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宗留下的宝贝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祖宗留下的宝贝
清末,富州城里有户姓钱的人家,钱家三代前也算是富裕人家,可是到了钱大有这辈就没落了。家里不但穷得叮当响,赶上饥荒年月,没米下锅是常有的事儿。
那年,钱大有六岁的儿子生痘疹,家里连买桑叶猪尾的药钱都没有,妻子抱着生病的儿子一边抹眼泪,一边埋怨钱大有窝囊。钱大有听得心烦,就扛起镢头,赌气来到了钱家旧祠堂。当年钱家兴旺时,逢年过节钱家祭祀祠堂时,总要在周围的土里埋些金银钱财,图个吉利。后人无意中翻土刨地,还能挖出金锞子、银角子。早些年,家里揭不开锅时,钱大有就来翻地,如今祠堂早已经被他

祖宗留下的宝贝

清末,富州城里有户姓钱的人家,钱家三代前也算是富裕人家,可是到了钱大有这辈就没落了。家里不但穷得叮当响,赶上饥荒年月,没米下锅是常有的事儿。

那年,钱大有六岁的儿子生痘疹,家里连买桑叶猪尾的药钱都没有,妻子抱着生病的儿子一边抹眼泪,一边埋怨钱大有窝囊。钱大有听得心烦,就扛起镢头,赌气来到了钱家旧祠堂。当年钱家兴旺时,逢年过节钱家祭祀祠堂时,总要在周围的土里埋些金银钱财,图个吉利。后人无意中翻土刨地,还能挖出金锞子、银角子。早些年,家里揭不开锅时,钱大有就来翻地,如今祠堂早已经被他挖了个遍。

这次他刨得一身臭汗,连个铜子也没挖到。钱大有又累又气闷,就举起镢头往旁边歪倒的守门石头狮子身上狠狠磕了一下。镢头磕在石狮子上,竟然发出了一种奇怪的声音,仿佛石狮子里面是空心的。钱大有打了个激灵,小心磕碎一角,仔细查看后,发现石狮子的腹内竟有一个枕头大小的白玉老虎,玉虎雕工精细、栩栩如生,一看就值不少银子。拿出玉虎后,欣喜若狂的钱大有又伸手掏了半天,石狮子腹内再无它物,只有腹内石壁上刻着几行小字,大意是钱家祖宗知道“富不传三代”的道理,因此藏了这只玉虎,后人如果穷困,可以拿玉虎去换钱财度过难关,不过等日后家业复兴,务必赎回玉虎。

钱大有又惊又喜,匆匆去了当铺。走出当铺时,玉虎已经变成了几百两白花花的银子。回到家里,钱大有跪倒在祖宗牌位前,指天盟誓:“托老祖宗的福,我钱大有终于能度过难关了,等日后家业振兴,我一定赎回玉虎。”

有了本钱,钱大有做起了茶叶买卖,钱家祖上是做茶叶生意的,幼年时的耳濡目染,使钱大有对茶道也算懂行。没过几年,钱大有就发了,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敲锣打鼓把玉虎从当铺里赎了回来。

这年闹起了太平军,天下大乱。一天早上,伙计刚打开门,一下子涌进一伙官兵,见钱就抢,遇物就拿,整箱的上等茶叶就往马车上搬。临走时,为首的佐领将军横着蛤蟆眼,丢给钱大有一张榜文:“朝廷有令,让我们来借些粮饷。”

钱大有看罢榜文,傻了眼。原来,朝廷的八旗兵打不过太平军,就命各地组建绿营汉军去平叛剿匪。打仗要用兵,用兵就要发粮饷,发粮饷就要钱,朝廷没钱,就下了一道榜文,让打了胜仗的官军去城里的商家富户里“借”,说是“借”,其实就是明目张胆地抢。钱大有辛苦赚下的家业和满铺子茶叶就这样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官兵“借”走了。

望着一地狼籍,钱大有欲哭无泪。铺子里新进的十车茶叶早已经有了主顾,而且定金都已经收下,如今钱也没了,茶叶也没了,拿什么赔偿给人家?

第二天,他独自从后院的地窖取出白玉老虎。回到房里,钱大有摩挲着玉虎,百感交集,如今只有再用这玉虎了。可玉虎虽然值钱,也不过七八百两银子,十车茶叶要赔人家两千两,就是把玉虎拿到当铺当两次也不够啊!

正在他左右为难时,突然手掌接触到玉虎的腹下有凹凸感,便借着屋外的光线,发现玉虎腹下竟然刻着一行细微的字迹:如玉虎能力有限,不能帮后人度过难关,用铁锤碎之,必有解救之法。

钱大有吓了一跳,这白玉不同于金银铜铁,一锤子下去还不砸个粉碎啊?到时别说七八百两银子,就算白送也没有人要。

犹豫再三,钱大有找来一把铁锤,一咬牙,一闭眼,玉虎哗啦一声,碎成了一堆。钱大有心尖子一抖,刚要后悔,却发现碎玉里竟然有个绿莹莹的东西在闪光,他不禁惊呼一声,那玉虎竟然也是空心的,里面藏着一只用绿翡翠雕琢的拳头大小的翡翠雀儿。

白玉虽然值钱,也比不上这上等绿翡翠,凭借这只翡翠雀儿,钱大有总算赔偿了主顾的定金,那些老主顾理解他的苦衷,生意未受大的影响。因此两年之后,钱家又兴旺了!钱大有又重新从当铺赎回了翡翠雀儿。

