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用“岁币”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巧用“岁币”
公元1004年初秋,一队人马押运着大量的丝绢、茶叶和白银,出了古北口,进入了燕山腹地,缓缓北行。带领这队人马的使节正是在澶州城下让契丹人闻风丧胆的大将马知节。副使节是曹利用,就是他代表北宋与契丹人签订了让北宋臣民蒙羞的澶渊之盟。他们这次说是出使,实际上是按照盟约的规定,往契丹国送岁币。岁币美其名曰压岁钱,可这压岁钱值数十万两白银,那可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啊!马知节对宋真宗的这次安排颇为不满,与曹利用这样一个胆小怕事的懦夫一起出使,实在是有失体面。出行前,他也曾向宰相寇准提出换掉曹利用

巧用“岁币”

公元1004年初秋,一队人马押运着大量的丝绢、茶叶和白银,出了古北口,进入了燕山腹地,缓缓北行。带领这队人马的使节正是在澶州城下让契丹人闻风丧胆的大将马知节。副使节是曹利用,就是他代表北宋与契丹人签订了让北宋臣民蒙羞的澶渊之盟。他们这次说是出使,实际上是按照盟约的规定,往契丹国送岁币。岁币美其名曰压岁钱,可这压岁钱值数十万两白银,那可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啊!马知节对宋真宗的这次安排颇为不满,与曹利用这样一个胆小怕事的懦夫一起出使,实在是有失体面。出行前,他也曾向宰相寇准提出换掉曹利用,可寇准也只是摇头叹息,表示无能为力。

一路上,北国风光雄奇秀美,可马知节哪有心思欣赏,越往北走,心情越发沉重。曹利用则不同,表情轻松,时不时地还吟出两句马知节听不太懂的词句。

这天,一抬头,只见一座险峻的大山横亘在眼前。曹利用不禁感叹道:“真是一座奇山呐!”随从的契丹向导赶紧对曹利用说:“大人,这就是我族心中的圣山——马盂山。”接着,一些契丹人的牙帐陆续出现。牙帐周围,成群的牛羊散布在山间,三五髡发、衽袍少年,纵马驰骋,飞射自如。曹利用随口说道:“你们为何髡发?” 契丹向导答道:“为骑射时,发不挡眼;睡时,把后面的束发盘起来做枕。”曹利用看了看圆领左衽袍服,猜测道,“这样的袍服也是为了骑射方便?”契丹向导点头说:“对,行马时,两侧顺势盖住人腿,使双腿免受风寒。”这时,路边牙帐里走出一个双腿有些弯曲的老人,曹利用奇怪地问:“可那个老人,腿为何还这样?” 契丹向导笑道:“这并非骑马所致,只因北地风寒重,我等又多居于行帐所致。” 曹利用突然眉头一动,转过头对马知节说:“马大人,若论颐养天年,这塞北还真不如我们江南。”马知节哪有这份闲情逸致与他讨论,打马而去。

马知节等一行人到了辽国的都城上京,也就是今天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岁币交割完毕,萧太后设宴款待。马知节刚要去赴宴,曹利用上前一步拦住他说:“皇上有密旨,请马大人接旨。”马知节无奈,赶紧接旨。曹利用取出圣旨,高声读道:“交割完毕后,一切事宜由曹利用全权处置,尔等且记,谨重寡言。”原来胆小而多疑的宋真宗生怕性格耿直的马知节说错话,惹怒契丹人,这才采取了这临阵换将的办法。马知节纵然是满胸愤懑,但也不敢违抗圣旨,只好领命。曹利用狡黠地一笑:“马大人走吧。”马知节只得气哼哼地跟在他的后面。

席间,萧太后看了一眼这两位神色黯淡的北宋使臣,不由自主地得意起来,以胜利者的姿态问:“尔等一路上,见我山川可雄美,民风可悍?”曹利用赶紧起身,点头哈腰地说:“美且悍。” 看到他低三下四的样,马知节心里大为不满。没想到曹利用又接着说:“圣山真是一块风水宝地,前有辽河东逝远,后有群峰来遮挡,恰似一把龙椅。这样的宝地,在我大宋实在难寻。” 马知节对这样献媚的话,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哼哼”了两声。曹利用生怕他惹是生非,悄悄地拉了拉他的袖子。

萧太后的心腹大臣韩德让也狗仗人势,以鄙夷的口吻说:“我说你们大宋怎么老是求和?看起来是根基不行啊。” 曹利用赔着笑答道:“各有所长,各有所长。”这个韩德让原本是北宋人,后来投靠了契丹。马知节对这种卖国求荣之徒恨不得食其肉,嚼其骨,咬着牙从鼻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萧太后是何等人物,早就看出端倪,问道:“莫非,这位马大人有话要说?” 曹利用赶紧打圆场:“马大人不善言辞,数日来身体不适,请莫怪。” 萧太后微微一笑:“不会吧,这位大人有话,但说无妨。”

马知节看了曹利用一眼,心里说,这可是她让我说的,不是我故意多嘴吧。曹利用也不好再阻拦,就说:“马大人,要慎言。”马知节冷笑一下,说:“我朝山水秀美之处,不可胜数。文化古迹,多前有先哲遗足,后有庙宇相衬。哪像你们这荒蛮未化之邦,就连先祖的圣地马盂山,依然是草木荒疏。” 此话一出,顿时鸦雀无声。太后刚才还笑容满面,现在脸色刷地变了。

