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鱼应考

  • A+
所属分类:动物故事
摘要

鲨鱼一族有兄弟三个。老大长得脑肥体胖,全身泛油,叫油桶鲨。老二长得扁平扁平,头部又尖又硬,叫犁头鲨。老三呢?生得瘦筋筋的,个子又小,叫瘪鲨。三兄弟分家多年,各自过日子。油桶鲨家业大、钱财多,是东海里数得着的财主;犁头鲨有力气,敢拚命,是东海的土霸王。它俩都看不起又穷又弱小的三弟。  再说海龟当了多年的龙宫丞相,岁数一年比一年大,手脚渐渐不灵便了。水晶宫里杂七杂八的事情多,样样操心,它实在应付不了,就向龙王上了一道奏章,恳请告老辞位,另换一个丞相。龙王说啥也不肯让这左右臂失去,铁定主意不换。后来,

  鲨鱼一族有兄弟三个。老大长得脑肥体胖,全身泛油,叫油桶鲨。老二长得扁平扁平,头部又尖又硬,叫犁头鲨。老三呢?生得瘦筋筋的,个子又小,叫瘪鲨。三兄弟分家多年,各自过日子。油桶鲨家业大、钱财多,是东海里数得着的财主;犁头鲨有力气,敢拚命,是东海的土霸王。它俩都看不起又穷又弱小的三弟。

  再说海龟当了多年的龙宫丞相,岁数一年比一年大,手脚渐渐不灵便了。水晶宫里杂七杂八的事情多,样样操心,它实在应付不了,就向龙王上了一道奏章,恳请告老辞位,另换一个丞相。龙王说啥也不肯让这左右臂失去,铁定主意不换。后来,经不住海龟横请求、竖哀告,龙王这才发下一道旨令,准许海龟选一个机灵的水族当当帮手。

  这道旨令,也真叫海龟为难:海里的水族成千成万,选谁当帮手才合龙王心意呢?海龟想了三天三夜,还拿不定主意。这一天,它慢慢游出龙宫,正想着心事,迎头碰上了油桶鲨和犁头鲨。

  油桶鲨问:“老丞相呀,今天为啥心事重重?”

  海龟实话实说,回答道:“龙王准我选个帮手,我左思右想正为难,不知选谁才好!”

  鲨鱼两兄弟一听,想:哈哈,这差使好哩!能在龙宫里办事,比别的水族就高出一头了。要是能再在龙王面前说说话,日后的好处多着哩!于是一起对海龟说:“老丞相不用费心东想西找了,我们两兄弟,任你挑一个吧。”

  “你们俩?”海龟盯着它们看了一会,摇摇头,慢吞吞地答道,“别想得太容易了。龙王说过,这个帮手一定要选得合它的心意。它要当殿考对,亲自选定哩!”

  油桶鲨和犁头鲨说:“就让我们先应考,去碰碰运气吧!”它们缠着海龟,一个拉,一个推,要去龙宫。弄得海龟没办法,只得带它们去试一试。

  三个正游着,听得背后“哗哗哗”一阵响,回头一看,是老三瘪鲨跟来了。油桶鲨粗声粗气地问:“你来干啥?”

  “不是说去应考么?我也去。”

  犁头鲨晃着尖脑袋,不耐烦地说:“凭你这穷酸相,龙王看一眼都要皱眉头,还轮上应考?弄不好,连我们都要受拖累!快死了心回家去吧!”

  瘪鲨这一回可不肯退让,争辩说:“应考凭的是才学,又不是考家产、考力气,我为啥去不得?”

  三兄弟争个不休,海龟出面相劝:“别吵了,反正是去试一试,保不住哪一个选中,哪一个选不中,都去,都去!”

  鲨鱼三兄弟跟海龟进了水晶宫殿。龙王看它们圆的圆,扁的扁,尖的尖,三个没一个有好长相,最后面的一个更是瘦得可怜,不由得眉毛紧皱,心里先就不喜欢了。暗想:凭这样的相貌,会有什么好才学?随便试一试,让它们死了这条心,早点回去吧!就随口问道:“你们都是来应考的?”

  鲨鱼三兄弟应道:“是的。”

  “那好呀,谁先回答:大海里什么最多,什么最少?”

  油桶鲨想想这道题容易哩,连忙抢先说:“我来答。大海里什么最多?数我的家产最多:黄金当床,白银当碗,珍珠铺地面,谁也比不上。大海里什么最少?我家老三家产最少,它穷得连块床板都没有。”

  油桶鲨刚答完,守护在龙殿里的虾兵们“哄”的一声都笑了,海龟急得直摇头。龙王笑也不是,气也不是,抖抖龙须说道:“咳,你身子比桶还大,眼珠子却比沙子还小。睁大眼睛看一看,你的家产比得上我龙宫的一根毫毛么?像你这样的蠢才来应什么试!快给我退到一边去!”

  油桶鲨涨红了脸,缩缩身子退到一边。

  龙王又问:“大海里什么最硬,什么最软?”

  犁头鲨想想这道题容易哩,连忙抢着说:“我来答。大海里数我的头骨最硬,谁见了我都要让三分;大海里数我家老三最软,谁见了都要欺负它。龙王爷不信,我当面试给你看。”

  犁头鲨说着,一头向龙殿的大柱撞去,只听“啪”一声,大柱纹丝未损,它的头倒给撞肿了。惹得虾兵们笑得直不起腰,海龟急得直叹气。龙王发火了,翘起龙须喊道:“呔!你真是胆大包天,竟敢在龙宫里放肆,给我滚下去!”

  犁头鲨吓坏了,顾不得头上伤痛,连滚带爬,爬到油桶鲨旁边。

  龙王的火气还没消哩,它看了看剩下的瘪鲨,没好气地问:“你说,大海里什么最大,什么最小?”

  只见瘪鲨从从容容上前一步,对着龙王施了个礼,答道:“大海里大的东西多哩,不过我比来比去,还是我二哥的胆子最大;大海里小的东西不少,我比来比去,还算我大哥的眼珠子最小。”

  咦,瘪鲨应答得怪,谁也料想不到哩!

  龙王奇怪地问:“什么?你快快讲个明白。”

  瘪鲨说:“龙宫大,大不过海;海大,大不过天。龙王刚才讲我二哥胆大包天,它的胆能包住天,不是比什么都大?石子小,小不过珠子;珠子小,小不过沙子。我大哥的眼珠子比沙子小,这话,也是您亲口讲的呀!”

  几句话,又有趣味又合龙王的心思,讲得虾兵们连声赞好,海龟不住点头。龙王火也息了,气也消了,笑呵呵说道:“哎呀,真是海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看不出你这貌不惊人的瘪鲨还有点真才学哩。好,就选你给海龟丞相当帮手吧!”

  龙王一时高兴,又令蟹将从龙宫宝库里挑出一顶帽顶扁圆、两个帽翼长长的公子盔,赐给瘪鲨戴上。

  一向看不起瘪鲨的油桶鲨和犁头鲨,羞得抬不起头,趁龙宫里给瘪鲨贺喜的热闹时候,急忙溜走了。

  瘪鲨戴上公子盔,当了一段时间的丞相帮手,据说还办了不少好事哩,海里的水族也都改口叫它“公子鲨”了。直到现在,海里还有一种长相奇特的鲨鱼,头前部两侧长得呈锤形,像戴着一顶官帽子,据说就是它传下的子孙。打鱼人称它公子鲨,知文知字的称它做双髻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