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皮姑娘 (2)

  • A+
所属分类:国外故事
摘要

这座农场是归皇家所有的,在一个节日里,“驴皮”(农场里的人给女孩起的绰号)锁上房间的门,穿上她的阳光裙子。就在这时,邻国的王子骑马打猎经过农场,想进来休息一下。在农场的花园里,人们把食物和牛奶摆在王子面前,王子休息好了站起身,开始四下巡视房子。农场的房舍以其悠久的历史和美丽,在整个王国里享有盛名。王子打开一扇又一扇门,对古老的房间赞叹不已。他要打开另一扇门的时候,却发现门把手转不动。王子弯下腰,从钥匙孔往里看,非常惊奇地看到一位美丽的姑娘,她穿的裙子无比的光彩夺目,让他几乎不能直视。  当王子转

  这座农场是归皇家所有的,在一个节日里,“驴皮”(农场里的人给女孩起的绰号)锁上房间的门,穿上她的阳光裙子。就在这时,邻国的王子骑马打猎经过农场,想进来休息一下。在农场的花园里,人们把食物和牛奶摆在王子面前,王子休息好了站起身,开始四下巡视房子。农场的房舍以其悠久的历史和美丽,在整个王国里享有盛名。王子打开一扇又一扇门,对古老的房间赞叹不已。他要打开另一扇门的时候,却发现门把手转不动。王子弯下腰,从钥匙孔往里看,非常惊奇地看到一位美丽的姑娘,她穿的裙子无比的光彩夺目,让他几乎不能直视。

  当王子转身往回走时,黑暗的走廊似乎比刚才更暗了。他走回厨房,询问是谁睡在走廊尽头的房间里。人们告诉王子,那是人人嘲笑的帮厨女仆,绰号叫“驴皮”。虽然王子觉察出其中有些古怪,但是他相当清楚,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于是,他骑马回到王宫,脑海里满是透过钥匙孔看到的景象。

  整个晚上他翻来覆去无法安睡,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发了高烧。王后没有别的孩子,对独子的健康总是非常在意,因此,立即就像快要失去他一样,谨慎对待他的病情。的确,王子的急症让最权威的大夫们都困惑不已,他们想尽办法,却毫无效果。最后,大夫们告诉王后,王子的病根一定是某种秘密的隐痛。于是,王后坐在儿子的床边,哀求他倾诉出心中的苦恼。如果他是想做国王,那他的父亲是很乐意退位,让他继承王位的;如果是因为爱情,哪怕他心中的女子是敌国国王的女儿,她也会不计一切代价,让他得到想要的妻子!

  “母后,”王子答道,他虚弱得几乎说不出话来,“请不要把我想得这么不忠不孝,我绝不曾想过要夺父亲的王位。只要父亲健在,我就将永远做他最忠诚的臣民!至于您提到的那些公主们,我没有见过一位可以让我付出妻子的爱。但是,我一直都愿意遵从您的意愿,不管要我付出什么。”

  “啊!我的孩子,”王后叫道,“我们什么事情都愿意做,只要能挽救你的性命——救了你的命,也就是救了我们的命,你如果死了,我们活着也没任何意义。”

  “那么,好吧,”王子回答,“我告诉您,只有一件事可以救我的命——‘驴皮’亲手做的一块蛋糕。”

  “‘驴皮’?”王后叫起来,她以为儿子已经疯了,“是谁,那是个什么东西?”

  “王后陛下,”在场的仆人中,有一个人是王子去农场时的随从,他回答道,“‘驴皮’像狼一样,是地球上最善于伪装的动物。她是一个女孩子,披着油腻的黑皮,是住在农场里的喂鸡婆。”

  “我不管那么多,”王后说道,“我儿子看来吃过她做的一些面点。毫无疑问,这是病人常会有的古怪念头,马上送信过去,要她烤个蛋糕。”

  侍从鞠躬退下,命令一个小听差骑马到农场送信。

  现在,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是当王子透过钥匙孔往里看的时候,还是当他在路上从她房间的小窗户里看进去的时候,“驴皮”都没有看见王子。不过,“驴皮”确实听农场的人提到过王子的来访,她一接到王后的命令,就飞快地脱去脏驴皮,从头到脚地洗了一遍,穿上一条裙子和亮银色的紧身围腰,拿来农场里最好的奶油面粉,还有最新鲜的鸡蛋,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开始做蛋糕

  当她在平底锅里混合搅拌面糊的时候,偶尔偷偷戴着的一枚戒指从她的指间滑落,掉进了面糊里。也许“驴皮”注意到了,也许她没有,不管怎样,她继续搅拌,很快蛋糕就放进烤箱里了。蛋糕烤得又黄又香,这时,女孩脱去裙子,穿回那身脏皮,打开房门,将蛋糕递给听差,问他王子的病情如何。但是听差把头转到一边,不屑回答。

