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的铜钱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流血的铜钱
一个知府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铸造了大宋王朝真正的国魂。
北宋末年,与金朝比邻的燕山府知府叫郝从飞,40左右年纪,体瘦面白,神情稳健。他有一手绝活:手里玩弄一把铜钱,玩着玩着猛一扬手,铜钱惊鸟般四散飞出。在铜钱尚未落地的当儿,他拍出个响掌,然后一只手在头顶挥两下,就见那些撒出的铜钱又像归巢鸟似的,排着队飞回他手中。此外,他还能把铜钱当兵器使用。
当时正是金军南犯前夕,燕山府被金朝势力渗透,金人在城中不断挑起事端,为大举侵宋寻找借口。郝从飞义愤填膺,发誓要把金人赶出燕山府。可是,朝廷却命他

流血的铜钱

一个知府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铸造了大宋王朝真正的国魂。

北宋末年,与金朝比邻的燕山府知府叫郝从飞,40左右年纪,体瘦面白,神情稳健。他有一手绝活:手里玩弄一把铜钱,玩着玩着猛一扬手,铜钱惊鸟般四散飞出。在铜钱尚未落地的当儿,他拍出个响掌,然后一只手在头顶挥两下,就见那些撒出的铜钱又像归巢鸟似的,排着队飞回他手中。此外,他还能把铜钱当兵器使用。

当时正是金军南犯前夕,燕山府被金朝势力渗透,金人在城中不断挑起事端,为大举侵宋寻找借口。郝从飞义愤填膺,发誓要把金人赶出燕山府。可是,朝廷却命他忍让避战,万事屈从金人,以便促成朝廷同金朝的议和。

这可真是件苦差事,他忍受了所有常人不能忍之事。金人在城里打砸宋人店铺,抢夺财物,他装聋作哑;金人往他的府衙门前扔烂菜叶、泼污水,他假装眼瞎了……后来,他干脆闭门不出,整天躲在衙里玩铜钱,等着朝廷的下一步旨意。

过了几天,衙役来报,说金人不知为何突然不抢不闹了,街上平静了。他眉头一皱,自语道:定是又要耍什么新的鬼点子了,需亲自到街上探查一番。他换了身百姓的衣裳,溜出了府衙。看到大街两旁被金人捣毁的商铺,他深感内疚,暗自切齿:早晚要同金人算这笔账。

转过街角,见有几个金人对着街道比比画画,用女真话谈论着。他凑过去,竖耳细听,获知了金人话中的意思。金人见他是汉人,以为他必不懂女真话,就没在意。郝从飞陰陰一笑,拂袖离去。

他回府不久,接到了金人的请柬,说是邀他明日赴金人商铺开业的宴会。他爽快地答应下来。

第二天,他坐上官轿,晃晃悠悠往城北的金人商铺赶去。快到昨天来过的街角时,他让轿夫慢下来,掀起轿门帘朝前张望。忽地,他断喝一声:“停!”轿夫们被吓得一激灵,赶紧落了轿。郝从飞步出轿子,不经意地扬起了手,正了正头上乌纱,又坐回轿子,喝令起轿。没走出几步,围过来一帮金人,冲着轿子吵嚷起来。

金人竟说郝从飞侮辱了金朝国号。郝从飞下了轿,傻愣愣地茫然无知。金人指着地下说,刚才他们掉落了不少金朝铜钱,而铜钱上印着金朝国号,你的脚踩到了金朝铜钱上,不是侮辱金朝国号是什么?

郝从飞低头寻找,果然发现地上散落着一些铜钱。他拾起几枚细瞧,瞧着瞧着吃惊得一怔,扑通跪地,毕恭毕敬地把铜钱放地摞起,对着铜钱磕头作揖起来。那些金人互看一眼,都狞笑了,他们也随着郝从飞对铜钱叩拜起来。郝从飞回身望着他们,诧异地问:“你们为何也拜这铜钱?”金人气势汹汹地道:“印着大金国号的铜钱当然要拜。你虽拜了大金铜钱,可也改不了践踏侮辱大金国号的事实,大金就要以此为由攻打宋朝。”

郝从飞显出无辜又无奈的样子,把铜钱递给金人看,说:“可这不是……不是金朝的铜钱呀。”金人们抢过铜钱去看,只见铜钱上铸的字是“宋通元宝”,惊得一趔趄。他们极不甘心,从地上找齐了剩余的铜钱,一枚枚细看,发现全都是宋朝铜钱。明明撒出的是金朝铜钱,怎么会……对了,刚才这宋官下轿扬手,十有八九就是在施巧技调换铜钱,他们竟还糊里糊涂地跟随这宋官屈膝叩拜……唉!金人们悔得抽了顿自己的耳光。

原来,郝从飞为抵御金朝侵略,了解金朝情况,任燕山府知府后不久,便暗中学通了女真语。昨天,他遇到那伙金人时,听到他们正在策划引他经过此处踩金朝铜钱的陰谋。他决定将计就计,用自己的抛铜钱绝活反击金人的挑衅,教训一下金人。

他刚才下轿扬手确是抛出宋朝铜钱,将地上的金朝铜钱悉数磕进路旁的陰沟里。他的抛钱功极为高超,活儿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郝从飞回击了挑衅,又羞辱了金人,太快人心。可是,此时金朝已完全看清宋廷的虚弱,感觉侵宋已无需借口了,于是便大举南犯,很快攻破了宋都东京。孤立无援的燕山府也随之失守。郝从飞只好乔装百姓南逃,打算找到朝廷,参加抗金大军。

