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盒录像带

  • A+
所属分类:鬼故事
摘要


K市刑侦队王队长和刑警小仲来到案发现场,见死者赤身裸体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死者叫刘兰,市红楼酒家服务员。
现场验尸发现,死者陰部、毛巾被上有血迹,右手紧紧握住一把头发。王队长初步分析:刘兰被人奸污时,极力反抗,双方揪斗,死者紧紧揪住凶手头发不放,被凶手用毛巾被捂住头脸窒息死亡。眼前的现场是凶手伪装的。
在调查过程中,有人向王队长反映:红楼酒家中秋佳节晚宴是经理王森设下的圈套。王队长根据这一线索排查了解到:
红楼酒家经理王森得知刘兰、周芳等几名员工不回老家过中秋节,就举办中秋佳节晚会宴请不回家过

K市刑侦队王队长和刑警小仲来到案发现场,见死者赤身裸体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死者叫刘兰,市红楼酒家服务员。

现场验尸发现,死者陰部、毛巾被上有血迹,右手紧紧握住一把头发。王队长初步分析:刘兰被人奸污时,极力反抗,双方揪斗,死者紧紧揪住凶手头发不放,被凶手用毛巾被捂住头脸窒息死亡。眼前的现场是凶手伪装的。

在调查过程中,有人向王队长反映:红楼酒家中秋佳节晚宴是经理王森设下的圈套。王队长根据这一线索排查了解到:

红楼酒家经理王森得知刘兰、周芳等几名员工不回老家过中秋节,就举办中秋佳节晚会宴请不回家过节的员工。有关宴会的一切事宜,由负责财务的陈才操办。

晚宴一开始,陈才举起酒杯说:“今天是中秋佳节,王总没跟家人团圆,跟在座的各位团聚。为感谢王总厚爱,请大家共敬王总一杯!”大伙都干了杯中酒,唯有刘兰没喝。陈才佯装生气:“刘兰呀,这杯酒你不喝,王总会生气的!”“我不会喝酒。”刘兰害羞地说。

“红楼酒家服务形象大使不陪红楼酒家经理喝杯酒可不行!”陈才狡黠地一笑,“王总,你说是不是?”

“我真的不会喝酒。”刘兰说着两眼朝王森一闪。王森见她求救的眼神,笑道:“小刘不会喝酒,就不要强人所难。”“那好,不喝白酒喝饮料!”陈才说着像变魔术似的从身后变出两瓶雪碧,王森高兴地说:“小刘,来,你喝雪碧我喝白酒!”

刘兰就喝雪碧敬王森的酒,接着周芳等人一个一个都敬王森的酒。酒过三巡后,王森见刘兰满脸通红昏昏沉沉的,就对周芳说:“雪碧也醉人,你扶小刘回她宿舍去吧。”

这时,王森手机响了。他接完电话,拱拱手对大伙说:“朋友找我有急事,我先走一步,各位慢慢吃,我不陪了!”

中秋节后的第三天,王森在他办公室里跟朋友谈生意,陈才进来跟他耳语一番。王森皱皱眉头,对朋友说改日再联系。朋友走后,王森问道:“你在我耳边叽叽咕咕什么?”“我什么也没说,”陈才诡秘地一笑,“你呀还有心思谈生意!”“怎么?”“我听说有人反映刘兰的死跟你有关,你是重点怀疑对象!”“我?”王森暗暗一惊,说,“哼!身正不怕影子歪!”

正说之间,门卫送来一个纸包。王森问陈才还有什么事?陈才说没事没事,看了看桌上的纸包就走了。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王森拿起话筒,那头说:“是王大老板吗?送去的东西收到了吗?”王森看着桌上的纸包,问:“你是谁?纸包里是什么?”电话那头传来陰不陰陽不陽的笑声:“你先看看自己的表演,待会儿我再打电话给你!”跟着电话断了。

王森拆开纸包见是一盒录像带,他抱着既好奇又不安的心情走进自己卧室,播放录像。随着录像带的播放,画面渐渐清晰:床上躺着一个女人,身上盖着一条毛巾被。一个男人来到床边,见是刘兰,连呼“刘兰刘兰”,刘兰没有一点反应,细细一看,她已死了!这男人惊叫着浑身发抖,额头上直冒冷汗……

画面上的男人就是王森!

