉面琵琶,这太危险了!”

早年闯荡江湖的人,很少有人没有听过玉面琵琶的名声。玉面琵琶初出道时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却有一身怪异的功夫。据说,她可以将手中的乐器变为武器,凡是听过她杀人琴音的人,很少有人活下来;即使侥幸活下来的人,也常常因精神崩溃而发疯,那是一种借音律以内力杀人的秘传武艺。传说玉面琵琶隐身于青楼之中,并不随意在江湖走动。几年前,她更是悄无声息地失去了踪迹。此刻,每一个人的心中不免都有疑问:一向孤傲的玉面琵琶为什么会为纪全虎这等小人物重出江湖呢?

“我是一定要杀他的。”蕙娘用手一指瘫软在太师椅上的纪全虎,对柳无影说道,“你如果阻止,我便拆了这房子,让更多的人去死。”

“滥杀无辜,不是玉面琵琶的作风。我乃公门中人,更想知道究竟。”柳无影凛然道。

蕙娘忽地转过头直勾勾地望着座上的纪全虎:“你还记得两年前在青水河边杀的那个书生吗?”纪全虎吓得说不出话来:“这我”

“杀的人太多,记不住了吗?”蕙娘的话里透着陰森森的杀气,“你们四个人现在虽然表面上成了地方上的人物,但骨子里却离不开当年闯江湖时杀人如麻的快感,之所以结拜,是因为你们有共同的癖好——那就是在每月十五都要杀一个人取乐,而且杀的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对不对?”

纪全虎哑口无言,汗如雨下。蕙娘用手轻抚琵琶,眼神变得温柔:“本来我和少卿约好,等他回家禀明了父母,就来迎娶我的。可是”蕙娘的声音转为悲怆,“你们却杀了他,杀了玉面琵琶一生最爱的男人,所以你们必须死!”

纪全虎面无人色,仿佛想辩解什么,但蕙娘大喝一声:“今天,死在玉面琵琶的手上,死在你们钟爱的杀人日子里,该满足了!”说罢右手重重弹拨下去,琵琶声再次杀气腾腾地响起。

“不好,这次她是要拼命了!”柳无影大惊失色。这样下去,整间厅堂都将被玉面琵琶的内力震倒,将会死伤无数。就算是柳无影拼尽全力,也没有能力救下每一个人。正在她焦急之时,突然间,厅堂的大门被撞开,人们回过头来,看见那里站着一个玉树临风的少年公子。蕙娘的琵琶声骤然停了。

“蕙娘”门口站着的那个公子柔声叫道。

“少卿?”蕙娘惊呆了,她一把扔掉了琵琶,不顾一切地扑上去投入男子怀中。

“少卿——”片刻后,她从男子的肩上抬起头来,疑惑地问,“你不是已经被那四个人杀死在青水河边了吗?我亲眼看见了你的尸体和你随身带的扇子,怎么会”公子握住她的手道:“蕙娘,是我瞒了你”

原来那少年公子便是要来给纪全虎寿诞捧场而迟到的当朝宰辅秦鼎的二公子秦少卿!他当年扮作书生私游玉仙楼,与色艺双绝的蕙娘两情相悦,海誓山盟。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堂堂宰相府又怎能接纳一个青楼女子,父亲在捎给他的家书中已经明确让他速速了断此事,否则将被逐出家门。一方面,他不敢忤逆父亲的旨意;另一方面,他又不忍对蕙娘说出实情,无奈之下,他找来在每月十五有杀人癖好的纪全虎几人,演出了一段江湖小混混滥杀书生的惨剧,本是想让蕙娘死心,自己也就此消失,返回相府。但他又怎会想到一往情深的青楼艺妓蕙娘,竟会是曾名满江湖的杀手玉面琵琶!正是因为他的诈死,才使得玉面琵琶重现江湖,掀起这一场血雨腥风。

“蕙娘,我我对不起你。”秦少卿垂着头站在她面前,“我不能忤逆爹娘啊!蕙娘,但我,我真的一日也没忘记过你。”

蕙娘呆呆地沉默了许久,随后她笑了,笑得很苦:“原来是这样,你现在已经娶妻了吧,”秦少卿面带愧色地点了点头。蕙娘仰天长叹一声:“君虽负我,我不负君。”说罢抬袖一挥,秦少卿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向自己卷过来,把他推出了门外。随后蕙娘拿起那断了弦的琵琶,沉声道:“想要命的,赶快给我滚出去!”

人们愣了一下,随即都发了疯似的向门外拥去,这其中也有被家人搀扶着的纪全虎。琵琶声又响起,没有杀气,没有激昂,只有蕙娘凄凉的吟唱声:“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那已被蕙娘推出的秦少卿听了这吟唱声,像被鞭子抽中一般,忽然跳了起来。柳无影抓了一把没抓住,他已逆着人群冲进了门里。

“蕙娘!蕙娘!”秦少卿发了疯似的叫道,“这次我绝不再负你!”顷刻间,房子轰的一声塌了,两个人和琵琶声都淹没在飞扬的尘土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