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捷里卡医生

  • A+
所属分类:国外故事
摘要

从前,有一个穷人,他有三个儿子:老大的名字记不起了,老二叫托阿捷尔,小的一个叫托捷里卡或托捷拉希。儿子们长大后,爱上了打猎,在家里总是坐不住,老是拿着枪往森林里跑。  有一天,他们在森林里休息时天已黑了。他们就在一棵大树下燃起火堆,坐下来吃晚饭,他们吃好饭,就商量决定,两个人睡,第三个人到路上去巡逻,看看是否发生什么意外事:要是有人偷走枪,那么就完了。说到做到。  两个小的先躺下睡,大的到路上去巡逻。  老大站到半夜里,什么动静也没发现。可在午夜时,听见有车子在走动的声音。不多一会儿,他看见一辆

  从前,有一个穷人,他有三个儿子:老大的名字记不起了,老二叫托阿捷尔,小的一个叫托捷里卡或托捷拉希。儿子们长大后,爱上了打猎,在家里总是坐不住,老是拿着枪往森林里跑。

  有一天,他们在森林里休息时天已黑了。他们就在一棵大树下燃起火堆,坐下来吃晚饭,他们吃好饭,就商量决定,两个人睡,第三个人到路上去巡逻,看看是否发生什么意外事:要是有人偷走枪,那么就完了。说到做到。

  两个小的先躺下睡,大的到路上去巡逻。

  老大站到半夜里,什么动静也没发现。可在午夜时,听见有车子在走动的声音。不多一会儿,他看见一辆四匹黑马拉的大车。

  “站住,是谁?”青年喊道。但没有人回答。他又问了一次,又是没有人回答。青年喊了第三次:“站住!否则开枪了!”

  声音回答说:“不要开枪,车子走到你面前就会停下来。”

  不多一会儿,大车停下来了,走下来一个人,交给他一只号角,说:“这只号角给你,你有困难,只要吹一下,马上就会出现无数的军队,多得大地也会抖动,你再吹一下,军队就没有了。”

  这个人交给青年那只号角后,就坐上大车走了。当只剩下青年一个人时,他吹了一下号角试试它的力量。顿时,在他的四周马上出现了无数的军队。

  当他吹第二次时,军队立即就消失了。

  天亮了,他回到兄弟那里,叫醒了他们。

  “早上好,兄弟们!你们睡得好吗?”

  “睡得好,哥哥。你打瞌睡了,还是看见了什么?”

  “瞌睡倒没打,一个人自愿站岗放哨不是为了睡。至于情况,什么也没发生。”

  兄弟们把火堆烧得旺一些,烤熟了一只兔子,吃好了早饭,就继续在森林里走了。他们一定要回到家里,因为盐用光了,火药也不多了。他们在森林里走了整整一天,可还是没走到尽头。走到傍晚时,往四处一看,又到了早晨出发的地方。怎么办?他们又留在森林里过夜。

  他们在火堆边吃了晚饭。吃完后,决定派一个兄弟放哨,这时,轮到老二了。他带了枪,装好了烟斗,以免睡着。在半夜前,老二什么也没发现,虽然月光很亮,连数钞票也可以,不过还是什么也看不见。

  到午夜,者二听见了响声,不久就看到一辆大车,由四匹黑马拉着。

  “站住,车上是谁?”

  没有人回答一句话。他又喊了一次:“站住!”又是没人回答。他又叫了第三次:“站住,否则我要扣扳机了!”

  “不要开枪!”大车里的人回答了,“我们到你面前时会停下的。”

  真的,不多一会儿,大车到了他面前,停了下来。

  “这个钱袋给你,”那个人说,“你不管拿出多少钱,里面的钱是不会减少的。”

  说完,大车又开走了,而青年想试试钱袋,看看是不是那么神奇?他从里面掏出了一把金币,钱袋果然还是满满的。青年心中大喜。天亮了,他回到兄弟们那里,叫醒了他们,让他们做早饭,他一夜没有睡,肚子饿了。

  “你看见了什么?”兄弟们问他。

  “什么也没看见,我非常倦,一夜没有睡,想吃饭。我们做好早饭,再到密林里去走走,也许能找到出路。”

  说到做到。他们生了火堆,在炭火上烤了肉,吃得饱饱的,就走了。可是他们越是走,越是深入森林深处。走到傍晚,一看,还是在早晨出发的那个地方!

