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斑鱼请客

  • A+
所属分类:动物故事
摘要

鲮鲤在礁岩、滩涂边找吃的,常碰见石斑鱼。三来两去,没多久,两个就成了好朋友。  一天,鲮鲤对石斑鱼说:“好朋友,上我家作客吧,我会好好款待你的。”石斑鱼高兴地应承了。  石斑鱼到了鲮鲤家,一进门,只见灶下冷冰冰,桌面空荡荡,不像待客的模样。石斑鱼嘴上没说,脸上难免露出惊讶的神色。鲮鲤不慌不忙地说:“你稍等一下,我拿吃的来。”说着,“嗖”地一声窜到滩涂的草丛间去了。  石斑鱼挺好奇,跟在后头看。只见鲮鲤张开全身鳞片,一动不动地伏在草丛的水窟边,像死了似的。不一会,几只蚂蚁过来了,它们寻到这个美餐,

  鲮鲤在礁岩、滩涂边找吃的,常碰见石斑鱼。三来两去,没多久,两个就成了好朋友。

  一天,鲮鲤对石斑鱼说:“好朋友,上我家作客吧,我会好好款待你的。”石斑鱼高兴地应承了。

  石斑鱼到了鲮鲤家,一进门,只见灶下冷冰冰,桌面空荡荡,不像待客的模样。石斑鱼嘴上没说,脸上难免露出惊讶的神色。鲮鲤不慌不忙地说:“你稍等一下,我拿吃的来。”说着,“嗖”地一声窜到滩涂的草丛间去了。

  石斑鱼挺好奇,跟在后头看。只见鲮鲤张开全身鳞片,一动不动地伏在草丛的水窟边,像死了似的。不一会,几只蚂蚁过来了,它们寻到这个美餐,高兴呵,赶忙去招呼同伴。转眼功夫,蚂蚁一群接一群来了,密密麻麻围着鲮鲤,有的钻进它的鳞片里,有的爬到它身子下,忙了一阵,想把它抬走。忽然,鲮鲤动了。它猛地闭拢鳞片,“扑通”一下跳到水里,全身轻轻一抖,鳞片微微一张,蚂蚁全浮在水面了。没等蚂蚁们弄清是怎么一回事,鲮鲤伸出细长的口舌,“噜噜噜”一阵响,大群蚂蚁全被它吸进了口。

  鲮鲤回到家,把嘴一张,蚂蚁摊满了一桌面。它兴冲冲地对石斑鱼说:“好朋友,让你久等了。吃吧,这样新鲜的东西才够味哩!”

  石斑鱼虽然不吃蚂蚁,却十分羡慕鲮鲤这种巧妙的找食办法。它想:“用这个办法弄吃的,又省气力,又能吃到新鲜的,真好。回家去我也试一试。”告别时,它对鲮鲤说:“好朋友,谢谢你了。明天上我家作客吧,我也会好好款待你的。”鲮鲤高兴地应承了。

  第二天,鲮鲤到了石斑鱼家,一进门,只见灶下冷冰冰,桌面空荡荡,不像待客的模样。石斑鱼笑嘻嘻地对鲮鲤说:“你稍等一下,我去拿吃的来。”说着,“扑通”一声跃下了海。

  石斑鱼在海中学鲮鲤的样子,头不摆,尾不甩,把鳍张了开来,一动不动地浮在海面上。正巧,一群虾子游过来,看见石斑鱼直挺挺的样子,很奇怪。虾子是最爱凑热闹的,那肯放过这个机会。它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呼”地一下拥了上来,有的骑在石斑鱼背上,有的叮住石斑鱼的尾巴,有只大虾更淘气,把一根尖刺插在石斑鱼的头皮上。这样戳的戳,刺的刺,咬的咬,叮的叮,虾子们嘻嘻哈哈觉得有趣,石斑鱼却浑身上下受了伤,痛得直发抖。它连忙晃头摆尾张开嘴巴去吞食,虾子们鬼得很,早逃得无影无踪了。

  鲮鲤左等右等,不见石斑鱼回来,连忙出外寻找。寻到礁石旁边,只见它全身血淋淋,躲在岩石缝里流泪哩!石斑鱼看到鲮鲤,哭着说:“该我倒霉,客没请成,反倒弄得浑身伤。唉!我也是照你的法子做的,怎么你用就灵,我用就不灵呢?”

  鲮鲤明白了是这么一回事,急得直顿足,说:“你怎么不早说!一家一本经,一地一种情,怎好乱套用呢?”它安慰了石斑鱼几句,陪它回家养伤。

  吃一堑,长一智。石斑鱼经了这次变故,总算开了窍,不再干那种生搬死套的蠢事了。可是,它身上的伤虽然养好了,却留下了一身斑点,再也褪不了,一代代传了下去。要不,人们怎会叫它“石斑鱼”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