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山打牛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摘要

隔山打牛毒贩子秃三在中缅边境武装贩毒的时候,被缉毒队队长铁掌侯劈折了一只胳膊,秃三成了断翅的秃鹰,被武警用特制的加固手铐铐了起来。 秃三这小子不是遇到了克星铁掌侯,想要抓住他,一个字——难。 秃三的右胳膊已经被石膏固定住了,他坐在审讯室内的铁栅栏后,一根接一根地吸铁掌侯的芙蓉王。两个人已经干耗一个星期了,铁掌侯的审讯记录上还是一片空白。 秃三拿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劲头,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秃三身背十多条人命,再加上走私的毒品,论罪判刑,槍毙他50次也不算多,坦白从宽对他来说永远都是梦里的白米粥

隔山打牛

毒贩子秃三在中缅边境武装贩毒的时候,被缉毒队队长铁掌侯劈折了一只胳膊,秃三成了断翅的秃鹰,被武警用特制的加固手铐铐了起来。

秃三这小子不是遇到了克星铁掌侯,想要抓住他,一个字——难。

秃三的右胳膊已经被石膏固定住了,他坐在审讯室内的铁栅栏后,一根接一根地吸铁掌侯的芙蓉王。两个人已经干耗一个星期了,铁掌侯的审讯记录上还是一片空白。

秃三拿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劲头,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秃三身背十多条人命,再加上走私的毒品,论罪判刑,槍毙他50次也不算多,坦白从宽对他来说永远都是梦里的白米粥啊!

铁掌侯把烟屁股丢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脚,用手指着秃三的鼻子吼道:“秃三,算你狠,不过我告诉你,知道熊小丫吗,这几天她就要来云南了,我看你到时候还开不开口!”

听到熊小丫三个字,秃三手一哆嗦,指缝里夹的半截烟掉到了地上。熊小丫谁不知道,那可是霸王花啊,三年前,她只身潜到金三角当卧底,一举捣毁了大毒贩子牛爷的老巢,不是牛爷跑得快,也得栽在熊小丫的手里。这个出名的狠警察要是真来云南,那还有他秃三的好日子过吗?

秃三拖着脚镣“哗啦哗啦”地回到单身的监舍,倒在木板床上睡到后半夜,假装起来解手,然后坐在一个监视器照不到的死角,从断胳膊上打着石膏的缝中,抽出一把小钢锉。德国的DFM牌的锉刀真的好用,这一个多星期的努力,脚镣两端的铆钉已经快被他锉断了。

牛爷真是手眼通天,竟能买通给他固定断肢的大夫,大夫在给他断胳膊打石膏的过程中,暗中塞进了一把钢锉。秃三见脚镣被锉得差不多了,冲着监视器的镜头站起来,然后伸出左手,猛地一运气,在墙上拔下一根大钉子,然后他张嘴伸脖,硬把那枚锈钉子吞到肚子里。

吞了钉子的秃三捂着肚子痛翻在地,监室的警铃随之“哗”地响起。四五名负责监视他的狱警开门闯进来,他们七手八脚地将口中流血的秃三抬起来,架到救护车上,然后拉响警笛,直奔市医院而去。

十几分钟后,警车驶进一片树林,可是前面的公路上不知道是谁码上了一堆石头。车上的十几名狱警一见,急忙打开车门,跳下去搬石头,车上只留了两名狱警看押着假装昏迷的秃三。

秃三一见机会来了,两条腿运足力气,猛一使劲,只听“咔咔”两声,脚镣的铆钉被挣断,还没等两名狱警反应过来,他飞起两脚就把那两个狱警踢昏过去,然后一运气,把喉咙眼里的钉子吐了出来。

秃三搜出狱警腰里的两只六四式手槍,然后一掌推开后车门,飞身逃进旁边的树林中。

惊呆了的狱警等秃三钻进了树林,这才反应过来,对着秃三的背影“砰砰砰”地开了一阵乱槍,随后,十几名狱警紧盯着秃三的身影,紧紧地追过去。

等铁掌侯接到报警电话,领着武警赶来的时候,秃三已经被十几名狱警围到了山上的一座孤零零的草房子里。一问附近的居民才知道,原来这间草房子里住着个瞎眼老婆婆,老婆婆的儿子到市里打工去了。可恨的秃三就把这个瞎眼老婆婆当成人质了。

铁掌侯手中提着狙击步槍,冲着山尖上的那间草房子吼道:“秃三,你已经被包围了,快出来投降吧!”铁掌侯的话音还没落地,就听草房子里一声槍响,秃三的子弹擦着他头顶上的钢盔飞了过去。铁掌侯对身后两名武警一挥手,那两名武警绕到了草房子的后面。

铁掌侯一边在草房子前对秃三喊话,一边指挥武警假装调动,借以分散他的注意力,掩护那两名武警在山后靠近草房子。

那间草房子就在山尖上,四周的情况一览无遗,可在外面却看不清秃三的位置。眼看两名武警越靠越近,草房子里忽然响起了两声震耳的槍声,两名武警一个被击中肩头,一个被击中大腿,铁掌侯声东击西的办法失败了。

秃三见铁掌侯算计自己,气得把那个瞎眼老婆婆推到窗子前,把乌黑的槍口顶在老婆婆的太陽穴上。老婆婆对着铁掌侯埋伏的方向叫道:“别开槍,求求你们别开槍!”

秃三在瞎眼婆婆的身后怪叫:“铁掌侯,快叫你的手下退后,不然的话,我一槍打暴这瞎老太太的头!”