  兄弟们只好又生了火堆,吃了晚饭。然后两个哥哥睡了,轮到小弟弟托捷里卡去站岗放哨了。他站在路边,抽着烟斗。到半夜时分,他听见了马蹄声和马车撞击路面的声音。托捷里卡仔细一听,枪上了膛,借着月光,看到一辆四匹黑马拉着的车子。托捷里卡喊道:

  “站住,是谁?”没有回答。他又叫了一次,又没回答。托捷里卡看到大车越来越近了,把手指按在扳机上喊:“不许动,否则我放枪了!”

  这时,大车里有人回答了:“不要开枪,到你面前时,我们会停车的。”

  托捷里卡等了一会儿,大车到了他面前停了下来。他看见车子里有两个人,一个人向他伸出一顶帽子,说:

  “因为你没有向我们打枪,我们把这顶帽子给你。你只要一把它戴在头上,你就会到达你想去的地方,而且没有人能看见你。如果你想同国王一起坐着吃饭,你就马上到那边。你同国王和客人一起吃菜、喝酒,却没有人能看见你。”

  说完,马车里的两个人驾驶着马车又走了,而托捷里卡对这份礼物真是欢喜不已。他把帽子戴在头上,说:

  “我要到国王的饭桌上去!”说完,他竟马上到了王宫。

  王宫里正在举行盛大的宴会,媒人们来给国王女儿做媒。托捷里卡在桌子边坐下,吃着,喝着,听着人们的谈话。他看到了一切人,却没有一个人看到他。青年发现公主长得非常美貌。他听到公主说,她只嫁给打牌时能赢她的人。青年对这个消息守口如瓶。他吃饱后,说:“我要到森林里的兄弟们那里去。”于是,他即刻就到了。

  夏天夜短。这时,虽然天已大亮了,但两个哥哥还在睡着,托捷里卡叫醒了他们。他们问:“弟弟,夜里发现了什么?”

  他回答说:“托上帝的福,什么也没发现!”

  兄弟们又在森林里走,也不知他们走了多久,反正他们到了一条小路上,小路又把他们引到大路上。他们在大路上走啊,走啊,一直走到一个村庄里。

  在这村子里,两个哥哥结了婚,操起一份家业,而托捷里卡还是过光棍的日子。

  兄弟中,没有一个知道另外两个从马车里的人那里得到了什么东西。后来他们聚在一起,每个人都夸耀了一下自己得到的礼物,他们都感到非常惊讶。

  “你听我说,”托捷里卡对老二说,“你结婚了,可我没有。我听国王的女儿说,她只嫁给打牌时能赢她的人。你把钱袋给我,我把帽子给你,公主决不能赢去你钱袋里的全部钱,要是我赢了,我就当国王,你们当将军。”

  老二同意了,把钱袋交给托捷里卡,作为交换,他得到了一顶帽子。

  托捷里卡急忙直奔京城,买了使公主高兴的衣服,就到王宫里去求亲了。

  公主听了托捷里卡的话,回答说:

  “我看,你是一个适当的人选,你也爱我,不过我已决定只嫁给打牌时赢我的人。”

  “好,一言为定。”托捷里卡同意了。

  他们开始打牌了,一连打了三天三夜。公主赢了三桶金币,而托捷里卡钱袋里的钱一直不见减少。而人都倦了,没有力气再打下去。国王的女儿怎么也不能战胜托捷里卡的魔术般的钱袋。他都能从里面拿出钱。

  于是,公主对青年说:“托捷里卡,你看怎么办?我们不要打牌吧。你爱我,我就嫁给你,现在我是你的未婚妻。”

  他们停止打牌,坐下来喝酒吃菜。托捷里卡非常疲劳了,他喝了一点酒。

  马上就醉了,睡得象死人一样,公主拿走了他的钱袋,换了一个给他。当托捷里卡睡醒时,公主对他说:“我们再来打牌,也许你的运气比以前好了。”

  他们又打牌了,托捷里卡马上输光了。因为他的魔术般的钱袋已没有了。

  公主叫人揪住他的脖子,把他赶出了王宫。

  托捷里卡回到家里,把一切经过告诉了老大,要求把号角借给他,去打败国王,夺回钱袋。老大就把号角借给了他。托捷里卡把号角藏在衣袋里,出发了。

  他来到王宫前,吹了一下号角,马上出现了无数的军队,同国王的军队打了起来。国王害怕了,对托捷里卡说:“你看这样好吗?我们来讲和:你收回军队,我把女儿嫁给你。”

  可怜的托捷里卡相信了国王的话,他吹了一下另一头号角,军队马上消失了。国王和王后,主要是公主自己,请托捷里卡进宫,隆重款待他,答应马上去请神甫给托捷里卡和公主举行结婚仪式。托捷里卡又相信了国王的话。在等待神甫时,他纵情地大吃大喝,结果,他喝得太多了,躺下后,睡得象死人一样。国王和王后马上偷换了号角,然后叫醒托捷里卡,对他说:“你不配做国王女儿的丈夫,你出去!”