  听差骑着马,一阵风似地走了。他一到王宫就抓起一个银盘,急急忙忙地把蛋糕呈给王子。王子开始吃蛋糕,他吃得好快,医生们都以为他要噎着了,他也确实是差一点就噎着了,因为他在自己咬下的蛋糕里发现了那枚戒指。不过,他悄悄地把戒指从嘴里吐了出来。

  当王子一个人的时候,他会马上把戒指从枕头底下拿出来,无数次地亲吻它。他打定主意要见戒指的主人,好确定自己的感觉。王子不敢告诉别人他只是从钥匙孔里看到了“驴皮”,生怕这样的一见钟情会被人笑话。蛋糕的到来让高烧退去了一阵子,王子的种种忧虑却又使病情反复。大夫们也找不出别的理由,只能告诉王后,她的儿子根本就是为爱憔悴。王后非常震惊,急忙告诉国王,他们一起赶到了儿子床边。

  “我的孩子,我亲爱的孩子!”国王唤道,“你想娶的姑娘到底是谁?哪怕她是最卑贱的奴隶,我们也会让她做你的妻子。这世上有什么事是我们不愿意为你做的呢?”

  王子被父亲的话感动得热泪盈眶,他从枕头下取出那枚戒指,戒指上镶着一颗碧绿透明的水滴形绿宝石。

  “啊,亲爱的爸爸妈妈,这戒指可以证明,我爱的姑娘绝不是个农妇。从这戒指可以套上的手指尺寸来看,她的手没有被辛苦劳作磨粗。但是不管她的条件背景如何,我的妻子就是她了。”

  国王和王后细细看过了这枚小戒指,同意儿子的说法:戒指的主人不可能只是个农家女。国王随即走出去,命令传令官和小号手们走遍镇子,把所有的女孩子都召到王宫里。谁戴得上这戒指,谁就会成为王妃,成为未来的王后。

  最先来的是所有公主,跟着是所有公爵的女儿们,就这样按尊贵等级递减。让王子非常高兴的是,这些女子没有一个人可以把戒指戴上,王子很兴奋,这让还在生病的他迅速康复。最后,当出身高贵的淑女们试戴失败的时候,女店员和侍女们也来试戴,不过她们也都没有成功。

  “把帮厨和放羊女传进来,”王子命令道。不过一看到她们又肥又红的手指,在场的人们都满意地松了口气。

  “陛下,再没有别的女孩了,”内侍奏道,可是王子挥手叫他退到一边。

  “你们传‘驴皮’进宫了吗?她给我做的蛋糕。”王子问。随从回禀说他们可不敢让这么脏的一个家伙进宫来。

  “马上派人去找她来,”国王命令道,“我要所有的女孩都在场,不论贵贱,这是命令。”

  “驴皮”听见了吹号声和欢呼声,非常清楚这一切都是由她的戒指引发的。在短暂的一瞥下,她对王子也是一见钟情。所以,当从王宫来的信使骑马到了门口时,她几乎可以说是欣喜若狂。她加倍仔细地打扮自己。穿上了月光裙子,裙裾缀满着绿宝石。不过,当人们叫她赶快出来的时候,女孩又迅速地披上了驴皮,说她已做好了去见王子殿下的准备。信使把驴皮直接带到了殿上,王子就在那里等她,可是一看到披着驴皮的她,王子的心就沉了下去。难道是自己弄错了吗?

  “你是那个——”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你是那个住在农场内院最里面房间的女孩吗?

  “是的,陛下,我是。”她答道。

  “那么把手伸出来。”王子继续说道,他觉得无论如何,还是要兑现自己的誓言。让在场每个人都惊讶的是,从又黑又脏的驴皮下伸出的,是一只又白皙又细腻的小手。戒指轻而易举地套上手指。这时,驴皮落到地上,现出了盛装的姑娘,她的美丽让王子震惊得哑口无言。这时,大殿的屋顶打开了,仙女教母坐着一辆白色丁香花做的马车,飘然而至。仙女说了几句话,向众人解释清楚了“驴皮”的身世,还有她是如何千里迢迢,到这个国家的农场的。人们没有片刻耽搁,就为一场最盛大辉煌的婚礼做好了准备。

  婚礼邀请了世界上每个国家的国王参加,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侍女曾经侍奉的国王(这时他已娶了一个寡妇为妻),没有一位国王拒绝出席。

  不过,这是一场多么古怪的聚会啊!每位君主都用自认为最引人注目的方式赶来观礼。有的国王坐着轿子来,有的国王率领着由各种各样的马车组成的车队,还有一些国王骑着大象、老虎甚至是老鹰。这场婚礼的盛大气派可算是前所未有,仪式将近结束时,国王宣布婚礼之后就是加冕典礼,因为他和王后多年统治王国,已经老了,应该由这对年轻的新婚夫妻接管王国。

  整整三个月,全国欢庆,新任的国王王后随后开始治理这个王国,他们的统治赢得了臣民的无限热爱。过了一百年,当他们辞世的时候,王国里的所有人都诚挚地悼念国王和王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