韩德让还想挽回一下面子,又说:“我们不讲求形式,重简朴自然,讲求实用,而不像汴京,如此繁华,却是不堪一击。”马知节本来就不善言辞,一时没有了话。曹利用赶紧趁机踢了踢他,那意思是别说了。这下子反道提醒了马知节,他一下子想到了路上见到的那个老者,就说:“逞一时年少之能,算什么。你没有看到,你们那些腿疾缠身的老者,其状苦不堪言。哪像我们,老者能安享天年,少者能全力为国。”韩德让一时哑口无言,气氛一下子凝固起来。

萧太后沉思良久道:“你是说,你们大宋的圣地多有香火城卫,民者皆有其屋?” 马知节这回豁出去说:“那是自然。不敬圣地,居者无屋,与兽何异?”这就等于在骂这些契丹人的祖宗。曹利用一边使劲地扯他的衣襟,一边说:“马大人素来贪杯,口无遮拦,请太后莫怪。” 在一旁的契丹猛将们个个手握腰刀,怒目而视,只等萧太后一声令下,过去就让他们头颅落地。

萧太后微微一阵冷笑,看了看左右,吩咐道,“来人,赏马大人五十金。”这下子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马知节他们离开后,萧太后当即传下话来,选俘虏中的能工巧匠,在圣山脚下建中京,在中京周围广建民屋 。韩德让等人上前问道:“太后,你一向勤俭治国,因何要耗巨资,做此种劳民伤财之事?那个莽夫的性情之词,切切不可当真。”萧太后微微一笑,道:“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用北宋的赔款修建城池和民屋,一则可以保神山和民众之安定;二则,可做我军南行之前哨。”萧太后左右那些大臣,这才恍然大悟,无不为太后的深谋远虑而折服。

韩德让依然有些不解地问:“太后,对那个有口无心,胸无点墨之人,为何赠金予他?” 萧太后笑着说:“我素知那个宋真宗,胆小而心多疑,我们采纳那个马知节的建议,又送金与他,他回去怕是必死无疑了。五十金折北宋一员对我族出言不逊的猛将,值否?” 韩德让由衷地感叹道:“太后的手段真是高明啊。”萧太后环顾一下四周,脸色突然陰了起来。韩德让他们深知这个太后喜怒无常,让人捉摸不透,不敢多言,纷纷退下。

这一下子可愁坏了马知节,自己图一时言语之快,为萧太后献上了一个良策,还被萧太后赏赐,这事如果让宋真宗知道了,自己小命休矣。曹利用则在一旁幸灾乐祸,还时不时地说些风凉话。

回来的路上,马知节想到自己一生忠心耿耿,只因一时快嘴,竟落下个身败名裂的下场,悲愤交加,觉得自己无颜面对家乡父老。到了古北口,眼前就是北宋的领地了。马知节猛地抽出宝剑,想要一死了事,忽然觉得自己的宝剑特别轻,低头一看,竟然是把断剑。这时,曹利用拎着另外那半截剑走过来,说:“马大人,何故如此呢?我早就料到大人会想不开,才从中做了手脚。”马知节怒视着眼前这个小人,吼道:“你想怎样?”曹利用嬉笑道:“马大人,你若是死了,在皇上面前我怎么说得清?”然后,吩咐一声,“给我绑了。”一路上马知节对曹利用大骂不止,曹利用佯装听不见。

回到汴京后,宋神宗果然大怒,当即就要命人把马知节推出去斩首。事已至此,马知节也无话可说 。曹利用凑过去,说:“马大人,你若是求求我,我还是有救你的办法。”马知节瞪了他一眼,慨然道:“大丈夫死则死矣,何必多言。” 曹利用感叹道:“马大人真是大丈夫啊。”然后把头转向寇准,喊道,“寇大人,你还不出手相救?”寇准这才上前道:“万岁,此人不能杀,他不但无罪,还是有功之人。”宋真宗疑惑地问:“此话怎讲?”寇准说:“在他们临行前,我就与曹利用定好了疲国之计,让他二人一个示弱一个示强,引诱契丹人中计。” 宋真宗有些不明白了,问:“你是说,让他们修城筑郭是一计?” 寇准点头:“正是,我国大战刚完,国力空虚。如果契丹人以这些财产充作军用,则我朝危矣。让他们修城筑郭以耗其资,损其锐气,我们正好得以休养生息,巩固边防。”

宋真宗思索一下,说:“言之有理,那朕要好好赏他了?” 寇准赶紧说:“不可,这样一来,不就让契丹人识破此计了吗?你还得降罪于他。”于是,宋真宗名义上把马知节贬出京城,发配到边疆服役,实则是镇守边疆。

几年后,曹利用和马知节再次出使辽国,一路上见到百姓安居乐业,中京的繁华不亚于江南。萧太后亦赐宴款待,酒过三巡,萧太后问:“两位大人,见我邦这些年可有变化?” 曹利用起身说:“百姓安居乐业,百业繁盛。” 萧太后微微一阵冷笑,喝退左右,突然话锋一转:“这要多谢大人的疲国之计。”这下子可把曹利用吓出一身汗,原来这个萧太后早已看破了自己计策。马知节沉不住气了,问:“既然你已知我计,何故上当?”

萧太后感叹道:“我国连年征战,死者多矣,剩皆年少,国力空虚,民愤日大,很多收服者心怀异志。而我邦一些将领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亦恋南方繁华,盲目言战。我也是将计就计,以堵众将之口。此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此后辽国达到了鼎盛,两国边疆有了百余年的繁荣平和的社会局面。马知节和曹利用也成了北宋后期的重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