  托捷里卡大为愤怒,从衣袋里拿出号角,可是怎么能吹呀!这时他又吹了第二遍,还是没有任何军队。于是,他受尽奚落,非常伤心,就哀求国王说,如果他不把女儿嫁给他,他也不会感到委屈,只是把号角和钱袋还给他。

  但是国王不但不答应,还叫卫士们把他赶出王宫,而且还放出狗来咬他。这样,他不得不逃出城市,而不仅仅是逃出王宫了。

  不幸的托捷里卡非常愤怒,他一边走,一边想着怎样来惩罚他们。他到了老二住的村庄,他向哥哥讲了他的遭遇,要求借用一下帽子。也许他能用帽子取回钱袋和号角。

  老二把帽子给了他。托捷里卡戴上帽子,叫道:“跳吧!跳吧!我要到王宫里去,同国王和他的女儿一起吃饭!”他刚说完,就到了国王的饭桌边。。他能看见大家,可别人却看不见他。托捷里卡吃饱、喝足,然后好象无意地落下了帽子。这时大家都看见了托捷里卡,顿时感到非常惊奇:这青年什么时候、怎么进入王宫的?他们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托捷里卡戴上帽子,又变得看不见了,即使同公主并肩坐着,也没有人看见。

  他吃饱后,拥抱了公主,也没有人看得见,只有公主声嘶力竭地叫喊,要求放开她。这时,托捷里卡说:“跳吧!跳吧!我同国王的女儿到我和兄弟们迷过路的森林里去。”话音刚落,托捷里卡和公主马上就到了森林中的一块空地上,这里景色非常美丽,真愿在此住上一辈子。这时,托捷里卡脱下帽子,国玉的女儿马上就认出了他。

  公主装作很高兴的样子,说:“这可太好了,亲爱的!你为什么不早把我带到这里来?你爱我,但父母不许我嫁给你,现在我们同他们分开,这很好。我同你住在森林里,我教你怎样取回钱袋和号角,你就可以对付欺负你的人了。”

  公主说完,又吻了托捷里卡,他们就在布满树影的草地上亲亲热热,象夫妻一样。

  “托捷里卡,你真狡猾。”公主说,“你做事情很狡猾,只有我们两人在这里,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由于公主的爱抚,托捷里卡弄得糊涂了,回答说:“要是我有这顶帽子,早就带你来了。我只要一戴上它,就变得看不见,无论谁都看不见我。如果我说‘戈帕!戈帕!我要到某地’,于是我就马上出现在想要去的地方。这顶帽子的威力就是如此!”

  公主就是要他这么说。她又吻他,同他亲热,哄青年睡觉,她也装作睡着的样子。当托捷里卡睡着时,公主马上把他的帽子戴在头上,轻轻说:“戈帕!戈帕!我要到父亲的王宫里去!”公主说完,就到了父亲的王宫里,而托捷里卡仍旧睡在森林里。他睡醒时,发现帽子没有了,顿时,象皮球一样泄气了,他丢失了他们的全部礼物,不好意思回家去见兄弟们了。

  他象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在密林里流浪,他想:要是有一只森林野兽把我吃了,就好了……不久,饥饿、口渴也一起来折磨他。他一边走,一边沉恩,突然看见前面有一棵很高的苹果树,树上的苹果有拳头般大,比火还要红,眼睛看不胜看。青年跑到苹果树前,摘了两只吃了。他刚吃完,头上就长出了两只牛角,象匈牙利牛的角,又大又弯。

  “长出了这只东西!”托捷里卡说,“我正好需要它。它对我有用。现在,我为了国王的女儿失去了那么多的宝贵礼物,只能用牛角来抵人了。我真蠢,竟垂涎国王的女儿!”

