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丈夫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狗丈夫
一 决战
早先,关东的大苇塘有个叫阮老五的猎手,与女儿英子和一只大黄狗相依为命。这只大黄狗可不是一般的狗,是阮老五从深山里捡来的。当时,大黄狗头破血流,奄奄一息,阮老五一看就知道,是熊瞎子拍的。阮老五将大黄狗背回了家上药调治,没想到,大黄狗竟然活过来了。大黄狗为家里可没少出力,每次出猎,只要带上它,总会满载而归。自然而然,大黄狗就成了他们家的一分子。
让阮老五感到欣然的是,大黄狗特通灵性,英子还小,大黄狗就守在英子身边。英子和大黄狗在一起玩得可开心了。
英子长到十七岁,出落得如花似玉。一

狗丈夫

一 决战

早先,关东的大苇塘有个叫阮老五的猎手,与女儿英子和一只大黄狗相依为命。这只大黄狗可不是一般的狗,是阮老五从深山里捡来的。当时,大黄狗头破血流,奄奄一息,阮老五一看就知道,是熊瞎子拍的。阮老五将大黄狗背回了家上药调治,没想到,大黄狗竟然活过来了。大黄狗为家里可没少出力,每次出猎,只要带上它,总会满载而归。自然而然,大黄狗就成了他们家的一分子。

让阮老五感到欣然的是,大黄狗特通灵性,英子还小,大黄狗就守在英子身边。英子和大黄狗在一起玩得可开心了。

英子长到十七岁,出落得如花似玉。一时间,提媒说亲的人络绎不绝,可英子就是不嫁。那些媒人看到英子和大黄狗在一起亲亲热热的,就对别人嘲笑英子说:“这姑娘将来非嫁个狗丈夫不可!”

这话儿传到了阮老五耳朵里,阮老五这才发现,英子和大黄狗的关系确实不一般,英子走到哪儿,大黄狗就跟到哪儿,另外,大黄狗看英子的眼神也不对。这哪儿是一只狗眼,分明是一对含情脉脉的人眼!关东山里有狗丈夫的传说,说的是姑娘终年不嫁,后来生下了一窝人头狗身的怪物。想到这儿,阮老五吓出一身冷汗。大黄狗虽好,也得想办法处理,如果出事,他的脸可就丢大了。就在阮老五绞尽脑汁准备处理大黄狗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天,阮老五打猎归来,忽听院子里传来狼的叫声。阮老五的心提到嗓子眼上了。要知道,关东山里的狼,有时候会潜到住户家觅食。他们家虽然没养家畜,但家里有英子呀!阮老五快步向家里走去,看到了惊人的一幕。英子在门边吓得惊惶失措,大黄狗正和一头恶狼和一只狐狸在决斗。大黄狗被撕咬得遍体鳞伤,鲜血淋淋,恶狼试图扑向英子,终未得逞。

阮老五给了恶狼一箭,恶狼背上中箭,和狐狸钻进山林里不见了。阮老五跑进院子,大黄狗跑到他身边就死了。阮老五知道,就是这只忠实的狗拿自己的命救了英子呀!大黄狗死了阮老五就把它埋葬在后山。

二 女婿

一年后。

这天,父女俩在一棵大槐树下发现了一个仰面朝天的小伙子。阮老五试了试鼻息,对英子说:“这个人还有点气,我们得把他背回家去。否则,不成虎狼的口中食,也得活活的饿死。”

父女俩将小伙子抬上马背驮回了家。经过悉心照料,小伙子渐渐苏醒过来了。交谈中得知,小伙子叫郎七,闯关东迷了路,干粮吃完了,再加上天气寒冷,就昏迷过去了。

第二天,郎七要离去,还没走出院子就昏倒了。阮老五又和女儿把他抬回了屋子里。郎七醒来后说:“老爹,你们是好心人,可我不想连累你们,我在关里吃了官司,为躲避官府的追捕,跑到关东避难来了。”郎七说,死去的父母给他订了一房媳妇,可当地的恶霸黑虎把媳妇抢走了,媳妇性情刚烈,悬梁自尽了。一天晚上他潜入黑虎家把黑虎宰了。

“小伙子,好样的!要是换了我,也会这么做的。如果你不嫌弃,就在我这儿住下来。”阮老五拍着郎七的肩膀乐呵呵地说。郎七说:“老爹,这怎么可以呢?我也不会狩猎,还不是干瞪着眼睛吃闲饭?”阮老五说:“不会狩猎,可以学嘛!”在阮老五的热情挽留下,郎七住了下来。

