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玩的国王 (1)

  • A+
所属分类:国外故事
摘要

年轻的伊莎德?劳德国王继承王位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怎么才能让自己玩得开心。那些以前曾给他带来无穷乐趣的运动现在一下子就变得那么乏味,他想玩一些从没玩过的新鲜玩意儿。终于,他的脸上露出了喜色。  “我想到了!”他说,“我要去和格鲁嘎玩个游戏!”他所说的格鲁嘎是一种邪恶的精灵,长着长长的棕色头发,他的住所离国王的宫殿不是很远。  国王虽然很年轻,很冲动,但他也很聪明。他的父亲在临终前曾仔细叮嘱过他如何和“好人”们打交道,他们习惯把精灵们称之为“好人”。在前往探访格鲁嘎之前,国王特地向一个隐居在乡下的

  年轻的伊莎德?劳德国王继承王位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怎么才能让自己玩得开心。那些以前曾给他带来无穷乐趣的运动现在一下子就变得那么乏味,他想玩一些从没玩过的新鲜玩意儿。终于,他的脸上露出了喜色。

  “我想到了!”他说,“我要去和格鲁嘎玩个游戏!”他所说的格鲁嘎是一种邪恶的精灵,长着长长的棕色头发,他的住所离国王的宫殿不是很远。

  国王虽然很年轻,很冲动,但他也很聪明。他的父亲在临终前曾仔细叮嘱过他如何和“好人”们打交道,他们习惯把精灵们称之为“好人”。在前往探访格鲁嘎之前,国王特地向一个隐居在乡下的智者请教。

  “我想和长头发的格鲁嘎玩一个游戏。”国王说。

  “是么?您肯定?”智者回答说,“如果您听取我的建议,那您最好和别人玩游戏。”

  “不!我就是要和格鲁嘎玩游戏!”国王很坚决。

  “当然,如果您非要这么做的话,我建议——”智者顿了顿说,“您若是赢了游戏,就向格鲁嘎索要那个站在门后的丑陋的短发女孩作为奖品。”

  “我会的!”国王承诺说。

  于是第二天,在太阳升起之前,国王就起床前往格鲁嘎的住所。当他到达时,格鲁嘎正坐在屋外。

  “噢!陛下!今天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格鲁嘎问,“您能来,我真是太荣幸了,但是如果您能和我玩个游戏,那就更好了。”

  “我来就是为了和你玩游戏的。”国王说。于是,他们开始了。一会儿国王看起来似乎要赢,一会儿格鲁嘎似乎要赢,但最后还是国王赢了。

  “那么,您要什么作为奖品呢?”格鲁嘎问。

  “我要门后站着的那个丑陋的短发女孩。”国王说。

  “可是为什么?屋里还有二十个女孩呢,每个都比她漂亮。”格鲁嘎疑惑不解。

  “她们固然漂亮,但我只想让她做我的妻子。”

  格鲁嘎听到国王这么说,觉得国王主意已定,于是就走进屋,让少女们出来,一个接一个走过国王面前。

  她们一个接一个走出来:有高的,有矮的;有胖的,有瘦的;有黑的,有白的,但每一个女孩都说:“我就是你要找的人,如果你不把我带走,那你就真是太愚蠢了。”

  但国王没选其中的任何一个,直到最后一个短发女孩走了出来。

  “她是我的了!”国王说,尽管被他选中的这个女孩很丑陋,一般的男人连看都不会看她一眼,“我们立即结婚,之后我会把你带回王宫。”

  于是,国王和姑娘举行了婚礼,随后动身跨越一片草地,前往国王的宫殿。他们正走着,新娘忽然停下脚步捡起一枝长在草丛中的三叶草。当她直起身来时,她已不再是那个丑陋的少女了,现在站在国王旁边的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

  第二天一早,太阳还没升起,国王就从床上跳起来,告诉他的妻子说他必须再和格鲁嘎玩个游戏。

  “如果这次你又赢了,你就向他索要那匹架着木质马鞍、毛发蓬松的马驹作为奖品。”他的妻子对他说。

  “好的!”国王答应了,然后就出发了。

  “您一定对您的新娘很满意吧?”见面后格鲁嘎问国王。

  “什么呀!她太差劲了!”国王很快话锋一转,“现在真的很难让我快乐,你今天还愿意和我玩游戏吗?”

  “当然!”格鲁嘎回答。于是他们又玩了起来。一会儿国王看起来似乎要赢了,一会儿格鲁嘎似乎要赢。最后,还是国王赢了。

  “这次你又要什么作为奖品呢?”格鲁嘎问。

  “我要那匹有着木质马鞍、毛发蓬松的小马驹。”国王回答说,但他注意到格鲁嘎突然不说话了。当国王把那马驹从马厩里牵出来时,格鲁嘎的表情十分阴沉。那匹马的鬃毛确实很粗糙,皮肤也没有什么光泽,但国王毫不在意,跨上马背,像风一样疾驰而去。

  第三天早晨,国王不等天亮就起床了,用过早餐后他就准备出门。这时,他的妻子拦住了他。她说:“我恳求您不要再和格鲁嘎玩游戏了,您已经赢了两次,但他总有一次也会赢。到那时,他会给您找麻烦的。”

