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元笔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魁元笔
1.剩笔疑云
北宋宣和六年,寒冬。吏部尚书邱鼐奉朝廷之命出使辽国,回来时,在雁门关外救了一个受伤的老者。老者名叫刘冀,是定远城有名的制笔师。刘冀这次西出雁门,是去天狼山下的草黄马场购买制笔的健马尾毛的,不想回来时遇到强盗。不是邱鼐出手搭救,他的一条命就交代了。
邱鼐身居高位,但同时也是一位闻名的书法家。他和刘冀越说越投缘,最后两人竟插香在炉,结拜为异姓的兄弟。刘冀年纪为大,自然当了哥哥。
邱鼐皇命在身,自然不能过多地耽搁,他和刘冀分手前,说道:“刘大哥,您回定远城后,能不能帮我做一支魁元

魁元笔

1.剩笔疑云

北宋宣和六年,寒冬。吏部尚书邱鼐奉朝廷之命出使辽国,回来时,在雁门关外救了一个受伤的老者。老者名叫刘冀,是定远城有名的制笔师。刘冀这次西出雁门,是去天狼山下的草黄马场购买制笔的健马尾毛的,不想回来时遇到强盗。不是邱鼐出手搭救,他的一条命就交代了。

邱鼐身居高位,但同时也是一位闻名的书法家。他和刘冀越说越投缘,最后两人竟插香在炉,结拜为异姓的兄弟。刘冀年纪为大,自然当了哥哥。

邱鼐皇命在身,自然不能过多地耽搁,他和刘冀分手前,说道:“刘大哥,您回定远城后,能不能帮我做一支魁元大笔呢?”

制作魁元笔,刘冀绝对是权威。他一拍胸脯说:“最快一个月,最迟半年,我亲自派人把大笔给老弟送到京城去!”

两人在雁门关外分道扬镳,邱鼐直接回了京城。一转眼,七八个月过去了,刘冀的魁元大笔还是没送过来。这天,邱鼐正在处理公务,检校太傅梁思成派管家梁福给他送来了一个帖子,帖子上说,再有三个月,梁思成就要到五十大寿了,他想请邱鼐为他写个百斗寿字。

邱鼐为官清廉,自然不愿意和梁思成这等玩弄权术的奸臣搅和在一起。他本想拒绝,可梁福却陰陽怪气地说:“邱大人,梁大人让您写个百斗寿字,那可是看得起你呀!”

明哲保身,虚与委蛇的道理邱鼐还是懂的。他送走了梁福,急忙给刘冀修书一封,求他赶快制作一支特大号的魁元笔,送到京城来。

几天后,邱鼐接到了刘冀的儿子刘恪写来的复信,刘冀几天前病逝,临终前,他曾经做了三支巨大的魁元笔,因为没有留下遗言,也不知道哪管笔是给邱鼐做的!

邱鼐得到拜兄病逝的消息,不由得泪如雨下,急忙向朝廷请假奔丧。三天后,他骑马赶到了定远城。身披重孝的刘恪一见邱鼐到来,当即跪地叩头。

刘恪知道邱鼐是个性情中人,得知父亲病故的消息后,一定会赶到定远城奔丧的,于是就用冰块将父亲的遗体保存了起来。打开棺材盖,邱鼐看着拜兄长须斑驳的遗容,哭诉道:“刘大哥,我来晚了!”

刘恪苦劝了半天,邱鼐才止住了哭声。刘恪将邱鼐让到了前厅,邱鼐刚刚坐定,就见门口有两个人伸头正向自己张望,于是纳闷地说道:“他们是谁?”

刘恪急忙将那两个人请了进来。邱鼐一问,这才明白,原来这两个人一个是南平关善写牌匾的书法家张栋,一个是定远城笔铺的牛老板,他们在一个月前,都曾向刘冀定制过魁元大笔,可是刘冀暴病身亡,那三支魁元大笔的归属就出了问题。

邱鼐听刘恪讲完情况,点了点头说道:“好,我这就去看一看!”

2.琥珀奇笔

三支四尺长的魁元大笔就放在偏房的桌子上。这三支笔一支是紫檀木杆,一支是黄梨木杆,最后一支却是潇湘竹制成的笔杆。

邱鼐走到了三支魁元大笔前,略微思忖了一下,说:“原来如此!”

紫檀木杆的魁元大笔做工最是精良,笔头用的是小儿柔软的胎发。这笔虽然不是一支写字的好笔,但却很具卖相,显然是给牛老板做的。

潇湘竹笔杆的魁元笔,笔头用的是马尾长毛。辽东马尾的长毛在制作毛笔的诸多毛发中,质地最硬,用他写牌匾,正可显出铮铮的墨骨和森严的气势。

第二支笔自然就归了川东的张栋。刘恪正想伸手去拿第三支笔给邱鼐,没想到邱鼐却摇摇脑袋:“这是一支废笔,根本就不能写字!”

这支黄梨木杆的魁元笔笔端用的竟是狒狒的头发。用狒狒发做笔,虽然笔毛飘逸,但是笔毛沾墨后,狒狒的长发打卷,便会揉成一团,根本没法写字。

刘恪正不知如何是好呢,刘府的管家领着一个老和尚急匆匆地走了进来。那老和尚双手合十,对刘恪说道:“刘施主,这只黄梨木杆的魁元笔是您父亲替贫僧制作的!”

