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3)

  • A+
所属分类:国外故事
摘要

爱葛朗婷和白鹿走近小屋时,一个老妇人正站在门口。  “晚上好!”爱葛朗婷说,“您能让我和我的鹿借宿一晚吗?”  “当然可以。”老妇回答。她把她俩领进一间房间,里面放着两张白色小床,床铺又干净又舒服,光是看着都让你想睡觉。  老妇人刚关上门离开,太阳就沉入了地平线,德赛丽变回了女孩的样子。  “哦,爱葛朗婷!你要是没找到我的话,真不知道会怎么样。”她叫道。她和好友高兴地紧紧拥抱在一起。  第二天一早,爱葛朗婷被门板发出的声响吵醒,她一睁开眼睛,就看见白鹿挣扎着想出去。这小东西抬起头来,看着爱葛朗婷

  爱葛朗婷和白鹿走近小屋时,一个老妇人正站在门口。

  “晚上好!”爱葛朗婷说,“您能让我和我的鹿借宿一晚吗?”

  “当然可以。”老妇回答。她把她俩领进一间房间,里面放着两张白色小床,床铺又干净又舒服,光是看着都让你想睡觉。

  老妇人刚关上门离开,太阳就沉入了地平线,德赛丽变回了女孩的样子。

  “哦,爱葛朗婷!你要是没找到我的话,真不知道会怎么样。”她叫道。她和好友高兴地紧紧拥抱在一起。

  第二天一早,爱葛朗婷被门板发出的声响吵醒,她一睁开眼睛,就看见白鹿挣扎着想出去。这小东西抬起头来,看着爱葛朗婷,女伴打开门闩,鹿朝她点了点头,蹦跳着跑进森林,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这时,王子和贝卡斯克正在森林里漫步。后来王子走累了,就在一棵树下躺了下来,吩咐贝卡斯克去找食物和休息的地方。贝卡斯克没走多远,便在道路的拐角处遇见了那个老妇人,她正在农舍前喂鸽子。

  “您能给我些牛奶和水果吗?”他问,“我很饿,还有一个朋友在我后面,他刚好生病了,身体很虚弱。”

  “当然可以,”老妇人回答说,“来我的厨房里坐坐吧,我去捉山羊,挤羊奶。”

  贝卡斯克很高兴地进了屋,过了几分钟,老妇回来了。她提着一个篮子,里面装满了橘子和葡萄。

  “你朋友要是身体不舒服,就不应该在森林里过夜,”她说,“我的屋子里还有一间空房,虽然很小,但总比没地方住要好,欢迎你们俩来住。”

  贝卡斯克诚恳地向老妇人道谢,这时太阳快落山了,他便回去找王子。他离开后,爱葛朗婷和白鹿走进小屋,她俩当然不知道隔壁房间住的客人就是王子,正是他没有耐心的幼稚举动,导致了如今的这一切麻烦。

  王子虽然非常疲惫,却睡得不沉,天刚亮他就起了床,他想独自待一会儿,就命贝卡斯克留在小屋里,自己出门到森林里漫步。他走得很慢,一路任游思驰骋。突然,他来到一片宽敞的开阔地,白鹿正在那里静静地吃草。看见有人过来,她赶紧跳着跑开了。王子想也没想,就拉开弓,射了几箭。因为有郁金香仙女从旁施法,所以那些箭伤都没有到公主。白鹿拼命快跑,可是不久她就跑不动了,毕竟她在城堡里过了十五年的囚禁生活,没有人教她如何锻炼自己的四肢。

  幸运的是,王子也很虚弱,追不上她。很快她就回到了小屋,爱葛朗婷正在那里等她。白鹿气喘吁吁地走进她俩的房间,一下子就躺在地上。

  天又黑了下来,白鹿再次变回德赛丽公主,她把刚才发生的事都告诉了爱葛朗婷。

  “我害怕泉边仙女和凶残的野兽,”她说,“但是我从没想过人也是这么危险。真不知道刚才是谁救了我。”