  “噢!我必须再和他玩一次。”国王大声说,“但这是最后一次了。”于是,他离开宫殿前往格鲁嘎的住所。

  当格鲁嘎看到国王走近时,他内心充满了喜悦。不等说话,他们就开始玩起了游戏。不知为什么,这次国王的力量和智慧好像都不好使了。很快,格鲁嘎就赢了游戏。

  “说你想要什么奖赏吧!”游戏结束,国王说,“但是不要对我太苛刻,也不要索取我没有的东西。”

  “我想要的是,”格鲁嘎说,“橡窗国王房间里悬挂着的那柄光明之剑。如果你取不来,你的妻子就会砍下你的头颅和脖子。”

  “我会取回来的!”国王勇敢地回答。但一等他离开格鲁嘎的视线,他就再也伪装不下去了,他的脸色变得阴沉,脚步也沉重了很多。

  “您今天什么也没带回来。”王后早已站在宫殿的台阶上等他。王后是那么美丽,她一笑就能让国王神魂颠倒,但是今天国王想着格鲁嘎向他提出的要求,心情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请告诉我您为什么难过,或许我能帮上忙。”于是,国王一五一十地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王后。王后听了,抚摸着国王的头发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您有着全爱尔兰最好的妻子,全爱尔兰最好的坐骑。您只要照着我吩咐您的去做,一切都会解决的。”听到这些话,国王才感到宽慰了一些。

  第二天清晨,国王还在睡觉,王后就起床了,穿戴好之后就开始为她丈夫的行程做准备。她首先去了马厩,给那匹棕毛马喂足水和马料,备上了马鞍。很多人都以为那马鞍是木质的,而看不到藏在里面的金银闪烁着光芒。她轻巧地把马鞍绑到了马背上,然后把马牵到宫殿前,国王已经等在那里了。

  “愿好运伴随陛下百战百胜。”她说道,并在国王上马前,亲吻了一下国王,“我没有必要把什么都事先告诉您,到时候您只要按照马的建议去做就行了。”

  于是,国王挥手告别妻子,开始了他的征程。棕毛马跑得比风还要快,即使是三月的春风想要追上它也相当困难。棕毛马既不停也不回头看,直到天黑才来到橡窗国王的城堡前。

  “我们到了,”棕毛马告诉国王说,“那柄光明之剑就挂在橡窗国王的卧室里。如果不发出一点响动,那么把剑弄出来倒也不难。此时橡窗国王正在用晚餐,房间是空的,所以没人会看到你。那剑的一端有一个把手,取的时候要小心,要轻轻地将剑从剑鞘中拔出来。现在去吧,我在窗下等你。”

  国王悄悄地潜过长廊,停了一下,确定没人跟踪他,就进入了橡窗国王的房间。一束奇怪的白光指引着他,告诉他光明之剑的位置。国王蹑手蹑脚地穿过房间,抓住剑柄,慢慢地从剑鞘中抽出宝剑。国王忍住兴奋,大气不敢出,唯恐一不小心弄出点响动,惊动了城堡里的人到这边来查看。但是一不小心,剑尖儿还是碰到了剑鞘,发出一记很低的响声,听上去就像刀锋划过银盘时发出的声音。这下可把国王吓了一跳,剑柄几乎脱手。

  “快跑!快跑!”马不停地催促着,国王赶紧从一扇小窗户爬了出去,一跃跨到了马鞍上。

  “他听到动静了,很快就会追过来,”棕毛马对国王说,“但是我们抢先跑了,他很难追到我们。”于是,棕毛马撒开四蹄飞奔起来,把风都远远地甩在后面。

  过了一会儿,棕毛马放慢了速度,对国王说:“看看谁在后面追赶。”国王向后一看,说:“我看到一群棕色的马在疯一般地追赶我们。”

  “那没关系,我们跑得比它们快。”马儿说完又飞奔起来。

  “陛下,再看看,是否有人追近了?”

  “一群黑马,其中有一匹长着白脸,上面骑着橡窗国王。”

  “噢!那是我的兄弟,它跑得比我快。”棕毛马说,“它会像风一般地超过我们,你必须准备好你的剑,在橡窗国王回头看你时砍下他的头。世界上没有一把剑能砍下他的头,除了你手中的这把。”

  “好的!”国王回答说,然后全神贯注地听着后面的动静,最后觉得那匹白面马靠得很近了,于是他坐直了身子准备好。

  很快,一阵如暴风雨般巨大的声响从耳边划过,国王瞥见一张脸正向他看过来。他几乎是闭着眼出手的,也不知是否杀死了或是刺伤了橡窗国王。但橡窗国王的头的的确确是掉下来了,棕毛马用嘴叼住了滚落的头颅。

  “跳到我兄弟的背上,就是那匹黑马,尽快跑回家,我会尽量跟在你后面的。”棕毛马叫道。于是国王纵身一跃,落在了黑马的背上,可是太靠后了,都接近马尾了,他差点就掉下去了,还好他伸手死死地抓住了马的鬃毛,把自己重新拉到了马鞍上。

  在天还没亮之前他就回到了王宫,王后正坐在门口等他归来,眼中毫无困意。当她看到国王平安归来时她是多么高兴啊。但她几乎没说什么话,只是取过竖琴轻轻地吟唱国王最喜爱的歌曲,直到国王心满意足地上床安睡。

  当国王再次醒来时已是日近中午,他从床上弹起来说:“现在我必须到格鲁嘎那里,看看他对我下的咒语是否解除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