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不可能的着魔

  • A+
所属分类:国外故事
摘要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的人民非常爱他,而国王也是热切地爱着他的人民。他的生活过得十分快乐,但是他非常讨厌结婚,哪怕是想都没想过,他也一点不想爱上某个女孩。国王的臣民恳求他找位王后,最后国王答应会试着找位女子结婚。不过到目前为止,他还没喜欢上哪个他见过的女子。于是国王下定决心四处游历,希望遇见他可以爱上的女孩。  国王有条理地安排了国家的所有事务,只带了一个随从就出发了,这个仆人尽管不是很聪明,却有相当准确的直觉。事实上,这种人通常是旅行中最好的陪伴。  国王走了好几个国家,希望能找到心上人,但是没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的人民非常爱他,而国王也是热切地爱着他的人民。他的生活过得十分快乐,但是他非常讨厌结婚,哪怕是想都没想过,他也一点不想爱上某个女孩。国王的臣民恳求他找位王后,最后国王答应会试着找位女子结婚。不过到目前为止,他还没喜欢上哪个他见过的女子。于是国王下定决心四处游历,希望遇见他可以爱上的女孩。

  国王有条理地安排了国家的所有事务,只带了一个随从就出发了,这个仆人尽管不是很聪明,却有相当准确的直觉。事实上,这种人通常是旅行中最好的陪伴。

  国王走了好几个国家,希望能找到心上人,但是没有成功。在两年旅行快要结束的时候,国王的心就和他出发时一样,无牵无挂。

  国王骑马穿过一片森林的时候,突然听到一种非常可怕的声音,就是那种你能想象到的猫群喵喵尖叫的声音。响声离他们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他们看见了一百只西班牙大猫从他们旁边的树林里冲出来。猫群紧紧地贴在一起奔跑,你可以很容易地用一件大斗篷把它们全都盖上,猫群跑的都是同一条路。紧随其后追赶的,是两头巨大的类人猿,它们穿着紫色套装,脚上蹬着非常漂亮、制作非常考究的靴子。

  两头人猿骑在威猛的巨犬身上,拼命催促坐骑奋力向前,一边还一直吹着玩具般的小号,发出令人发毛的响声。

  国王和他的随从震惊地站在原地,静静地观看这场奇怪的狩猎。人猿后面还跟着二十几个小矮人,有的骑狼,还有的骑着拴了皮带的猫。像人猿一样,矮人们全都穿着紫色丝绸做的制服。

  过了一会儿,一位美丽的年轻女子出现在国王的视野里,她骑着一头老虎全速前进,从国王身边疾驰而去。从那一刻起,国王的心就像是被这女子带走了。

  让国王万分高兴的是,他看见有一个矮人落在了队伍的后面,于是国王立即上前打听。

  矮人告诉他,刚才骑虎的女郎是缪蒂诺莎公主,是本国国王的女儿。矮人还说,公主非常喜欢狩猎,正在追捕兔子。

  国王立即打听去王宫的路,矮人告诉了他。国王纵马奔驰,两个小时就到了宫殿。

  他一到那里,就会见了当地的国王和王后,并受到国王和王后的热情欢迎。过了不久,公主回来了,她的父王听说这次打猎很成功,就夸奖了她一番,可是公主却一言不发。

  公主的寡言少语令旁观的客人很是惊讶,但更让国王奇怪的是,整场晚宴下来,公主一句话也没有说。有时,她似乎就要开始说话了,但是每当这时,她的父母就会马上接过话头。然而,公主的沉默并没有冷却国王的热情,当他晚上回到自己房间休息时,国王将自己对公主的感情告诉了他忠实的随从。不过,对于主人的动心,随从却一点也不高兴,相反地,他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失望之情。

  “可是,你为什么不高兴呢?”国王问,“难道这位公主的美丽还不够让我国的所有臣民满意吗?”