  “你要静静地在这里待着,等到惩罚结束的那一天。”爱葛朗婷说。但是,天亮的时候,女孩又变成了一只鹿,她充满着对森林的渴望,于是像之前一样,她又跑走了。

  王子一醒来,就急忙赶到前一天发现白鹿吃草的地方。然而,经过前一天的意外,白鹿当然加倍小心,走向相反的方向。王子没有找到白鹿,非常失望,他走了一条又一条路。最后,他走累了,就躺下睡熟了。

  就在这时,白鹿从附近的灌木丛里跳出来,她看见敌人就躺在那里,吓了一跳,害怕得浑身颤抖。但是,她并没有转身就跑,有种力量驱使着她走近前去,偷偷地观察他。她一看清王子,心头一阵激动,因为尽管王子被疾病折磨得憔悴不堪,她还是认出这就是自己喜欢的未婚夫。她轻轻地俯身吻上了他的前额,王子醒了。

  他们相互凝视了一分钟,令王子惊讶的是,他认出这正是前一天逃走的那只白鹿。但是这动物片刻间就察觉出危险,她跳起来,飞快地跑进森林最茂密的地方。王子闪电般紧紧追寻着她的踪迹,但是这一次,他不再打算伤害这头美丽的白鹿。

  “美丽的鹿儿!美丽的鹿儿!你停下来!我不会伤害你的。”他叫道,但是风把他的话吹散了。

  最后,白鹿再也跑不动了。王子赶上她的时候,她正躺在草地上,等待着被王子射死的命运。但是王子在她的身边跪下,抚摸她,告诉她不要怕,他会照顾她的。接着,王子用兽角杯装了些溪水,砍了些树枝铺在地上,又在树枝上铺上一层苔藓,把白鹿轻轻地放在“床铺”上。

  他们就这样在一起待了很久,德赛丽看见阳光射在树上的位置,发现太阳就要落山了。黑夜一旦降临,王子就会看见她恢复人形,她不由得暗自警惕起来。

  “不,我和他的第一次相见可不能在这里。”她想着,马上开始想办法摆脱王子。她张开嘴伸出舌头,好像快要渴死的样子,而王子像她期望的那样,赶快又到溪边给她弄水。

  王子回来的时候,白鹿已不见了。

  这天晚上,德赛丽告诉爱葛朗婷,追她的“恶人”正是王子,他本人比画像还要英俊。

  “我们彼此相爱,难道只有在我变成鹿的时候才能见到他吗?”公主哭泣着说。

  爱葛朗婷安慰她,告诉她很快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王子见白鹿逃跑了,非常生气,因为她辜负了他的一片好心。王子回到农舍,把自己的遭遇和愤怒都向贝卡斯克倾诉了。贝卡斯克听了王子的叙述,忍不住笑起来。

  “下一次,我是不会让她逃走的,”王子叫道,“如果我用一年的时间每天追捕她,一定会捉到她的。”说完他怒气冲冲地上床睡觉了。

  次日早上,白鹿走进森林,她打不定主意,是去见王子,还是躲开他,藏到灌木丛里。她终于决定还是躲开王子比较好,而如果王子没有走相同的方向寻找她,也许她就真能躲开他了。

  王子非常偶然地看见鹿的白色皮毛在树丛中闪光,与此同时,王子踩断了一根树枝,被白鹿听到了,她迅速地跳起来要跑,王子只得瞄准鹿腿射箭,让她停下,鹿中箭摔倒在地。

  年轻人感觉自己像个杀人犯,他急忙跑到白鹿身边,尽全力平复她的伤痛。事实上,这是泉边仙女惩罚的最后一部分,他给她找来些水,又采来疗伤的草药,用手碾碎,敷在鹿的伤口上。

  “啊,我真卑鄙,竟伤到了你,”他叫道,让她的头枕在他的腿上,“现在你一定恨死我了,会永远不想见我的!”

