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是怎样找到真理的

  • A+
所属分类:国外故事
摘要

从前有一个有钱有势的公爵。他家的仓库里堆满了金银财宝,装钱的柜子排了一行又一行,个个都装满了金光闪闪的金币,他的财富真是数也数不清!他的房子盖在一座小山顶上,四周有高高的围墙,墙角上还有四个钟楼。围墙外面是一圈灌满了水的大水沟。这个公爵又凶残又任性,他狂妄地说:“我的仓库里堆满了黄金,我的房子是全国最高的,我是一个最显赫的公爵,我想干什么,就一定要办到!”有一天,公爵巡视了一遍自己的领地,发现小山岗的那一边还有一个村庄,那小小的农舍掩没在绿荫之中,周围还星星点点地有一些畜

  从前有一个有钱有势的公爵。他家的仓库里堆满了金银财宝,装钱的柜子排了一行又一行,个个都装满了金光闪闪的金币,他的财富真是数也数不清!  他的房子盖在一座小山顶上,四周有高高的围墙,墙角上还有四个钟楼。  围墙外面是一圈灌满了水的大水沟。  这个公爵又凶残又任性,他狂妄地说:  “我的仓库里堆满了黄金,我的房子是全国最高的,我是一个最显赫的公爵,我想干什么,就一定要办到!”  有一天,公爵巡视了一遍自己的领地,发现小山岗的那一边还有一个村庄,那小小的农舍掩没在绿荫之中,周围还星星点点地有一些畜棚、草棚和水井。  公爵慢慢悠悠地把那个地方仔细看了一遍。那儿的房子整整齐齐,干草垛得井井有条。院子里,鸡群和鹅群在欢快地歌唱,四周还围有一圈非常别致的金色的篱笆墙。  “这个小村子倒是不错呀!”公爵一边赞赏,一边骑着他的千里马来到房前。主人在门口恭恭敬敬地迎候他。  公爵傲慢地说:  “喂,我已经看中了你的这个农舍,你是不是愿意把它卖给我呀?”  “请原谅,我的大人。”农民回答说。“我不能把它卖给你。这里住过我的父亲母亲、我的爷爷奶奶。我家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我还想在这里度晚年呢。我死了之后,我的子子孙孙还要在这里住下去,你说,我怎么能把这座房子卖掉呢?”  “你这个无礼的家伙!”公爵发起火来。他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农舍弄到手。“你怎么敢同我尊贵的公爵大人顶嘴?好了,我给你一个期限:明天早上如果你还不能满足我的愿望,你就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公爵威胁了一阵,就骑着马回去了。  农民摇了摇头。他丝毫都不害怕。他想:  “只要我自己拿定了主意,公爵再威胁我也没有用!”  第二天一大早,公爵就骑着马过来了。他老远就喊:  “喂,老乡,你想好了没有?同意把房子卖给我吗?”  农民很有礼貌地向他欠了欠身子,说:  “老爷,我昨天已经回答你了,这所房子我不能卖。”  “什么,你不卖?”公爵冷笑着说,“好吧,那你就等着瞧吧,我要把它夺过来!”  公爵气得满脸通红,把鞭子一挥,就找法官去打官司。  法官们知道公爵有钱有势,谁都不敢得罪他,连连向他鞠躬,虔诚得脑袋都快要碰到地上了。他们低三下四地说:  “卑职不敢用自己平平庸庸的眼睛抬头看您公爵大人!”  公爵向他们喝道:  “我先不管这些规矩,我是找你们打官司来的!”  他就把自己要买家产的事情说了一遍。  法官们连忙献媚地说:  “这个案子再简单不过了,我们马上就能判决!”  法官们把农民传到法庭,先是一顿恐吓:  “你这个傻瓜,公爵大人给你钱你还不要,胆敢硬顶!你那个房子有什么可宝贵的?还是趁早同意了吧!”   “我怎么能同意呢?”农民说,“这所房子虽然普普通通,可是这里住过我的父亲母亲,爷爷奶奶,曾祖父曾祖母,住过我的老祖宗!我自己要在这里住到老,还有我的儿子、孙子,他们也要在这里住下去!你们这些法官都是一些有学问、懂道理的人,你们怎么能叫我把房子卖掉呢?”  法官们对他说:  “你这个乡巴佬简直是脑袋发昏,敢跟公爵大人对抗。既然这样,那么就只好打官司了。其实,公爵大人随时都可以把你的房子拿到手,揪着脖子把你撵走。不过,公爵大人讲究正义,他吩咐我们要秉公判案,我们就只好审理你们这场官司了。”  农民说:  “我和公爵之间哪儿有什么官司好打呀?他有他的房子,我有我的房子,真是井水不犯河水。不过,既然要打官司,你们就把良心摆正了,评评谁有理吧!”  法官们开始审案子了。他们审了一天又一天,一个礼拜过去了,案子还没有审完。对于公爵来说,这无损于他一根毫毛。他派了一个忠实的狗腿子代他出庭,狗腿子竭力为公爵辩护,一张油嘴说个不停。