郎七精明强干,不到一个月,就和阮老五学会了骑马射箭。阮老五笑在脸上,喜在心里。其实,阮老五之所以将郎七留下来,还有另外一个想法。英子已经十八岁了,也该找个男人结婚了。他就英子这么一个女儿,得找一个品貌双全的年轻人当他们家的上门女婿,这样一来,他老来就有了靠山了。郎七的出现,阮老五眼前一亮。经过长时间的观察,阮老五认定,郎七挺合适。

阮老五知道,女儿和猎户苟义有些意思。那时候,流落到关东的汉子很多,苟义也是其中一个。他淘金累倒在金沟,被关把头救下收为义子。现在,苟义是独子,把儿子送到他们家当上门女婿,关把头不会同意。所以,阮老五更加器重郎七。

这天,东山上来了一群土匪,阮老五决定和屯里的壮年男去把土匪打跑。因为英子是个姑娘家,所以,阮老五让她呆在家中,自己和郎七、苟义等一些壮年男子去了东山。

却说英子,自打父亲走后,整日提心吊胆。这天,郎七和父亲回来了。父亲俯在马鞍上,后背中了一支利箭。郎七也浑身血污,满面灰尘。英子将一碗清水给父亲灌了下去,阮老五微微醒来,由于伤势过重,一时说不了话。郎七告诉英子,土匪被打散了,屯里的壮年男子也死伤了十多个。苟义也在死亡人员名单之中。

听说苟义死了,英子差点昏死过去。苟义来到关家后,经常邀请她一起进山采山货。苟义的英俊能干深深吸引了英子。不知为什么,她似乎觉得苟义看她的眼神很熟悉,就好像前世就认识了一样。她爱苟义,爱情的种子早在他们心中破土而出。苟义对她特好,她真想追随苟义而去,可想到尚在昏迷的父亲,她只好流着泪打消了这个念头。阮老五告诉女儿,要不是郎七及时挺身相救,他早成了土匪的刀下鬼了。英子对郎七的好感多了起来。尽管她一心想嫁给苟义,可苟义毕竟死了。不久,在父亲的劝说下,她成了郎七的妻子。

第二年夏天,她生下女儿小花。一家四口在一起过得其乐融融。可每当想起苟义来,英子都会在心底流泪。

三 哑巴

燕去雁来,花开花落,十年过去了。

这天晚上,郎七领着一个陌生人走了进来。这个人面貌奇丑,瘸着一条腿。英子惊奇地打量着陌生人,郎七说:“甭看他是个哑巴乞丐,却是咱们家的财神爷。”见妻子不解,郎七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自打阮老五伤了元气后,郎七就出去卖皮货了。

有一天,郎七拿着一张狍子皮等买主,左等右等也没见一个买主。郎七正在为卖不出去狍子皮发愁的时候,和他熟识的小饭铺掌柜指着一旁舐盘子的哑巴说:“郎老弟,你要想将皮货卖个好价钱,得将它加工得干干净净才成。这个人甭看不会说话,可却是加工皮货的好手,如果你肯雇用他为你加工皮货,那你的银子准能挣翻倍。他流落街头,只要赏他一口饭,给他一个睡觉的地方就成了。”

郎七认得哑巴差不多有一个月了,每次,他都会被他身上的肮脏气味所熏跑。这个哑巴不但长得丑,而且还瘸了一条腿,没想到他还有侍弄皮货的手艺。郎七心想,还有这么便宜的买卖,于是就让小饭铺掌柜跟哑巴说,如果他将他手中这张皮加工好了,他就雇用他。没想到哑巴果然手艺精湛,一张粗糙的狍子皮经过他的加工,变得干净齐整了许多。当天,郎七就将这狍子皮出手卖了十两银子的大价钱。郎七将哑巴领进澡堂子洗漱了一番,又给他买了一身衣裳领回了家。

英子笑着对哑巴点点头说:“既然到家来,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哑巴似乎听懂了她的话,感动得眼睛都湿润了。郎七说:“哑巴嘴哑耳不聋,他心里可是明白着呢。瞧瞧他,被你这句话感动得都哭了。”郎七说完这句话,哑巴嘴里头咿咿呀呀地,冲着他们夫妻一个劲儿地点头。

哑巴虽然长相丑陋,却嘴哑心明,对他们一家非常的好,干起活来特卖力气。自打有了哑巴为他们加工皮货,他们的收入成倍增加,因此,全家人都很喜欢他。特别是小花,每天都会和哑巴在一起玩耍,哑巴的手非常巧,他经常给小花编花篮花环之类的玩具,英子非常开心。不知为什么,英子老是觉得哑巴的眉眼间似乎隐藏着一丝不易被人觉察出来的东西……

四 疑窦

一天黄昏,郎七卖山货回来,可阮老五还没有回来。郎七说:“英子,我去看看爹,怎么还没回来?”

