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银子与吃包子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领银子与吃包子
清雍正年间,沂州连续三年大旱,大批灾民逃往京城,惊动了皇帝。雍正皇帝派了一位钦差大臣,带着十万两国库银子,专程到沂州赈灾。钦差大臣到达沂州后,就把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交给沂州知府杨笙发放,他自己却到处游山玩水。
钦差大臣回京复命后,来京城逃难的灾民不但没减少,反而一天比一天多了。雍正皇帝感到非常奇怪,就派心腹到沂州暗中调查,原来大多数灾民,压根儿就没得到银子。雍正皇帝气得七窍生烟,钦差大臣因办事不力被摘掉了顶戴花翎。
雍正皇帝再次调拨了十万两白银,又派了一位钦差到沂州赈灾。有了上一

领银子与吃包子

清雍正年间,沂州连续三年大旱,大批灾民逃往京城,惊动了皇帝。雍正皇帝派了一位钦差大臣,带着十万两国库银子,专程到沂州赈灾。钦差大臣到达沂州后,就把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交给沂州知府杨笙发放,他自己却到处游山玩水。

钦差大臣回京复命后,来京城逃难的灾民不但没减少,反而一天比一天多了。雍正皇帝感到非常奇怪,就派心腹到沂州暗中调查,原来大多数灾民,压根儿就没得到银子。雍正皇帝气得七窍生烟,钦差大臣因办事不力被摘掉了顶戴花翎。

雍正皇帝再次调拨了十万两白银,又派了一位钦差到沂州赈灾。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这位钦差不再相信杨笙,他把赈灾现场设在钦差行营,亲眼看着灾民来领银子。十万两赈灾银子发放完毕,这位钦差大臣才松了一口气。谁知,当这位钦差大臣回到北京后,来自沂州的灾民仍然不见减少!原来狡猾的杨笙在钦差大臣发放赈灾银两的时候,早就派衙役把各条路口都把住了,很多灾民都不能去领银子。那些衣衫褴褛的所谓灾民,好多都是杨笙的家人和奴才装扮的。结果,第二个钦差大臣也被摘掉了顶戴花翎。

两个钦差大臣因为发放赈灾银两而丢了顶戴花翎,满朝文武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再担当这个赈灾钦差了。就在雍正皇帝束手无策的时候,大臣吕东主动站出来说:“皇上,奴才愿担此重任!”

吕东当官前,曾是雍正爷府上的奴才,此人虽然没读过书,但是他天生聪明,一肚子鬼点子。杨笙是进士出身,此人满腹经纶,胸无点墨的吕东能斗过他吗?雍正皇帝有点不放心地问:“吕东,你有什么办法能拿到杨笙的犯罪证据,并保证把朕的赈灾银两,一点不少地都发到灾民手中?”

吕东笑着说:“俗话说天机不可泄露,皇上请放心,如果这次奴才不能把银子发放到灾民手中,您不但可以摘掉我的顶戴花翎,就是要我的脑袋,我也毫无怨言!”

雍正皇帝就和吕东当场立下了生死文书。

吕东要来山东赈灾的消息传来,杨笙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前两个进士出身的钦差都败在我的手里,难道还怕你一个胸无点墨的奴才!

赈灾现场仍然设在钦差行营,杨笙索性故技重演,发放银子那天仍然来了不少假灾民。在杨笙的精心策划下,真假灾民混杂在一起,大家都吵吵嚷嚷地催促赶快发放赈灾银两。杨笙端坐在吕东身边,不时用眼睛的余光偷偷观察吕东的表情,心中不由暗暗得意:吕大钦差,除非你像孙猴子一样,长了一双火眼金睛,否则……

吕东则摆出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架势,他不慌不忙地一边喝着茶水,一边摇着纸扇吩咐随从们往外抬一箱箱白花花的银子。真真假假的灾民一看到银子,个个情绪激昂,大家扯着嗓子高声欢呼:“快发银子啊!快发银子……”

见时机已经成熟,就像上两次一样,杨笙装模作样地拿出一份花名册说:“钦差大人,是不是现在就发银子?”

出乎杨笙意料的是,吕东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说:“不忙,不忙!本钦差受当今圣上的重托,一定要把银子发给那些真正的灾民,否则我就要重蹈前两任钦差的覆辙喽!”

杨笙心中嘲笑说:你一个京城来的钦差,人生地不熟,我看你怎么分出谁是真灾民?可是,他嘴里却用一种挑衅的口吻说:“钦差大人,那,就请您把真假灾民分开吧。”

吕东不理睬杨笙,转身对一个随从说:“来啊,把我给灾民们准备的礼物抬上来吧。”

随从一声令下,十几个亲兵,抬来了几大筐热气腾腾的野菜团子。吕东冲现场的人们说:“各位父老乡亲,沂州遭了灾,当今圣上给大家发银子,我吕东身为钦差大臣,也应该有所表示,只是我的俸禄不多,只能供大家一顿午饭,一人两个野菜团子,大家先吃饭,吃完饭就发银子。”

杨笙不知道吕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亲兵们给大家发菜团子。谁知,一筐菜团子还没发完,杨笙就吓出一头冷汗了!这种菜团子是用沂蒙山上一种又苦又涩的野菜蒸的,那些真正的灾民都靠它度日,吃起来自然没有问题,不大一会儿,两个野菜团子就吃下肚了。而那些假灾民就不同了,他们什么时候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一个个接过又苦又涩的野菜团子,龇牙咧嘴老半天也不动一口。杨笙已经看出吕东的用意,急得他一个劲地冲那些假灾民递眼色,可是,仍然无济于事。吕东见时机已经成熟,他笑着问杨笙:“杨大人,哪些是真灾民,哪些是假灾民,你现在还分不清吗?”