铁掌侯看着窗口不停求救的老婆婆,咬咬牙,对秃三叫道:“秃三,拿一个瞎眼婆婆当挡箭牌,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撤!”

铁掌侯一挥手,他周围的武警战士端起狙击槍,正要向后撤,就听不远处的灌木丛中一阵槍响,竟是几十名穷凶极恶的蒙面毒贩子冲了出来,这帮胆大包天的毒贩们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武装劫人来了。

铁掌侯一声令下,武警战士立刻开槍还击,一时间弹雨横飞,七八名匪徒被打倒在地上。领头的毒贩子瞎了一只眼睛,他正是牛爷手底下的得力干将“独眼龙”。

独眼龙”一边叫手底下的毒贩子拼命开槍,一边怪叫着向草屋子里冲去。秃三一见“独眼龙”接应自己来了,兴奋得大叫一声,挟持着那个瞎眼婆婆开门冲了出来。“独眼龙”一见秃三安全,叫道:“老板派我来救你,快走!”

秃三答应一声,和“独眼龙”一左一右挟持着瞎眼婆婆向后山逃去。铁掌侯领着人追,可是有人质夹在两名匪徒中间,他还真的不敢开槍。

“独眼龙”显然对后山的地形很熟悉,七拐八拐就把铁掌侯甩到了后面。两个人逃到一座断崖下,“独眼龙”揭开一片藤萝,露出了一个黑幽幽的洞口。

秃三把瞎眼婆婆往洞口一丢,正要开槍把她击毙,没想到“独眼龙”却一伸手,把他的槍给拿下了。

“独眼龙”低声说:“小心槍声引来雷子,掐死她!”

秃三答应一声,伸出两手,正要去掐瞎眼婆婆的脖子,就听后脑勺“咣”的一声,“独眼龙”用槍托狠狠地砸在秃三的脑袋上。

秃三眼冒金星,趴倒在地上,他指着眼冒凶光的“独眼龙”问:“你,你为啥要暗算我?”

“独眼龙”嘿嘿一阵冷笑:“你已经露了相,干掉你,是牛爷吩咐的,你死后可不要怨我啊!”

“独眼龙”说完,从地上摸起—块大石头,高高举起,正要砸向秃三的脑袋,就见倒在地上的那个瞎眼老婆婆一声尖叫,右手一扬,一枚钢针飞了起来,正刺中“独眼龙”剩下的那只眼睛。“独眼龙”眼前一黑,石头落偏,正砸在秃三的一条大腿上,只听“咔嚓”一声,秃三的一条大腿被砸断了。

“独眼龙”怪嚎一声,疯狗似的冲着瞎眼婆婆扑上来。

那个瞎眼婆婆用手在脸上一抹,化装的彩灰纷纷掉了下来,露出一张甜甜的尖脸,她就是熊小丫。

秃三偷着用锉刀锉开脚镣铆钉的事,铁掌侯早就掌握了。铁掌侯暗中把那个骨科大夫抓了起来,一审问,才知道秃三要在15号夜里吞钉子逃跑,然后“独眼龙”在太平桥头堵车,领着毒贩子武装接应他的计划。

警车停在树林子里的石头堆前,秃三逃跑,最后又被紧追的武警逼进了草房子,目的就是叫他遇到早就等在那里的熊小丫,然后再把打扮成老太太的熊小丫当人质,这一切都是铁掌侯早就安排好的。

在前面等着劫车的“独眼龙”听到槍响,就接应过来,他的任务是把秃三带到僻静之处秘密处决,没想到那个瞎眼婆婆竟是熊小丫装的。

熊小丫接着一个扫堂腿,“独眼龙”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熊小丫眼望着折臂断腿的秃三冷笑:“秃三,你不要再逞英雄了,没人能救你,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只要你帮我们抓住牛爷,我会在法官面前替你求情的!”

秃三嘴唇动了动,随即又紧紧地闭上。熊小丫指着“独眼龙”说:“你不说,还有人说,只怕到时你想说,都晚了!”

熊小丫从身后的腰带中取出拇指铐,正要给“独眼龙”铐上,就听崖顶“砰砰”传来两声槍响,“独眼龙”和秃三竟一起中槍。开槍的是牛爷,这个老奸巨猾的牛爷竟开槍把他两个最忠心的手下杀了!

听到槍响,铁掌侯领着武警冲了过来。牛爷一见武警,吓得一缩脖子,钻进了密林。

“独眼龙”被打中头部,已经没有救了。熊小丫几步跑到秃三面前,她用手堵住秃三胸口流血的弹孔,叫道:“秃三,是牛爷杀了你!”

秃三咬牙切齿地说:“牛爷,你他妈的太狠了,我要报仇!”

熊小丫把耳朵贴近秃三的嘴巴,断断续续把秃三要讲的话听完。然后她领人直奔市内的银行,在一个银行的保管箱中,取出了牛爷从缅甸往云南秘密贩毒的三条通道的全部资料。

随着这三条秘密通道被截断,牛爷也坐不稳了,一次他领着手下在开辟新通道的时候,被铁掌侯和熊小丫带领武警堵个正着。

这个罪大恶极的毒贩子一看苗头不好,钻进树林就跑,还没等跑出多远,就被埋伏的熊小丫一个扫堂腿绊倒在地上。

牛爷一声怪叫,刚要开槍,就听身后不远处一声槍响,铁掌侯一槍正打在他的后脑勺上。牛爷被当场击毙,这个大毒贩子得到应有的下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