蜻蜓点水九连环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蜻蜓点水九连环
最近几天,有一张陌生面孔,频频出现在富祥酒家,每回都盯着胡小二看,让胡小二觉得很奇怪。
这天,那人又来了,胡小二便满脸堆笑地上前去帮他斟酒,两人就此聊上了。陌生人说他叫郝大东,北方人,做古董生意经过本地。突然,郝大东盯着胡小二道:“胡掌柜这斟酒的手艺,可说是天下一绝呀!我在这儿看了好几天,真是叹为观止!”胡小二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郝大东天天盯着自己,是在看他这斟酒的手艺!
胡小二讪讪一笑道:“郝员外见笑了,胡某就这点本事了!”
当地人都知晓,胡小二有一双神奇的手。他这酒家卖酒,

蜻蜓点水九连环

最近几天,有一张陌生面孔,频频出现在富祥酒家,每回都盯着胡小二看,让胡小二觉得很奇怪。

这天,那人又来了,胡小二便满脸堆笑地上前去帮他斟酒,两人就此聊上了。陌生人说他叫郝大东,北方人,做古董生意经过本地。突然,郝大东盯着胡小二道:“胡掌柜这斟酒的手艺,可说是天下一绝呀!我在这儿看了好几天,真是叹为观止!”胡小二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郝大东天天盯着自己,是在看他这斟酒的手艺!

胡小二讪讪一笑道:“郝员外见笑了,胡某就这点本事了!”

当地人都知晓,胡小二有一双神奇的手。他这酒家卖酒,客人皆会说个准数,胡小二从不用秤也不用量酒的器具,只是拿起酒壶往里倒,但却是一滴不洒一钱不差。

郝大东问道:“胡掌柜,你可能顺手一排倒去,把五六个碗里都倒上二两酒?”胡小二还没答,妻子却站了出来,笑着道:“客官呐,我们家小二这手绝活是远近闻名的呢!别说是五个碗,您就是一排摆上十个酒盅,您说斟多少,他拿着酒壶也能顺手一下把酒斟上!”

听了这话,郝大东立即在桌上放了十个酒盅,一字排开,胡小二没有办法,憨憨一笑,左手放在腰后,右手拿起一把酒壶,一伸一抖,犹如蜻蜓点水一般在那一排酒盅上一掠而过!

郝大东没有说话,而是站起来把十个酒盅里的酒倒在一起称重,竟然刚好三两!郝大东顿时肃然,向着胡小二一抱拳:“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胡掌柜真乃神人也!如此神技,郝某平生仅见!”然后拉着胡小二坐下来边喝边聊。

郝大东说,他祖上遗留下来的产业颇多,都还经营得可以,唯独在城里的一家酒楼生意却异常惨淡。当他见到胡小二斟酒的神技后,突发奇想,想请胡小二专门去帮客人斟酒,也算是一个噱头。

听了这话,胡小二便皱了皱眉头,虽然这酒家赚的银子不多,可如今他夫妇二人做得好好的,怎能背井离乡说走就走呢?见他这般神情,郝大东又道:“胡掌柜,这样吧,你这酒家一年能赚多少,我按十倍的工钱付给你!”

就这样,胡小二坐上了郝大东北上的马车。

大约走了十来天,马车驶进了一个偏远的小镇,郝大东说这里有他祖上的一座宅子,天色不早,就在这里住上一晚。接着,郝大东领他进了一座僻静的老宅子。

一进宅子,胡小二未曾见到丫鬟仆人,倒是见到四五个大汉朝郝大东围了过来:“大哥!您可回来了!怎么样,找到了吗?”郝大东伸手一指胡小二:“他就能做得到!”

胡小二感到有些不对劲,不解地看着郝大东:“郝员外,您这是?”

郝大东淡淡一笑:“胡掌柜不必惊慌,其实我是骗你来此地的,但请你放心,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原来,郝大东这一伙人都是盗墓贼,而且只盗那些王孙贵族的墓。不久前,他们在此地发现了一个大墓葬,然而,当他们打开墓室的外门时,却被一道机关难住了,而这种机关,他们曾经也碰到过,因当时不知它的厉害,最后非但没有在那个墓葬里盗出一锭金银,而且还死伤了好几个弟兄!

这道机关十分奇怪,在一个纯铁的箱子上摆着九个酒盅,他们听一位精通机簧之术的老人说,破解这种机关非常不易,必须要在那九个酒盅内每个都倒上三钱酒,而且给每个酒盅倒酒的时间间隔必须一样,必须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才行,这却是万万没有人能做得到的!

此刻,不知为什么,胡小二似乎变得异常冷静,点了点头说:“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不过我知道,我是难逃一死的,帮你们最后得死,不帮你们,可能会死得更惨。好吧,我答应了。”

郝大东哈哈大笑道:“胡掌柜多心了,我们怎么会害你呢?”

次日,天刚蒙蒙亮,郝大东就领着八个弟兄悄悄上山了,胡小二紧跟其后。待来到山顶,胡小二一瞧,此山三面绝壁,异常险峻!郝大东说墓葬就在山顶内部。

接着,郝大东几人合力把堵在一个山洞口的巨石挪开,在洞口内丈许,胡小二便见着了那个神秘的箱子。郝大东点了点头,胡小二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拿起酒壶,对着那一排酒盅一伸一抖,只见那九个酒盅从第一个开始按顺序缓缓往下沉去,接着“轰隆”一声,眼前猛然打开一道石门来!

