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珠鱼治蝤蛑

  • A+
所属分类:动物故事
摘要

蟹当了龙宫大将,蝤蛑觉得自己也一下子了不起啦!为什么?它和蟹是同宗啊!龙宫将官没有份,它就在浅海、海涂一带当起土霸王来了。  蝤蛑称了王,海涂的小水族遭了殃。弹涂鱼呀、花蛤呀都忍气吞声,独有玉珠鱼不服。它说:“蝤蛑凭什么在海涂称王称霸、欺小压弱呢?只不过依仗蟹是龙宫大将罢了!它自己有什么了不起?哼,不过是个草包!”  也不知是哪个嚼舌头的爱学话,把玉珠鱼的话传给蝤蛑了。蝤蛑这一气呀,喷出白沫足有半尺高:“哼,小小玉珠鱼,口气倒大。好,你不怕死,就来斗输赢、比高低吧!”  消息传出,小水族都替玉珠

  蟹当了龙宫大将,蝤蛑觉得自己也一下子了不起啦!为什么?它和蟹是同宗啊!龙宫将官没有份,它就在浅海、海涂一带当起土霸王来了。

  蝤蛑称了王,海涂的小水族遭了殃。弹涂鱼呀、花蛤呀都忍气吞声,独有玉珠鱼不服。它说:“蝤蛑凭什么在海涂称王称霸、欺小压弱呢?只不过依仗蟹是龙宫大将罢了!它自己有什么了不起?哼,不过是个草包!”

  也不知是哪个嚼舌头的爱学话,把玉珠鱼的话传给蝤蛑了。蝤蛑这一气呀,喷出白沫足有半尺高:“哼,小小玉珠鱼,口气倒大。好,你不怕死,就来斗输赢、比高低吧!”

  消息传出,小水族都替玉珠鱼担心呵,它们来相劝了。

  弹涂鱼说:“蝤蛑全身披甲,不是好惹的,你干么与它赌气?”

  花蛤说:“蝤蛑的大钳厉害哩,你何必去送死?还是认个输吧!”

  玉珠鱼感谢大家的好意,却坚持要比。它说:“众位兄弟,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蝤蛑的铁甲、大钳虽然厉害,可它除了这两样,还有什么别的本事呢?它不如我们的地方多着哩!挖洞,它不如弹涂鱼;飞涂,它不如花蛤;韧劲,就不如我。只要我们齐心抱成团,就能斗败它,它就不敢再胡乱来欺负我们了!”

  大家一听,嘿,玉珠鱼讲得有理呀,都答应要助它一臂之力,把蝤蛑斗败。

  第二天,蝤蛑舞着一双大钳刀,一步一横地来了。它对着玉珠鱼大声喊叫:“喂,送死的玉珠鱼,快过来比吧!”

  玉珠鱼才不怕它哩,昂着头问:“好嘛!你要比什么?”

  蝤蛑想:从没见过玉珠鱼会打洞,对,就用这赢赢它。就说:“比打洞!”

  玉珠鱼点点头。两个一齐动手,蝤蛑挥着大螯,三下拨,两下钻,很快挖好一个泥洞,还把挖出来的涂泥在洞口围了一圈。回头看,玉珠鱼挖的洞,刚刚藏着头,一大截尾巴露在洞外,就得意地说:“喂,怎么样?认输吧!”

  玉珠鱼退出洞,别着头说:哼,“这么长时间你才打一个洞?看看我打的吧!”

  蝤蛑伸进玉珠鱼打的洞一看,呆住了:只见小洞套大洞,大洞连小洞。数一数,足足十八个。原来,玉珠鱼才拨了一层涂泥,一群弹涂鱼早替它打好了十八个洞。

  蝤蛑看自己输了,耍赖皮啦!它说:“这次不算数。我们比跑路吧!”

  玉珠鱼一口应承,约定以前面五丈远的一块礁石为界。

  这一回,蝤蛑不敢马虎了。它两只大螯撑地,八只步足齐动,一步紧一步地横爬,累得一团团白沫直向外头冒,也顾不得歇一歇。玉珠鱼不着慌,等它爬出一丈远了,才由四只大花蛤驮着,一下一歇,一下一歇;飞三飞,歇三歇,稳稳当当地在礁石旁等着蝤蛑。

  蝤蛑输了两回,又气又恼,杀气腾腾摆动两只大螯恶狠狠冲了过来。玉珠鱼早料到这无赖霸王的最后一招,防备着哩。它一转身,甩过硬梆梆的尾巴让蝤蛑咬。蝤蛑自以为这一回必胜无疑,使出全身气力,下死劲把玉珠鱼尾巴咬住,一松也不松。玉珠鱼尾巴韧呀,真是硬的碰到韧的,谁也不让谁,相持了好一阵。

  玉珠鱼用了个激将法,对蝤蛑说:“快松螯吧,再不松,你连命都保不住!”

  不知死活的蝤蛑哈哈大笑,说:“吹牛的小家伙,你讲错了。我不松,你才没命哩!”

  玉珠鱼说:“那好,你可别松呵!”

  蝤蛑嘴皮更比头皮硬,说:“不松就不松,看谁倒霉。”

  玉珠鱼猛一转,在涂泥上打起滚来。蝤蛑咬得紧,它滚得快,七滚八滚的,蝤蛑的两只大螯也跟着转动起来。滚到后来,只听得“啪”的一声,蝤蛑的两只大螯竟活活被扭断了!十足连心呀,蝤蛑痛得在涂泥上喊爹喊娘的,挣扎着想逃走。玉珠鱼那里肯放,紧追上去,咬住大螯的断折口拚命地吮。一吮两吮的,吸得蝤蛑五脏打秋千,“红膏”往外流。只见蝤蛑抽动了几下,就死了。

  土霸王死了,弹涂鱼、花蛤和别的小水族都来向玉珠鱼道贺,还送了它一个别名──“蝤蛑虎”,意思是讲它比蝤蛑还厉害,还有本领。直到现在,蝤蛑的子孙见了玉珠鱼,吓得掉头就跑,它们倒是记得祖公爷的下场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