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女惊魂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盲女惊魂惊变 躺在柔软的被褥里,苏颜感受到了久违的家庭温暖。 苏颜从小就没有父亲,三岁时因病双目失明。半年前,相依为命的母亲也去世了,十二岁的她被送进了孤儿院。几天前,有一对夫妇打算领养她。据说这对夫妇是本地的富商,男的叫程刚,女的叫柳小灵,结婚十多年了一直没有孩子。这次,他们决定到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夫妻俩竟同时看上了双目失明却聪明伶俐的苏颜。 这天,柳小灵办好了领养手续,开车把苏颜接到了郊外的别墅。苏颜抱着母亲留给她的泰迪熊玩具走进了新家里,柳小灵告诉她,程刚叔叔工作繁忙,每天都要很晚才回家

盲女惊魂

惊变

躺在柔软的被褥里,苏颜感受到了久违的家庭温暖。

苏颜从小就没有父亲,三岁时因病双目失明。半年前,相依为命的母亲也去世了,十二岁的她被送进了孤儿院。几天前,有一对夫妇打算领养她。据说这对夫妇是本地的富商,男的叫程刚,女的叫柳小灵,结婚十多年了一直没有孩子。这次,他们决定到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夫妻俩竟同时看上了双目失明却聪明伶俐的苏颜。

这天,柳小灵办好了领养手续,开车把苏颜接到了郊外的别墅。苏颜抱着母亲留给她的泰迪熊玩具走进了新家里,柳小灵告诉她,程刚叔叔工作繁忙,每天都要很晚才回家。

程刚叔叔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苏颜在心里猜测着,很快就熟睡过去。半夜里,她被一声巨响惊醒过来,隔壁客厅里好像有一个巨大的花瓶摔碎了,接着又传来了一阵激烈的争吵声:柳阿姨一边哭泣一边辩解着什么,而一个男人在粗暴地叫骂,还有一阵阵沉闷的击打声夹杂在里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苏颜害怕得要把头埋进被子里。这时候,隔壁传来了柳阿姨的惨叫:“救命啊!救命……”刚叫了两声,她就像是被别人掐住了脖子,声音变得模糊起来。

苏颜大吃一惊,急忙坐了起来,摸索着朝门的方向走去。房门一拉开,一股浓烈的酒精味就扑面而来。“柳阿姨……”她轻轻地叫了一声,柳小灵就急促地叫:“小颜……快、快报警!”

报警?可电话在哪里?苏颜不知所措,她听到那个男人轻咳了两声,粗暴地吼道:“你这个贱人还敢报警?看我不杀了你!”柳小灵随即尖叫了一声,接着“嘭”的一声,似乎有什么重物砸在了地面上,然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苏颜吓得浑身哆嗦,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她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摸索着朝屋里爬去。但没爬多远,就有人冲到了跟前,一把将她按住了。她不由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别怕,是我!”这是柳阿姨的声音,苏颜的眼泪夺眶而出。

柳小灵显得很疲惫:“来,我们到房间去!”说着就将苏颜搀了起来。进了房间后,柳小灵把房门锁上,将苏颜安顿到床边坐好,然后掏出电话报警。

警察赶来后,柳小灵就打开了房门。苏颜这才知道,刚才那个声音粗暴的男人就是柳小灵的丈夫——程刚!警察还告诉她,躺在地上的程刚已经死了。根据尸体的位置,警察推测程刚摔倒时后脑撞在了旁边的一个桌角上,引起了脑血管破裂而导致死亡。

柳小灵放声大哭,说自己当时只是想掀开程刚,没想到他竟会摔死了,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还手,直接让丈夫杀了自己。

等柳小灵平静下来,警察把她和苏颜带回了警察局进行询问。

柳小灵说,程刚经常喝醉酒,然后无故对她进行打骂。为了维护丈夫的名誉和家庭稳定,她一直忍气吞声。昨晚程刚喝醉了,又动手打她,刚开始她竭力躲闪,可程刚越来越疯狂,竟死命掐住了她的脖子。就在这时,苏颜闻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柳小灵就让苏颜报警,竟惹怒了程刚。程刚抓起桌上的水果刀向柳小灵刺去,情急之下,柳小灵拼尽全力把程刚一推,没料到程刚站立不稳,竟摔倒在地上。

结合苏颜的证词和程刚脑后的伤痕,警察认定程刚是意外致死。安慰柳小灵一阵后,警察就让她带苏颜回家安排丈夫的后事。

惊魂

接下来一整天,柳小灵都在忙丈夫的后事。到了晚上,苏颜很害怕,迷迷糊糊地一直睡不着。到了半夜,她听到客厅的门“嘎”的一声响了,仿佛是被风吹开了,接着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了进来。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苏颜想不明白:别墅里除了柳阿姨就只有自己,而且柳阿姨早就睡了,难道是小偷吗?