  白鹿静静地躺了一会儿,但是像先前一样,她记起自己变回原形的时候快要到了。她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是王子根本不愿她再走动,他认为农舍里的那个老妇人包扎伤口一定比自己在行,就抱起白鹿,把她带回小屋。但是白鹿虽然很小,她却把自己变得非常重,王子踉跄地走了几步,就再也抱不动了,他把鹿放在地上,用自己帽上的丝带把白鹿牢牢地拴在树上。之后,他离开白鹿去找人帮忙。

  这时,爱葛朗婷因为女主人久久不归,越来越不安起来,也出来寻找。随风飘舞的丝带飞到她的眼前,她看见美丽的公主被绑在树旁。她费尽全力要解开绳结,虽然绳结看上去很简单,爱葛朗婷却连一个结也解不开。她正忙着解绳子,身后有个声音突然说:

  “女士,打扰一下,你可是在偷我的鹿!”

  “好心的先生,请原谅,”爱葛朗婷看也没看他一眼,回答说,“绑在这里的可是我的鹿!如果你要证据,那看看她认不认识我就可以了。小东西,摸摸我的胸口,”她跪下来,说道。白鹿抬起前蹄,碰了碰她。“再用你的胳膊搂住我的脖子,叹口气。”白鹿又一次照做了。

  “你是对的,”王子说,“但是我真不情愿让你把她带走,因为我虽然伤了她,但真的很喜欢她。”

  爱葛朗婷听了这话,没说什么,她小心地扶起白鹿,领着它慢慢地回到小屋。

  王子和贝卡斯克一直都没注意到老妇人还收留了其他客人。他俩远远地跟着,非常吃惊地看到爱葛朗婷和白鹿一同走进小屋。他们当即去向老妇打听,她回答说,那位女士和白鹿住在王子他们隔壁的房间,但是自己一点也不了解她们的情况,只知道她俩都很安静,付房钱也很大方。接着,老妇又走回厨房。

  “您知道吗,”贝卡斯克和王子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说,“我敢肯定我们看见的女子就是德赛丽公主的女伴,我在王宫里见过她。既然她就住在我们的隔壁,在墙上挖一个小洞,很容易就能知道我的判断是否正确了。”

  于是,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开始挖起洞来。两个女孩听见了响动,都以为是老鼠,就没太注意。贝卡斯克顺利地在墙上挖了个洞,洞口不大不小,刚好可以窥视里面的情况。然而,眼前的情景却让他惊得目瞪口呆。他的猜测是对的:高个子女士确实是爱葛朗婷本人;但是另一位——在哪里见过她的呢?啊!他知道了——她就是画像上的女子!

  德赛丽穿着一件闪光的绿色丝裙,正躺在垫子上,爱葛朗婷俯身在旁,给她清洗伤口,公主说:

  “哦!让我死吧,”她叫道,“我不愿再过这种日子了。你不知道整天做一只动物有多惨,还没法和我心爱的男子说话,他缺乏耐心的举动是厄运的根源。可是即使如此,我也没办法让自己恨他。”

  尽管女孩们说话声音很小,还是被贝卡斯克听见了,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沉默地站了一会儿,然后,找到站在窗外张望的王子,挽着王子的胳膊,带他来到墙边。王子只看了一眼,就认出那正是德赛丽。他明白了,那个来到王宫的陌生女子的确是冒名顶替的。他蹑手蹑脚地溜出自己房间,敲了敲隔壁房间的门,爱葛朗婷以为是老妇来送晚饭,就开了门。

  看见来人,她认出是王子,吓了一跳。王子把她推到一边,跪倒在德赛丽的脚下,这就是他全心全意爱着的姑娘啊!

  二人一直谈到天亮。太阳升得很高了,公主才发现自己还是人形,没有变成白鹿。啊!她明白自己的惩罚已经结束,高兴极了!她给王子讲了自己中咒的经过,但是现在没了悲伤,语气中满是掩不住的兴奋。

  故事就这样欢快地落幕了。事实上,郁金香仙女正是小屋里的老妇人。她给年轻人举办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盛大婚宴。大家都很高兴——除了萨丽赛塔和她的母亲,作为惩罚,人们把她们带到一艘船上,放逐到一座小岛,她们必须待在那里,终生做苦工糊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