这年夏天,钱大有的茶铺来了位姓杨的年轻公子。杨公子出手阔绰,每次来茶铺总会买走一大批上等茶叶,还精通茶道,与钱大有很谈得来。

一天,杨公子又来造访,钱大有刚要吩咐伙计泡茶,那杨公子却笑嘻嘻地从怀里掏出一个茶囊,神秘地说:“钱老板,我每次来都喝你的茶,你今天也尝尝我的茶。”

钱大有吩咐伙计沏来开水,杨公子打开茶囊,只见里面的茶叶呈黑色,如同晒干的蚕虫,杨公子先用净水洗漱茶碗三遍,然后用一只木夹子,小心夹起一片茶叶,搁置在茶碗里,之后沏上开水,那片茶叶在开水里翻滚浮动后,逐渐由黑变黄,慢慢舒展,最后竟然如同一弯新月,同时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溢满茶室。

“好茶啊!”钱大有深吸一口气,忍不住赞叹。

杨公子笑了,他告诉钱大有,这茶名叫女儿茶。临走时,杨公子把半囊女儿茶送给了钱大有。钱大有视那女儿茶如珍宝,从不轻易拿出,逢年过节才取几片茶叶待客。

这天,钱大有正跟几位茶客谈茶论道,门外人喧马嘶,钱大有正疑惑间,就见一根锁链往他头上套住,几个衙役不由分说,把他押上了府衙大堂。

钱大有大喊冤枉,知府大人冷笑一声,把一包东西丢在地上:“这东西是你的吗?”钱大有一看,正是杨公子送给自己的女儿茶,就点头说是。知府说:“那你就别喊冤枉了。”他告诉钱大有,这茶不叫女儿茶,其实叫太平茶,是太平天国东王杨秀清最喜欢的茶,那杨公子不是什么茶商,而是杨秀清的小儿子,钱大有胆敢与叛贼通商交友,罪该满门抄斩。

钱大有被关押后,儿子钱贵赶紧上下打点。不久,银子流水似的进了那些大小官员、师爷文书、狱卒衙役们的口袋,唯独知府大人是块难啃的骨头。银子他不稀罕,那只翡翠雀儿送进去,知府也原样退回来。钱大有思索良久,让钱贵回家,仔细瞧瞧那只翡翠雀儿,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文字之类的东西。钱贵回去看了半天,终于在翡翠雀儿的翅膀上发现了三个字:再碎之。

钱贵大惊,钱大有说:“祖宗的话没错,你敲碎就是了。”

翡翠雀儿敲碎后,里面果真藏着更值钱的东西——一只血玉螳螂。血玉是玉中至宝,天下罕见,价值连城。

知府大人收了血玉螳螂,不久,钱大有私通叛贼的罪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轻判了事。经过这场官司,钱大有对世事灰心丧气,于是卖掉茶铺,举家搬到了外地。

十年后的一个冬天,大雪漫天,钱大有正站在门外赏雪,远处走来两个差役,押着一个扛着枷锁的囚犯。囚犯披头散发、衣着单薄,在刺骨的寒风中瑟瑟发抖。钱大有动了恻隐之心,就拿了几个热馒头递给囚犯,还给了他一件棉衣御寒。囚犯满心感激,趁差役不注意,悄悄塞给了钱大有一个纸包。钱大有回家打开纸包,惊得目瞪口呆,里面竟然是当初为了保命送给知府的那只血玉螳螂

钱大有猛然想起,那囚犯的模样,不正是以前的知府大人吗?钱大有看着那血玉螳螂,突然放声大笑,笑了半晌,慢慢歪倒在地。当晚钱大有病重,弥留之际,他叫来儿子钱贵,指着那只血玉螳螂,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不久便咽了气。

埋葬了父亲,钱贵守着那只血玉螳螂,动起了心思。他怀揣那只血玉螳螂来到当铺,谁料掌柜的看后,却摇头说,这只血玉螳螂的确是天下至宝,可由于保存不善,血玉曾经沾染过秽物,因此坏了气脉,螳螂的一只前腿受了磕碰,因此坏了品相,既破气脉又坏品相的血玉,一钱不值。

钱贵听完傻了眼。回到家后,媳妇见他一脸苦瓜像,就点着他的额头说:“真是猪脑袋不开窍,你忘了咱爹当初是怎么发现这血玉螳螂的?”

媳妇的话点醒了钱贵,说不定这血玉螳螂里面还有更值钱的宝贝呢!想到这里,钱贵再也按捺不住,赶紧拿来一把小铁锤,一下子就把那血玉螳螂砸得粉碎,之后在碎玉里一阵扒拉,果真找出了一个指头大小的七色玛瑙雕刻的金蝉。钱贵明白,玛瑙并不稀奇,可这七色玛瑙却是世间罕见。小两口如获至宝,小心地把金蝉放进一个小盒子。钱贵出门打酒,媳妇忙着烧菜,准备好好庆祝一番。

忽听屋外哗啦一声响,把两人吓了一跳。钱贵下意识地去摸放金蝉的盒子,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他大叫一声,跳到屋外,只见八岁的儿子手拿一把铁锤,正笑嘻嘻地看着他,而那只价值连城的七色玛瑙金蝉,早已经变成了一堆碎片。

钱贵气得浑身颤抖,一把揪住儿子的衣领大吼道:“小畜生,你干的好事!”。

儿子吓得哇哇大哭:“我看你们从螳螂里砸……砸出了只蝉,我想看看蝉里还能砸出什么……”

钱贵鼻子都气歪了:“你砸出了什么?”

儿子怯生生地瞪着无辜的小眼说:“里面除了碎石头,啥也没有。”

“你你你……”钱贵望着碎成一地的七色玛瑙金蝉,狼嚎一般惨叫一声,“我的宝贝,祖宗给我留下的宝贝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