  他不敢多吃有魔力的苹果,就又在森林里走起来。他走了不久,突然,看到一棵梨树,树上的果子黄澄澄的,十分好看,梨子大小如同鹅蛋。他非常想吃,更想喝水,但总是不敢决定吃生梨。

  “要发生的事,总是避免不了的。”托捷里卡这么想了后,就吃了一只生梨:突然,他头上的一只角脱落了,他谢了上帝,又吃了一只,他的第二只角也脱落了。

  托捷里卡很高兴,他已想好,以后怎么生活。他走到苹果树前,摘了许多苹果,尽量带在身上,然后又摘了同样多的生梨。他很快走出了森林,很容易地找到了一条大路,走了不多一会儿,就看到远处有一座城市,心想:

  我就到那个城里去!他打定了主意后,就去了。他进城时,人们刚巧从教堂出来,托捷里卡放好奇特的苹果,人们马上聚拢来看了。没有人看见过这么好看的苹果。人们开始问他卖多少价钱一只。托捷里卡回答说,“每只苹果卖四百元!”

  人们吃了一惊:因为这些钱可以买两头牛。

  关于珍贵苹果的消息传到了王宫里。国王的女儿给了丫头一千六百元钱叫她买四只苹果:一只给国王,一只给王后,两只给自己。不一会儿丫头就买了苹果回来了,交给了姑娘。姑娘请父亲、母亲各吃一只。结果,国王吃了苹果,额上长了角,象公牛一样;王后吃了苹果,额上也长了角,这角不比任何一头母牛差;公主贪心,一下子吃了两只,就在额上长出了非常美丽的角,好象公主是从萨克逊牛那里拿来的。

  无论谁,公主、她的母亲、父亲都不知道自己长了角。中午时,他们三个碰在一起了,都感到非常吃惊。

  “爸爸,”公主说,“您额上长角了,妈妈也是的!”

  “你有两只!”国王和王后回答说。

  这时,他们才发现自己长了角。于是,医生马上从全国各地来,各药房里的药都用过了,但是没有任何效果。

  托捷里卡到店里去,用得到的钱买了医生穿的衣服,象轮子般大的帽子,四副眼镜,就开始摇摇摆摆地向王宫走去。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王宫的看门人问他。

  “我是医生,能治好人头上的角。我来见圣明的国王,向他提供药方。”

  “你来得正好。”看门人说,“国王本人长了角。”于是他放托捷里卡进去了。

  “你来得很好。”国王说,“你看得见我生了什么病:我的额上无缘无故地长出了角,王后也有,我女儿长了两只,我同王后倒没什么,我们年纪也老了,但是可怜的女儿正是出嫁年龄,这样就没有媒人登门了。你治好我们,我一定赠送你许多金子。”

  “我一定能治好的,一定的。”

  托捷里卡装作给国王的角敷药的样子,然后从衣袋里拿出一只生梨,说:“国王,我给你医治时,你吃掉这只生梨。”

  国王悄悄地吃了生梨。这时托捷里卡按住角,摇了一下,就取下来了。

  国王又变得吃苹果前的样子了。国王大喜,给了医生一袋金钱,把他带到王后的房间里。托捷里卡医好了王后,又得到了一袋金钱。国王和王后又把医生带到公主的闺房里,请医生把女儿也治好。这时,托捷里卡说:

  “公主的病比较难治:她有两只角,而且要比你们的大得多。你们留我们两人在里面,一个小时内不要进来。公主可能痛得喊叫,因为她的角需要锯掉。如果你们想要女儿早日治好的话,你们一定要听我的话,不能进来。”

  “好吧,照你的办!”国王和王后走出了公主的闺房。

  姑娘看到来了个医术如此高明的医生,感到很高兴。她想:这位医生那么快医好了自己父母,她过一小时也一定能治好了。

  医术高明的医生托捷里卡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绳子,把绳子牢牢缚在姑娘的角上,然后把绳子套在横梁上,把公主吊了起来。公主十分难受,但没有办法,要想治好病,只得忍受。这时,医生拿了一根粗棍子,开始往公主的背上、脚上打。公主如杀猪般叫着,而托捷里卡继续进行抽打。国王同王后跑来,齐声对他叫道:

  “医生,你做什么?你要把我女儿打死的!”

  “不会的,我在给她治疗。我的猎人用的号角在哪里?钱袋在哪里?帽子在哪里?这些宝物都被她偷去了!马上还给我,否则我找你们算帐!……”

  “你放开她,不要再打了,我们都还给你……”国王和王后哀求道。

  托捷里卡解开了公主,她马上打开箱子,把号角、钱袋和帽子还给他。

  托捷里卡没同国王家里的一个人告别,他把魔力帽戴在头上,说:“戈帕!戈帕!我要到兄弟家里去!”眼睛一眨就到了。他对兄弟们诉说了自己遭到的全部不幸事,以及他怎样当国王医生的事,他说的同我讲给你们听的是一样的。

  后来,托捷里卡是结婚了还是当光棍,这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是确实的:他再也不向国王的女儿去求亲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