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和狼

  • A+
所属分类:国外故事
摘要

从前,有个年轻的国王,从他父亲——老国王手里继承了广阔无垠(yín)的草原,无数的牛、羊、马、骆驼和一群狼。当他戴上王冠的当天,就听到了狼群袭击牲畜的消息。“难道我的王国里的牛呀、羊呀,还有马呀、骆驼呀,是为了让狼群享用的吗?咹?”年轻的国王气得一连喊叫三遍,一遍比一遍更愤怒。慌乱的大臣们只是诺诺连声:“是,是!哦,不是,当然不是!”国王又接着说:“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庄严、郑重地向我的臣民们宣布

  从前,有个年轻的国王,从他父亲——老国王手里继承了广阔无垠(yín)的草原,无数的牛、羊、马、骆驼和一群狼。当他戴上王冠的当天,就听到了狼群袭击牲畜的消息。

  “难道我的王国里的牛呀、羊呀,还有马呀、骆驼呀,是为了让狼群享用的吗?咹?”年轻的国王气得一连喊叫三遍,一遍比一遍更愤怒。

  慌乱的大臣们只是诺诺连声:“是,是!哦,不是,当然不是!”

  国王又接着说:“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庄严、郑重地向我的臣民们宣布一项关于彻底消灭狼群的决定!”

  第二天一早,王国的臣民们都集中到了王宫前的广场上。他们有的是骑马来的,有的是乘骆驼来的,也有的是坐牛车来的,总之,一个也不少,而且非常准时。国王用宏亮的声音说:“我亲爱的臣民们,我已经从我父亲手里接过了我们的王国。我将把世界上最大的安宁、富足、欢乐和幸福赐给你们每一个人!”

  “国王陛下万岁!”广场上一片沸腾。

  “但是,现在我们草原上有个祸害,那就是——狼!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狼更可恶的了!它袭击我们的牛羊,把牲畜们冲散、咬死、吃掉。它破坏了草原上的安宁和幸福,所以我们必须彻底消灭恶狼!”

  “消灭它!消灭它!”臣民们异口同声,像风暴一般骤然而起。

  国王提高了嗓门儿说:“为了鼓励和表彰灭狼英雄,我现在宣布:无论任何人,消灭母狼一只,赏骆驼一匹;消灭公狼一只,赏奶牛一头;消灭狼崽一只,赏绵羊一只!”

  从这以后,整个王国时时、处处、人人都在谈着和做着与打狼有关的事情。

  头一个月,王宫前的广场,狼的尸体堆成了山;第二个月,常常看到有人把死狼拖到广场上;第三个月,只有王国中一个最出色的猎手交来一只老公狼和一只老母狼,据说这是狼王和王后。为了消灭它们,猎手们整整跟踪了三个月,损失了九条最好的猎狗。为此,国王特别赏赐了这位出色的猎手十匹骆驼、十头奶牛,还有一百只绵羊。

  以后,尽管赏赐一再提高,但是再也没有听说有狼的消息了。

  年轻的国王高兴极了,专门在王宫广场上举办了盛大的宴会,款待全王国的臣民。王宫乐队奏起热烈欢快的舞曲。巨大的酒桶也一只只打开了,到处飘逸着美酒的芳香。人们疯狂地喝着、笑着、唱着、跳着……整个王国都沉浸在美酒加歌舞的狂欢之中。

  幸福的日子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飞快地消逝,一眨眼,几年过去了。

  有一天,国王突然想起来,应该了解一下他给臣民们带来了怎样的安宁、富足、欢乐和幸福。于是,就让牧业大臣去找一些牧民到王宫里来。

  牧业大臣去了老半天,才带着牧民来见国王。但是,国王只看一眼就不高兴了。因为站在他面前的几个牧民衣衫都是那样褴褛不堪,个个有气无力,面黄肌瘦,仿佛都是刚刚从病床上拖起来的病人。

  “大臣先生,你这是……”国王不悦地问。

  牧业大臣连忙说:“国王陛下,请不要见怪,这几个人还是挑选出来的精壮牧民,其他人的情况比他们更糟一些!”

