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张栽树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子张栽树
公子有情却更重礼,武将疾恶如仇却过于鲁莽,姑娘兰芽儿有情有义、舍命报恩,三个人演绎了一场荡气回肠的人间真情故事。
马武,字子张,东汉“云台二十八将”之一。他为刘秀夺取东汉天下立下汗马功劳,在戏剧中,马武也是老百姓心中一个疾恶如仇的好汉,可就这样一位人们敬拜为门神的猛将,却也有一段儿女情长。
马武和同村的姑娘兰芽儿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后,两人又悄悄订下终身。可兰芽儿家里很穷,为了给娘治病,她没办法,到当地开办书院的孔老爷府中当了使唤丫鬟。因为兰芽儿长得太漂亮了,一来二去,就被孔老爷的

子张栽树

公子有情却更重礼,武将疾恶如仇却过于鲁莽,姑娘兰芽儿有情有义、舍命报恩,三个人演绎了一场荡气回肠的人间真情故事。

马武,字子张,东汉“云台二十八将”之一。他为刘秀夺取东汉天下立下汗马功劳,在戏剧中,马武也是老百姓心中一个疾恶如仇的好汉,可就这样一位人们敬拜为门神的猛将,却也有一段儿女情长。

马武和同村的姑娘兰芽儿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后,两人又悄悄订下终身。可兰芽儿家里很穷,为了给娘治病,她没办法,到当地开办书院的孔老爷府中当了使唤丫鬟。因为兰芽儿长得太漂亮了,一来二去,就被孔老爷的公子孔圣文看上了。孔圣文自幼习读孔孟之书,也算经纶满腹,自从兰芽儿进府后,便再也没心读圣贤书了,于是,缠着母亲把兰芽儿分到了他的房中。

孔圣文对兰芽儿很好,有时间就教她习字,终于有一天,孔圣文对兰芽儿表露了自己的感情,没想到却遭到了兰芽儿婉言谢绝,最后,兰芽儿告诉他,她早和同村的马武订了终身。孔圣文悄悄派管家打听,得知兰芽儿和马武并没有正式订婚。兰芽儿的父母不想将女儿嫁给一个没家没业、父母双亡的穷汉。孔圣文高兴得喜上眉梢,让管家携重礼前去提亲。兰芽儿的爹娘哪见过这么多白花花的银子,当即背着兰芽儿将亲事应承下来。

兰芽儿听到这个消息后,和父母吵翻了天。她去找马武,怎奈马武不在家中,再加上父母寻死觅活,最后,兰芽儿只好坐上了孔圣文的喜轿。兰芽儿下定了决心,要在新婚之夜死在孔圣文面前。打定主意,她将一把剪刀悄悄掖在怀里。

晚上,孔圣文因为高兴,去外边招待客人去了,这时,一个蒙面汉子从后窗跳了进来。兰芽儿还以为是孔圣文,正要喊叫,却被来人捂住了嘴:“别喊,我是子张!”

原来,马武回乡后才得知,兰芽儿一早被孔圣文强行迎娶,决定晚上将兰芽儿救出来。马武自幼习武,胆大心细,他早观察了孔府的地形,悄悄跃进后院,神鬼不知将兰芽儿救了出来。兰芽儿没想到马武冒死前来救她,感动之余又惊又怕。毕竟父母收下了孔家的彩礼,有了媒妁之言呀!如果此事让孔老爷知道,父母一定会跟着遭殃的。

马武横眉立目,当即要将孔府之人杀个精光,最后,兰芽儿说她生是马武的人,死是马武的鬼,让他千万不要鲁莽,等她明天去孔府把亲事退了再说。

晚上,兰芽儿的父母正在谈论女儿嫁过去如何跟着她享福的好事,忽听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刚做新娘没到一夜的女儿回来了。当兰芽儿说她被马武救出要退婚时,老夫妻吓得魂儿都飞了。退亲?他们听都没听说过,再说他们面对的又是有权有势的书院掌教。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吗?可兰芽儿非要退亲不可,否则就死在他们面前。老夫妻也没办法,只好顺着女儿的意。