这时候,客厅里又传来了两声咳嗽,轻得几乎听不见,却让苏颜出了一身冷汗!这不正是程刚叔叔的咳嗽声吗?难道有鬼!她赶紧拉上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好在第二天起床后,家里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到了晚上,苏颜再也不敢一个人睡了,她一定要进柳小灵的房间里睡,还把昨晚听到咳嗽声的事情告诉了柳小灵。

柳小灵颤声问道:“小颜,你别吓我!凭什么说那个声音是你程叔叔的呢?”苏颜说,因为眼睛看不见,她的耳朵特别灵敏,不但能准确分辨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就连他的脚步声、咳嗽声甚至是呼吸声都能辨别出来。昨晚她听到的那两声咳嗽,和前天晚上程刚要杀柳小灵时那两声咳嗽一模一样!

“真是这样?”柳小灵吓坏了,说,“不行,这里不能再住了,我们得赶紧换个地方!”说着便走到一旁去打电话。

过了一会儿,柳小灵说已经在酒店订好了房间,要带苏颜离开别墅到城里去过夜,这闹鬼的别墅以后就卖给别人吧。她们上了汽车,驶出了别墅,苏颜慢慢镇定下来了。

车子离别墅越来越远了,却突然“嘎”的一声停了下来。柳小灵叫道:“糟糕,车坏了!”她下车看了看,回头对苏颜说,“没办法,我不会修,还是叫个拖车吧!”可她刚掏出手机,又轻声嘀咕道,“惨了,竟然没有信号!”

“那怎么办啊?柳阿姨!”苏颜有种不祥的预感,她虽然看不见,但可以想象,在傍晚的山路上,此时一定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柳小灵想了想,说:“小颜,别害怕,前面不远处就有个加油站,我到那里找人来帮忙。”她说会把车门锁好的,让苏颜安心留在车里。苏颜抚摩着怀里的泰迪熊,懂事地点点头。于是,柳小灵关好了车窗,锁上车门,朝前面跑去。

柳小灵刚离开了一会儿,苏颜突然感到汽车朝前面滑去!她慌忙惊叫:“柳阿姨!柳阿姨!”可一点回应都没有,车子越滑越快,飞一般朝前冲去!

苏颜摸索着想打开车门,却发现车门锁得死死的。她抱住怀里的泰迪熊绝望地大哭起来。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车头猛地朝下栽去,苏颜的头撞在了硬物上,她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苏颜被一阵冷风吹醒了。她觉得额头流血,腿也受了伤,还被卡在了变形的汽车座椅下无法动弹。她惊恐地大声呼救,可空旷的山野里只有自己的回音。没多久,她就精疲力竭,又一次昏了过去。

惊喜

再次醒来时,苏颜感觉自己躺在了柔软的床上,额头和腿也不那么疼痛了,可眼睛却被厚厚的纱布蒙着。她微微一动,就被身旁的人按住了:“苏颜,别动,你刚做了手术,要好好休息!”

“什么手术?我怎么了?”苏颜一阵惊慌。

“我是你的护士。”那个陌生的声音说,“你刚做了眼角膜移植手术,很快就能看见东西了!”

眼角膜移植手术?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坐在汽车上冲下了山崖吗?

“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正好有人要捐献眼角膜给你,你早就没命了!”护士解释道,“这个人你也认识,就是领养你的程刚叔叔。不过,据说他这个捐献眼角膜的遗嘱连家人都不知道,一直存放在他的律师那里。”

护士说,程刚去世后,律师就取出了他的遗嘱。在遗嘱里,程刚指定要把眼角膜捐献给苏颜。于是,律师马上联系柳小灵,这才知道苏颜不见了。柳小灵说她从加油站回来后就发现汽车不见了,还以为苏颜是在汽车里被人一起偷走了,她正准备报警。谁也没有料到,车竟滑下了山崖,藏在树丛中间。

不过,程刚在遗嘱里提到,为了保证自己死后能迅速找到苏颜进行手术,他事先在苏颜随身携带的泰迪熊里安装了卫星定位装置,因此,医院和警方很快就找到了苏颜,此时苏颜已奄奄一息。

苏颜想不明白,对柳阿姨那么凶的程刚叔叔,竟是这么慈爱的一个人。他是什么时候在泰迪熊里安装了卫星定位装置的呢?

