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死亡

  • A+
所属分类:鬼故事
摘要

★ 奇怪的死亡
“强子你犯什么神经啊?”墩子疑惑道
“少他娘的废话,蹲着别动,老实点。”说着我便扶着石壁双脚踏在了墩子的双肩上,招呼着墩子慢慢站起来,墩子站起来后我试探的想要抓住树藤,可是就差不足十公分,现在我才知道个子高一点还是有一定优势的,我从墩子肩上下来后招呼着商陽上去实验下能不能抓到。
换了商陽站墩子肩上还是一样的效果,就刹那一点才能抓到树藤,看来只能叠罗汉了,当然是墩子在最下面,商陽看我身上还带着伤,他便站在中间,让我站在最上面,我很轻松的抓到了树藤,接着我拉着商陽也爬了上来,最下面的

★ 奇怪的死亡

“强子你犯什么神经啊?”墩子疑惑道

“少他娘的废话,蹲着别动,老实点。”说着我便扶着石壁双脚踏在了墩子的双肩上,招呼着墩子慢慢站起来,墩子站起来后我试探的想要抓住树藤,可是就差不足十公分,现在我才知道个子高一点还是有一定优势的,我从墩子肩上下来后招呼着商陽上去实验下能不能抓到。

换了商陽站墩子肩上还是一样的效果,就刹那一点才能抓到树藤,看来只能叠罗汉了,当然是墩子在最下面,商陽看我身上还带着伤,他便站在中间,让我站在最上面,我很轻松的抓到了树藤,接着我拉着商陽也爬了上来,最下面的墩子上来还确实是个问题,我与商陽一人抓着一根树藤,可是墩子还在下面,我们也拉不到他,急的他在下面干着急。

“我说哥俩,你俩赶紧想办法拉我上去啊?”墩子急的在下面只跺脚

“我说墩子兄弟,你看哥们胳膊也没那么长,想拉你一把,可是也抓不着,干脆你就呆着吧,我和商陽先上去,等我找到绳子再来救你噢。”我对着下面的墩子调侃道

“哥们不带这样玩的,等你找绳子回来,俺早被蒸熟了,你别玩我啊。”墩子急的1 38看書網出来了、

这时也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多一分钟就多一份危险,我赶紧招呼墩子把地上的衣服扔上来,我把两个衣服绑在一起,当做绳子拉着墩子也爬了上来,这个树藤的叶子看起来像魔鬼藤,魔鬼藤是一种常绿藤本植物。又名绿萝黄金葛、黄金藤等,生长于热带地区常攀援生长在雨林的岩石和树干上,可长成巨大的藤本植物。绿色的叶片上有黄色的斑块。其缠绕性强,气根发达。可是在我们国家可是很少见的,跟别说着地下呢,可是看看这里的气候条件,长出这样的植物也不是不可能的,这种树藤很结实,承受我们三个人几乎是一个问题也没有。

石壁上被水蒸气所洗礼,光滑的如同玻璃,我们三人攀爬起来非常困难,几次都差点花落下去,这么高的地方要是摔下去掉到那个漆黑的大洞里去,肯定是必死无疑,这个幽深的大洞谁知道连接着什么鬼地方呢,这里我是半分钟也不想呆了,我们三人在石壁上不是左脚打滑右脚踏空非常艰难的向上攀爬着,累的我们连大喘气的劲都没的。突然爬在我上面商陽不知怎么了脚下一滑,手也没能抓住,直接滑了下去,的亏我1 38看書網,一把拽住了已经全身腾空了的商陽。

“哥们,抓紧了”我紧紧的抓着商陽的胳膊,商陽没有回话,我明显感觉商陽的胳膊微微的抖了一抖,另一只手指了指上方,我抬头向上一看,顿时头盖骨发麻,娘的在我们上面的树藤上隐隐约约好像爬了个人。这地方除了我们三个怎么还会有其他人啊?该不会又是粽子吧,想到这里我更他娘的恐慌,将商陽拉上来后,我们试探性的小声向上喊道“上面的伙计,钻地打洞行内人,莫要吓到自己人。”一般只要是行内人,听到这黑话肯定会回个音的,可是上面的人依旧一动不动。

墩子一看上面没回应举起槍就要扣动扳机,由于他速度太快我没能拦得住,两槍射出去后,上面的人依旧还是一动不动的,墩子这家伙就是让人恼火,每次都这样鲁莽,万一上面是个大活人岂不被他活活给解决了。我们便小心翼翼的向上慢慢的攀爬着,心里同时祈祷着千万别他娘在出什么差错。

几分钟后我们爬到那人身边一看,吓得的我抓树藤的手,差点没能抓住,眼前一个身穿绿色迷彩的白色骷髅被树藤死死地缠着,看着骷髅的着装像是德国野战军专业服装,腰上挂着捷克式微型轻冲,和三枚日本制造的香瓜式手雷,由于水蒸气的缘故这些武器明显已经生锈了,看样子已经无法再使用了,看尸体年代这位兄弟已经死了至少二十多年了,也不找到为什么这位仁兄是怎么来到这个鬼地方的,他来到这里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他又是怎么死的呢?我越来越想不明白。

带着种种疑问我们继续向上攀爬着,毕竟我们不是为了来调查他怎么死的,但是接下来我们攀爬的速度明显下降,因为大家都看出来这个人的死因肯定没那么简单,所以我们都已百分之百的精神疼高度警惕着,时刻准备着应付任何突发事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