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子做媒

  • A+
所属分类:动物故事
摘要

一天,日丽水暖,风平浪静,东海龙宫前,一班水族闲着没事,聚在一起谈今论古。谈着,谈着,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议论起东海里谁的岁数最大、见识最广来了。争论了一番以后,黄鱼说:“别争了,依我看,论寿命长、见识广,该数海龟丞相了,连龙王遇到疑难事都要问它哩!”  几句话说得在情在理,众鱼都点头称是,不再争论了。  鱼群中有一只虾子,在龙宫里当差多年,东听西探的,也晓得不少事,可就是有个坏脾气──爱讲大话,碰到热闹的场合总喜欢瞎扯几句,显显本事。它听了黄鱼的话,很不以为然说:“哈哈,你黄鱼知道个啥!我的岁

  一天,日丽水暖,风平浪静,东海龙宫前,一班水族闲着没事,聚在一起谈今论古。谈着,谈着,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议论起东海里谁的岁数最大、见识最广来了。争论了一番以后,黄鱼说:“别争了,依我看,论寿命长、见识广,该数海龟丞相了,连龙王遇到疑难事都要问它哩!”

  几句话说得在情在理,众鱼都点头称是,不再争论了。

  鱼群中有一只虾子,在龙宫里当差多年,东听西探的,也晓得不少事,可就是有个坏脾气──爱讲大话,碰到热闹的场合总喜欢瞎扯几句,显显本事。它听了黄鱼的话,很不以为然说:“哈哈,你黄鱼知道个啥!我的岁数比海龟大多了!当年白娘娘水淹金山救许仙,我手拿令旗,一蹦蹦到金山寺顶,连海龟都听我的令哩!”

  虾子一边说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想充充老,怎奈下巴光溜溜的。它暗想:“这下巴也太不争气,要是长出几根胡子该多好!”它正想着,嘿,怪了,光下巴竟然真的冒出一绺短胡子来。虾子高兴地摸了三摸。

  听了虾子的话,大家都懵了。过了一会,鳓鱼尖声尖气地说:“白娘娘水淹金山寺,总没有孙猴子来咱水晶宫借金箍棒早吧!我听我爷爷的爷爷讲,那年孙猴王借不到合手的兵器,还是海龟丞相提醒龙王借给了金箍棒,那猴王才没再闹下去哩!”

  虾子那肯示弱,在一旁摇头晃脑地说:“哈,孙猴子来咱龙宫算什么早。你知道金箍棒哪来的?它是大禹爷治水后留下的宝贝!大禹爷治水那阵子,还是我给他领水路哩。论这个,海龟丞相怎比得上我?”话刚说完,虾子下巴那一绺短胡子忽地又长了一寸。虾子得意洋洋地捋了三捋。

  这一回,连在旁边一直不作声的鲳鱼也听得不服了,它争辩说:“大禹治水总没有天地初分早吧!天地初分时,太阳、月亮结成两口子,还是海龟做的大媒哩。你那时还没出世吧!”

  鲳鱼的话,引得其他鱼儿一阵大笑。

  虾子想:咳,今天是锤子对石头,硬碰硬,反正是吹了,不如吹个痛快!它“嘣哒”一弹,弹起半尺高,大声嚷道:“哼,天地初分算什么早,天地还没分开那阵,我就跟着开天辟地的盘古……盘古……”它正瞎编,谁知下巴那绺胡子竟越来越长,越来越扎手啦!虾子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吓呆了,张开了的嘴巴怎么也合不拢,牛皮也吹不下去了。

  众鱼听虾子“嗯嗯唔唔”讲不下去,都奇怪地看它。这一看哪,它们也大吃一惊:咦,原来是秀里秀气的虾子,怎么变得蓬头乱发,长了一大把胡子呢?

  黄鱼惊异地说:“瞧这一大把胡子,虾子的岁数还真不少啊!”

  虾子哭丧着脸说:“哎呀,别再说了,刚才我是瞎编的,没想到招了祸。我年纪不大,胡子一大把,怎么办呢?”它真后悔死了。

  巧得很,这时海龟正从龙宫出来,见一群鱼虾围在一起嚷个不休,忙过来看究竟。它问明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看了虾子一眼,摇摇头说:“孩子,这都是你讲大话招来的恶果呵!胡子长出来容易,收回去就难了。不过,留着它也有好处哩,看到大胡子,就能改掉讲大话的坏秉性了!”

  虾子羞愧地低着头,红着脸,一句话也讲不出。过去,红涂条鱼不是红的,是白雪雪的,叫白涂条。它和白弓鱼是邻居。白弓鱼生得小巧,通身银闪闪。它两个从小在一起,大了,暗暗相好上了。

  这事不知怎么,被白弓鱼的阿爸知道了,真气呵!他嫌白涂条穷,出不起聘礼,办不起家私,自己得不到便宜。老白弓鱼把女儿大骂了一通,不准她再去找白涂条鱼。

  这事传到虾子的耳朵,虾子真高兴呀。原来,海魟鱼早就看中了白弓鱼,它知道自己粗皮瘌痢身,白弓鱼看不上。它仗着钱多,买通虾子,要它做媒人。虾子看准了这个好机会,来找老白弓。

  虾子说:“我来做一门亲事。”

  老白弓问:“哪一家呀?”

  “呶,就是魟鱼呀!”

  老白弓一听,不欢喜:“什么,是又笨又粗的魟鱼啊?”

  虾子眯着双眼,说:“怎么又笨又粗,那是它体格好哩!”

  老白弓说:“听说它懒惰。”

  虾子说:“那是它家钱多,什么事不必自己做。它说了,要多少聘礼,就给多少聘礼;要什么家私,就做什么家私。你攀上这门亲,后半世就不用愁了。”

  老白弓听虾子这么一说,心动了,就应承了这门亲事。魟鱼第二日下了聘礼,第三日就来迎亲。白弓鱼哭死哭活,她阿爸硬逼呀,没办法,只得上了花轿。白涂条鱼得到这个消息,气得昏倒。醒过来后,血吐了好几口,把全身都沾红了。从这以后,白涂条鱼的子孙,成了红涂条。

  迎亲的锣鼓惊动了邻居,大家听说老白弓替女儿找了个有钱女婿,都来看热闹。近前上看,哈,是笨头笨脑、粗皮癞头的魟鱼!那么笨那么大的魟鱼,娶那么小那么细的白弓鱼,大家哈哈大笑。舌鳎鱼和龙头鱼笑得最厉害,连着笑了三日三夜。结果,舌鳎鱼的嘴笑歪了,龙头鱼连骨头也笑酥了。

  一路迎亲,讲的可多了。有的说:“老白弓也真糊涂,这不把女儿害了!”有的问:“是谁做媒人呀?”知底细的指了指虾子。有的指着虾子就说了:“虾子能做什么好媒人?它贪了钱,就变瞎子啦!”

  虾子受到大家的耻笑,难为情,满脸通红,一路上,没敢再抬起头来。

  一直到现在,舌鳎鱼歪嘴,龙头鱼是软骨的,就是那时候笑了的缘故。虾子呢?它老佝着身子,低着头,红着脸,贪了一点媒钱,直到现在还难为情哩!

  从那时起,虾子就长起胡子来了。它怕后辈子孙忘了自己这个教训,就把胡子一代一代传下来了。所以直到如今,小虾子一出世就长着这么一大把胡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