  “她当然是非常漂亮,”随从回答,“不过如果您要真正快乐地享受爱情,那就还需要美貌之外的东西。陛下,我就对您说实话吧,”他接着说,“在我看来,公主的表情似乎僵硬了一些。”

  “那只是她自尊和尊贵的表现,”国王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尊严还是冷酷,只是个说法问题,”随从说,“我只不过觉得公主打猎娱乐时选取了这么多凶猛的动物,这种选择似乎表现了残酷的本性,我还觉得宫中的人好像加倍小心不让公主说话,让人非常怀疑。”

  随从的话充分体现了他敏锐的直觉,不过反对的意见总是更容易在人们心中增添爱意,特别是那些国王们,他们不喜欢有人持反对观点。于是第二天,坠入爱河的国王请求迎娶缪蒂诺莎公主为妻,国王与王后答应了他的求婚,只是提出了两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是:婚礼必须就在明天举行;第二个条件则是:在公主正式成为他的妻子以前,他都不可以和她说话。尽管随从坚决反对,国王还是答应了全部条件,于是,他听见他的新娘说出的第一句话是在他们的婚礼上,她说“是,我愿意嫁给他”。

  然而,婚后她就不再约束自己的言行了,她的侍女们开口闭口都是些粗俗的言谈,甚至国王本人也被她们辱骂过。可是国王是个脾气温顺的人,而且是深深地陷入爱河之中的男子,他耐心地忍耐着。婚礼后过了几天,这对新婚夫妇就起程前往国王的国家,也没有太多的依恋遗憾。

  当国王察觉出自己为这段爱情所付出的代价时,他才发现那个好随从的疑虑被证明是绝对正确的。这位年轻王后的言行引起了宫廷内外的反感,她不晓得约束自己的恶意和坏脾气,不出一个月,她已成了远近闻名的泼妇。

  一天,王后骑马出行时,遇见了一位贫穷的老妇人。这老妇当时正在路边走,看见王后就行了个屈膝礼,继续赶路,王后派人拦住她,叫道:“你这个无礼的老太婆,你不知道我是王后吗?你稍微弯了弯腿,就算是给我行礼了吗,好大的胆子!”

  “王后陛下,”老妇人说,“我从来不知道屈膝礼还分好多种的,不过我从不敢失了应有的礼数。”

  “什么!”王后尖叫道,“她还敢回嘴!那就把这老太婆绑到我的马尾巴上,我要把她拖到城里最好的舞蹈教师那里,让她学学怎样行礼。”

  老妇人尖声哀叫着乞求饶恕,可王后不听,老妇人对她说,自己是受到仙女们保护的,王后只是觉得好笑。最后,可怜的老人还是被绑到了马尾上,可当王后催促坐骑开始跑时,那马儿却纹丝不动。用马靴上的马刺刺它也没有用,王后的马就像是化成了铜像。这时,绑着老妇人的绳索变成了花环,老妇人变成了一位高挑尊贵的女子。

  她轻蔑地看着皇后,说道,“坏女人,你配不上你的后冠。我就是想亲自看看,有关你的传言是不是真的。现在,我没有任何疑问了,而且仙女们是不可以被取笑的。”

  说着,仙女波娜茜达(这是她的名字)吹响了一个金色的小口哨,马上出现了一辆漂亮的四轮马车,马车由六只毛色鲜亮的鸵鸟拉着。马车里坐着仙女王后,十二位骑龙仙女护卫在仙后的左右。

  众仙女从坐骑上下来,仙后也下了车,波娜茜达就向她们讲述了自己的遭遇,仙后赞成她的做法,并建议把缪蒂诺莎变成铜像,就像她的马儿一样。

  然而,波娜茜达是个非常温和善良的仙女,她请求对王后的惩罚可以轻一些,最后仙后和仙女们决定,让缪蒂诺莎成为波娜茜达的女奴,除非她生的孩子可以接替母亲工作,不然,她就将终身为奴。

  国王知道了他妻子受到的惩罚,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这种事实,唯一能做的只有接受现实。

  随后,仙女们各自离去,波娜茜达带上了她的女奴同行。在到达她的宫殿时,她对女奴说:“照理说,在这里你应该做帮厨女仆,不过因为你曾经是锦衣玉食,这样的转变未免太大了些。这样吧,在我这里,你要仔细打扫我的房间,清洗梳理我的小狗。”

  缪蒂诺莎知道,不听从仙女的命令是没有用的,于是她什么也没说,按照仙女吩咐的开始干活。

  过了一段时间,缪蒂诺莎公主生了一个十分可爱的小女孩,当她从生产中恢复元气时,仙女表扬了她做女仆期间的言行,让她保证今后还将表现得更好,才准许她回去见国王,也就是她的丈夫。