一个时辰过后,郎七浑身是血地回来了。英子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父亲竟被恶狼围攻,郎七说,是他冲进狼群将父亲的死尸抢了回来。父亲的尸体被恶狼撕扯得惨不忍睹,英子号啕大哭。

埋葬了阮老五后,郎七对妻女的脾气也一天天暴躁起来。让英子不解的是,郎七到集市上卖的山货价钱远不如从前了。英子决定尾随丈夫其后看个究竟,她眼睁睁看着丈夫将山货出手后就去了一个挂着灯笼的胡同里。那胡同建得好气派啊,一些穿戴齐整的富人进进出出,好不热闹。当她在暗处看见丈夫被一个长相俊俏的女人送出门来的时候,她什么都明白了。丈夫将银子都花在嫖妓上了。

这天黄昏,英子采山货归来,刚进门,便被一棒子打晕,当她醒来,惊讶地发现,自己被捆了个结结实实。郎七凶相毕露,将小花也绑在一根柱子上。

英子喝道:“郎七,你要做什么?”郎七笑了笑说:“告诉我,银子藏在哪儿?”

让英子惊讶的是,丈夫的旁边还有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这个女人英子认识,是那天丈夫找的那个窑姐。

果然是为银子!

原来,知道了丈夫的秘密后,英子对他开始提防了。近些日子以来,她老觉得丈夫鬼鬼祟祟的,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莫非丈夫是在打家中积蓄的主意?这些年来,他们省吃俭用,已经积攒下来五千多两银子。如果因为他嫖女人将这些银子打水漂了,她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父亲呢?她刚开始并没有将丈夫想得那么糟,直到今天丈夫带着那女人走进家门,英子才感到了事情的严重。善良的英子本以为丈夫只是随便玩玩罢了,她哪知道,郎七已经打算和眼前这个闯进家门的窑姐远走高飞了。

英子恨不得撕碎了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可小花在他们手里,弄不好会对小花不利,想到这儿她说:“姓郎的,你不就是要银子吗?我给你便是,只要你放了小花,我就会告诉你银子藏匿何处。”

郎七嘿嘿冷笑,将刀架在小花脖子上:“臭婆娘,老子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快告诉我银子在哪儿,否则我就有她好看的。”明晃晃的刀子在小花面前晃着,小花吓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英子心如刀绞,流着眼泪说:“郎七,放过小花,她还是个孩子!”

郎七恶毒地说:“英子,不要再跟我演戏了,你以为我不知,这孩子不是我的,她是苟义的种!我嫖妓怎么了,这么多年,你的心思依然在一个死鬼的身上。你爹发现我的秘密,背后数落我,我一气之下杀了他。我这么做,都是你逼的!快告诉我,银子究竟藏在何处?”

英子没想到,父亲竟死在了郎七之手!

五 现形

郎七没说错,小花的确是苟义的。英子早就将身心交给了心上人。苟义死后,她真想一死了之,可这时强烈的妊娠反应使她意识到,她怀上了苟义的骨肉。大姑娘生孩子,实在不是件光彩的事情,这时候,父亲提出让她嫁给郎七,为了保存自己的名声,也为了将苟义的孩子生下来,她只好违心嫁给了郎七。她知道对不起郎七,尽全部的身心来感化郎七,没想到他还是恩将仇报,她埋怨爹不该当初心慈面软引狼入室。

为了女儿的安全,英子只好将埋藏银子的地点说了出来。郎七一边从炕洞里往外掏出白花花的银子,一边得意忘形地和那个女人大笑起来。那女人数完了银子要郎七杀了英子母女。郎七有些下不了手。女人点着郎七的脑门子咬牙切齿地说:“你这个死脑子,斩草得除根。你要是下不了手,这个女孩我来对付,你只要对付那婆娘就成了。”女人说着,操起桌子上的一把刀奔向小花。

英子被绳索捆得结结实实动弹不得,面对女人明晃晃的屠刀,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只听“啊”地一声惨叫,英子睁眼一看,惨叫的不是小花,而是那个狠毒的女人。

原来,女人的后背之上中了一把飞刀!有人在暗中救了小花。是谁救了小花?英子暗想,难道是他?这时,那女人竟然变成了一只狐狸!英子大惊,女人怎么会是狐狸呢?难道,郎七也不是人?此时,郎七见女人死了,飞快地跑出了屋外。

屋外黑如墨染,只见点点繁星,哪有半个人影?

