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别恋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摘要

我和她同在东北的一所大学读书,我在哲学系,她在外语系。在学校一年一度的”紫丁香戏剧节”上,我们相识。
我是导演,蹲在后台边观看我导的剧目《沙丁与麦穗》,而她是校报记者,守在台边伺机拍剧照。前后两层垂幕将我俩同其他人隔开,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对身旁的她点点头。她淡淡一笑,幽暗的光线里,那个笑容有点模糊。
我的戏只有男女主角两个人,全靠对话的精彩和灯光的变换出彩,我喜欢这种纯粹的戏剧感觉。女主角一把抢过男主角手中的红色玫瑰,说:”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个。”她轻轻向后一抛,玫瑰落在了后台。我捡起这朵完成

我和她同在东北的一所大学读书,我在哲学系,她在外语系。在学校一年一度的"紫丁香戏剧节"上,我们相识。

我是导演,蹲在后台边观看我导的剧目《沙丁与麦穗》,而她是校报记者,守在台边伺机拍剧照。前后两层垂幕将我俩同其他人隔开,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对身旁的她点点头。她淡淡一笑,幽暗的光线里,那个笑容有点模糊。

我的戏只有男女主角两个人,全靠对话的精彩和灯光的变换出彩,我喜欢这种纯粹的戏剧感觉。女主角一把抢过男主角手中的红色玫瑰,说:"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个。"她轻轻向后一抛,玫瑰落在了后台。我捡起这朵完成了任务的花,随手递给身边的她,说:"送你啦,同一个战壕的战友,这花儿是真的。"

以后在校园中,我们碰见了会点点头,交 谈几句。她是个爱做梦的女孩,但有时也会显得心事重重。偶尔一次讲起旅游,都说想去兴安岭,我开玩笑说:"你是该去,到了那样的地方,什么心病都会好的!"

这年9月底,我决定利用国庆的假日去小兴安岭,但没有告诉她。我不喜欢和女孩子过多交往,她们往往胸无大志,有的只是漂亮衣裙以及说不明的小心思。何况我也不是一个爱热闹的人,如果不能和铁哥们儿同去,那么一个人的旅行将是最佳选择。

我在包中装上羊毛衫以及爸爸的一件羊皮背心,一个人上了火车。

在火车开动的时候,她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拎着一个硕大的包。我不知她怎样得知的消息,只是惊慌地意识到,此行要和一个女孩单独相处至少一周,而这恶梦般的一切才刚刚开始。

到达五营的第一天,我们便领教了当地的寒冷,我穿上了所有的衣服,而她依然是一条裙子。她在风中瑟瑟发抖,半天只从包里掏出条围巾。原来她硕大的包中装的都是些围巾、帽子、皮鞋以及裙子。看来她是把这趟旅行当成时装表演了。我把羊皮背心脱下来递给她,她冻得青白的脸一下涨得通红。

我们来到当地的小吃街看着满街穿行的彪形大汉和诱人羊肉,我的心中升起一股豪情。我就喜欢这种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地方。

我要了三四种羊肉和一瓶著名的酒。连吃带喝好半天,才发现对面的她一点东西都没吃。问她,她说是吃不了羊肉和辣椒!那来这儿干吗?我的怒火再一次升起。我不得不放下酒碗和肉块,站起身来。几乎走遍整条街,才找到一种甜食。她感激地望着我,紧紧捧着碗,好像那是她惟一的温 暖。

我不再说话,也觉得无话可说。

突然,一只盛满酒的杯子递到了我眼前,我吓了一跳,赶忙接住,只见她另一只手也端着这么一杯,快有二两酒了。

"你能喝吗?"我惊讶地问。

她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将信将疑地举起杯子伸了过去,快要碰到一起时,她却顿住了,说:"得为点什么,就为……为我们的美好明天吧!"我无心推敲祝酒辞,一仰头喝干了酒。再看她,竟也喝干了,兴奋得脸上放光。

十来分钟后,她吐了,在喘息中告诉我,这是她第一次喝白酒。

我迅速带她回到旅馆,打开水、找茶叶、买面包,安顿她睡下。我回到自己房间,心情极不舒畅,和这么一个格格不入的女孩同游,对两个人来说,大概都是件痛苦的事。

以后几天的旅程中,我几乎不和她多说话,安排好一切后,就走在前面,大声唱着《回到拉萨》,顽强地寻找着一个人旅行的感觉。她默默地跟在后面,包着红头巾,紧紧抓着羊皮背心的蓝布面。

行至乌依岭那天,当地下了雪,雪很大,山谷瞬间就白了。我们是仅有的旅行者,在这个季节,惟一的小旅馆早已停业多天。一个好心的村民,把站在雪地中的我们领回他家。

这个大山里的村子很穷,他家13岁的儿子在这样的雪天仍穿着露屁股的旧裤子。他们有一院木屋,但能住的只有两间。

这晚村中停电,天刚黑整个山村就寂静无声,漆黑一片了。儿子被带到他们住的大屋,留下这间小房给我们。他妻子将土炕烧得火烫,抱来家中最好的一床 被子,笑一笑,离开了。我无法给她讲明,我和这个姑娘不是夫妻,但似乎讲明了也没有用。

摇曳昏暗的烛火中,我们坐在炕的两端,把脚伸进被子里,被子很大,谁也碰不到谁。我点起一根烟,想些自己的事,几乎忘了还有个女孩坐在对面。

"能不能给我一支烟?"房间里突然响起她的声音。

有了上次喝酒的经验,我果断地说:"不早了,快睡吧。"吹灭蜡烛,我飞快地躺下,不想给她更多没有意义的时间,睡眠对她来说,比胡 思乱想来得好些。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一阵声音。那个声音小心翼翼,时断时续,最后移到了我身边。我有点吃惊,但仍坚持闭着眼一动不动地平躺着,听觉和触觉都达到最灵敏的状态。

一股不同于热炕的温 热气息拂过脸颊,我紧张得都快出汗了。

那个气息一下一下地拂过,有一点痒,我不敢猜想她在做什么,她要做什么。几秒钟后,发生了一件我料想不到的事如果我的判断不错的话她的唇贴在了我的右颊上。

我差一点就要坐起来了,可脸部的那种感觉使我丧失了一切力量。她的唇柔软、温 热,我感受到比火炕还要高的热度,脑子里先是一片混乱接着又一片空白。在我还未来得及确定些什么的时候,那个热度消失了,她移开了。

我紧张地等待着,打算她若再有什么举动就冲出门去站到院子里,哪怕第二天清晨主人发现我已被冻僵。

房中静得让人不安,我几乎可以听到外面落雪的声音。几分钟后,十几分钟或者几十分钟后,我在疲惫中沉沉睡过去。

清晨,我从梦中醒来,睁开眼,天已大亮,雪停了,床 上只剩下我一个,被子那边什么也没有。我急忙穿衣下地,一开门,院中的白雪映着陽光,刺得我几乎睁不开眼。一个包着红头巾、穿着羊皮背心的姑娘在院中扫雪,远处落满了雪的大山好像就在她脚边。

听见门响,她回过头来,在白雪与陽光中一笑。那笑容比白雪和陽光还要灿烂。

我呆看着她,也许是这么多天来第一次这样认真地看着她……

第二年春天,我们挽手走在街头,我突然对她说:去年你真可笑,那么大的包里却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装。"她转过头看着我,眼中含着狡黠,一字一句地说:"你错了,包里除了裙子,还有一样东西叫爱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