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

  • A+
所属分类:国外故事
摘要

从前,有一个刚学徒期满的鞋匠到首都去想碰碰运气。但是城里所有的鞋匠谁都不愿意让他到自己的铺里工作,最后,一个最穷的鞋匠收留了他。  在那里挣的钱很少,空闲时间倒很多,因为经常没有活。不过,那个新来的鞋匠还是留了下来,因为他很讨人喜欢,师傅不愿意放他走。  一天,小鞋匠路过税务局,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想税务局那个地方,他和师傅需要多少钱他就可以拿多少。第二天夜里他在税务局的墙上凿了个洞,从那个洞里可以钻进去。他从每个箱子里拿点钱,这样人们不易发现,出来的时候再把洞堵上。他和师傅平分了那些钱,以

  从前,有一个刚学徒期满的鞋匠到首都去想碰碰运气。但是城里所有的鞋匠谁都不愿意让他到自己的铺里工作,最后,一个最穷的鞋匠收留了他。

  在那里挣的钱很少,空闲时间倒很多,因为经常没有活。不过,那个新来的鞋匠还是留了下来,因为他很讨人喜欢,师傅不愿意放他走。

  一天,小鞋匠路过税务局,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想税务局那个地方,他和师傅需要多少钱他就可以拿多少。第二天夜里他在税务局的墙上凿了个洞,从那个洞里可以钻进去。他从每个箱子里拿点钱,这样人们不易发现,出来的时候再把洞堵上。他和师傅平分了那些钱,以后他们互相合作,钱越拿越多。他们很快成了那个城里最富有最体面的人。现在他们的铺里活也多了,从前瞧不起那个最穷的和新来的鞋匠的人们,这时却千方百计地向他们阿谀奉承。

  但是税务局的工作人员不久就发现,钱箱里的钱少了,他们开始怀疑,有贼去过那里。经过仔细搜索,他们发现了墙上的洞,知道贼是从那里进去的。于是在屋里面洞口附近安排了几个看守人员进行监视。

  一天晚上新来的鞋匠对他的师傅说:

  “今夜里我们再到税务局去弄几千克朗。以后就别去了,因为我听说,他们正在侦察贼的下落。”他们换好了衣服就出发了。

  “我进去的次数太多了,”新来的鞋匠说,“这次师傅您亲自进去一次。”

  师傅表示同意,鞋匠把石头搬过以后,师傅从洞里钻了进去。待在洞口的守卫人员发现贼进来时,一个看守立刻冲上去,把他的脑袋砍了下来。小鞋匠一看大事不妙,他赶快把师傅的身子从洞里拉出来,抱着脑袋跑回家去,师傅的身子他只好留下。

  这件事轰动了全城,因为脑袋没有了,谁也认不出贼来。

  国王请一个会占卜的老太婆搞清楚谁是贼和贼住在什么地方。

  老太婆答应尽力而为,她把咖啡渣倒在一个杯子里。她一边拨弄着杯子,一边占卜。

  “贼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她说,“如果你们按照我说的去做,你们就会搞清楚他住在什么地方。把他的尸体放在车上游街。他的妻子一看到自己丈夫的尸体,她一定会惊叫。为了能认出那座房子,你们最好在他们的门上画个十字。”

  国王命令照老太婆说的那样去做,全城的人都为这一奇怪的游行而吃惊。最后,士兵们和尸体一起来到穷鞋匠的房前。穷鞋匠的妻子正好打开窗户,一看到自己丈夫的无头尸体,她双手抱在一起大叫起来:

  “啊,我的丈夫!我的丈夫!”

