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鸽 (2)

  • A+
所属分类:国外故事
摘要

他在一个地下大厅里找到老妇人时,她正在纺纱,不过她很乐意和他谈谈。从老妇的回答中,他明白如果想赢得公主的心,光是身为一个国王是不够的,除非他能证明自己十分忠诚而且能够为她带来快乐,否则公主是不会嫁给他的。  索西听见这些话,有点沮丧,但是很快他又振作起来。“告诉我怎么做才能赢得公主的心,无论多难我都会去做的。而且请您告诉我怎么才能报答您的好心。只要我能做到,您要什么我都会给的,要不我每天帮您带一捆柴火来?”  “你能这样说就已经很好了,”老妇拿起一个线团,又接着说,“拿着这个,有一天你会用上的,

  他在一个地下大厅里找到老妇人时,她正在纺纱,不过她很乐意和他谈谈。从老妇的回答中,他明白如果想赢得公主的心,光是身为一个国王是不够的,除非他能证明自己十分忠诚而且能够为她带来快乐,否则公主是不会嫁给他的。

  索西听见这些话,有点沮丧,但是很快他又振作起来。“告诉我怎么做才能赢得公主的心,无论多难我都会去做的。而且请您告诉我怎么才能报答您的好心。只要我能做到,您要什么我都会给的,要不我每天帮您带一捆柴火来?”

  “你能这样说就已经很好了,”老妇拿起一个线团,又接着说,“拿着这个,有一天你会用上的,如果它派不上用场,就代表你度过危险了。”

  “这是不是我的生命之线?”他问道。

  “它是爱情坏运气之线。”她说。

  他将线团拿走了。

  抚养索西的吉露特仙女有一个朋友叫做格里梅丝,她是福路艾特王子的保护者。格里梅丝经常和吉露特在一起讨论年轻的王子们的事情。当她认为王子已经长大了,可以掌管自己国家的时候,她就和吉露特商量,要为王子找一位合适的妻子。吉露特一刻不闲地张罗这件事,并向别人询问意见。最终她想到了一个人选,那就是蜜侬米娜特。她立刻就着手撮合这段婚姻,很快福路艾特就出现在蜜侬米娜特公主的王宫里。但是尽管这位国王年轻英俊,脾气又好,公主还是觉得他有些女孩子气,并且当众说出了自己的观点。这使得格里梅丝仙女对她和艾芙琳十分生气,她宣称蜜侬米娜特将再也不会得到幸福,除非她能找到一座没有拱的桥和一只没有羽毛的鸟,说完她就走了。

  国王重新启程时,艾芙琳把他的剑和马还给了他,尽管这些东西对他的安慰作用不能替代公主,但是有总比没有好,而且他觉得这些东西能带他回来重新见到公主。

  在穿过了几座沙漠以后,国王终于到了一个看上去似乎是有人住的国家。但是他一踏入国土,就被铐了起来,并押送到了首都。他问守卫们为什么这样对他,得到的唯一答案就是,他在铁国王的国家里。那时国家是没有名字的,它们都以国王的名字命名。

  年轻人被带到铁国王面前,他在一座黑色的宫殿里,坐在一张黑色的王椅上。整个气氛好似正在哀悼某个死去的亲人。

  “你到我的国家干什么?”他恶狠狠地问。

  “我是碰巧来到这里的,”索西回答道,“如果我能有幸逃脱你的掌控,我会吸取你的教训,换一种方式对待我的国民。”

  “你竟敢在我的宫殿上侮辱我?”国王喊道,“把他带到小牢房里去!”

  小牢房就是一个在拱形的屋子里被四根链子吊起来的铁笼子,里面的犯人既不能站,也不能坐,更别提躺下了。除此之外,犯人还必须轮流经历烈焰和极寒。门上拴了一百个门闩,以防犯人逃脱。负责照顾索西的吉露特这时正沉浸在她没完没了的新主意里,早已忘记了国王的存在。要不是艾芙琳及时赶到,他就活不了多久了。她在他耳边轻声说:“你还记得那个线团吗?”他依言拿出了线。尽管他不觉得这可以帮他,不过他还是把一根线系在了笼子的一根铁棍上,然后拉了一下,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他惊讶地发现,铁棍被他拉弯了,他轻而易举地把棍子拉碎成几百段,毫不费力地逃出了笼子,接着,他又用同样的方法逃出了窗子。不过即便如此,自由离他还是很远,因为在他站的地方和外面的世界之间还竖着一堵高耸入云的墙,墙壁光滑得连猴子都爬不上去。索西又绝望了,看上去他只有等死了,但是他决定不让铁国王好过,于是就把他珍贵的线抛到空中说:“哦,仙女啊,我的不幸比您的力量大,非常感谢您的好心,请收回您的礼物吧。”仙女十分同情这个忠诚的年轻人,让一根线头留在了他手里。他突然觉得手一紧,发现线似乎是抓住了什么,这让他在绝望中生出希望来。他想:“相信一根线总比相信一个国王的慈悲要有用得多。”于是,他顺着线爬,来到了墙的另一边。然后他把线卷成一团,小心地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并在心里默默地感谢仙女。

