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则 哭泣的白发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摘要

“我愿意和他厮守一生。那时我比他小28岁,我周围的很多人都反对。但是没有比我更了解他的了……”在接受凤凰卫视的记者采访时,著名画家徐悲鸿的遗孀廖静文女士这样说。她已经90岁,脸上密密麻麻的皱纹遮住了当年美丽端庄的容颜。
“他走后,我很伤心,一个人默默地度过了无数的寒夜。”
廖静文说她曾经发誓为徐悲鸿独守一生,不为某种观念,只是因为爱。她孤寂的心灵世界里已经很难再容下其他的人。可是,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孤单的女人。上个世纪60年代,一个英俊的军人曾经走入了她的生活。廖静文没有避讳:“我们走得很近,但

“我愿意和他厮守一生。那时我比他小28岁,我周围的很多人都反对。但是没有比我更了解他的了……”在接受凤凰卫视的记者采访时,著名画家徐悲鸿的遗孀廖静文女士这样说。她已经90岁,脸上密密麻麻的皱纹遮住了当年美丽端庄的容颜。

“他走后,我很伤心,一个人默默地度过了无数的寒夜。”

廖静文说她曾经发誓为徐悲鸿独守一生,不为某种观念,只是因为爱。她孤寂的心灵世界里已经很难再容下其他的人。可是,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孤单的女人。上个世纪60年代,一个英俊的军人曾经走入了她的生活。廖静文没有避讳:“我们走得很近,但是只维持了很短的一段时间。没有人能跟悲鸿相比……我感到自己对不起悲鸿,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原谅我……”面对年纪比自己小了半个多世纪的记者,廖静文坦然地讲出这段往事。如果她闭口不提,这段往事也许就会被时光永久地湮没,没人知道。我们只能说,这是一个经历了风风雨雨的人,看破了一切的人。站在山顶举目四看,她的心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羁绊。

然而,当记者最后总结式地问她还有什么话想说时,白发苍苍的老人竟然哽咽了:“我只想告诉悲鸿,你知道我心里有多苦吗?我不知道他在那边过得怎么样,如果有一天见到他,我还要靠在他的肩膀上,向他倾诉我在这些年里的苦楚……”

也许,这就是真爱,经历了多少曲折,其实内心里不舍的还是最初那一个人;也许,这就是女人,无论她已多么超脱,还是需要有一个男人的肩膀供她来停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