这老和尚就是定远城报国寺的长老,因为寺中需要修建一座魁星阁,他就找到刘冀,求刘冀为阁内的魁星做一支握在手里的大笔。这就是最后一支写不了字的魁元大笔的来历。

邱鼐一见老和尚拿着笔欢天喜地地走了,对刘恪提醒道:“书写百斗寿字,需要更大一号的笔才对!”

刘恪一拍脑门叫道:“我知道了!”他领着邱鼐来到父亲生前的卧室。刘恪一伸手,在床下的木盒子里取出了一个银龙笔身,上面还镶嵌着琥珀的巨大笔杆来。这只银龙琥珀笔杆才是刘冀为邱鼐做的,这支笔还没等完工,刘冀便先走一步了。

邱鼐双手捧着笔管,对着刘恪恳切地说道:“贤侄,你一定要想办法,帮我将这支大笔制作完成,我既然答应用它写百斗寿,自然不能失信于人呀!”

刘恪站在一旁,忽然对师叔叫道:“我想起来了,我父亲临终前虽然嘴里说不出话,可他却一手抓着自己的胡子,一手握住自己的头发,紧紧地不撒手,难道他是想用自己的须发当这支笔的笔头吗?”

师叔经过刘恪的提醒,这才恍然大悟,刘冀自雁门关回来后,他已经有一年来的时间没有修剪自己的头发和胡子了,很显然,他留须蓄发的目的,就是要为邱鼐制作笔头呀。

邱鼐也是深感自己这位拜兄的情谊,他焚香沐浴,又请来报国寺的和尚为刘冀超度后,这才动手剪下刘冀的头发和胡须。刘恪和师叔经过三天的紧张制作,银龙琥珀笔终于被制作完成了。

3.灭字惊天

梁思成的五十大寿轰动了京城。中午开宴前,梁思成命人在厅中铺上了一张巨幅的雪浪纸,邱鼐两手牢握着饱蘸浓墨的银龙琥珀笔立在了雪浪纸上。他猛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到了两臂上。那银龙琥珀笔的笔杆起伏纵横,寿字的第一笔真如银钩铁划,立刻石破天惊地出现在大纸上。

观看写字的宾客们齐声喊好,掌声如潮。邱鼐将这只银龙琥珀笔施展开来,真好似关公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又好似项羽手中的丈八长矛……可这个寿字写了一半,邱鼐竟发现这只银龙琥珀笔出了问题——也不知是什么缘故,这只笔笔端的须发竟然一根根地竖了起来,根本不听他的使唤。

因为银龙琥珀笔的笔端须发直竖,邱鼐写出的寿字,笔划越来越粗,到后来收笔的时候,这个寿字已经不成样子了。

梁思成看着这个越写越丑的寿字,气得一甩袖子,愤愤地回后厅去了。他觉得邱鼐把寿字写坏,就是想在人前丢自己的丑,于是他给邱鼐安了一个罪名,昏聩的徽宗皇帝便言听计从地传下圣旨,邱鼐被远远地发配到了登州,修城服苦役去了。

一转眼过去了十多年,金兵入侵,宋徽宗仓皇退位,他将皇帝的位子传给了宋钦宗赵恒,然后自己则领人逃到了亳州。赵恒恨透了这个飞扬跋扈,大权独揽的梁思成,他将梁思成贬为彰化军节度副使,然后就开始清算梁思成的余党。

六七十名和梁思成走得很近的朝臣都被关到了监狱,邱鼐当年因为替梁思成书写寿字,也被当成了梁思成的余党给翻了出来。

皇帝还没等给邱鼐降罪,立刻有四五名大臣给邱鼐打抱不平,邱鼐将那个寿字写得惨不忍睹,就是想当众羞辱梁思成,他怎么会是梁思成的余党呢?

钦宗皇帝一听,觉得邱鼐是个大大的忠臣,立刻将其调回京城,官复原职。邱鼐复职后,立刻启奏道:“万岁,有道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梁思成虽然被贬到彰化,可是他的残余势力并没有肃清,一旦他图谋造反,大宋必将危矣啊!”

钦宗皇帝觉得邱鼐讲得有理,点了点头,立刻拟了一道赐梁思成自尽的圣旨。邱鼐捧着圣旨,直奔彰化,取梁思成性命去了。

邱鼐来到彰化的军营,邱鼐拿出了圣旨,梁思成看罢赐索命的圣旨, “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冲着邱鼐连连叩头,然后涕泪交流地叫道:“邱大人,您救命呀!”

邱鼐从随身携带的笔盒里,取出了那支银龙琥珀笔。

邱鼐经过这些年的研究,终于弄清了这支笔的奥秘——刘冀制造的银龙琥珀笔,构造非常奇妙,琥珀笔头上装的毛发一经在纸上摩擦,毛发上立刻会积蓄起一种神秘的力量,这种力量刘冀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笔端在这股力量的作用下,上面的毛发会一根根直竖而起,竖起的毛发沾墨后,写出的字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刘冀苦心孤诣地研制成这支笔是为了救邱鼐——那股神秘的力量,莫非就是天地间的浩然正气?

邱鼐咬牙道:“梁思成,你恶贯满盈,今天我要为被你害死的忠良们报仇!”邱鼐说完,抡起了银龙琥珀笔“砰”的一声,将梁思成兜头打倒在地……

梁思成死后,那只被击毁的银龙琥珀笔也掉落于地。梁思成的尸体倒在笔下,瞧着他伸胳膊伸腿的模样,如果再加上他头顶上横着的大笔,怎么看,怎么像一个草书的“灭”字。

这个灭字,真的是这支魁元大笔,写得最气完神足,十全十美的一个字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