事已至此,杨笙只得装模作样地一拍惊堂木说:“大胆刁民,竟敢冒充灾民,骗取赈灾银两!来人啊,把那些手中还有菜团子的,都给我轰了出去!”

第一个回合,杨笙就败在了吕东手下,很多灾民都领到了赈灾银子。杨笙是个爱钱如命的角色,他可不甘心眼看着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从眼皮子底下进了穷百姓的手里。回去之后,杨笙把那些演砸了的假灾民狠狠地臭骂了一通,然后又把他们饿了两顿。第二天,再次发救赈灾银两的时候,杨笙就胸有成竹了:不就是两个野菜团子吗?我的家人照样能咽下去!

谁知,这一次吕东变路子了,他送给灾民的不再是又苦又涩的野菜团子,而是换成了香喷喷的大肉包子!那些被沂州知府饿了两顿的假灾民,一见到大肉包子,立刻就狼吞虎咽,眨眼之间就吃进肚里了。那些真正的灾民,却很少有人动嘴,他们大多数都宁肯饿着肚子,也不吃香喷喷的肉包子。杨笙不知道吕东这次耍的是啥花招,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吕东得意地笑着说:“杨大人,本钦差已经看明白了,那些狼吞虎咽吃肉包子的,大多数都是假灾民……”

杨笙不服气地问:“何以见得?”

吕东把脸一板说:“那些真正的灾民,一家老小吃糠咽菜,来领赈灾银子的,得到这么好吃的肉包子,哪个不想带回家给妻儿老小尝尝?他们是不舍得吃啊!那些假灾民就不同了,几个肉包子对他们来说不算稀罕,所以就心安理得地吃下去了!”

几句话说得杨笙心服口服,第二个回合,他又败在吕东的手下。几天下来,十万两赈灾银子终于发放完毕。尽管吕东绞尽脑汁,还是有很多银子进了杨笙的腰包。吕东似乎也不想揭穿这个贪官,甚至他还大摆宴席,请杨笙到钦差行营喝皇帝赏赐的御酒呢!

可是,没过多少日子,杨笙突然得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病,浑身上下奇痒难忍,而且吃什么药也无济于事,一天到晚离不开痒痒挠,而且越挠越痒,不多日子,就挠得体无完肤了。就在这时,钦差大臣吕东又传出话来,他要亲自传达雍正皇帝的口谕,点着名要杨笙到钦差行营接旨。杨笙只好带着痒痒挠,一边挠一边龇牙咧嘴来到钦差行营。吕东煞有介事地围着知府大人转了好几圈,看看他的胳膊,再摸摸他的腿,然后一本正经地开始传达皇帝口谕说:“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是你的钱,你花了什么事也没有,不是你的钱,你昧着良心捞进自己的腰包,是要得钱痨的!”

皇帝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杨笙明知吕东是在拿他开心,可他还是大气不敢出,因为心里有鬼呀!吕东猛然把惊堂木重重地一拍说:“大胆的贪官,你老老实实向本钦差低头认罪,把前后三次贪污的赈灾银子,都如数交出来,如若不然,我吕东还有更损的招,来收拾你这个贪官。”

一来是杨笙确实贪污了赈灾银两,再者是他也害怕,鬼精鬼灵的吕东说不定还会使出什么损招来收拾他,只好老老实实交代了全部贪污罪行……杨笙吐出了三次贪污的银两,按照大清的法律,被判了个斩立决,沂州的灾民都夸吕东是个有智谋的官。

原来,吕东来到沂州后,就打听到杨笙爱钱成癖,他每天晚上都要把家里的钱取出来,一锭一锭地数一遍,然后才能上床睡觉,否则就彻夜难眠。于是,吕东就从一个江湖郎中那里弄到一种能使人浑身痒痒的药粉。吕东让人把他从北京带来的赈灾银两,全部撒上这种无色无味的粉末。为了不伤害无辜的清官和那些得到银子的灾民,吕东还和江湖郎中为这种粉末配上一种药引子,没有药引子,这种药粉就不起作用。那种药引子,就是他专门请杨笙喝的所谓“御酒”!

杨笙被砍头那天,吕东点着这个贪官的鼻子说:“你其实不是败在我吕东的手里,是你自己患了贪得无厌的钱痨,所以才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啊!”

从那以后,人们就把贪官污吏要钱不要命的贪婪行为,称之为“钱痨”。在那个年月,痨病可是不治之症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