  “这是为什么呢?”国王不解地问牧民。牧民说:“尊敬的国王陛下,说实在的,连我们也不明白这其中的奥妙。自从把狼灭绝之后,草原上的牛羊等牲畜和牧民们就渐渐瘦弱了,人们也越来越贫穷了!”

  “难道没有狼群来袭击牛羊,草原反而不安宁了吗?”国王显然气愤了。

  “不,不,我们绝不是这个意思!”牧民们连忙声明,“自从把狼灭绝之后,再没有一只小羊羔损失在狼嘴里了。可是不知为什么,草原就像得了瘟病,绿油油的牧草整片整片地枯黄了。我们的牛呀、羊呀,各种牲畜就肥壮不起来了,甚至经常一群一群的牲畜不明不白地死去。没有肥壮的牛羊,没有充足的肉和奶,我们怎么能不骨瘦如柴、贫穷不堪呢?”国王听了,沉吟了一会儿便决定派人寻找给草原带来灾难的原因。

  接连派出了两批人,回来后都是向国王叙述一遍草原上的灾情,证明牧民们的报告属实,而原因却没有找到。

  于是,国王亲自率领第三批人出发了。

  年轻的国王心急如焚,一路上纵马飞驰,总是把大臣和随从们远远地丢在后面。

  有一天,他们来到牧草枯黄得最厉害的一个地方。国王仍骑着骏马跑在最前面,飞驰的骏马突然跌进了一个陷井,“轰隆”一声翻了个大筋斗,国王正好跌落在一个隐蔽在草窝里的洞口边。他模模糊糊听到洞里有说话的声音,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立刻进洞去看个究竟。他连想都没有想过是不是应该等一等落在后面的大臣和随从们。

  洞口仅半人多高,往里走了一段才勉强能够直立起来。出乎意料的是:里面竟然灯火通明,陈设也和王宫一样富丽辉煌。正当他惊奇不已的时候,“当啷”一声两排弯弯的镰刀交叉起来挡住了他的去路。年轻的国王吓了一跳——这些手持长镰刀的卫兵竟是一群灰色的兔子!

  “先生,您怎么闯到这里来了?”

  一只腰带上插把短柄镰刀的兔子问,看样子它是个头儿。

  “很抱歉,我只是偶尔顺着这个洞走进来的,其实我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您能告诉我吗?”

  “当然,我可以告诉您,这里是兔王国,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王国。当然,说到极大的发展,那还是近几年的事情,当然。”兔头儿说话中有很多“当然”。它每说一个“当然”就往嘴里扔一点食物,红红的,也许是炒蚕豆,也许是切成片的胡萝卜。

  兔卫兵也一样,嘴巴不停地在吃;不过它们不是吃蚕豆,也不是胡萝卜片,而是围在脖子上的青草坎肩,方便极了,头一歪就吃上了。它们排成队守卫在地洞两旁,头一歪一歪地吃青草,动作还蛮整齐。

  年轻的国王自我介绍说:“我也是国王,能见见你们的兔国王吗?”

  “如果您也是国王,我想,当然可以,见见我们的兔国王。我就去通报一声。”兔头儿很有绅士风度地弯了弯,一转身,翘着一条短尾巴,一颠一颠跑进去通报了。

  片刻,兔头儿出来了,它老远就笑容满面地说:“国王陛下,请!兔国王陛下正在大厅里等候您的光临!”

  又是“当啷”一声,长柄弯镰刀分开了,年轻的国王随着兔头儿来到了兔王国的王宫大厅。

  这里的富丽堂皇可以和世界上任何一个王宫的大厅媲美。兔国王头戴灵芝王冠,高高坐在香草编织的宝座上。两边站满了手持长柄镰刀的兔卫士,看上去也威风凛凛。另有两排兔侍从,不停歇地把胡萝卜、卷心菜、青草苗等等兔类喜欢的精美食物从御厨房里接力传递出来,直至塞进兔国王的嘴里。兔国王就不停歇地吃着,因此它讲起话来老是断断续续,而且瓮声瓮气:

  “国王陛下,请,请坐!能、见到、您很高兴!我非常感谢您对我的王国的杰出贡献!”