却说孔圣文,陪完宾客回到洞房,醉醺醺想揭新娘的红盖头,却发现床头空荡荡的,哪儿有兰芽儿的影子?直到发现后边开着的窗子,才知道兰芽儿被劫走了。可这方圆几十里,谁敢和他们家叫板呀?最后,他把目光盯在了马武身上。在整个湖陽地带,敢这般胆大妄为的人只有马武。正要组织人马去抓马武的时候,管家来报,兰芽儿一个人带着聘礼站在府门外要求退亲。这不是往脸上抹屎吗?孔老爷当即吩咐家人将兰芽儿乱棒打死,被孔圣文阻挡住了,孔圣文对孔老爷说:“爹,强扭的瓜儿不甜。兰芽儿的心不在我这儿,娶回来又有什么意思?不如顺了她的意,将聘礼取回来吧!”孔老爷骂儿子没出息,一边吩咐管家:“那就让她在外边站着,看她能挺到什么时候!”

孔老爷有他的如意算盘,既然儿子这么喜欢兰芽儿,就不同意退亲,她要熬不住了,还是他孔家的儿媳,这样他孔家还能保住一点尊严。他让管家告诉兰芽儿不同意退婚。没想到兰芽儿在府门外一站就是三天三夜。最后,孔圣文对孔老爷说:“爹,您要不同意退婚,我就死在您面前!”孔老爷知道儿子喜欢这个身份低下的丫头,但没想到他会这么护着兰芽儿。孔老爷没办法,只好答应兰芽儿退了婚。孔圣文走到兰芽儿身边说,他家同意退婚了,让她回去和马武好好过日子。兰芽儿没想到孔圣文如此大度,谢过了孔圣文回家,找马武成了亲。

兰芽儿本以为能和马武过上舒心的日子,没想到日子不久便有横祸飞来。此时,天下大乱,马武便追随刘秀打天下去了。马武临行前,要兰芽儿在家等他归来。

可马武没想到,兰芽儿并没有等他回来,而是到了孔府里当了孔圣文的贴身丫鬟,不久,兰芽儿生下一个漂亮的女孩儿。孔圣文抱着孩子,逢人便说自己当父亲了,甭提有多幸福了。四邻八乡的人们见了兰芽儿,都说她朝三暮四,当初,她悔婚嫁马武是碍于马武的虎威,属于迫不得已,马武投刘秀去了,她水性杨花的本性就露了出来。

却说马武,到了刘秀的部队后。因为作战勇武,很快就博得了刘秀的赏识。半年后,队伍经过家乡,刘秀准假,马武回乡探亲。然而,马武到家后,人去院空,兰芽儿也早已离家到孔家当少夫人去了。马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兰芽儿怎么可能违背他们的誓言又去了孔家呢?可整个湖陽人差不多都在议论。说兰芽儿怀了孔公子的种。

这怎么可能呢?马武想去问个明白,于是就乔装打扮,悄悄潜入府台大院,果然发现兰芽儿和孔圣文在一棵树下有说有笑呢!兰芽儿怀里抱着个孩子,孔圣文正往孩子嘴里喂着东西。看着他们亲亲热热的样子,马武真想过去将他们结果了,后来想了想,兰芽儿也不容易,一个女人不能没有男人的庇护呀,更何况他离家这么多年,想到这儿,马武咬了咬牙离开了。

一晃数年过去了,没想到刘秀得了天下,当年的穷马武竟然成了开国功勋,已是刘秀手下的一员虎将了。此后的几年中,刘秀的军队势如破竹,推翻了王莽,建立了东汉。马武被封为任捕虏将军、杨虚侯。马武高官得坐,骏马得骑,回乡给父母扫墓。