郝大东激动万分,仰头哈哈大笑,然而就在这时,却听身后突然“轰隆”一声,原来的入口已被一块巨石堵得严严实实!

众盗墓贼大惊,一齐上去拼命推,那石头却依旧是纹丝不动!

胡小二燃起火把,墓室里顿时亮了起来。突然他惊声叫道:“快看,这还有道机关呢!”

郝大东转身一瞧,心头不觉寒意陡生,眼前竟然是一眼望不到头,一重又一重粗如手臂的铁栅栏!而且在每道铁栅栏前,都有一个一字排开摆着酒盅的铁箱子!

胡小二想了想道:“事到如今,只能一道道把栅栏打开。但以我估计,这么多铁栅栏,一定是打开前一道,必定会掉下一道,就像方才一样,如果我们全都呆在一起,恐怕……至少我们不能全部困死在一个地方啊!大伙分开,要死,也不至于全都死吧!”

郝大东气得捶胸顿足,一挥手叫道:“那就试试看吧!”

留一人在身后,其余人皆和胡小二站在铁箱子跟前,胡小二又拿起酒壶一掠而过把酒斟上。“轰隆”一声,跟前铁栅栏拔地而起,随即身后又“轰隆”一声,方才打开的石门处猛然掉下一道铁栅栏来!众人顿时大惊,没想到还真如这胡小二所说!

就这样,胡小二不急不缓地一道道把铁栅栏打开,而也如他所安排,每道铁栅栏里都留下一人。

待到第八道铁栅栏时,便只剩下郝大东一人跟在胡小二身后了。但郝大东此时激动万分,因为就在前面的铁栅栏里,竟然堆满了金银珠宝!这时,胡小二已经把机关打开,郝大东迫不及待地扑到那些珍宝上,满地打滚哈哈大笑。

他却未曾看到,前面还有最后一道铁栅栏,胡小二也缓缓把它打开来,并且自己走到了墓室的最深处,“砰”地一声,铁栅栏随即又落了下来,把他和郝大东隔开来。

而更为奇怪的是,就在这时,在墓室最深处竟然“轰隆”一声,猛然开启一道石门来,整个墓室顿时一亮!

众盗墓贼无不欢呼大叫:“果然如此,最后竟然还有一道门能出去啊!”然而定眼一瞧,他们却又困惑了,虽然有道石门能出去,然而这石门却是在墓室的最深处,如今能出得去的,却只有胡小二一人!

郝大东叫道:“胡小二,赶紧想办法放我们出去啊!”

隔着铁栅栏,胡小二熄灭了火把,微笑地看着郝大东道:“不瞒您说,这种机关,名叫‘蜻蜓点水九连环’,即便有人能打开,也是每打开一道,后面便会掉下一道。”

郝大东不解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胡小二并不回答,而是接着说:“但如果真正了解这个机关的人,其实这些都是可以避免的。”

郝大东咬牙看着胡小二,怒道:“他娘的!原来你早就知道!你为什么不在第一道就全部打开?”

胡小二嘿嘿一笑:“这不废话吗?我不把你们困住,我还有活路吗?昨晚听你一说后,我就明白了,你所说的正是我祖上擅长的机关术‘蜻蜓点水九连环’,嘿嘿,想来还真是天意呀!你以为我那‘蜻蜓点水’的斟酒技巧就是为帮人斟酒的吗?我还告诉你吧,这‘蜻蜓点水九连环’的机关设置巧妙异常,其实,即便有人能打开第一道,最后也是出不去的!你以为之后那些一字排开的酒盅,还是每个斟上三钱酒么?若换了别人,即便能像我一样蜻蜓点水般在九个酒盅内斟上三钱酒,最后也是会死无葬身之地的,因为它们每一道机关斟酒的分量都不是一样的,说白了,这世上除了造这机关的和他的传人,是没有人能真正解得开的!”

郝大东顿时满头大汗,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胡小二要把他们一个个分开,却把自己留在最后面!

这时,胡小二从石门里探出头去瞧了瞧,笑道:“你放心,既然如今能得见天日,你们就不会被困死,但这种墓室多半都造在悬崖绝壁之上,你们能不能得到那些金银珠宝,那就要看你们的缘分了!”

郝大东一愣:“这又是为何?”

胡小二指着出口处石门顶上一个黑色圆球笑道:“看见这个了吗?只有用东西把这铁球打落,整个墓室里的铁栅栏才会全部开启。你隔着铁栅栏离此球约两丈距离,而看如今情形,你离得最近,只有你能办得到了。”

郝大东又是一愣:“这……我怎么办得到?”

胡小二嘿嘿笑道:“你跟前不是有那么多宝贝么?一件一件瞄准了往外砸吧,不过……当你能把那铁球砸落了,这些宝贝多半也掉进下面万丈深渊里去了。所以我说,能不能得到这些金银珠宝就要看你的缘分了,出去后你得到这万丈深渊底下去找啊!唉,没想到我祖宗他们还真想得周到!”话罢,便像猴子一样从石门口爬了上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