  “这怎么讲?”年轻的国王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嘿嘿嘿……”兔国王咧开三瓣嘴大笑起来,一不小心给胡萝卜呛了一下,差点背过气去。兔侍从们又给它搓胸,又给它捶背,好半天兔国王才缓过气来继续说:

  “不是您的贡献,兔王国,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发展。您不会忘记,灭狼的赫赫功勋吧!恶狼,那是世界上,最坏,最坏,最坏的,坏东西!”兔王喘了喘气又说,“您动员,您的王国,把狼全消灭了!当时,你们开了一天一夜的,舞会,而我们,整整,开了三天三夜的,舞会!嘿嘿!”

  “这又是为什么?”国王还是困惑不解。

  “这,还不明白吗?狼,是我们兔王国的天敌,有它在,我们,怎么有安生日子过呢!要知道,狼也咬死,你们的牛羊;但那往往是在,抓不到我们的时候,它们饿得不行了,才干的,它们平常大量吃的,可是我们这些野兔呀!”

  “原来是这样!”

  “现在,好啦,没有了敌人,天下是我们兔子的了!近几年,我们生活安定、富足,应该说,是空前的。王国兴旺,兔子大增。”

  “因此,你们就修造了大量的地下住宅和通道,你们就把草原上的牧草收拾得精光!”年轻的国王气愤地说,他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可是,您知道吗?这样一来,牧场被你们破坏了,牧草枯死了,牲畜吃不饱肚皮,饿瘦了,甚至饿死了;我的臣民们也吃不上肉,喝不上奶了,一个个弄得面黄肌瘦,穷苦不堪!”

  “您的,臣民们吗?那关我,什么事!难道,您的臣民们,倒要我们兔子来负责吗!”想不到兔国王叫得更响。

  国王再也忍不住了,他指着兔国王大喊道:“您听着,我马上就动员整个王国,像当年消灭恶狼一样来消灭你们这些兔子!”

  “国王陛下,冷静点,冷静点!这,您办不到!不信,您就试试,打兔子,比打狼要困难得多!‘狡兔三窟’!这句话,我想,您,作为一个国王,应该不会不知道!光靠武力、蛮劲,是征服不了我们的!”

  年轻的国王这时愤怒到了极点,他“霍”地拔出宝剑,把嗓门提高最高程度喝道:“武力?蛮劲?好吧,凭我这柄祖传的宝剑起誓,我马上就要让您知道武力、蛮劲的厉害!”

  于是,富丽堂皇的大厅顿时变成了杀声连天的战场。国王使出浑身解数挥舞着宝剑,左劈右刺,但就是靠近不了兔国王。因为兔卫兵太多了,它们一律的长柄镰刀,上下左右,连砍带勾,够年轻的国王一个人应付的。

  国王终于精疲力尽了,一不小心,脚下被镰刀一勾,“扑通”跌倒在地。始终端坐在宝座上吃胡萝卜的兔国王见状,激动得大叫起来:“抓活的!活的!关在兔笼里!兔笼里!”

  兔卫兵们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就把年轻的国王锁进一个兔笼子里。

  “我一定要消灭你们!”国王咬牙切齿地喊着。

  “您,真健忘!我刚说过,凭您的武力、蛮劲,是消灭不了我们的!实话对您说吧,除非,您有胆量在草原上再养起狼来!”兔国王越说越得意,“养狼,您,灭狼英雄,敢吗?”

  国王气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胸部激烈地起伏着,话却一句也说不出。就在这时候,国王的大臣和随从们赶到了。他们人人手执刀枪,打散了通道里的兔卫兵们,一拥而入王宫,喊杀声比打雷还响。

  兔国王和它的部下一看势头不对,一眨眼就不见影子了。俗话说:“溜得比兔子还快”,真是一点不假。

  大臣和随从们也顾不上追击,先把国王救出兔笼子要紧。可是,等他们砸开笼子,扶出国王,再要追赶兔国王时,四周却黑灯瞎火,连路也找不到了。

  警察大臣担心地说:“国王陛下,这地下的通道密如蛛网,极为复杂,刚才我们就是迷失方向兜了好多圈子,要不然我们早就可以赶到这里的。眼下我们还是先按原路撤出洞好;万一进了迷魂阵,进不能进,退不能退,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国王沉思良久,觉得警察大臣的担心不无道理,于是就下令撤出地洞。