  艾芙琳一直向蜜侬米娜特公主汇报王子的冒险旅程,当听说铁国王是怎么对待他的时候,她十分生气,甚至准备开战。她尽力秘密地准备一切,但是当大军聚集起来的时候,人们自然而然地开始怀疑一场大风暴正在酝酿。这下也很难瞒住那些仙女教母们了,格里梅丝不知从哪里听说了这事。她从没原谅蜜侬米娜特公主对福路艾特王子的拒绝,现在她觉得复仇的机会到了。

  艾芙琳阻止了格里梅丝许多恶毒的计划,她一直照看着蜜侬米娜特公主,但是她没有能力管到在很远的地方发生的事情。当公主宣布要带头出征,每天开始训练自己的耐力和追捕本领的时候,艾芙琳仙女恳求她永远不要在没有自己保护的情况下踏离国土一步。公主答应了,于是一切正常地过了很多天。然而一天早上不幸降临了,公主一边骑着她的白马散步一边想着索西,不知不觉踏过了她的国境线(实际上,她也不是很知道究竟哪里是她的国境线),突然来到了一座用枯叶盖成的房子前。这让她心里涌出种种不祥的预感,她想起了艾芙琳的警告,便试着调转马头,但是马就像石头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接着公主感到自己被一股力量渐渐地拖向地面。她尖叫起来,紧紧地抓住马鞍,可没有用。她想要飞起来,但那股外在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她被迫走进了枯叶屋。

  她双脚刚刚踏上门槛,格里梅丝就出现了:“蜜侬米娜特,你终于来了!我已经关注你很长一段时间了,我早就为你设下了陷阱。我亲爱的,来吧!我会教你怎么和我的朋友们打仗的!事情可能和你想的有点不一样。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跪在国王面前请求他原谅你。在他同意和解之前,你得求他给你这个荣幸成为他的妻子。接着,你将成为我的仆人。”

  从那天起,可怜的公主就被迫做最苦最脏的活,每天早上似乎都有更讨厌的事等着她做。此外,她每天只能吃一块小小的黑面包,床就是一堆稻草。格里梅丝为了泄恨,派她在炎炎烈日下出去放鹅。要不是她在地上拣到一把大扇子遮住自己,她很可能就会中暑了。不过一个放鹅女拿着一把扇子确实有点奇怪,但是公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打算将扇子撑起来当成遮阳伞用。但是当她打开扇子的时候,从里面掉出了一封她爱人的信。她肯定仙女没有忘记她,立刻忘了自己的所有烦恼,又振作了起来。

  格里梅丝发现蜜侬米娜特的皮肤仍然像雪一样白,并没有被太阳晒成浆果一样的棕色,她感到奇怪,便暗自观察她。

  第二天当太阳升到最高点,天气最热的时候,她发现公主从裙子的皱褶里拿出了一把扇子挡在眼前。仙女十分生气,想从她手里抢走扇子,但是公主不肯松手。

  “立刻把扇子给我!”格里梅丝尖叫道。

  “只要我活着就不会给你!”公主回答道。她想不出哪里最安全,就把扇子踩在了自己的脚底。顿时她就从地上升了起来。格里梅丝被愤怒蒙住了眼,并没注意到。等回过神来,公主已经脱离了她的控制。

  这时,索西正紧抓着珍贵的线团在世界各地流浪,到处寻找他心爱的公主。但是,尽管他有时似乎是找到了她来过的痕迹,或是在石头上树干上看见了她留下的讯号,却始终都找不到她本人。

  “如果她不在地上,”索西对自己说,“也许她会在空中的什么地方,即使在那里我也要找到她。”于是,他在线团的帮助下试着向高处爬。但是每次他只爬了一小段,就受了伤跌回到地上。不过他并没有放弃,经过多日的努力后,他高兴地发现自己能比刚开始时爬得更高一些,在高处待得更久一些。他爬啊爬,终于爬到了天上。但是上帝啊!空中的世界和地上一样,也没有她的踪迹。

  索西开始绝望了,他想也许他该去海里找她。他伤心地在海上漂着,不知道漂向何方。正在这时,他看见远处有一只漂亮欢快的鸟儿飞向他。他的心跳加速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鸟儿靠近的时候,他听见公主的声音喊道:“这就是没有羽毛的鸟和没有拱的桥!”

  就这样,索西国王和蜜侬米娜特公主在空中相遇了,但是幸福感丝毫不减。扇子一下变得很大,足够让国王和急忙赶来帮忙的艾芙琳一起坐上去。她指挥着扇子,来到了两国军队对垒准备开战的地方。那场战争又漫长又血腥,最终铁国王不得不向公主称降。公主派他去帮索西放羊,并让他发誓会善待羊儿们。

  接着,索西国王和蜜侬米娜特公主就举行了婚礼。吉露特仙女也出席了,大家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她的。她到这时才惊讶地发现,原来她错过了这么多事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