  小鞋匠立刻意识到上当了,让她别叫喊,但是跟着车子的士兵们已听到尖叫声,他们正要进屋去,问她喊叫的原因。鞋匠赶忙拿起一把刀向自己的手上砍去,鲜血顿时四溅,士兵们一进来,他就让他们看他的伤。

  “我不小心砍伤了手,”他说,“我的妻子吓坏了。”

  士兵们继续跟在车子后面走,但是他们用粉笔在鞋匠的门上画了个十字,为了以后回来继续调查那件事情。士兵们走后不久鞋匠出去看到门上用粉笔画的十字。他马上明白了他们的意图,他立刻在所有的门上都画上十字。

  士兵们又回来找那个贼的住处时,他们看到他们进去的所有门上都有十字,他们不得不返回去,结果一无所获。

  国王又找到那个老巫婆,并用要对她严加惩处相威胁,如果她不能提供有关那个窃贼更多情况的话。她建议国王把那具尸体挂在城外的一个绞架上,派人在附近看守。死者的亲人一定会前去把尸体取下来。一有人接近尸体,就像上次那样立刻抓着审问。

  小鞋匠觉得,由于他的罪过,他的师傅像个怪物一样被吊在那里真是可怜,他决定想方设法把他取下来。他搞到三件牧师穿的衣服,一辆漂亮的车子和两匹马。半夜时他坐车向绞架方向开去。他把车停在绞架附近,自己从车上跳下来。看守人员以为他要取下尸体,因此向他大叫起来。

  “我是个旅行者,”他回答,“我在城里有事耽误了,所以现在才从城里回来。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我们是看守吊在那边绞架上的盗窃犯的,”一个看守指着尸体说。

  “他不会逃跑的,你们来喝杯酒暖暖身子,怎么样?”

  “他是跑不了,”看守回答,“上绞架以前他就没有脑袋。但是我们怕有人把他偷走了,因此在这里看守着。”

  “你们怎么会执行这样一个倒霉任务,但是你们放心,不会出事,先好好喝一会儿,”鞋匠说。

  看守们正求之不得喝杯酒暖暖身子,他们喝了一杯又一杯,直到喝得酩酊大醉,进入梦乡。鞋匠把他们的衣服脱下来,给他们穿上牧师的衣服。他又从绞架上取下尸体,又把尸体拉走埋掉。然后走回家去。

  三位看守第二天醒来时,他们吃惊地发现他们都成了牧师。后来又看到尸体失踪了,他们个个惊慌失措。最后一个看守说:

  “我们现在只有到国王那里,如实交代发生的一切,也许他会宽恕我们,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别的办法,”

  他们立刻来到王宫,请求见国王。

  “这里有三个牧师,他们问能否允许他们和国王陛下谈谈”,国王的一个侍从说。

  “让他们进来,”国王说。

  他们进来以后,国王友好地问牧师先生们有什么事情。他们立刻向国王跪下,但是国王说:

  “起来,我的先生们。我也是人,我和你们一样,你们不用这么客气。”

  “哦,”看守说,“我们不是牧师,而是罪犯。”

  “什么?”国王说,“你们不是牧师,可是,你们是穿着牧师的衣服来见我的呀。把你们的心里话都说出来,我可以减轻对你们的惩罚。”

  “我们是在绞架旁执行看守任务的。我们一直老老实实守在那里,夜里来了一个人,他请我们喝酒,后来我们喝醉睡着了,醒来时才发现,我们都穿着牧师衣服,绞架上的那个贼也不见了。我们立刻决定来见您并招认一切,希望得到您的宽恕。”

  听完他们的讲述,国王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们是应该受到最严厉的惩罚,”他说,“但是这次我原谅你们。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下次要提高警惕!”

  看守们十分感谢国王的宽宏大量,他们离开了王宫。

  国王让发布公告说,若有人能揭露出是谁欺骗了那三个看守,他可以得到重赏。就是他本人向国王报告,也不受惩罚。鞋匠来到王宫。

  “是你把那个窃贼从绞架上取下来,把看守们变成牧师的?”国王说。

  “是的,国王陛下,”鞋匠回答。

  “这么说来你认识那个贼,你能告诉我他是谁吗?”

  “我根本不认识他,但是我觉得,把他吊在那里像个怪物似的怪可怜的,因此我骗了那三个看守。”

  他还告诉国王那一切是怎么进行的,国王不时地发出笑声。“你有什么要求吗?”国王问。

  “只求国王允许我当国王陛下宫廷里的鞋匠。”

  他如愿以偿,但是国王从不知道他和偷窃有什么关系,别人也不知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