这天,官道上锣鼓喧天,旌旗招展,跟随马武同来的还有几个美貌女子,据说是当今光武皇帝赏赐的。当年马武含泪离开家乡后,发下誓言,一定要出人头地,混出个人样来让兰芽儿看看。所以,娶了几房貌美如花的妻妾带回家乡,为的就是让兰芽儿看看他马子张是何许人也。

扫墓完毕,马武趁着酒兴,吩咐手下将孔圣文带到面前来,他要好好问问孔圣文,为什么打兰芽儿的主意?孔圣文被带到了马武面前,面对马武一副凶神恶煞、气势汹汹的模样,吓得都说不出话来了。孔圣文越是这样,马武就越来气,上前将孔圣文给劈了。孔圣文什么也没来得及说,就踏上了黄泉路。

马武正用靴子拭着刀头上的血,一个女人和一个10多岁的漂亮女孩儿哭着跑了过来,扑在孔圣文身上号啕痛哭。那女孩儿管孔圣文叫爹,马武火往上蹿,这女子竟是他恨不能碎尸万段的兰芽儿。

马武正要张嘴骂人,兰芽儿起身怒目而视:“子张,没想到你如此小肚鸡肠,枉你是歼国功臣、大

将军,但你不是个男人!你可知道,你刚才杀掉的是谁吗?”

“孔圣文,我的夺妻仇人!”马武惊愣看着这个十多年没见过的女人,声调明显减弱。

兰芽儿指着那个离去的女孩儿的背影说:“马子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我们的女儿!”马武惊呆了,兰芽儿流着泪水说出一番话来。

原来,马武走后不久,朝廷下令,但闻有人参加刘秀的军队,便将其诛灭九族。一时间,百姓人心惶惶。兰芽儿也整日提心吊胆,更要命的是她怀上了马武的骨肉。如果让王莽的人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

怕什么来什么。这天,兰芽儿在集市上突然遇到几个士兵,领头的是个络腮胡子,下令手下非要拉着兰芽儿见官不可。兰芽儿和他们理论,领头的冲着兰芽儿一乐:“小娘子,我们也不想难为你,可你男人参加了刘秀的队伍,是朝廷的心腹大患,我们不得不奉命行事!”络腮胡子一挥手,几个如狼似虎的手下锁着兰芽儿就走。

就在这时,忽听一旁有人喝道:“庞四,瞎了你的狗眼,我的女人你也敢绑!”兰芽儿听声音很熟。扭头一看,竟是孔圣文!孔圣文可是当地府台孔大人的亲侄子,唐河地区何人不知,于是,庞四笑逐颜开迎上去,兰芽儿正要说话,孔圣文冲她使了使眼色,走到络腮胡子面前说:“庞四,知道她是谁吗?她可是我明媒正娶的少夫人!”庞四说:“公子,可听说你们不是毁婚了吗?她现在嫁给了匪首马武马子张!”

孔圣文厉声道:“庞四,我孔家可是八抬大轿把她娶进门中的。她嫁给了匪首马子张,我怎么不知情?”兰芽儿心中疑惑,这孔公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呀?正要分辩。孔圣文冲她厉声道:“瞧瞧你穿的这身布衣,好像我孔家怠慢了你似的,别忘了,你现在是尊贵的少夫人,别在这里丢我孔家的脸,走,跟我回府!”

说着,拉着兰芽儿走到了一个僻静处说:“兰芽儿,听说马武参加了刘秀的队伍,朝廷现在对判匪家属讲灭九族,你这么光天化日之下走动,落入他们手中就完了。”兰芽儿说不让孔圣文管,孔圣文说:“你不为自己和家人着想倒也没什么,可你总不能不为你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吧!”