英子正在琢磨是谁救了小花的时候,屋外传来郎七的惨叫。郎七捂着眼闯进屋子。原来,郎七刚才出屋去找杀死女人的神秘人的时候,被一把迎面扬来的辣椒面辣了双眼。郎七在屋子里痛苦地嚎叫着,一个人飞快地闯进屋来。英子又惊又喜,原来是在偏房居住的哑巴。英子没想到,平时不声不响的瘸腿哑巴,竟有一手飞刀的绝技!

由于郎七被辣了双眼,所以,反抗能力大减,被哑巴给捆在了柱子上。哑巴解开了英子和小花身上的绳索开口说话了:“小花,英子,让你们受惊吓了吧?”

这声音似乎很熟悉,似乎从遥远的天边飘来,英子惊讶地问:“你究竟是谁?”哑巴流着泪说:“我和郎七一样,也是从关里犯了官司跑到这儿来避难的。我之所以扮成哑巴,就是为了保全自己苟活人世。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我不想连累你们,我得走了。”

哑巴说罢迈开大步就往外走。英子一把将他拽住:“不,你不是什么关里来的逃犯,你是苟义!我不管你是人是鬼,你的声音、你的气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尽管你容貌被毁,可又怎能瞒得过我的眼睛呢?”

原来,英子早就注意哑巴了。她惊奇地发现,哑巴举手投足酷似死去的苟义。今晚当哑巴张口说话的时候,英子断定,这个在她身边呆了半年多会吹牛骨哨的哑巴就是苟义!

那人回转身来猛地将英子拥在怀里,流着泪说:“英子,我的确是死里逃生的苟义啊!”

郎七惊得目瞪口呆。苟义一回手,一把飞刀扎在郎七的咽喉。郎七脖子一歪,变成了一只恶狼。英子没想到,郎七是狼变化而成的。

六 因果

英子喜出望外,扑在哑巴怀里哭着说:“苟义,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你不是离开人世了吗?”

哑巴说他就是苟义,当年,为了得到英子,郎七趁混战时在他背后下了毒手。他命大没死,在深山里修成了飞刀绝技。在那场战斗中,他的脸被大火严重烧伤,容貌被毁,所以,英子没认出他来。为除郎七,苟义扮成了哑巴时刻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如果郎七对英子好,他就决定一辈子不现身。没想到郎七忘恩负义,苟义决定除掉郎七为自己和阮老五老爹报仇雪恨。今晚,他一见郎七和那个女人将小花绑在柱子上,就知道他们不怀好意,他要看看郎七究竟唱的是哪出戏。没想到郎七为财起意,这才现身而出。考虑到自己的脸被那场大火给毁了,才决定离开英子,没想到被她识破了。

“小花,他才是你爹。”英子把小花领到苟义面前。“爹。”小花在经过短暂的羞怯后幸福地扑在父亲的怀里。

一家三口幸福地笑了。

转眼,又过了几十年。苟义得病了,弥留之际,将妻子和小花叫到跟前说:“陪了你们娘俩这些年,我也知足了。英子,知道我为什么叫苟义吗?”

英子惊讶地打量丈夫,苟义咧嘴笑着说:“其实,我是狗仙呀!当年,我被熊妖所伤,是老爹救了我。为报恩,我在你们家看家护院,再后来,我就爱上了你。可我没想到,你的美丽被郎七也就是狼仙看中,他和狐妖到你家抢你,我为护你和狼仙决斗。我死后,幻作人形,化名苟义,没想到,当年的狼仙、狐妖竟也成精幻化人形前来报复。凡人眼拙,不识真面。所以,我和狼仙、狐妖为人形便与常人无异了,陪你们这么多年,我也该走了。我死后把我肚子剖开,里边有一个硬硬的东西,足够你们娘俩生活一辈子了。”

苟义说完咽了气,成了那只大黄狗。英子按照苟义的遗嘱剖开他的肚子,果然,胃里有一块鸡蛋大小的硬硬的东西。内行人说,这是与牛黄、马宝并举为“三宝”的狗宝呀!可像这么大的一块狗宝,确实罕见。

后来,巡抚大人有胸肋噎嗝反胃的老毛病,遍寻良药不愈,有人出方子,英子将狗宝献出。一剂药下去,巡抚大人原来的胸肋胀满症状消失得无影无踪。巡抚一高兴,赏了英子一家一千两银子。

拿到银子的当天晚上,英子分明看到,苟义在窗外冲她笑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