  小公主由波娜茜达照顾,仙女如今已把所有的爱给了这个孩子。她焦急地盘算着应该请哪些仙女来做小公主的教母,可以给予她的养女最棒的天赋。

  最终,她选了两位非常和蔼快乐的仙女,邀请她们来参加小公主的洗礼宴会。宴会一结束,婴儿就被带到了仙女们的面前,孩子躺在一个可爱的水晶摇篮里,摇篮上挂着绣金线的红丝绸帘子。

  小公主冲着仙女们甜甜地笑,笑容纯美得让她们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她们首先给她起名叫歌若瑞娜,接着,波娜茜达说:“亲爱的姐姐,你们是知道的,我们仙女最常用的毒咒,或者说是惩罚,应该是把美变丑,把聪明变成愚笨。更常见的,则是把整个人变成别的东西。那么,因为我们每个人只能给她一种天赋,所以我想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们两人之中,一位给她美貌,另一位给她智慧,而我呢,就负责确保她永远不会被变成别的样子。”

  两位教母都非常认同波娜茜达的安排,小公主接受了她们的赐福后,两位仙女就回去了,波娜茜达则全力以赴开始教育这个小女孩。她的教育方法非常地成功,小歌若瑞娜也长得愈发可爱,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已声名远播。一天,仙后前来探望波娜茜达,出乎波娜茜达意料之外的是,随同仙后一起来的,还有一位严肃阴郁的仙女。

  仙后开门见山地说:“你对待缪蒂诺莎的方式一直让我十分惊讶;她羞辱我们整个仙女族群,得到惩罚是罪有应得。如果你愿意,你完全可以宽恕她对你的不敬,可你无权宽恕她对别的仙女们的无礼。当她做你奴隶的时候,你却非常温和地对待她。我这趟来,是要让她的女儿,由于她对我们的无礼而受到惩罚。虽然你让这个小女孩得到了美貌和智慧,还让她不会中咒变形,不过,我可以把她投入到一个施了咒语的监狱里,在那里她无法逃脱,只有当她爱的人把她抱在怀里,才能解除咒语。当然,我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施了咒语的监狱在海的中央,是一座巨大的高塔,由各种形状和颜色的贝壳建造而成。一楼像是一间很大的浴室,海水冲进来又退出去,肆意横行。二楼是公主的房间,装饰得很精美。三楼有图书室,装满漂亮衣服和各种亚麻织物的衣橱间,音乐室,放着成桶美酒的食品室,还有放各种果酱、夹心糖和面点蛋糕的储藏室,所有的面点蛋糕都很新鲜,就像刚从烤箱里取出时一样。

  塔顶布置成了花园,里面种着一丛丛可爱的鲜花和美丽的水果树,还有遮阴的凉亭和矮树丛,许多鸟儿在树枝间歌唱。

  仙女们陪同歌若瑞娜和她的家庭女教师波娜塔前往高塔,一只海豚在海里等着她们,她们随即坐上了海豚。在离塔不远的地方,仙后挥手召来了两千只凶猛的大鲨鱼,命令它们严密看守,不许一个人进塔。

  波娜塔尽心尽力地教导歌若瑞娜,因此,当小公主快要成人的时候,她不但才艺双全,还是个非常甜美可爱的好女孩。

  有一天,公主在露台上看见一个非常奇特的形象升出海面,她连忙叫来波娜塔,问她那是什么。看上去,那像一个人,他长着一张蓝森森的脸和一头海水绿的长发。他正向着塔游过来,不过鲨群却没有注意到他。

  “他一定是条人鱼。”波娜塔说。

  “你是说,他是个人吗?”歌若瑞娜叫道,“我们赶快下楼吧,好凑近点儿看他。”

  当她俩下楼走到门口时,人鱼停止游动,看着公主,发出了许多表示赞美的声音。他的嗓音既尖细又嘶哑,不过当发现她俩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的时候,就换用手势来表达。他把一个装满稀有贝壳的柳条小篮送给了公主。

  公主接过篮子,做了个表示感谢的手势,只是当时已近黄昏,她就告别人鱼回房了,人鱼又一头潜入了海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