就在这时,病房门口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小颜醒过来了!太好了!可把我吓坏了!”苏颜挣扎着坐了起来,叫道:“柳阿姨……”

柳小灵走到病床旁边坐了下来。护士像是想起了什么,说:“对了,程先生的遗嘱里还提到,他给小颜留下了一盘录音带,现在就放给她听吧。”

“好啊,快放给我听。”苏颜话音未落,柳小灵却一下子站了起来,紧张地叫道:“别!别放!”她恶狠狠地对护士说:“我是程刚的妻子,你必须把录音带交给我,快!”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又被打开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柳小灵,你出来一下!”柳小灵顿时安静下来,长叹一声,朝门口走去。

从那天起,柳小灵再也没有来看过苏颜,而护士也没有再提起那盘录音带。

半个月后,苏颜眼睛上的纱布被解了下来。她缓缓地睁开眼,终于又看到了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令她不解的是,来医院里接她的并不是柳小灵,而是程刚的律师。

律师把苏颜领回了那幢别墅,并告诉她:柳小灵因为和情人勾结谋杀丈夫程刚,已经被判处死刑,即将执行。而苏颜是程刚夫妇刚领养的女儿,将作为唯一的继承人继承程刚夫妇留下的企业和上千万元财产。

苏颜说:“程叔叔不是被柳阿姨杀的!那天晚上我听得清清楚楚,是程叔叔要杀柳阿姨,反而摔死了。”

律师摇了摇头,说:“小颜,你被柳小灵骗了。你从来就没有听到过程刚的声音,怎么知道那声音就是程刚的呢?”他告诉苏颜,当初柳小灵之所以同意领养苏颜,正是因为她已经计划好了要杀死程刚,而双目失明的苏颜正好可以为她作伪证。

那天晚上,柳小灵的情人事先用重物敲程刚的后脑把他敲死,再移尸到客厅,接着故意打碎花瓶,把苏颜惊醒。然后,柳小灵和她的情人故意演出一个丈夫殴打妻子、导致丈夫失足摔死的双簧,并故意让苏颜听到了。等柳小灵把苏颜拉进房间后,她的情人就悄悄地溜掉了。第二天晚上,苏颜再次听到的脚步声和咳嗽声,自然也是柳小灵的情人的。当苏颜把听到“鬼”的声音的事情告诉柳小灵后,柳小灵怕苏颜说出去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就以到城里为借口,将车开到了一个陡坡顶上,然后放开刹车。等柳小灵一走,她的情人就从后面轻轻地推了一下汽车,让车子滑下坡道,掉到了山崖下。

柳小灵以为除掉程刚的计划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没想到,程刚生前留了一个信封给律师,要求在自己死后才能打开。信封里除了有那封捐赠眼角膜的遗嘱外,还有另一封信,说在自己别墅的客厅里装有隐蔽的摄像头。只要律师取出摄像头的存储器,就可以知道自己死亡的真相。于是,律师在柳小灵离开别墅后,找了一个借口溜进别墅里取下了摄像头,这才发现是柳小灵和情人勾结杀死了丈夫。

得知程刚死亡的真相后,警察故意让护士说程刚留有录音带。这么一试,柳小灵果然害怕了,因为苏颜会知道那天晚上的声音并不是程刚的。

“不过,程刚怎么知道自己即将被杀,而事先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呢?”律师摇了摇头,迷惑不解。

惊叹

突然继承了上千万元财产,又治好了眼睛,苏颜几乎一时不能适应过来。好在企业有专人管理,生活上有保姆照顾,而财产又有律师叔叔帮她管理,她只需要安心读书。

在一个百无聊赖的下午,苏颜偶然翻开别墅里一个隐秘的小抽屉,看到里面有一张程刚的病情诊断书,病情竟是肝癌晚期!诊断书里还夹着一张泛黄的照片,苏颜一下子认出来了,照片里那个年轻女子就是自己的母亲!

苏颜抬头朝墙上看去,遗像里的程刚正微笑地望着她。苏颜突然想起,许多来看望她的人都说:“说实话,你看上去不像是程先生领养的女儿,倒像是他的亲生女儿呢。”她明白了,程刚为什么会在一群孩子里偏偏选择领养她这个双目失明的孩子,还在她的泰迪熊里装上了卫星定位装置,而程刚的眼角膜又刚好跟她的血型相配。

难道这一切都是程刚事先安排好的,包括让柳小灵和她的情人杀死自己?苏颜疯狂地在抽屉里翻找,很快又找出了落款为某调查公司的两个信封,一个信封里是关于柳小灵偷情的资料,而另一个信封里则是寻找一个12岁女孩的结果——自己竟是程刚的亲生女儿!

原来,程刚发现自己患了绝症,而妻子又背叛了自己,他就故意设计领养苏颜,再故意激怒柳小灵让她杀死自己。这样一来,自己被杀后,柳小灵也会因谋杀而被判死刑,全部财产都可以留给苏颜了。

苏颜那双刚刚恢复光明的眼睛里顿时充满了泪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