他逃到了黄河边,见到金兵正在追杀一个身着官服的宋人。那人逃到河边无路再逃,便躲进了河神庙里。

河神庙前有两排通到河岸的石人石马雕像。由于这里刚发过大水,大半的雕像还都半淹在泥水里。

郝从飞也跑进庙里,见那人望着远处的追兵瑟瑟发抖。他极想帮这个官员逃过一劫,可一时却找不到藏身之处。他望望那些石人石马,发现最靠河岸的一匹石马上的石人掉落了。他见此忽生一计,让官员到泥水地里滚两个滚,让身上沾满泥水,再骑到那匹空石马上。官员明白了他的用意,感激地拉了下他的手,依计而行。

金兵追来,见郝从飞不是要抓的人,讯问一下就放他走了。郝从飞出了庙门,攀上门旁的大树,观察着在河边搜查的金兵。只见金兵们都不愿踏进泥水里,可又对那些雕像不放心,站在庙前指点议论着。这当儿,有个金兵道:“神鸟在此,不用作甚?”他拍了下架在肩头的猎鹰海东青,那鹰便展翅飞向雕像。

郝从飞见了,惊得差点跌下树来。他知道,这海东青又凶猛又聪明,必能在雕像中辨出哪个是活物。眨眼间,海东青便飞到了官员头上,盘旋着。郝从飞赶紧从怀里摸出一枚铜钱,用出最大力道抛向海东青。可是,由于他攀附的这棵树距靠河岸的雕像太远,铜钱射到海东青身上已成强弓之末,只削掉那鸟的几根羽毛。

他急出一身汗,脑子里飞快地想着对策。望见那从树下到岸边的雕像队伍,他心里一下子有了主意。他运了口气,对准最近的雕像人头接二连三地抛出铜钱。只见那些铜钱先落到第一个雕像人头上,再弹起飞向第二个雕像人头,落下再弹起……铜钱从一个个雕像人头上蹦跳前进,跳到官员身后的雕像人头时便弹射海东青。

那海东青正要啄噬官员的头,不料鹰头遭到铜钱的爆射,被射得血肉模糊,哀鸣着扑棱一阵,一头扎进河水里,死了。

那帮金兵根本就没看出是怎么回事,以为是海东青突然发疯了,骂了一阵就收兵了。

郝从飞见金兵走远,下树找了条小船,带那官员渡过了黄河。往南走了一袋上,遇到一群宋兵。宋兵见了那官员,伏地便拜,口呼万岁。郝从飞这才知道,这官员就是新登基的高宗皇帝。宋高宗是遇金兵追杀与护驾队伍失散的,危难之时亏得郝从飞相救。

宋高宗见识了郝从飞的抛钱功,又得知他平生喜爱铜钱,就将藏在燕山府南山秘洞中的一大批铜钱作为救驾之功的奖赏,赏给了他。郝从飞叩谢道,他一定将这批铜钱用到抗金大业上。

他辞别高宗,返回燕山府,找到了南山秘洞中的铜钱。他打算把这批铜钱支助给抗金义军。可是,他在燕山府城中走了一遭后,改变了主意。他在城中看到,金朝占领者为迫使百姓屈服,正在实施控制经济的毒计。占领者收缴了宋朝钱币,发行金朝钱币到市场流通,所有交易必须要用金朝钱币。

郝从飞想,这招真毒啊,百姓用金朝钱币久了,经济上就会依赖金朝。慢慢地人心就会脱离宋朝,归顺金朝。身为宋官,一定要用自己的微薄之力挽救危局,绝不能让金朝的陰谋得逞!

他每天背一大包裹铜钱,穿行在街市商铺间,见到有用金朝铜钱交易的,就使出抛钱功,击飞交易人手中的金朝铜钱,而将宋朝铜钱留在交易人手中。发现手中的铜钱陡然被换,百姓觉得莫名其妙。时间一长,城里流传起了宋钱不灭、天助宋朝的说法。一时间人心思宋,金朝钱币遭到抵制。

金朝占领者察觉到有人在同他们作对,恼羞成怒,使出残暴手段,挨家挨户收缴宋朝铜钱,抗拒不交者就地处死。这样一来,郝从飞吃尽辛苦投入市场的宋朝铜钱又遭排斥。

郝从飞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只能暗中劝阻百姓不要用金朝钱币。然而,金兵的屠刀就架在百姓脖子上,而且百姓也要生存,没有别的选择啊。郝从飞望着金朝钱币越来越流通,无奈地叨念着:“想个什么法子能让百姓永远记住宋朝也好啊!”

忽然一天,金兵当街架起了一座熔炉,摆放了几十具铸钱模具,说是要把收缴的宋朝铜钱熔成铜液,浇铸成金朝铜钱。金兵还逼着百姓过来围观,企图让百姓对宋朝钱币彻底断念,死心塌地地使用金朝钱币。郝从飞观望一会儿,悄悄离开了。

当熔炉烧沸,金兵将成堆的宋朝铜钱投炉熔毁时,郝从飞身穿宋朝官服回来了。这套官服是他逃离前装进密封陶罐,埋人府衙院中的。刚才他潜回府衙挖出陶罐,穿上官服又赶过来。他使出抛钱功,射倒了熔炉周围的金兵。

他站到熔炉旁的高凳上,亮出原知府的身份,先对百姓被迫使用金朝钱币表示理解。接着,他慷慨陈词,号召百姓不要忘记宋朝,永远牢记自己是汉民。

这时,大队的金兵援军赶到,放箭把他射得如柴篷一般,他浑身鲜血流淌,他用最后一口气高呼:“同胞们。你们使用金朝铜钱时,这铜钱里的宋人就在望着你们,祝福着你们!”

说完,他纵身一跃,投进了钢液沸腾的熔炉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