  草原灾难的根源好不容易找到了;可是要消除灾难的根源更加不容易。动员全体臣民,射杀、捕捉、放毒、火攻……所有能想到的对付兔子的办法都用上了,可效果却很小,急得国王一连三天三夜没有合一下眼睛。他无论如何不能输给兔子。为此,国王在王宫议事厅召开了一个由全体大臣参加的特别紧急会议。

  国王首先说:“现在,我们整个王国都在为兔子给草原带来的灾难而苦恼。今天召开这个紧急会议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大家想出一个对付可恶的兔子的有效办法来。”

  大臣们你看我,我看你,一时谁也没有良策。

  年轻的国王已经第三次焦急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在大厅里走来走去。看样子再没有人讲话,他就要大发雷霆了。

  这时,首席大臣大着胆子说:“尊敬的国王陛下,如果我们能够在每一个兔子洞口都派一个士兵,我想,问题就解决了。因为这样兔子就没法出来寻找食物,必然被困死在洞里。”

  “对,这是个好主意!”大臣们连声附和。

  “这个主意当然不错!可是我们哪来那么多士兵?还有,您能保证不会漏掉一个洞口吗?您能知道兔子又会新打出多少洞口吗?你们能不能给我想一个更好的办法?”国王气得不行。

  大臣们又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警察大臣壮着胆子说:“用警察部队,兔子只要敢出动,就立刻消灭掉。”

  “要知道,兔子的耳朵特别长,跑起来也快,再往洞里一钻,您的特别警察部队又有什么用?”国王重重地叹了口气。

  国王在大厅里踱了好几圈,终于回到座位上,一拳重重地打在桌子上,说:“我想出来了!最好的有效办法只有一个,很简单,就是养狼!回想一下吧,当草原上还有狼群的时候,我们的牧草是多么茂盛,牛羊是多么肥壮,谁也没有听说过兔子带来的灾难。你们说,是这样吗?”

  大臣们谁也不说话。

  “尊敬的国王陛下,”首席大臣试探地说,“您的主意自然是不会错的,只是我想,凶恶的狼,当年您率领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消灭了它,现在反而养狼,会不会又……”

  “又像过去那样?”国王笑着插话,“有这种可能,但目前不会。现在草原上的兔子足够它们对付的了,狼不会冒着危险来袭击牛羊。如果有一天兔子对付得差不多了,或者说狼发展得太多了,我们的牛羊也受到了威胁,受到了袭击,那也不可怕,我们打它就是了;不过,看来不要像现在这样打得一只不剩!”

  “啊,尊敬的国王陛下,您说得真好,看来事情果真是这样!”大臣们异口同声地赞同。

  “不过,国王陛下,现在我们可没有狼,怎么养呢?”牧业大臣又犯愁了。

  “这正是我马上就要说的问题。鉴于我们王国境内狼已绝迹,我决定向邻国进口狼种。先买50对,也就是100只狼,放在我们的草原上。”国王充满自信地说。

  “进口狼种!好主意,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吧!”牧业大臣高兴地说。

  牧业大臣办事认真,100只狼很快就从邻国买回来了。邻国是一个动物资源十分丰富的国家,他们还以为牧业大臣要奉命要办一个王宫动物园,不仅很快就弄齐了一百只狼;而且还提出了出售狮子、老虎、狗熊的建议和价钱。当然,牧业大臣只要狼,100只狼,这是国王的命令。

  王国的臣民们见到国王关于进口狼的通告之后,自然是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但,自从100只狼放到草原上之后,牧草就慢慢转青了,长高了,茂盛了;牛呀、羊呀、马儿呀、骆驼呀就渐渐肥壮起来了,渐渐地牧民们的餐桌上又有了充足的肉类和奶品,身上又有了力气,脸上又有了笑容。总之,草原上又有了安宁、富足、欢乐和幸福。

  事情就是这样奇怪,信不信由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