可是,农民却耽误不起,他有一大堆农活要干,还要运柴禾,钉马掌,哪样事情不是他亲自动手干呀!经不住这么多的折磨,他瘦了许多,眼窝都陷下去了。但是,他认为自己有理,还是一口咬定不卖这所房子,不管法官们怎么说,都寸步不让。  后来,法官对他说:  “我们为你们忙了这么多天,是为了把案子判得公正。现在你该向我们付钱了!”  “我为什么要付钱呢?”农民说,“我没有钱!这场官司也不是我要打的!”  这时候,公爵的狗腿子连忙塞给法官一袋金币,说:  “这是给法官先生的报酬,谢谢你们主持公道,审了这么多天!”  法官拿到了钱,立即把房子判给了公爵,硬逼农民搬到别处去住。  农民气极了,对他们说:  “唉,你们这群法官真昏庸,都象你们这样审案子,世界上就没有讲理的地方了!说不定天上还有一个法官,他会惩罚你们的!”  法官们哈哈大笑。年纪最大的法官对他说:  “乡巴佬,你胡说些什么呀!天上哪里有什么真理?真理早就死亡了!”  “原来是这样!”农民说,“从前还有地方讲理,现在连个讲理的地方都没有了,真叫人伤心!”  “快走开,快走开!”法官们说,“快回去把房子让出来吧,公爵大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农民二话不说就走了。他没有回家,而是一直往城里去。城里有一个国王,王宫附近有一个最大的教堂,教堂旁边有一所小房子,房子上只有一个小窗户。  农民敲了敲这个窗户,房子里面住着他最最需要的敲钟人。  “敲钟人,你好啊!”农民向他问好,并深深地向他鞠了一躬。  “你好,”敲钟人回答说,“你为了什么喜事来敲我的窗呀?是儿子娶亲,还是女儿出嫁,要我替你敲喜钟啊?”   “亲爱的老人,不是为了什么喜事,而是一件伤心的事。”  他把自己所受的委屈向这位老人说了一遍。就请求说:  “我剩下的钱不多,你就把它收下吧!请你替我把所有的钟统统敲响,要敲成一个悲哀的调子,就象死了一个最重要的人物一样。老大爷,你去敲吧,快去敲一首祈祷的曲子!”  老人去了。他把大、中、小钟一起敲响,连最小的一口钟也没有放过。  “当当当!……”顿时,令人心碎的悲哀的钟声传遍了整个城市、整个王国。  路上的行人停了下来,在家里的人全部跑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死了什么人?今天给谁送葬?”  人们你问我,我问你,谁也回答不上来。  老人还是敲个不停,而且调子越来越悲哀。大家都向广场跑去。  国王也听到了钟声,他也问:  “今天死了什么人?给谁敲丧钟?”  大臣们都摆摆手,回答说,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有看见。  国王派了一个走得飞快的仆人到广场上去探听。广场上人山人海,他好不容易才挤到钟楼前面,看到一个农民走过来,仆人连忙拉住他问:  “快告诉我,是谁死了?大家在给谁送葬?”  “真理死亡了,敲钟的老人正在叫大家为真理祈祷呢!”农民回答说。  人群喧闹起来,愤怒的呼声淹没了钟楼上发出的当当声。义愤的人们从广场出发,一起向王宫跑去。  仆人回来后,连忙向国王报告:  “原来是真理死了,刚才是为真理而敲的丧钟。现在,老百姓正向王宫涌过来呢。”  国王一听,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愤怒的人群已经越来越近了。大臣们慌忙关上窗户,关上大门。  首相是这个国家最聪明的人,他替国王出了一个主意:  “陛下,你不能把自己关在王宫里,现在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只有一个解救的办法。”  首相附在国王的耳边,教了他一个诡计。国王穿上外衣,就到王宫门前去迎接人民。没等大家开口,国王自己先说话了:  “善良的人们,我一切都清楚了。你们以为真理已经死亡了吧?不,它没有死亡!它正在睡觉呢,我现在就去叫它起来!”  国王传下命令,要公爵把房子还给农民,并且把傲慢的公爵和受贿的法官统统绞死。  人们都回家了,农民也回到自己家里。国王又回到王宫,继续处理他的国家大事。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国王心里的恐惧消失了,那个农民的名字大家也早就忘掉了。  一切如旧,人们还在自己的家里,国王还在他的王宫里,公爵还住在他的城堡里,法官在继续开庭审判,可是,哪儿也找不到一块公正的地方,真理又死亡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