孔圣文这么一说,兰芽儿就垂下了头。是呀,现在兵荒马乱的,朝廷又加紧了对参加刘秀队伍家属的剿杀,她怎么都好说,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呀!可现在她一个柔弱的女人家,连自己的性命都朝不保夕,又怎么能保住腹中的孩子呢?今天要不是孔圣文出面,她就被抓入牢中了。

这可怎么办?孔圣文说得不无道理呀!孔圣文似乎看透了兰芽儿的心思,对她谢:“我有一个办法,你现在随我入府,才能保全你和你家人呀!”

兰芽儿有些犹豫,孔圣文说:“兰芽儿,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当了解,我不会为难你的,我只是想保全你们母子平安,何去何从,你自己拿主意。”

其实,对孔圣文兰芽儿并不反感,孔圣文是出于一片好心,更何况她现在已是马武的人了,孔圣文又怎么会打她的主意?现在,除了孔家这棵大树的庇护,她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了。想到这儿,兰芽儿跟着孔圣文进了孔府。

孔老爷见儿子将兰芽儿领到府中,大骂儿子没出息,孔圣文说,兰芽儿现在是马武的家眷,如果他不保她,官府就会将她和家人抓去杀掉。如果父亲不同意,他就一头撞死在面前。孔老爷就这么一个儿子,他深知儿子的犟脾气,如果不答应他,出了三长两短,孔家的香火就断了呀!没办法,只好答应了儿子。就这样,兰芽儿留在了孔府,又成了孔圣文的贴身丫鬟。

兰芽儿再进孔府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南河,大家对兰芽儿的做法很吃惊,都在背后议论兰芽儿的品行。不久,兰芽儿生下了—个女孩儿,大家也都怀疑是孔圣文的。官府的人得知兰芽儿下落,再度想抓捕兰芽儿入狱,被孔圣文拦住了,他对来抓兰芽儿的官差说,兰芽儿是他的夫人,她怀里的孩子是他孔家的骨肉。官差一听,只好灰溜溜走了。兰芽儿被孔圣文的话惊呆了,孔圣文说,如果他不这样说,她和孩子就受遭到杀戮。他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她们母女呀!兰芽儿理解孔圣文的苦心,只好耐心等马武归来。

此时的兰芽儿已经是个人老色衰的中年妇人了。当孔圣文告诉兰芽儿马武现在是当朝大员时,兰芽儿的脸上并没有惊喜,相反却十分平静。她告诉孔圣文,时位移人,马武此时一定妻妾成群,她不想见马武了。

兰芽儿猜测得很对,威风八面的马武此时果真妻妾成群了。可她没想到,马武竟派人把孔圣文押走。她了解马武的性格,搞不好非杀了孔圣文不可。没想到她还是晚来了一步。

听罢兰芽儿的叙说,马武恍然大悟。这才知道错杀了恩人,误会了妻子。马武说:“兰芽儿,没想到你受了这么多委屈,我回去就禀明圣上,封你为诰命夫人。”兰芽儿笑了笑,“子张,我已人老珠黄,不值得你这样。这辈子我对不住的人不是你,而是他呀!活着的时候,我为了你,死了,我要和他在一起!”

马武一个没注意,兰芽儿一头撞在拴马石上。马武抱着兰芽儿大叫,兰芽儿喘息着说:“子张,回老宅,院子里的槐花树长得很高了……”兰芽儿说罢,死在了马武怀中。

按照乡下的风俗,生下女孩儿要在门前栽上一棵槐花树。马武回到老宅,果然院子里有一棵枝繁叶茂的槐花树。马武知道,这棵树是妻子生下女儿后栽下的。马武就将夫人和孔圣文合葬在这棵树下,建庙祭拜,并亲自在庙周围栽上槐花树,一边栽一边念叨:“夫人,是我不好,误会了你和孔公子。我知道孔公子对你的情义,现在,就让这些槐花树来陪伴你们吧!我死之后,也会葬在这里。到那时,我再给你们请罪!”

马武百年之后,果然葬在了这里。千年已逝,虽说那庙早没有了,可在马武的老家,真有片古槐林,据说那就是马武当年栽下的。马武栽树的故事,一直流传至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