王森一下子瘫倒在沙发上。

这时,电话铃又响了起来。王森颤抖着手拿起话筒,忽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他对着话筒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一个字来。电话那头却说:“王老板,画面很精彩吧?你表演得不错呀!你看到的是复制版,原版在我手里。”

“你是谁?”王森咬着牙问,“谁录的像?”“我是谁并不重要,谁录的像我也不知道,”那人说,“重要的是我把录像带送到公安局,你王老板有命也难保!两万元将原版卖给你怎么样?”没等王森回答,那头却挂断了电话。

这是怎么回事?王森拍着自己的脑门想:我王森老家在苏北里下河甫青乡,二十年前随父亲来到K市,父子俩以卖豆腐脑烧饼油条为生。父亲病故后,我除卖大饼油条,还贩卖大米什么的,后来开饭店,渐渐发了起来,前年又盘下东方酒家,改名为红楼酒家。我跟糟糠之妻恩恩爱爱,从不沾花惹草,怎么会……

王森觉得自己被人偷偷录了像,肯定有人精心设下陷阱,害死刘兰,又借刀想杀我王森!

这么一想,王森心里坦然了,决定把录像带交给公安局,只有破了案才能还自己一个清白!

接到报案,王队长主动来到王森的办公室。

王队长听了王森的叙说,看了录像,不动声色地说:“画面上确实是你王森,你怎么解释?”王森又吓得昏昏的,好一阵才结结巴巴地说:“刘兰是我害死的,我敢录像?又把这录像带交给你?”“那你去刘兰宿舍做什么?”王队长问。“我在朋友家打牌,正打在兴头上,刘兰打我手机,说了许多好话,一定要我去她宿舍。我本想不去,她说有急事,我就去了。”“刘兰打手机给你?她知道你的手机号码?她有手机?”见王森摇头,王队长说:“把你的手机借给我。”

这时,电话铃响了。王队长示意王森接电话,说:“如果是那人打来的,不论他提什么条件,都答应他!”

王森拿起话筒,那头说:“王老板吗?”王森回答是。那边又说:“你想好了吗?”王森说:“想好了想好了,我愿出两万元买下录像带原版,什么时间在哪里交货?什么?苏中大厦大门口?明天下午!”点?好,好,一言为定!”

这时,陈才走进来对王森说:“王总,大堂里有人等你。”转过头来朝王队长笑笑点点头。

王队长见他矮矮的个子,胖胖的身子,可两眼特别有神,头发梳得平整锃亮,衣服干干净净,问道:“你是?”

“我们酒家的财务总管陈才。”王森说。

“噢噢,你来得正好。”王队长说,“找你几次没找到。”

“你们谈,我先走一步。”王森说。

王森走后,王队长问道:“听说中秋晚宴没散,王经理就走了,去哪儿了?”“朋友约他打牌,”陈才说,“后来又回来了。”“又回来了?你见到他了?”见陈才摇头,王队长问:“那你怎么知道他回来了?”陈才一时哑然,他见王队长盯着自己等答复,似乎不太愿意地说:“我就直说了吧。我,还有周芳,看到他向刘兰宿舍走去。”“是中秋节晚宴上扶刘兰回宿舍的那个周芳?”王队长问,“除了你和周芳,还有其他人看到吗?”

王森准时来到苏中大厦门口,见一瘦瘦的青年人朝他走来。这人的两只眼睛就像饿疯了的狗一样四处寻看。当他来到王森面前时,嘴角挂着得意狡黠的笑:“王老板,钱带来了吗?”王森打量他一番,说:“录像带呢?”“哥们答应的事不会有错。”说着从挎包里掏出录像带。这时刑警小仲拍着他的肩头说:“毕三!”原来这个毕三是个小偷,是派出所的常客,小仲在派出所当民警时就认识他。

上一页12下一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